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女帝生涯 > 第335章 番外 凤离梧桐

第335章 番外 凤离梧桐

    明泰七年,长安城出现了很多新鲜的话题。比如前一年皇帝陛下御驾亲征,打得鞑靼人落花流水。收缴牛羊战俘无数。幽州府正式建立,圈地、围田、建牧场,这座新兴之城风风火火的展现出了新鲜的朝气。又比如,赵王殿下,当今陛下唯一的弟弟,在年初的时候终于大婚成亲了。赵王妃是晋侯薛渭之弟弟,礼部尚书薛凝之的小女儿。赵王可是长安城最热门的单身汉,有地位、有权势、还不好色。身边据说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那大婚呀,薛家十里红妆,嫁妆厚的令人咋舌。赵王妃成了京都姑娘们最眼红的对象。

    夹在这两处热闹消息中,另一条就不怎么显眼了。关注它的人更多的是上层权利机构。

    内阁首辅林珂上书告老。帝允。原内阁大学士陆诏升任首辅,加封太子少傅。

    比起陆阁老这个称呼,这位五十不到的新任首辅大人更喜欢别人称呼他为陆少傅。

    “啪!”宣明宫中,年轻的明泰帝叶初阳恨恨的摔出一大叠奏折,俊朗的面容满是怒气:“少傅你看看,全是上奏请封太子的。三个月了,连续三个月全是这东西。瞧瞧这上面说的!什么天降福祉,万民拥戴,国祚绵延!真是可笑!和鞑靼那头打了胜仗,和立太子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让朕现在就立太子!好像不给他们个太子就罪大恶极似的。”

    他在那里怒气冲冲的埋怨着,陆诏斯条慢理的端着茶盏慢饮,等他发泄的差不多了,才不紧不慢的道:“皇长子今年九岁,陛下目前仅有的三个孩子皆是皇后所出,宫中美人虽多却无有宠妃。若照稳妥行事,确不该此时提出,好歹也得等大皇子再年长些。想来应该是陛下您去年的御驾亲征吓到臣下们了,这才频频上奏。”

    叶初阳眼珠转了转,突然凑近道:“朕就没有看到少傅的折子。少傅身为首辅,顶住的压力不小吧。”

    陆诏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确不小。不过陛下一向信任臣,臣怎敢辜负陛下厚望?”

    叶初阳听见这话里有话的回答,不由讪讪而笑。不就是不由分说的御驾亲征了一次么,不就是留下暖暖、林珂和他三人一同监国辅政么。至于念叨到现在都不罢休么。

    “嗯,少傅啊。朕知道此举吓着他们了。”他撇撇嘴,“可别人不知晓,你总该知道的。有……他在,朕怎么会出事?暖暖和您,再加上蒙石,政务也不会有问题。朕在这宫里都闷死了,好容易有机会松松筋骨的。”他越说越愤愤,“朕现在知道了,母亲她就是故意的。早早的让朕在这里替她看家,自己在外面逍遥……”

    陆诏放下茶盏,目光转向窗外。窗外,高大的木樨树散发出阵阵带着甜味的清香,微风吹过,落下一地金色碎花。

    滔滔不绝的叶初阳语声戛然而止。轻松的心境突然变得沉甸起来。有些尴尬的端起青瓷茶盏,啜了一口不知是什么味道的茶。

    室内安静下来,只闻瓷器间细微的相碰声。陆诏看了一会儿窗外景色,收回目光:“纵然是臣下上折子请立太子,也是古礼有之。陛下如此生气,可是有其它想法?”

    叶初阳的表情很奇怪,一副想说又不愿说的样子。陆诏也不催他,继续斯条慢理的品茶。

    他对自己现在的定位很准确。依照叶初阳的年纪,自己是一定会走在他前面的。既然如此就没必要掺和立储之事。继承香火的儿子是过继的,天资有限。等他从官位上退下来后,回乡做个富家翁足矣。所以,他只要在政务上不偏不倚,公事公办,留下身后名望,后泽子孙即可。

    这些并不难做。身份使然,叶初阳有些话对皇后说不了,对儿子说不了,对弟弟说不了。只能对他说。这种畸形而又牢固的关系,使得他的为臣之路一片坦途。

    叶初阳踟蹰了一会儿,终究是郁郁不平的心情占了上风。瞧了瞧他的脸色,见之一脸平静,遂道:“朕今年不过二十七,身健体壮。这些人急吼吼的嚷着要立太子,是不是觉着朕活不了多久啊!赶着要立了太子好去巴结!”

    秉着同样的想法,有些话他只能对陆诏说。儿子当皇帝和孙当皇帝可不一样,终是隔了一层。他和他有相处数年的感情基础,他的那些儿子们可没有。母亲说的对,只要陆诏没有亲生骨血再出世,他就会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身边。

    陆诏惊讶的扬起眉:“陛下,您何出此不吉利之言?立太子是国祚绵延之本,您,您想太多了吧。”

    “不是朕想的多,是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叶初阳冷冷的道,“难道不是吗?九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英才韬略?放他们的狗屁!朕的三个孩子,一母同胞,相差无几,他们非得弄个太子出来。好好的兄弟姐妹关系被弄成上下臣子关系。他们才多大?啊!九岁、七岁、四岁!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们残酷的去等级不平,见了自己的哥哥行君臣之礼。我呸!这些人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他们的私欲!朕还年轻,离死远着呢!他们这么急干什么?为的是给他们家的儿子铺路!好,很好!为了他们家子子孙孙的富贵,就要牺牲掉朕的儿子们的童年,他们做梦!”

    他怒气冲天的在房间里斥骂,门外的程思和眼观鼻观心,如老僧入定。

    骂完了,叶初阳觉得心情好了些,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茶。陆诏这时才道:“陛下,这是西边来信了吧。”

    叶初阳一口水含在嘴里,怔住。

    陆诏轻笑一声:“这语气,这思路,很耳熟。”

    “咳咳咳!”叶初阳尴尬的用手帕擦擦嘴,顿了一会儿,道:“朕觉得母亲说的很对。”

    “是很对。”陆诏轻轻的叹了口气,“将事情剖析的如此分明。行事如此极端,一向是她的风格。”而叶初阳,偏偏也继承了这种风格,行事喜爱大举倾轧,逼迫顺意。他的后\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除了皇后孙氏,无有高官权贵之女。无有一品妃和二三品的嫔。对各色美人如出一辙,如同玩物。他不屑以后\宫牵制朝堂,仅允许皇后生育子嗣。这种观点也是出自叶明净的教导。

    也许说教导太过抬举。叶明净教孩子,从来就没谆谆善诱过。都是劈头盖脸的一阵反讽。他还记得当时叶初阳转述的话:“母亲说,靠后\宫牵制朝堂的皇帝,都他妈是软蛋!”话说的相当有气势。他甚至可以想象当时的情形,叶初阳涨红的脸和叶明净嗤笑的眼睛。

    明泰皇帝当然不能当软蛋。幸好,他当皇子时,隐姓埋名的的军中待过三年。那三年不是白待的,化身姚旭的叶初阳从新兵队长一路杀成了最年轻有为的副将。手下聚集了一众勇猛之师。而去年的御驾亲征,更不是做做样子。他是真的冲在前沿杀敌,军中威望无人可及。很显然,这一位仗着有个大宗师的师父保驾护航,完全没有后顾之忧,杀的欢畅的很。

    兵权,被他牢牢的控制在手。政权,叶融阳不会和他抢。自己也不会袖手旁观。于是一系列天时地利人和下,他成了大夏朝有史以来最率性而为的皇帝。

    显然,现在的立太子事件也是如此。叶明净的信件原话不会这么温和。定然是一边讽刺他,一边不阴不阳的说着那些温情礼教下的丑陋真相。

    “这些人就是在骗朕!”叶初阳继续愤愤,“有风骨的大臣就不会这么做!”

    陆诏很无力。杜悯和他前后教导出来的人怎么会这么热血义愤?这是遗传了谁啊!世情,他一点就透。克制力,他有。能力,也不缺乏。武力,出乎意料。可为什么行事手法就这么暴躁呢!风骨?他以为人人都是杜悯吗?

    算了,许是还年轻,等岁数再大点儿可能会好些。

    “陛下可是要驳回这些折子。”他翻了翻那一叠,道:“这些折子占了大礼,并没有过错。”私心归私心,道理上来说,奏请立嫡长子为太子,是没有错的。即便这次不成,皇长子也会从中感受到他和弟弟妹妹们的不同。若是粗暴的驳回,很容易父子间生罅隙。

    叶初阳神秘一笑:“嘿嘿,朕已经有了一个好主意。先和少傅说说。”得意的道,“朕有个好办法,将继承人的名字写下,装在匣中封好。放置于大殿御座正上方的御匾之后。等朕百年后,即由大臣和皇后当众取出,确立新君,哈哈哈!对了,那个御匾也要该个名字,就写正大光明。”他越说越得意,“少傅,这是不是个绝妙的主意?”

    陆诏沉默了一会儿:“陛下,这主意不是您想的吧。”

    叶初阳瞬间没了气焰,讪笑道:“少傅果然了解……咳咳。”后面的话,终是没有继续下去。

    一开始,他还报有一两份希望。直到听说母亲两年前回来,知道他们经受了海难,九死一生、成为大宗师、生女等一系列变故,他就知道,自家生父是完全没希望了。随后,他就赐了两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给陆诏,也是暗示的意思。陆诏很平静的接收了下来,一应反应都很平常。

    “陛下不必如此。”陆诏淡淡的道,“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就比如棋局,一局终了,固然其中有走错的棋路,但局终就是局终,再无续局的道理。臣这一辈子,过成这样也可以了。”

    她,快意江湖,双宿双伴,稚女承欢膝下。他,高居庙堂,位高权重。近七年来的克己慎独,以及叶初阳的舆论导向,使得他与两代帝王之间的风雨已成传奇。只要坚守晚节,身前名和身后名都不缺。继承香火的子嗣有了,老来相伴的家人也有。亲生的血脉延续更有。还有两个同父同母的弟弟,虽然世人只知他们是同母异父,却也看在他的面上多加奉承。大弟弟科举得中,外放做了个七品小官。他将自己的意思传达了下去,既不用多关照,也不可打压。任他以自己的本事走,能走多远就多远。

    家中内务交给了儿媳,有公公没婆婆的内宅一团和睦。身边的女子就是叶初阳赐下的那两个。这u子俩的心思他知道,他也不会再允许其他的女人生育他的子嗣。过继的也有过继的好,他不想自己的亲生儿子去对着陆云的牌位磕头拜祭。他这一生,从出生起就背负了原罪。陆云,给了他身份上的庇护。陆霄,给了他生命,以及多年的财物支持。母亲,更是隐忍坚韧的照顾他。

    叶明净永远无法理解他对权势的渴望。因为她生而拥有。如果她不是承庆帝唯一的孩子、大夏朝的女帝。她能如此从容的周旋于重臣俊杰间,给予生父不明的孩子最好的生活吗?

    性格上的相似、身份上的差距,早已注定了他们要背道而驰。

    走出宣明宫的大门,从定坤门过玉带桥,他凝望西侧,梧桐宫的飞檐掩映在绿树浓荫处。

    凤栖梧桐,凤凰已去,梧桐深锁。

    幽州城,叶明净牵着女儿的手,在城中漫步。街道两边皆是各色新起的石砌房子,式样奇特。屋前大多用碎石围了小小的花坛,种满鲜花。这里,是一个全新的府城。

    “娘,为什么要用石头盖房子呢?”叶燕阳好奇的问,“长安城的木头宫殿多漂亮啊!”

    “傻孩子。”叶明净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北方天气干燥,木头房子容易着火。再说了,我们要爱护树木,不可因为它多,就任意采伐。否则,留给子孙后代的,就是一片荒漠。你可知道,那些大草原、沙漠、戈壁。在最早的时候,很久很久以前,是一片无垠的森林。”

    叶燕阳惊叹:“真的吗?那为什么现在树木都没有了。”

    “被砍完了呀。”叶明净其实也不大懂,不过她还是决心教育女儿要爱护树木:“几万年的时间,你也砍,我也砍,最后就没有了。”深吸了一口沁人心脾的空气,她深深的叹息。谁能想到,两千年后,这片土地上的城市每年都要经受沙城暴的侵害呢?

    叶燕阳似懂非懂,低声道:“我知道了,爹爹说,娘亲连陵寝都是用石头建的。”

    叶明净失笑,也压低了声音凑到女儿身边:“不止如此哦。娘亲的陵寝里面,什么宝贝都没有,只有满墙壁的石雕,和一块块的石板。你猜上面都雕刻了什么?”

    “是什么?”叶燕阳好奇的问。

    “是文明。”叶明净轻轻一笑,“娘亲将最先进的工艺,盖房子的方法、造兵器的方法、织锦的方法、羊毛防线机的制作,还有盖花园的地图全都刻在上面了。这是一个时代最珍贵的文明。如果有一天我们的文明遗失在了历史长河中,娘亲陵寝里的东西就是证据。若是遇见盗墓的,”她笑了笑,

    “就气死他们。”

    “好,气死他们。”叶燕阳咯咯的笑着拍了拍手,又问:“娘亲,什么是盗墓的?”

    “盗墓的就是……”叶明净不再压低着声音,换成正常音量讲解起来。

    跟在后面一同散步的计都边听边哭笑不得。讨论自己的陵寝和盗墓事件。这是母女间该谈论的正常话题吗?这样的女儿长大了有人敢娶吗?

    也许,他现在就该培养一个童养夫?顺便将女儿教的拳脚无敌,让那小子不敢有二心?

    嗯,似乎这是一个好办法。

    一家三口继续慢悠悠的在崭新的青石街面上散步。夕阳渐沉,将三人的影子拉的越来越长,最终融合到了一起。

    -------------------------------

    这就是最终的番外,本文彻底完结。

    关于计都和叶明净幸福生活,私以为这把年纪再爱来爱去的亲亲我我太起鸡皮疙瘩,计都和叶明净的相处是相濡以沫、细水长流。

    关于武青颜和叶初阳的后续,那是年轻一辈的故事。叶初阳不会忘记自己的责任,武青颜也有自己的生活追求。爱情,并不是生命的全部。

    关于叶融阳和徐小鱼的问题,娶天波卫做妻子,是绝对不可以的。计都一直是情人,直到叶明净抛下皇位才上位扶正。所以,叶融阳可以终身单身,却无法娶徐小鱼。再说小鱼同学还木有开窍,她木有爱上暖暖。而暖暖同学也有自己的责任。所以,他娶了薛凝之的女儿。

    下面,欢迎大家换地方再捧场。新书《国色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