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鬼才狂医 > 696 思春的冬儿

696 思春的冬儿

    青怀衣直接变出本体,一条青龙出现在天空之中,秦牧直接跃上他的头上,青怀衣就这么直接冲向了冰魔。…≦,

    “哈哈,小子,你既然想死,那我今天就成全里。”冰魔看到直奔自己而来的秦牧,忍不住哈哈大笑,直接一拳攻击向了秦牧。

    “你下去!”秦牧大声喊了一句。

    青怀衣直接再次变成了人形,出现在地上,而秦牧坎坎躲过了那一拳,速度发挥到极致。

    殷夫人知道自己需要动手了,只看到她手里微微一捏,一个法诀打出,秦牧的速度再次加快了数倍,那冰魔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秦牧就消失在了他的嘴边。

    进入冰魔肚子里的秦牧,不敢有丝毫大意,小火和小金直接出现在,一时间冰魔肚子里的魔气犹如见鬼一般直接四处躲藏,可惜大多数还是直接被化为虚无。

    “啊!”一声声惨叫从冰魔嘴里发出,他从来没有想到他居然做出如此大胆的动作,哪怕他拥有净化之力和圣光之力,这么对他来说都很危险,他难道不怕死吗?

    “小子,那就一起死吧!”冰魔神情变的决然起来,最后化为一缕黑烟,进入了魔珠之内,也是他的本体所在,只要魔珠不碎,那他就有机会卷土重来。

    只可惜秦牧并没有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在那冰魔的意识还没来的回到魔珠之内,秦牧直接将那珠子收入了自己的神识之内。

    看到这一幕的小火和小金都是脸色一边,这个疯子,只可惜现在不是说教的时候,二人直接进入神识开始拼命压制那魔珠之内散发出来的魔气。

    而之前幻魔留在他神识之内的魔珠也直接和冰魔的魔珠融为一体。

    秦牧此时不管不过的将自己的圣光之力和净化之力发挥到极致,开始压制魔气。

    而冰魔只有一缕神识在外面,青怀衣在接秦牧下来的时候,直接一爪挠碎,他也就这么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老五!”那影魔看到这一幕,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冰魔居然直接被杀了,要不是他太过大意的话,怎么可能会死?

    此时冬儿抓着影魔的一个空挡,一口火焰喷出,影魔喷出一口黑血。

    那一道分神也知道这次的行动彻底失败了,他虽然能抵挡花仙帝的攻击,但却不能打败这个老不死的,现在冰魔身死,影魔负伤,这么下去他恐怕都走不了了。

    最后随着那分神直接抓着影魔消失在原地。

    花仙帝直接在秦牧身边建立一个净化大阵,可以减缓魔气的吞噬。

    冬儿看着全身都黑了的秦牧,着急的都快哭了。“现在怎么办?他会不会就这么死了啊!”

    花仙帝神情也很是凝重,这种情况,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小子太过于冒险了,我们现在只能等了。”花仙帝开口道。

    众人这才开始在原地休息,火舞伤的不是很重,自行开始疗伤。

    冬儿和青怀衣守着他,而花仙帝独自一人去找那域外留在南域的功法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秦牧身上的魔气开始退散,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不过他的额头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月牙,看起来有些诡异。

    “小子,你下次想死,别拉着我们两个!”此时在秦牧体内的两个小东西累的在那里气喘吁吁。

    小火也是没好气的开口,道:“就是啊,要不是你之前的净化之力进入第二层,你现在早就死了,你这混蛋。”

    秦牧不好意思的笑着,道:“对不住了,当时不是不得已吗!”

    “不过你现在那额头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好像和日月玄诀有什么关系,你自己慢慢研究吧!”说完二人化为本体开始休息。

    秦牧这才再次开始观察自己的神识之内,那魔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去了那奇怪的穴位里,他记得之前那里面有着一个奇怪的白球,现在却变成了赤红色。

    “好舒服哦!”此时一道妩媚的声音让秦牧身体一僵。

    什么声音?他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啊,天哪,好丑,我,我怎么变成一颗珠子了?”此时一道惊恐的声音让秦牧隐隐约约知道了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了,那珠子居然会说话?这,这也太诡异了啊。

    “你,你是什么人?”秦牧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别和我说话!”那声音的主人大概还没有接受自己变成珠子这个事实吧?

    突然她好像反应过来了。“我,我居然在你这个臭男人的身体里?这怎么回事啊?我不就是睡了一觉吗?”

    秦牧一脸无误的看着那珠子,他真的有些搞不清状况,本来想要问问小火和小金的,可是那两个家伙都不搭理自己。

    “你,你好,我是秦牧!你怎么称呼?”秦牧笑着打招呼道。

    “我叫玉儿!”那声音终于接受了自己变成珠子的这个现实。

    秦牧盘腿坐下,道:“哦哦,你之前说你睡了一觉是怎么回事?你之前是什么人?”

    “我……”那声音的主人迟疑了很久,发现自己好像想不起来了,她是什么人?她只记得自己好像叫玉儿,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秦牧安抚,道:“不用紧张,慢慢来,你会想起来的。”他也很累了,直接到头大睡。

    此时外面的三人已经有些急了,这都两个月过去了,可是秦牧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且殷夫人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找到那什么功法。

    “他,他怎么还没有醒?”冬儿有些着急的看着秦牧。

    青怀衣慵懒的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道:“我说姑奶奶,你就被转悠了,还有这句话,你这两月问了一千五百三十七遍了。”

    冬儿小脸一红,道:“我,我这不是胆心他嘛!”

    火舞打趣,道:“我看你是想着你的情郎吧?”

    “你,你瞎说什么呢,我哪里有什么情郎?”冬儿想到了戴海轩,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想自己?一想到这里的她小脸更红了。

    “冬儿,你怎么脸这么红?”秦牧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红着脸的冬儿痴痴的看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