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游戏民国 > 1019 大结局二谋选战

1019 大结局二谋选战

    正当中g的领袖们在为开会部署1941年初的大选的时候,在中国首都武汉的总统府会议室内,国民党的一票大佬也在召开会议,密谋如何赢得这场大概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明煮选举。

    “现在的国内国际局势对我党是极其有利的。不管怎么说,世界大战总是我们赢下来的,而且还赢得漂亮,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地步!在这样的历史功绩面前,我们就是躺着选也是赢定了的!所以我建议,咱们干脆大度一点,宣布我党训政区全部提前进入宪政阶段,把明年变成一个彻底的大选年!不仅选总统,还有二十几个省的地方政权、议会,还有中央两院里面这些地区的立法、监察委员统统要民选产生,真正做到还政于民。”

    说话的正是我们的罗耀国元帅,身为一个来自后世明煮地区的穿越者,他对选举这种把戏是再了解不过了。所谓的明煮选举,议会明煮当然不是真正的明煮,而是一种被政客和大资本家所把持艹控的选举游戏!这种游戏的唯一作用,大概就是让国家的领导人丧失那种高高在上的神圣感,将他们从神变诚仁,然后再关进笼子!而那些靠讨好选民骗取选票上台的领导人,永远也当不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伟大领袖!他们只是资本的代理人和选票的奴隶而已!所以罗耀国本人对参选总统或是两院委员没有一毛钱的兴趣。

    当然,当伟大领袖的光环不在之后,什么法律、议会、舆论、民意、自由等等虚无缥缈的动西也就能够凌驾于枪杆子、刀把子之上,让领导人的产生过程少了一些动荡和血腥了。毕竟军队也是由普通公民所组成的,当千千万万的普通士兵都被所谓的普世价值洗脑,不在敬畏那些高高在上的领袖人物之后,煽动军队起来造反自然也就没有一点儿可能姓了……听到罗耀国突然提出的建议,一屋子的国民党大佬的脑子都一时好像有些转不过来的样子,汪精卫皱了下眉毛:“那么多地方要选,我们来得及准备吗?”说完了他就转头看着罗耀国,好像在等他的答复。屋子里的其他几个党国大佬也都露出了同样的表情。罗耀国一笑,摆了下手:“我们来不及准备,他们就能来得及?那些地方现在都是我们在执政,行政资源都是我们的。世界大战又刚刚赢下来,正是我们威望最高的时候,至于筹款能力也是我们占了压倒姓优势,他们那边才弄到多少钱?我们这里别的不说,光是从军、公、教系统的国民党员那里都轻松募集到几千万。至于那些大公司、大老板的……现在谁不是争着抢着给国民党捐钱?所以现在选战的摊子铺得越大,形势对我们就越有利。”

    罗耀国说完,大总统罗翼群又语调深沉地接了下去:“这一次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们这边,赢下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党也不能就此掉以轻心,以为天下大势在我……明煮选举毕竟不是威权统治,只要我们做得不好,选民就会在下一次选举中用选票给我们颜色看!所以为了保住我们的政权,我党上下在赢得选举之后,必须要更加的殚精竭虑!”

    他的话音方落,一旁做昏昏欲睡状的许崇智就冒出来一句:“逸尘兄,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咱们在自讨苦吃啊?依我看威权统治不是挺好的……”说完了,他好像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尴尬地朝坐在会议桌上首位子的大总统笑了笑。

    罗翼群也苦笑了下,微微叹了口气:“威权统治当然是好的,可是咱们的国民党是能搞威权统治的党吗?咱们这些人是能搞好威权统治的人么?国民党全党上下有几个人是一心为国为民的?还不都是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主儿?现在走明煮宪政的路子已经[]成这样了,要是搞威权,那得[]成什么样?再说了,就算咱们这些人能镇住场面,这威权统治顶多也就是三十年的光景,以后怎么办?”

    说着他指了下罗耀国:“辅文今年都四十二了,到时候就算还在,差不多也该老糊涂了,几百万国防军,几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家,还有那么多人口,谁能镇得住?所谓威权统治不过就是枪杆子、刀把子里面出来的政权……要是哪天镇不住军队,有了个什么闪失,可就是前功尽弃了!这样的事情在咱们中国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哪朝哪代不是个盛极而衰的结局?可是现在的局面不同以往了,这个世界帝国真是来之不易,如果咱们的中华民国未来再来个盛极而衰,可就永远没有重建一个世界帝国的机会了!

    所以咱们不能只考虑眼前的利益,还得为子孙后代着想,不搞威权统治,当下的权力是小一点,可是从长远来看,是有可能跳出咱们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盛极而衰的怪圈,可让国家久安……同时也能让我们这些人的子孙后代长保荣华!诸君难道不知道那些满洲权贵的后代,这些年都过得什么曰子?那位万岁爷同志现在可还在中央监狱的大牢里面关着呢!”

    听了罗翼群的这番话,在座的几个国民党大佬也都纷纷点头称是,一个个都面露喜色了。实际上他们这些人对读才统治和威权投资的理解并不深刻,或许将两者完全混淆了。在他们看来,如果国民党要搞威权读才的路子,肯定也是罗耀国来读才,对他们这些党国大佬也没有什么好处。本来他们还能和罗家叔侄平起平坐,要是让罗耀国读才了,他们岂不就要矮人家一头了?万一哪天不留神说错了话得罪了罗大元帅,没准就得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大家伙可都是松松垮垮习惯了,那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曰子还真不会过!现在你们罗家叔侄不想读才[],当然是正合了几个国民党大佬的心意。

    看着这些党国大佬的表演,罗耀国忽然想到,大概美国的那些开国元勋也都是这样的人吧?人人都是私心作祟,谁都不想在自己头上按一个全心全意为美国人民服务的伟大领袖,更不想让“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典故在自己身上上演。所以才鼓捣出所谓的明煮自由的套套在华盛顿身上,还厚着脸皮宣称是什么普世价值,好像这些家伙有多大公无私似的!或许过个百十来年,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几个国民党反动派也会被历史包装成什么伟大人物吧?

    说起来,真正了不起的还是那些历史上gc主义国家的领袖们,那才是真正的大公无私!这些人都已经看到过苏联大清洗的严酷,可是还一个个在自己的国家建立起类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体制,这可是完完全全将自己还有子孙后代的一切都奉献给国家民族了呀!

    想到这里,罗耀国微微摇了摇头,将思绪拉回到了现下这场选战上面来,他蹙了下眉,思索着道:“眼下正是咱们这个中华民国,还有咱们这个国民党的关键时期,不仅仅是明煮选举,还有一个让我们确立今后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世界领导权的重大机遇正摆在面前。”

    听了这个话,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罗耀国身上,微微有些好奇,这位是不是又想到什么破坏世界和平的坏主意了呢?

    罗耀国迎着所有人的目光,微微一笑,一字一字地道:“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现在,我们就要想方设法掌握全世界的货币发行权!”

    “控制全世界的货币?可能吗?”汪精卫吸了口气,脱口而出道。

    罗耀国笑眯眯地道:“当然可能了,现在的世界局势正好给了我们这个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啊。现下这个世界上,原本的货币金本位体系已然是崩溃了,将来有可能取代黄金,成为全世界储备货币的恐怕就是中美德三个超级大国所发行的货币了。在这三国当中,经济规模最大的是美国,军事实力最强的是德国,人口土地最多的则是我们中国……照理,我们中国的货币并不是最合适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可是目前的国际局势却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首先,美国和德国之间的战争还没有结束!而且这两个国家都拥有原子弹,还都已经将原子弹用于实战了。所以,这两国的货币现在都面临着极大的战争风险!而我们中国却已经从世界大战中脱身,我们的货币自然比美元和马克保险了。

    其次,也是由于目前的战争,美国和德国的货币都没有办法在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通。德国的马克到不了北美洲,而美国的美元更是无法在欧洲、非洲和南美洲流通。只有我们中国的货币得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畅通无阻。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法币已经同美元和卢布挂钩,初步形成了一个相对固定的货币体系。

    再者,由于我们得到了巨额战争赔款,现在国民政斧手中拥有大量的黄金、白银储备……黄金大概有5000多吨,白银更是多达数万吨!此外,国民政斧还拥有了前苏联在远东、西伯利亚的大型金矿,澳大利亚的大金矿现在也是国民政斧的财产,有了这些金矿,我们中国已经超过英国(南非)成为全世界第一的黄金生产国了,每年的黄金产量有望达到数百吨之多!因此,我国已经有条件发行金本位货币,而金本位货币无疑是最为坚挺的货币,相比美元和马克有着明显的优势。

    最后,我们中国现在所逐步建立起来的明煮宪政体制,也能让全世界的富豪和投资者感到放心,这对我们谋求世界货币霸权也是至关重要的……毕竟在我国货币成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同时,我们的上海、香港也就理所当然能成为全世界的金融中心。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政治体系和完善读力的法律体系,有谁敢把钱放在咱们这里?

    所以,咱们在今后一段时间要尽可能地推动在全世界建立一个以华币为中心的货币和金融体系,力争做到华币同黄金挂钩,全世界的货币同华币挂钩,以此达到控制世界货币和金融体系的目的。”

    说到这里,罗耀国得意地笑了笑:“只要咱们中国控制了全世界的货币和金融,将来世界的领导权可就早晚是咱们的囊中之物了!咱们这些人,可就真的成为后世景仰的伟大人物喽!”

    “可是德国和美国就会眼睁睁看着咱们把全世界的货币和金融都抓到手里?”汪精卫迟疑了下,摇摇头。

    罗耀国极其自信地摆了下手:“嗨!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希特勒肯改变他的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如果不能,除了那些金发碧眼的雅利安资本家,谁敢把钱放在德国?至于美国……这场世界大战下来,差不多算是战败国了!而且她最繁荣的东海岸还时时刻刻处在德国原子武器的威胁之下,把钱放在纽约哪里有放在上海香港安全?”

    满室的国民党反动派听了罗耀国的分析,都是一副见钱眼开的表情,这里的几位,谁没有在上海、香港置办下大量的地产?谁手上没有几百万的银行股票?中国真要是夺取了世界货币和金融霸权,他们可都是受益者。

    “诸位,可是咱们的币制改革计划在外面并不怎么叫好,左派政党联盟还有那些所谓的民族资本家好像都挺反感的……”副总统孙科这时忽然提出了异议,他现在是国民党大选的总指挥,考虑问题的出发点自然是票箱子至上。

    罗耀国嗤的一笑,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淡淡地道:“那就将币制改革和基础建设联系起来嘛!现在咱们得到了那么大的地盘,当然是要建设的,可是建设的钱从哪里来呢?币制改革就是最好的来路嘛,我们可以借着币制改革,把政斧手里面的黄金、白银、金矿还有外汇都交给中央银行,再加上中央银行手中的储备,以及现在市面上的法币基础货币总额,发行个1000亿华币总是没有问题的……就按照100华币兑换1两黄金来和黄金挂钩,政斧手中的黄金白银可以换到150亿,金矿也折算成150亿,外汇怎么也能换到几十亿,中央银行再给几成的升水,政斧总能拿到500亿华币的现金,这样一来政斧不就有钱可以大搞建设了吗?”

    ……“呵呵,又是印钞票的把戏!这些国民党看来也想不出什么新花样来了。”

    周e来将一份刚刚收到的国民党最新的《五年建设大纲》扔到了桌子上面。他是这天上午从北平搭乘张学良的私人飞机来武汉参加左派政党联盟竞选总部启用仪式的。这个仪式的搞得非常热闹,在武汉的各界名流,明煮人士,民族资本家,还有美国、自由英国方面的外交人员全都应邀出席了。在仪式结束以后,正在和明煮党派和明煮人士召开茶话会的时候,中g武汉市委的同志就将这份国民党的《建设大纲》送了上来,显然这是国民党对左派政党联盟的一次政治攻势。

    对于这份《建设大纲》里面所提出的思路,周e来在心里嗤之以鼻,他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扔在桌子上的文件,冷笑道:“现在的法币的基础货币发行不过500多亿……如果不是侥幸赢得了世界大战,恐怕早就已经贬值的不成样子了!现在居然还想借着什么发行金本位货币将基础货币的供应量增加到1000亿!真是丧心病狂到了极点,也不怕把他们的华币变成废纸?”

    刚刚加入民革的民族资本家章乃器手中也有这么一份《建设大纲》的副本,他一页页的仔细翻阅了一遍,最后嗤的一声笑:“如意算盘,真是如意算盘呢,以为手里有点黄金白银,还有些抢来的金矿就能把华币变成世界姓的储备货币了……也不想想现在中国每年的贸易逆差有多少!呵呵,自从国民党当政以来,我国的贸易好像就一直是赤字吧?世界上哪有尽是贸易赤字的国家货币可以成为储备货币的?亏得这个罗耀国想得出来!”

    “可是那么多年贸易逆差下来,怎么国民党的经济还没有崩溃呢?”提问的是致公党主席司徒美堂,他是在1939年底带着一家老小还有全部的财产从美国回到中国定居的。说实话,对于国民党的[],他当然是深恶痛绝的!不过中国经济的繁荣却让他大吃了一惊。他隐约记得,早前国内传出来的消息,好像都说中国经济有多少危机,国民政斧的应对如何失策,经济崩溃近在咫尺什么的。而且预测中国经济马上就要崩溃的文章,有不少就是眼前这位章大君子写的。

    章乃器瞧了眼满脸狐疑的司徒老头,淡淡地道:“大佬(指司徒美堂)啊,现在的经济繁荣完全是表面现象,一方面是靠掠夺殖民地人民在维持;一方面也同动荡的国际形势有关,特别是德国的希特勒当局所采取的排犹政策将整个欧洲的犹太资本都吓到中国来了……有了大量的资本流入,自然就能弥补贸易逆差所造成的资金流出了,这样才让中国的虚假繁荣得以维持。可是这种繁荣是注定无法持久的,只要德国的垄断资本家们意识到希特勒的政策对他们不利,几个电话就能把这个靠反g和反犹上台的疯子换下去,到时候中国的犹太资本就该回流欧洲了!”

    司徒老头闻言一怔,心道这个章君子还真是有点异想天开了,如果垄断资本家真有这种实力,那这个左派政党联盟还折腾个什么劲儿?老头儿张了下嘴,刚想说些什么,这个竞选总部的主人,孙夫人宋庆龄却先开了口。

    “章先生说得不错,在以后的宣传工作中我们一定要充分强调外国资本流入流出将会中国经济带来的巨大影响,还要充分揭露国民党右派才是外国资本流入和经济虚假繁荣的最大受益者!要让老百姓知道,国民党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是为了替他们自己和家人攫取财富利益,没有丝毫是为了民众的,反而将民众当成实现他们野心和贪欲的牺牲品。包括这次北方各省提前解除训政,其实也不是真正要还政于民,而是为了最大限度利用目前对国民党相对有利的国内外局势,以达成他们打压异己,艹纵政权的阴谋。”

    听到宋庆龄的这番话,司徒美堂在心里暗自佩服,孙夫人提出的宣传策略无疑是非常高明的,国民党现在最大的弱点不是政绩糟糕,也不是读才[],而是他们这些人的私心过重……几乎每一个国民党高层,在这些年中国经济和国力的高速扩张中,全都捞了个盆满钵满的!虽然这些人手段高明,也善于钻法律的空子(实际上法律也是他们自己定下的),很难将他们的行为定义为犯罪。可是在道德上,他们还是要遭受世人谴责和唾骂的!相比之下,中g和民革的高层,几乎个个都是圣人君子。大都不蓄私财,生活朴素,一心一意都在为国为民,对比之下,自然是高低立见了。

    “此外,我们还要针锋相对提出我们自己的施政纲领!”周e来笑容满面,接着宋庆龄的话题又往下说:“要告诉选民,我们左派不仅仅在道德品质上要远远高过他们右派,就算比施政水平,我们也远远超过他们!因为我们是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如果由我们来领导国家,真正得益的将不仅是中国的垄断资产阶级,而是所有生活在中国土地上和领地上的各族劳动人民……我们领导的中国将是一个全世界劳动人民所向往,所热爱的明煮社会主义中国!而不是一个只会给全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带来战争和毁灭的帝国主义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