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9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9部分

    呢,愁啥?说不定,救世主就是兄弟你啊!”壮汉说着猛拍了欧阳羽的肩膀两下,欧阳羽被拍得直感觉自己的脚似乎都陷进泥土中好几寸了。

    “救世主?…我吗?”欧阳羽轻声呢喃着,随后甩了甩脑袋,这个词汇,是现在自己根本遥不可及的。

    “兄弟,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死灵法师吧?”壮汉看到突然低下头喃喃自语的欧阳羽,笑道。

    “嗯,没错。”欧阳羽回答道。

    “我就知道,你们死灵法师啊,也不爱说话,总是喜欢思考些生死啊,人生啊,过去未来啊什么的,太复杂。今朝有酒今朝醉,管明天发生什么鸟事干嘛?…像我,只有一个信念,就一个,不管做什么,只要一直守护着这个信念就行,那些杂七杂八的事,都爱咋地咋地,我又管不了,也不想去管!”壮汉每说一句,便灌下一口酒。

    “呵…”自己倒成了空想生死人生的人了,欧阳羽觉得挺有意思的,问道:“那么…你的这一个信念又是什么呢?”

    “我吗?哈哈…这个,不说也罢,留在心里就好,哈哈。”那壮汉连续灌下这么多酒都未曾变色的脸,此时却是瞬间转为了猪肝色。

    “哈哈…”欧阳羽摇了摇头,看着家伙这个样子,傻子都能明白几分吧。

    “请各位迅速前往广场祭台,装备抽取活动马上将要开始!”正当此时,凯恩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

    “兄弟,走吧!咱领装备去!”壮汉向后一抛酒坛,大声对欧阳羽道。

    “嗯。”欧阳羽应了一声,心中,也开始隐隐地充满了期待。

    第二十九章 暗金装备,我要了

    当欧阳羽赶到广场祭台的时候,发现已经有许多人聚集在前面了,今天到达营地的契约者大约有百来个,此时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地想要抽到一些好装备了。

    “嘿,酒鬼熊,你刚跑到哪里去啦?”一个矮胖男见到那个壮汉回来,高呼道。

    “我刚刚出去溜达几圈,碰到了这位兄弟呃这位兄弟我还忘了问你叫什么呢。”壮汉回头问欧阳羽道。

    “欧阳羽。”欧阳羽答道。

    “对,碰到了这位欧阳羽兄弟,这位是我发小,硕鼠舒呃,叫舒永彪,是个猥琐的圣骑士。我本人叫熊斌,野蛮人,哈哈。”壮汉大声笑道。

    “嗯,你好。”欧阳羽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兄弟你很强嘛,能够接受这头酒鬼熊满身的酒臭味和这大喇叭嗓门。”叫舒永彪的矮胖男笑道。

    “滚!”下一刻舒永彪便被熊斌一脚踹开。

    “小羽子小羽子,这里!”叶清然隔着几十米远朝欧阳羽挥着手,还一边喊道。

    “”欧阳羽一阵无语,这个叶清然也真是的,大庭广众的也这样叫。果然,周围一圈人纷纷回头侧目,又窃窃私语地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而熊斌和舒永彪也满脸疑惑地看了看欧阳羽,又看了看远处的叶清然,最后还是熊斌开口道:“欧阳兄弟,你女朋友?”

    “不是啦,她怎么说呢,也是一个普通朋友吧。”欧阳羽尴尬道,心想真是想装作不认识她,太丢人了。

    “哈哈,我们懂的欧阳兄弟你去吧。”舒永彪也似笑非笑地说道。

    “唉”欧阳羽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没再解释什么,否则也只是越描越黑,只得往叶清然那边缓步走去。“叶小姐,我们商量一下可以不?能不能把叫我的这个称呼给换一下?”欧阳羽低声道。

    “换?为什么要换?不是很好么?”叶清然反问道,随后摆手道:“哎呀不说这个了,马上要开始抽装备啦。”

    “”为什么我每次和这个小恶魔说话之后总会产生一种挫败感,欧阳羽暗自郁闷。

    “经过统计,本次聚会一共到来契约者共计172人,我们也将一百172件装备进行了编号,以抽签决定每个人将获得哪一件装备。但是,我们也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个项目,就是互相切磋比试的环节。”祭台上凯恩再次发话。

    “互相切磋比试?”台下开始交头接耳,当初通知的时候并没有告知此事啊?

    “没错,我们这次也是临时决定,打算看看各位的实战水平。规则是,每两个人为一组,比如说1号和2号,就是一组,两个人当中若是有人想与对方交换物品,便可进行一场比试,对方不可拒绝。胜者就可在这两件物品中任选一件。”凯恩解释道。

    “好,就这么定了!”“哈哈,那老子可要大展身手啦!”“”

    yuedu_text_c();

    凯恩话音刚落,一些对自己实力充满信心的契约者就开始纷纷表示支持,而另一些级别还很低的契约者则是满脸的愁容,拼命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和一些猛人分在一组,否则到时候不但好装备被抢走,还得被白揍一顿。

    “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就准备开始抽签。”说着,凯恩一挥手,那高大的祭台中央,一排巨大的箱子凭空出现,每一个箱子前面都贴有一个数字标签。

    “现在各位都请上来抽签,之后根据抽到的签数站在相应的箱子面前。”凯恩缓缓道。

    “小羽子,你想抽到几号啊?”叶清然拉了拉欧阳羽的衣角道。

    “我怎么知道每个箱子里放的是什么,抽到几号都无所谓啊,只要里面的东西好就行了。”欧阳羽道。

    “你就没有一个幸运数字吗?我的幸运数字是7,只要我待会抽到带7的箱子,里面的东西就一定不错。”叶清然闭着眼说道。

    “这也行我可没有什么幸运数字。”欧阳羽摇头道,暗想这小女生果然就是都喜欢这些,还有什么星座幸运色之类的。

    “那你可以期待待会和我一组,这样就可以让我把你的东西抢过来啦。”叶清然笑道。

    “行行行,就算我们不在一组,我要是抽到好的东西也给你,行了吧?”欧阳羽无奈,这都什么和什么啊,看来还是少和叶清然说几句的为妙,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善于口才,这样下去非得被她整疯了不可。

    “不和我一组那我就不要啦,规矩还是要讲的嘛哎,小羽子,和你同组万一待会抽到一样好东西,你抢不抢啊?”叶清然问道。

    “抢啊,怎么不抢,这又不是发挥谦让精神的时候,多一件强大的装备就多一分保命的手段。”欧阳羽如实说道。

    “那如果是我呢?你会来抢我的吗?”叶清然接口道。

    “”欧阳羽真想破口大骂了,索性一句话也不说,只顾自己盯着先走上祭台抽签的人。

    “快说啊快说啊,你会抢吗?”叶清然丝毫不为所动,继续锲而不舍地拼命拽着欧阳羽的衣服问道。

    “不会。”欧阳羽被逼得实在是没办法了,无奈地喷出两个字。

    “嘿嘿。”叶清然终于不再折磨欧阳羽,也让欧阳羽长吁了一口气。

    排在前面的契约者陆陆续续都抽签完毕,叶清然也小跑上祭台很快地就从凯恩那里抽取了一个号码,又不完全打开,用余光瞟了一眼,便笑眯眯地朝欧阳羽招了招手。欧阳羽不去理她,径自走到凯恩的面前。

    “小兄弟,加油。”看到欧阳羽抽签完毕,凯恩对他眨了眨眼睛,悄声道。

    “嗯?”欧阳羽有些莫名其妙。

    “快去吧。”凯恩摆手道,随即便不再理会欧阳羽。

    “小羽子你磨蹭什么呀,快看快看,我抽到了77号哦,看吧,我就说我能抽到我的幸运数字哦!”叶清然将自己的号码凑到欧阳羽的眼前晃了几晃,道。

    “是,你鸿运当头。”欧阳羽随口敷衍道,心里却是暗道待会要是从77号箱子里开出一个金币来,可有你哭的。

    “你是几号?”叶清然问道。

    “我看看172?最后一号。”欧阳羽把号码打开发现自己抽到的是172号箱子。

    “最后一号?哈哈,最后一号里面的东西肯定是最差的,说不定可能是一枚金币呢。”叶清然看后笑道。

    “最后一号说不定东西才是最好的呢,到时候别眼馋就行。”欧阳羽说罢便自己向172号箱子走去,心中却是好不郁闷,自己刚诅咒她只得一个金币,就马上被她给还了回来。这小恶魔是上天派来克自己的不成?!

    甩了甩脑袋把这些奇怪的念头给晃出去,欧阳羽惊奇地发现,171号箱子旁边居然没有人!“难道这171号没有赶来抽签?”欧阳羽虽然有些奇怪,但也不多想,那个人不来最好,自己便可以轻松地从两个箱子里任意选择了。

    “好,现在各位可以将属于自己的箱子打开了。”随着凯恩这句话的降落,每个契约者都像是色狼扑向美女一般向箱子打开。刹那间,灿烂的光芒从整个祭台上冲天而起,近二百件物品装备的光芒汇集在一起之时,倒的确有几分誓与星空比光芒的感觉。

    欧阳羽深吸一口气,向自己的172号箱子走去,正俯下身子准备打开呢,一道人影就风驰电掣般冲了过来。

    “小羽子,你看看,我拿到了一个黄金装备哦,嘿嘿,我就说嘛,一定会拿到好东西的!”叶清然举起一双金灿灿的大皮靴,得意地笑道。

    yuedu_text_c();

    狂风之小腿皮靴(金色)

    防御:3

    耐久度:12~12

    +1敏捷

    +8精力最大值

    抗毒+5%

    回复装备耐久度1于33小时内

    “这这么好的装备!”欧阳羽吃了一惊,不得不暗叹叶清然的好运气,装备好不好要看适不适合,不说别的,那+8精力最大值对法师来说,可算是一大福音了吧?

    “傻了吧?嘿嘿,你快开箱子吧,我就在这儿看着你。”叶清然此时倒是有底气地站在这里看着欧阳羽了。

    “一定要抽到一个好东西啊,否则一定要被这个小恶魔嘲笑半天了。”欧阳羽心中默念着,来到箱子前,将箱子缓缓打开。

    “哈哈,没有光亮哎,连蓝色装备也不是,应该是一件白色装备吧,我想想就一条白色饰带吧!”叶清然开始起哄道。

    “哼,”欧阳羽此时也是心一凉,心道真霉运,索性把心一横,将箱子完全敞开,要被嘲笑也就认了。

    谁知,欧阳羽将箱子打开之后,才发现箱子中其实是透出光亮来的,只不过这广场上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耀眼地将它掩盖了而已,因为,这件东西散发出来的,是暗金色。

    坚硬的指甲狼牙棒(暗金)

    单手伤害:10~16

    耐久度:36~36

    需要等级:5

    钉锤等级——快速攻击速度

    +100%伤害

    +7体力

    受到法术伤害减少2

    攻击者受到伤害6

    +50%对不死生物的伤害

    “啊?暗金!”随着叶清然这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利喊声,人们一个个从获得装备的欣喜当中清醒了过来,转而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根约莫1米多的棒子,那棒子像极了棒球棍,棍上布满了形如恶鬼獠牙般的尖刺,那尖刺很不规则地分布着,就像是原始森林中突然冒出的荆棘般,令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棒子周围散发出的,是暗金色。

    “暗金装备?!”“我的乖乖,暗金出现了?”“这家伙运气太好了吧?!”

    “哦?暗金装备吗?呵呵,我要了。”在一片喧哗声中,欧阳羽的背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陡然响起!

    第三十章 伏人槐

    “你是谁?”欧阳羽转过身去,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高和自己相仿,眼神却是十分阴翳的男子,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我是第171号,这件暗金,我要了。”男子抛过来一个号码签,上面写的正是171这三个数字。

    yuedu_text_c();

    “你觉得,我会给你吗?”欧阳羽反笑道。

    “怎么不会?你看,我的171号箱子还没有开过,说不定里面的东西更好,现在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我都不要了,只和你这件暗金交换…不换的话,呵呵,相信我,你会很难看的。”那男子摊了摊手,似乎是一点也无所谓地说道。

    “说得倒是好听,你要拿,就要有本事来取!”欧阳羽也不怵,直视那男子道。

    “哈哈,你倒是挺有胆量,那好,既然你这么强硬,待会,可别让我看到你跪地求饶的模样。”那男子似笑非笑道:“准备好了,拿着你这件暗金狼牙棒,就来擂台上找我吧。”男子说完便一个闪身离开了。

    “欧阳兄弟!”欧阳羽身后,熊斌的大嗓门响起。

    “欧阳兄弟,千万要小心啊,这个人,我特意打听过。”熊斌面色凝重道。

    “嗯,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危险的气息。”欧阳羽也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没错,这个人叫伏人槐,是个圣骑士,据说是一个肚量非常小的家伙,十分蛮横不讲理。虽然才仅仅6级,但是前段时间和硕鼠舒发生过摩擦,结果两个人打了起来,最后8级的这只死老鼠被狠狠揍了一顿。”

    “喂喂,酒鬼熊,你能别诋毁我行不?不是都说好了不提这件事的嘛。”一旁的舒永彪不干了。

    “难道我说错啦?那你自己说。”熊斌道。

    舒永彪不情愿道:“唉,好吧我说,之前嘛,我和我老同学去喝酒,结果大厅没有空位了,所以我们找啊找啊…”

    “讲重点!”熊斌又是一脚把舒永彪踹飞。

    “呃…好,”舒永彪连滚带爬回来道:“我们就订了那家小饭店的唯一一个包间,可没过多久,那个家伙就闯了进来,说什么这里的包间一直是他在用,所以要我们让出来,不让就打到我们让出来为止。”

    “那我哪干啊,好歹我也是契约者啊,我硕鼠舒的名号想当年也使…呃,”舒永彪正唾沫横飞说得起劲,正准备海阔天空畅谈他的过往史之时,看见熊彪正虎目含怒地看着自己,立马戛然而止,道:“…我们就打了一架,我…那个,最后勉强输了一招,哈哈。”

    “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契约者?还圣骑士?”欧阳羽有些奇怪,阿卡拉和凯恩不是一直在严格把关的吗?

    “人心这东西,谁也说不准,尽管阿卡拉和凯恩两位长老在选人方面一直尽心尽力,却也难免会有失误,更何况他也没做什么罪大恶极之事,往大了说还是在一起对抗魔族怪物的。”此时叶清然开口道。

    “你…你居然!”欧阳羽没想到叶清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一副小孩子心性,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居然什么啊,你一定以为我跟你似的什么都不懂哦?嘿嘿,还整天都拉着一张脸,像你这样什么都不明白的人才应该是最开心的呢。”叶清然丝毫不给欧阳羽面子地说道。

    “呵呵,没错,欧阳老弟,你还是以后多和你女朋友学学吧。”熊斌笑了笑,打趣道。

    “她才不是我女朋友!”“我怎么可能是他女朋友!”

    欧阳羽和叶清然一同叫了出来。

    “哈哈,看吧看吧,像被马蜂蜇到了一样,要是真没有什么才怪呢!”舒永彪笑道。

    “不说这个了,”欧阳羽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个家伙有什么需要值得注意的地方吗?”

    “嗯,这个是我刚刚赶来想告诉你的。那个家伙,十分诡异,之前还好,但是据这只死老鼠说,正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那家伙的身上突然闪耀起了一阵紫色光芒,只一招,就把硕鼠舒给打趴下了。”熊斌此时也严肃道。

    “什么?你说…紫色光芒?”欧阳羽诧异道。这仙器…也太不值钱了吧?怎么有种遍地都是的感觉啊?随便碰到一个人,就身怀仙器。要说那不是仙器欧阳羽也不信,否则一个6级的圣骑士,如何做到一招将一个8级同样是圣骑士的人给击败?

    “怎么了欧阳兄弟?”熊斌问道。

    “哦,没什么,那看来,我得想想该怎么赢下这场比试,这件暗金装备,我不想失去。”欧阳羽虽是说得坚决,但是对于伏人槐的仙器还是颇为忌惮的。很明显那件仙器附加的是攻击属性,抑或是一个攻击技能。无论哪一种,对欧阳羽这样薄弱的生命值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噩耗。

    见欧阳羽沉默下来,几人也不去打扰,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笨呐,”叶清然看到欧阳羽陷入沉思,半天也没吭一声,忍不住开口道:“你不是死灵法师吗?你总学会召唤骷髅了吧?很简单啊,你只要派骷髅过去攻击,自己干看着就行嘛,一个死了就再召唤一个,总能把他给打败的啊!”

    “呵呵,要是真是这么容易就好了。”欧阳羽听了之后莞尔,摇头道:“这战斗方面,你可就不行了,和人对战可不比你在外面碰到的那些魔族炮灰怪,骷髅战士有多快?这样慢的速度在毫无障碍的小小一方擂台上,能起到多大的阻碍作用?还没等骷髅战士近他身,他早就到我面前干掉我了。你说的这招倒也不是不行,除非我一次能召唤三个以上的骷髅,以一个犄角之阵逼住他,这还差不多。”

    yuedu_text_c();

    “哼,就你行。”叶清然撇了撇嘴,却也没有反驳。

    “对,欧阳兄弟作为一个法师职业,若是被圣骑士缠住肉搏的话,那就不妙啦!”一旁舒永彪附和道。

    “唉,要是风若岚在就好了,可以问她再把戒指给借来,这样便可以又一次示强以弱,采取诱敌之术了。”欧阳羽有些惋惜地想道。“等等…仙器?”欧阳羽脑中灵光忽闪,自己也是有仙器的啊!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在这个上面做些文章!

    “喂,我说小羽子啊,你到底想没想好啊,都这么久了,如果真的怕被胖揍一顿的话,就直接认输嘛。”叶清然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笑道。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场战斗吗?我在这里想再多也是白搭,不管了,直接找他去。”欧阳羽也不再拖延了,摆了摆手,和熊斌他们就向擂台的方向走去。

    “等…等一下!”刚走了没几步,欧阳羽就听见叶清然在后面喊道。

    “怎么?”欧阳羽停下来问道。

    “喏,这…这个…给你…”叶清然将那双黄金的皮靴塞到欧阳羽手上,支支吾吾地说道。

    “嗯?呵呵,好。”欧阳羽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将靴子接了过来。

    “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只是想你赢了的话,才能帮我教训那个臭女人一顿,否则…你被打趴,我找谁去啊…”叶清然鼓着嘴解释道。

    “好啦,我知道,等我赢了,就陪你报仇去。”欧阳羽笑了笑,心道这还真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丫头。

    擂台周围,早已经围了许多人,不但有着暗黑大陆的民众,还聚集了大部分契约者,甚至连一些正在进行装备争夺战的契约者都为此特意暂时休战。可见,这场关乎暗金装备归属的战斗有多吸引人的眼球。

    擂台之上,伏人槐早已拄剑而立,嘴角时不时地浮起一抹笑容,而眼神却依旧是像毒蛇一般,阴冷而毒辣。

    “让一让,让一让!”熊斌和舒永彪似两个开路先锋,将挡在路上的人们拨到一边,给欧阳羽清出一条道来。台上的伏人槐见到打头阵的舒永彪,眼神一凛,随即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是和那小子一伙的,那小子是不是和你一样废物啊?看来这暗金装备我是拿定了,哈哈哈…”

    “你!”舒永彪顿时气急。

    “是不是,你很快就知道了,急什么?”人群之中,欧阳羽缓步走上擂台。一边走着,欧阳羽一边将召唤骷髅战士的那个技能用技能点在技能面板上点上。因为换武器之后,就没有法杖上附带的召唤技能了,必须用技能点将其永久点上才行。得亏上次连升两级之后技能点还留了一个。

    “呵呵,很好。”伏人槐看着走上台的欧阳羽,嘴角的笑意更甚。

    “小羽子,要加油哦!”擂台下叶清然向欧阳羽舞了舞拳头。

    “嗯。”欧阳羽转身向叶清然用力地点了点头。

    “咦?”叶清然有些奇怪,这家伙…不是很不满自己当众这样叫他吗?怎么现在这么坦然了。

    “亮兵器吧。”欧阳羽刚一战定,伏人槐便举剑冷声道。

    欧阳羽深吸一口气,将刚入手的暗金狼牙棒缓缓抬起,暗道自己真实,每次都要在这么多人的场合公开战斗,就算自己没脸没皮吧,但看到舒永彪那眼神里分明传来“欧阳兄弟,拜托了”的讯息,还有那给自己黄金装备的这小丫头,想到这些,欧阳羽的手就握紧了些许,这一仗,依旧还是输不起呢。

    第三十一章 熟练章度,牙无限!

    “给你时间,召唤你的骷髅吧。”伏人槐对自己的能力可是颇为自信。他相信,十级以下的死灵法师,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擂台战自然不可能是以生死相搏,而是采取半血制,即生命值下降至半数以下便失败。当然,你要耍赖也没事,因为没人看得到你的生命值多少。但一般总不会因为一件物品装备拼命吧?如果你过了半血还不说,一直坚持的话,那好,到时候要是一不小心死了,可别怪别人。所以在这个方面,大家还都是遵守规矩的。

    死灵法师的生命值有多少?再减一半呢?这样薄弱的生命值,伏人槐自负自己的攻击只要命中两三次,对方定然是会直接败北。此时让他从容召唤骷髅战士说不定能让这场战斗变得更有趣一些。

    “呵…”欧阳羽对对方的轻视丝毫不恼,毕竟了解他有仙器在手,确实有一些自傲的资本。

    面目狰狞的骷髅战士再次召唤而出,可奇怪的是,此次召唤出的骷髅战士周身却是有着丝丝黑雾不断渗出,只不过十分稀薄,若不是骷髅本就由自己控制,连自己都几乎没有发现这一变化。不过查看了骷髅的属性板之后,才发现这看似神秘的一层黑雾连一点属性也没有增加。

    不过欧阳羽也没在意,将装备穿戴完毕,便首先向不动如山的伏人槐发起了攻击,两片牙飞射而出,从骷髅战士两侧绕行而过,直向伏人槐冲去。

    “雕虫小技。”伏人槐根本没把欧阳羽这两片牙放在眼里,手一挥,一枚圣光弹便带着啸声出现在上空,随即如同一颗流星般迅速坠落,然后爆裂而开,带出一大片的光晕,那两片牙还未飞到一半的距离,便听得“嗤”地一声,像是冰雪遇到了阳光一般,瞬间便消弭了。

    yuedu_text_c();

    圣光弹:一个神属的能源弹,可以伤害不死的敌人,或者治疗你的同伴。

    欧阳羽眉头一皱,心道这圣骑士确实对死灵法师这个职业有着比较强的克制作用,而自己确实没有太多的攻击手段,要是有6级,能够学会下一级的技能,那就主动得多了。

    可是令场下观战的人们吃惊的是,欧阳羽在一击未得手之后,居然放弃了远攻的优势,手中的暗金狼牙棒收了回去,重新换成了之前的法杖,一个箭步向伏人槐冲了过去。

    “嗯?”这一举动让伏人槐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他便安下心来,量欧阳羽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虽说如此,伏人槐还是使用了圣骑士标志性的技能——光环。光环的作用千奇百怪,而此时此刻,伏人槐的脚下出现的是一圈火环,那火焰虽然不是十分耀眼,但温度却是十分恐怖,使得脚下的擂台冒起一阵一阵的烟气。这便是圣骑士6级学的招式:圣火。

    圣火:当光环开启时,灵气将会以天堂之火伤害附近的敌人。

    无疑,这个技能对作为死灵法师的欧阳羽是十分有效的。果然欧阳羽更靠近一些,只觉得一阵炙热就像是要让自己血液都蒸发一般,让人非常难受。更重要的是,自己离着伏人槐还有3米远呢,生命值就已经缓缓开始下降了。

    不过,这依旧没有阻挡欧阳羽的脚步,而是继续向伏人槐冲去。

    “这家伙想拼命吗?不过是一件暗金而已,果然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丝。”伏人槐撇了撇嘴,也不移动,就看着欧阳羽,看他接下来有什么后着。

    欧阳羽有后着吗?显然也不算有。但他会冲过去自然也不可能是为了送死。本来这场战斗的胜率就极其渺茫,在见识了伏人槐那神乎其技的技能操控之后,欧阳羽更是放弃了最有可能获胜的远程攻击手段。

    那么欧阳羽到底是打算干什么?台下叶清然也是心一直揪着,要不是怕欧阳羽分心她早就准备破口大骂了,这欧阳羽是傻了吗要和伏人槐近身战?还把更适合近战的暗金狼牙棒换成了法杖?

    在大家想不出任何理由之时,欧阳羽已经来到了伏人槐的面前。伏人槐虽说看不起欧阳羽,但不得不说,他还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不再托大,举起手中的巨剑便砍了过去。

    正当巨剑要落到欧阳羽头上之时,欧阳羽的颈部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深紫的的光团。

    “这…!”别人不知道这紫色光团是什么,可伏人槐知道啊!看到欧阳羽的颈部的这团紫色,伏人槐下意识地就将剑收了回去,并迅速以一个防御姿势向后暴退几步,脚下的圣火光环也收了回去,切换成了防御光环,来增加自己的防御力。

    看到伏人槐的这一系列动作,欧阳羽嘴角浮现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深吸一口气,从物品栏中取出一瓶微型法力药剂一股脑灌了下去。趁着药效还未发挥,欧阳羽法杖上早已是一片蓝芒,那牙一片一片犹如生产流水线一般,从法杖尖端喷吐而出,对着近在咫尺的伏人槐狂涌而去。

    观战的人群此刻可是完全惊呆了,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谁见过这牙像是机关枪一样不断连发的?

    没错,这就是欧阳羽近身攻击伏人槐的原因。其中的奥秘就是欧阳羽这件看似无大用的仙器阎罗玉。从刚才欧阳羽召唤骷髅时就得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所有的技能可以实现瞬发,而不需要有任何调整!释放技能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普通,只要法力足够,就可以毫无停滞地做到不间断。

    于是,欧阳羽才做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决定。若是刚才那样和伏人槐隔着十几米,虽说现在这手法熟练不少,准星也足够,但人家不能躲吗?这么长的距离凭伏人槐的实力早就躲开了。就算不躲,人家也有足够的时间释放一个圣光弹下来,这些牙也得好大一部分都得被抵消了。只有在一个让伏人槐无法闪躲,甚至连技能都来不及释放的一个距离下,这连珠炮般的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果然伏人槐被欧阳羽的仙器光芒吓得不轻,连忙由攻转守,这才导致了如今被动的局面。

    “叮叮叮”伏人槐用剑硬挡了几枚牙,之后便再无法挡住那不止的攻击。其实,不只是光明之力克制黑暗之力,黑暗之力也是反克光明之力的,只是一般来说正面对抗下,光明之力的力量一般都会更强一些,所以才会有圣骑士克制死灵法师这一说。

    但此时伏人槐却完全是一副被动挨打的局面,几片牙打在身上就觉得不对了。不但是生命值不断下降,而且体内的光明之力更像是被腐蚀了一般,消耗得格外迅速。

    欧阳羽也不动,面对着伏人槐,手中的法杖顶端,牙不住地往外冒,连自己都觉得好笑。小时候过年,自己玩过一种叫做“金箍棒”的焰火,点燃后拿着一端举得高高的,等着另一头不断地放出烟花来,非常有意思,和现在这一场景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伏人槐此刻却是完全笑不出来了,谁曾想到,占尽优势的自己居然会被逼的如此狼狈?还有他这到底是抽了什么风?牙还能这样放?真当是放烟花不成吗?

    欧阳羽见法力不断消耗快见底,法杖依旧指着伏人槐,牙可是一点也没停。另一只手不慌不忙再次掏出一瓶微型法力药剂灌下去。伏人槐脸上一阵抽搐,心道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可就真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突然间,伏人槐放弃了防御,任由牙击打在自己身上,而举着巨剑的那只手上,也是闪耀出了类似刚才欧阳羽那样的紫色光芒。欧阳羽见状,似乎是早有准备一般,也不慌乱,将牙释放的速度达到极致,一瞬间就甩出了七八片牙来,将刚恢复的法力再一次掏空。

    随后只听得砰地一声,一阵暗紫色的射线将挡在欧阳羽面前突然凭空出现的两个骷髅战士轰成了骨头渣子。

    “你输了。”欧阳羽双手抱胸,也不躲避那天女散花般的骨头沫,似是有些虚弱地轻声道。

    没错,欧阳羽其实早就想好了,换成法杖就是为了让自己召唤骷髅战士这一技能临时增加为2级,这样,便可以召唤两个骷髅。当伏人槐发动不知名的那个仙器攻击时,欧阳羽早就准备好了用两个骷髅战士挡在自己的面前,毕竟不知道伏人槐那个技能是单体攻击还是范围攻击,两个骷髅战士做成的骨盾总是要更保险一些的。果然,这一举动是极为明智的。

    而且,欧阳羽现在的技能都是几近于瞬间发动,也就是召唤骷髅的速度无限接近于零,因此才能有现在这一幕。

    “呵呵,我输了。没想到,你也有那样的东西。小心,可要把它收好了。”伏人槐倒在地上,此刻强撑着坐了起来,刚才那最后那一波牙,让他的生命值已经下降到四分之一左右了。

    “嗯,不劳提醒。”欧阳羽也不解释什么,点了点头,缓步走下了擂台。这次虽然自己战胜了伏人槐,但是却更加感到了伏人槐的危险性,不但谨慎小心,而且输给自己这个实力不如他的人,居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甘或是恼怒的情绪。最后那句话似是提醒,实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yuedu_text_c();

    这时候,台下的人们才反应过来,顿时爆发出了阵阵欢呼。这一场擂台战可以说是完全超过了10级以下契约者的水准范畴,也超出了每一个观众的预期。

    第阎三十二章 阎罗玉的主人

    “行啊,小羽子,嘿嘿,当我的跟班合格了。”欧阳羽刚走下擂台,叶清然就跑过来笑嘻嘻地说道。

    “呵呵。”欧阳羽笑了笑,随后有些无力地低声道:“扶着我一些。”

    “?”叶清然才发现欧阳羽此时脚步虚浮,一副快要倒过去的样子,只是一直强撑着而已。稍稍犹豫了一下,叶清然还是伸出手来挽住了欧阳羽了手臂,这一动作十分自然,旁人倒是看不出任何异状。

    “哈哈,欧阳兄弟,多谢帮我报了一箭之仇呐。”舒永彪此时肥肥的脸上笑得满是褶子。

    “是啊,没想到欧阳兄弟你居然这么厉害。”熊斌也走上来准备拍拍欧阳羽的肩膀,没想到被叶清然一眼给瞪了回去,只好悻悻的收回手来,笑道。

    欧阳羽心里一动,叶清然居然在这时候这么维护自己,而后又感觉到自己的手臂紧紧贴着叶清然胸前的丰盈,不由得心头有些荡漾。脚下却是更软了,身子也更加贴近了些。

    感受到欧阳羽紧贴过来的身体,叶清然有些无语地白了欧阳羽一眼,又确实没觉得欧阳羽有什么其他过分的想法,也就没有把他推开,心想靠着就靠着吧,要是能早点恢复还能帮自己对付那个田霖呢。

    “我们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再说吧。”欧阳羽看着一堆堆的人往自己这边看,自己靠在叶清然的身上也确实不太雅观。更重要的是,刚才伏人槐的那些话让他有种隐隐的不安感觉。

    “好,让一下让一下……”舒永彪再一次扮演了开路的角色,这一次底气倒是更足了一些。

    找了个偏僻些的地方,欧阳羽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样一场战斗,不间断地连发技能,对整个身体和精神都有非常大的消耗,要不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欧阳羽恨不得立马回家倒头睡过去。

    “欧阳兄弟啊,还是你给力,这老鼠被打成这样,而你居然对那个伏人槐是全面压制啊,真牛。”熊斌也坐到欧阳羽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又拿出一罐酒来喝。

    “呼…也没你说的这么容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我也是勉强获胜吧。”欧阳羽缓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确实,这次擂台赛从头到尾都在欧阳羽的算计当中,一环接一环,而且事实也是按欧阳羽想像的那样发展了,没有出现太大的纰漏,但这也耗尽了欧阳羽的心神。

    “不管怎么说,我老鼠还是要谢谢你,真心的,哈哈。奖也抽完了,我们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舒永彪此时也没有再流露出猥琐的气息,而是十分诚恳地说道。

    “对,今晚还有好多工作呢。”熊斌也站了以来,递给欧阳羽一张名片,名片上只有名字和电话qq,显然是私人用途的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以后来京城,记得联系我们,我们一定好好招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