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8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8部分

    是回寝室了,视线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过了好久,欧阳羽才发现迎面走来几个脸看着挺嫩的男男女女,还一边兴奋地东张西望着说些什么,一看就是新生,想自己刚来的时候也对大学校园很好奇来着,可只是经过了一年就被洗礼成了这样,导致了新生和老鸟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不过欧阳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走上去问道:“几位同学,我想请问你们个事?”

    “什么事啊?”其中一个瘦高男生看了眼欧阳羽,道。

    “你们知不知道风若岚啊?”欧阳羽也挺无奈的,这种事自己居然连个打听的人都没有,在这瞎猫碰死耗子地问。

    “风若岚?不认识。”几个人齐齐摇头道。

    “呃…”欧阳羽没想到这几个人回答得这么干脆,一般新生到校不是挺喜欢调查学校有哪些美女的嘛,于是有些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她可是学校四大校花之一啊,你们不知道?”

    “四大校花?”几个人愣了一会儿,又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墨镜男跳了出来道:“哪有什么叫风若岚的,四大校花这里倒是有一个,看看,我们的颜大小姐。”说着还比了一个手势让欧阳羽看过去。

    “?”欧阳羽反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四大校花自己在遇到风若岚之后也问过别人,其中没有姓颜的啊,于是转而看那女生,眼睛也是一亮,发现确实如之前那个墨镜男所说,这女生从容貌来看倒是的确不逊于之前见到过的风若岚,皂色的秀发扎成一个马尾,清秀的脸庞上未施粉黛,全身的装束也十分朴素,但是反而却透出一种自然的美感来。

    “别瞎说,什么校花…就知道开我玩笑…”那女生看到欧阳羽直直地看着她,俏脸一红,连忙避开欧阳羽的目光,转过头对那个墨镜男道。

    “咳咳,这个…既然不知道就算了。”感觉自己盯着人家女生看确实有些不太好,欧阳羽连忙把目光移开,道。

    “嗯,不好意思啦。”几个人摆了摆手就离开了。

    “唉…这下怎么办。”询问无果,欧阳羽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总不能一直在这干等着吧?想了想,欧阳羽还是决定先回家去再说,这戒指放在物品栏里也是安全得很,也不怕弄丢了。到时候再等风若岚过来找自己就行了。

    拿定主意,欧阳羽也是走出了校门往家的方向走去。刚刚踏出校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欧阳羽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未曾多想,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是欧阳吧?”电话那头,却是传过来了风若岚的声音。

    “风若岚?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欧阳羽有些奇怪,自己也没有和她说过,居然倒是她先打电话过来了。

    “刚才我又去了你们班里一次,他们说你刚才去了教室然后又离开了。所以我就问人要了你电话。”风若岚解释道。

    “这样啊…”欧阳羽倒也不是没想过打电话给风若岚,但是自己又不知道号码,也无人可问,只好暂时搁置下来。

    “嗯…你现在…有空吗?”风若岚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失落:“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啊,”欧阳羽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还麻烦你来找我,应该是我主动来找你的才是,只是…一直都没找到。”欧阳羽想着人家毕竟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就算抛开还戒指这一因素,自己也该是当面表示感谢的才行,于是继续道:“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吃个饭怎么样?咱们边吃边说。”

    “呵呵,好啊。不过呢,我已经在我们学校旁边的小莱饭店咯,二楼201,你直接过来就行,不过待会可是你买单哦。”风若岚倒是很快答应了下来,像是早知道欧阳羽会这样说一般。

    听到风若岚这样说,欧阳羽也是迅速应了一声,连忙向饭店赶去。

    小莱饭店是皇州大学边上最受学生欢迎的一家饭馆。由于价格比较适合普通学生消费,装修又相对十分精致,不少学生生日或是聚会都会选在这里。往学校另一边走过一个路口,则是临安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大皇酒店。欧阳羽原以为风若岚这样的大小姐应该是都在大皇酒店就餐的才对,没想到却是在小莱饭店等自己,不过要真是在大皇酒店吃的话,自己也就请不起了。

    一路小跑,欧阳羽很快就到了小莱饭店,小莱饭店的老板叫做彭莱,名字倒是颇有几分仙韵,实际上是一个微胖的年轻人,为人也十分随和。据说是高考考砸了之后便跑到皇州大学旁边开起了饭店,因此也和许多大学的学生混得挺熟的,欧阳羽就是其中一个。虽然欧阳羽的父母在十年前就没了音讯,但经济条件并不算差,除了在存折里给欧阳羽留了不少钱,而且还有一套门市房。欧阳羽将门市房出租了,每月也能收不少租金。

    所以欧阳羽每当郁闷了就会一个人跑到小莱饭店里去大吃一顿解解闷,而彭莱见到欧阳羽也都会坐下来陪欧阳羽喝上几杯。

    “彭老哥!”欧阳羽一进门就发现这位饭店老板正柜台上亲自算账呢,于是喊了一声。

    “呦,是欧阳来啦,有些日子没见你来了…咋啦,又受什么打击啦?来来来,坐下老哥陪你聊聊。”彭莱拱了拱眼镜,看到是欧阳羽,忙放下了手头的事,准备开始安慰一番。

    “…….我说彭老哥啊,我这又不是每次来都是心情不好,弄得我好像精神脆弱一样。”欧阳羽有些无语。

    “哈哈…这样啊,那好啊。既然不是坏事,那来我们饭店吃饭,就肯定是好事啦。”彭莱听后笑道。

    “自然是有好事。”欧阳羽也顺着彭莱的话笑道。

    “什么好事啊,和彭老哥说说。”说实话彭莱还真的很少看到欧阳羽是带着笑脸进自己的店。

    “对了,二楼的201已经有人订下了吧?”欧阳羽突然问道。

    yuedu_text_c();

    “这个…”彭莱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回头问了问服务生:“201号已经有人了吗?”

    “嗯,之前已经有人订下了。”服务生应道。

    “哦,好的。”欧阳羽点了点头。

    “已经有人订下了,咱在大厅里吃就是了…来和我说说啥好事啊?”彭莱显然还没被欧阳羽转移开,继续问道。

    “嘿嘿,那告诉你吧…就是…去201——见美女。”欧阳羽说完便摆了摆手,上去二楼了。

    “见美女?哈哈,怪不得。”彭莱笑着点了点头,继续去做自己的事了。

    第二十六章 又撞了

    玩笑归玩笑,说实话欧阳羽对风若岚根本是什么企图都没有的,人家身份可是摆在那里,虽然成为了契约者之后,自信方面有了挺大的进步了,但是对风若岚这种大小姐一类的,倒还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欧阳羽来到201门口敲了敲门:“风若岚?”

    “嗯,进来吧。”屋内风若岚的声音传来。

    欧阳羽开了门,看到风若岚早就点好了菜等着自己,不由笑道:“就我们两个人还用这么大个包间这么多菜啊?”

    “怎么?这么多菜,你就不想请了么?”风若岚也开玩笑道。

    “呃…没有,既然说了我请你,就算你说要去大皇酒店,我也得请啊。”欧阳羽摆了摆手,坐了下来。

    “嘻嘻,这么大方,不愧是契约者大人哦。”风若岚轻笑着说道。

    “啊?”欧阳羽一滞,没想到风若岚这么顺口将自己一直视为隐秘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转而一想也是,风若岚这样的千金小姐对于一般人所无法接触到的契约者层面,应该也是有所了解的。因此被认出来了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是啊,不过我这样一个新晋的菜鸟契约者,想必还是入不了你们这些家族的法眼的。”欧阳羽苦笑着说道。

    “入不了吗?”风若岚似乎想到了什么,低语着,不过很快摇了摇头,道:“我们先吃饭吧,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吧。”虽然觉得风若岚的情绪突然变得不高了起来,但欧阳羽也不多问,风若岚不说自有她不说的道理。

    两个人陷入沉默,正顾自己吃着,包间的门突然被推了开。二人抬头一看,正是那老板彭莱。彭莱端着一个酒杯,笑嘻嘻地对着欧阳羽,眼睛却一直往风若岚那儿瞅,一边说道:“欧阳老弟啊,老哥我过来看看你,然后敬你一杯,哈哈。”

    看着不断瞟向风若岚的彭莱,欧阳羽不由得揶揄道:“来看我是假,看美女才是真吧?”

    彭莱听了老脸一红,干笑道:“嘿嘿,我只不过是想看看能让欧阳老弟这么开心的女生是啥样而已。”

    “嗯?”风若岚有些疑惑地看向欧阳羽。“……”欧阳羽有些不好意思,暗道这彭莱真是不厚道,刚才不过是调侃了几句而已,没想到彭莱还当真了,不仅当真还说了出来。见到欧阳羽尴尬的样子,彭莱更是没义气,连道自己还要去忙生意便匆匆离开了。彭莱一出去,风若岚的脸倒是先红了,低声道:“欧阳,和我在一起…你…真的会觉得开心吗?”

    “啊…这…那什么…”欧阳羽此时正傻愣着,风若岚这一句倒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忙道:“当…当然是啊。”

    “哦。”风若岚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便坐了回去。

    “…”欧阳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从物品栏中将“风之歌”取了出来,递给风若岚:“这枚戒指,还给你,这次能够顺利把那个恶魔干掉还多亏了它呢…嗯,也谢谢你。”

    “嗯,不用客气啦。”风若岚把戒指接过来,道:“不过,可不能把我借你戒指的事告诉别人哦。”

    “嗯?怎么?难道怕别人误会什么?哈哈,放心,我不会乱传的。”欧阳羽干笑了两声,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感觉有些不太舒服。“啊…不是的,”风若岚也不懂自己这么快就欲否定,但还是解释道:“因为…这个戒指,是我们风家的家族传物,不能轻易交给外人的…除非…”说到这里,风若岚红着脸停了下来。“除非什么?”欧阳羽没看到风若岚脸上的表情,接口问道。

    “哎呀,笨,就是除非加入我们风家啊。比如,家里的人要是知道你接触到了这传物,要不就得被家族里的人给抓起来当仆人,要不就要…入赘到风家。”

    “这…这么狠,那怎么办啊?”欧阳羽自动把后面那入赘给忽略了,风家除非神经错乱了才会看上自己这穷小子。

    “所以啊,我才让你不要说出去,这事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风若岚把戒指重新戴回手上,道。

    “嗯,我明白了。不过…我还是有些想不通,这些家族传物宝贝是宝贝,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也没弄丢了也没弄坏了,怎么就要被…”欧阳羽不解道。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许多家族都有类似这样的传物,而且,说是家族的传物,,但其实历史一点也不长,好像是从我们父辈那一代突然出现的,除了戒指,还有许多种类,比如宝剑,玉佩什么的…”

    yuedu_text_c();

    “等等,玉佩?!”欧阳羽听着,脑海中犹如一道闪电划过:自己的那块阎罗玉,玉佩的原主人也是一个叫爷爷伯父的人,恰好就是自己的父亲一辈!

    “怎么了?”

    “风若岚,类似你们家族一样,拥有这样传物的家族…有多少?”欧阳羽忙问道。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虽然不太多,但也不算少,我也没办法全部都知道。”风若岚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一家,是姓欧阳的?”欧阳羽心道或许能够借着这条线索,来找到这阎罗玉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

    “姓欧阳的?好像没有。”风若岚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把这些公诸于众的,所以根本无从查起,而且,这些东西的来历也十分神秘,当年的所有人都对这件事三缄其口。”

    “原来是这样,嗯,那好吧,谢谢了。”虽说还是没有什么结果,欧阳羽还是很满意了,毕竟有些头绪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一些。

    “呵呵,没什么,你可是救了我一命呢,要谢也该是我谢你才对啊。”风若岚笑了笑,道:“快吃东西吧,说了这么长时间,菜都凉了。”

    ……

    “小秦,孙兵他们还是没有消息吗?”林质手撑着脑袋,一边揉着太阳|岤问道。

    “没有,恐怕…他们早已经不在了。”一个戴着眼睛,看似文弱的年轻人坐在林质的对面,淡淡地回答道。

    “唉,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要变天了吗?”林质叹了口气道。

    “的确,连老百姓都能感到不对劲了,确实有些严峻,不过据我所知,事情尚在可控范围之内。”青年继续不急不徐地说道:“所以,爷爷让我过来,帮忙控制了一下,也是卓有成效,那些东西,最近真是嚣张得可以。”

    “唉,你们的那层意思,我不懂,也不想懂,但是,能多救一个人,也是好的啊。”林质依旧叹道。

    “我明白,我会尽我所能的。林叔,代我向林大哥问好…先告辞了。”青年站了起来,退出了林质的办公室。

    欧阳羽此时正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打扫残局,风若岚有事先回去了,留下一大堆饭菜。欧阳羽有些郁闷,但也没辙,总不能都浪费了吧。不过所幸,过了没多久,彭莱又屁颠屁颠过来了,看到欧阳羽闷头吃着,不禁大乐:“我说欧阳老弟啊,美女走啦?”“走了,被你气走了,行了吧。”欧阳羽见是彭莱,头也没抬起来,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是吧…我这不是想帮你嘛。”彭莱摊手道。“还帮我呢,拉倒吧,弄得我尴尬死。”欧阳羽嘴也没停下,继续一边吃一边说道:“你也别闲着啦,过来一起吃啊!”彭莱闻言坐下,笑道:“我是因为,看那个小美女对你也有点意思,才出言相帮的,居然还不感谢我。”

    “她…不可能的,彭老哥你别费心了。”欧阳羽摇头道。

    “怎么不可以?不就是千金大小姐吗?你怎么就不行了?…哎,瞧你这点志向,老哥之前的都白劝你了。”彭莱一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随即也帮欧阳羽吃了起来。由于彭莱的加入,桌上的菜便风卷残云一般很快消失了。

    欧阳羽也拒绝了彭莱喝酒的建议,因为他早就盘算好了今晚回罗格营地一趟。其实欧阳羽早就想回去问问了,但事情不断,过了这么久那主线任务还没进展过。

    “欧阳老弟啊,这么快就要走啦?”“嗯,今晚有点事,得先走了,多少钱?”欧阳羽掏出钱包。

    “切,什么钱不钱的,今晚算彭老哥请你们的,以后你们约会尽管过来,一律半价,哈哈。”彭莱把欧阳羽递钱的手推了回去,笑道。

    “什么约会…懒的理你,那我先回去了,多谢请客哈。”欧阳羽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嘿,这小子。”彭莱摇了摇头,便又回去算账了。

    走在路上,欧阳羽惊奇地发现,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变得多了起来。一部分之前一到夜晚就关门的商铺也都恢复了营业,这几天欧阳羽都没有在晚上出门过,没想到竟是正常了许多。

    “奇怪了,这魔族怪物难不成弃恶从善不害人了?”看这个熙攘的街道,两旁通明的灯火,欧阳羽嘀咕着,心里却是涌起一种难言的欣喜,小说中那些得到了力量就想着多战斗让自己变得更强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临安城可是自己的家乡啊!有谁希望通过自己的家乡变得死气沉沉,来实现自己更大的力量呢?

    “砰!”欧阳羽正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左顾右盼地走路时,可想而知,不多时便撞了,不过所幸没撞到电线杆之类的,而是撞到人了。欧阳羽倒是没怎么样,对方却是被撞了个屁股着地。

    第二十七章 营地遭遇战?

    “啊痛痛痛痛痛”

    一听这声音,欧阳羽暗自发苦,心道以后这走路可千万不能开小差了,好几次都是走路却不看路,和人家撞上,然后惹上一大堆麻烦。

    yuedu_text_c();

    “小妹妹,对不起啊,这个哥哥给你买糖吃。”欧阳羽挠了挠头,伸出手来欲将倒地的女孩拉起来。

    “谁是小妹妹啊,还请我吃糖?喏,你要请,就给我买个prd的新款包包”那女孩看也不看欧阳羽伸出的手,只顾自己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撑着地面就站了起来。

    “这这”欧阳羽指着那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这女孩无论是脸蛋还是声音,都是十二三岁的样子,但是等到她站起来才发现,这女孩的身高居然超过了一米七!

    不但如此,女孩胸前的那一对更是雄伟无匹,欧阳羽本来对这方面并不会太过关注,也自认为自己挺正直的,可是现在这情况却是太过震撼了,传说中的萝莉面庞御姐身就这样被自己遇到了吗?

    感受到欧阳羽盯着自己胸口的灼热目光,那女孩气得叫了起来:“你你往哪看啊!色狼!”

    “呃”欧阳羽忙收回了目光,自己是色狼?晕了,自己是第一次被这样叫吧摸了摸鼻子,欧阳羽道:“不好意思啊,我只是觉得你那个”说到这里,欧阳羽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好了,毕竟第一次见又不认识,说她童颜**吧,显得孟浪了,说其他的吧,也不好解释。

    “噗哧,”那女孩看到欧阳羽紧张而又木讷的样子,反而笑了起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笨,好啦,算我错怪你了,这事揭过不提不过呢,可别高兴得太早了,我身上这套可是华伦天奴今年刚发布的哦,现在被你弄脏了,你说吧要怎么赔?”

    “滑滑铁卢?这是什么啊?”欧阳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哈哈,滑铁卢?唉,看你这样,算了吧,不用赔啦。”那女孩摆了摆手就顾自己离开了。

    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欧阳羽有些想叫住她,不就是赔个衣服吗?也就几百块的事,自己又不是赔不起。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又不是什么热血好青年,不要赔最好,省下来的钱说不定能多吃几餐饭呢。

    接下去,走回家这一路上都颇为平静,欧阳羽还特意拣了几条人烟稀少的小路走,可就算是如此,居然没有发现一只魔族怪物。“奇怪啊,按说这地方是个硬皮老鼠窝啊,怎么什么都没有呢?”欧阳羽渐渐有些郁闷了,本来还打算练练手的,只得作罢,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治安变得这么好,连一只魔族怪物也遇不到了。

    欧阳羽半带开心半带郁闷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家,不多做停留,便从物品栏中将回罗格营地的卷轴拿出来撕开。第二次回罗格营地,欧阳羽就显得轻车熟路了,一路小跑,便从营地外围的传送点跑进了营地。可让人奇怪的是,大晚上的,营地门口居然聚集了一大堆人,围了一圈又一圈的。

    “这位朋友,请问,发生什么事了?”欧阳羽也没辙,倒也不是他有多好奇,主要是这人把路堵得水泄不通的,都没法跑去阿卡拉长老那里问问题了。

    被欧阳羽扯住的一个中年大叔正准备不耐烦地将欧阳羽推开,但一看欧阳羽的全身装束,连忙回答道:“哦,是契约者大人呐,这个刚才有两个契约者大人在俺们这里发生了点小摩擦,就就地打斗了起来还说,输的那个人要给俺们大伙儿撒钱500金币呐,反正不管谁赢谁输,咱们都有钱拿,所以大伙儿都往里挤呐,到时候就能多拿一点。”

    “”欧阳羽有些无语,这谁这么无聊啊,还输了撒钱?500金币?那可是五万块钱啊!不要了可以给我啊,能买好多不错的东西呢!对于这样的暴发户拿钱不当钱欧阳羽无话可说。不过看样子现在也过不去了,只能等到他们打完了人群散去了再说。

    但干等着总不是个事,欧阳羽也想看看契约者之间的战斗是什么样的,于是也拨开人群向中心走去。普通居民看到欧阳羽这样暗黑大陆没有的“另类”衣着便知道他定然是契约者,连忙闪开一条路让欧阳羽进去。

    内圈人就少了很多,虽然暗黑大陆的民众普遍收入不高,生活也基本上是自给自足,这次要是能够得到哪怕一个金币,家里面就可以多添置一些新物件,或是多买些鱼肉款待家人了。因此,欧阳羽还是对那两个人比较有好感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能够造福大家就是好的。

    正开打的两人都是法师,一个是偏雷系,霹雳纵横,森白的雷光时不时便划过一道,而另一个则是更偏火系一点,火球爆裂,耀眼的焰蛇不断喷吐着,总之场面就一个字:乱!

    二人都是毫无章法,各种魔法不要钱一般漫天飞舞,轰鸣声噼啪声不绝于耳,震得大伙儿耳朵嗡嗡作响。

    “这打得,我过年放二踢脚大春雷什么的都没这么夸张吧唉,差不多要结束了,恐怕要平局收场了。”欧阳羽摇了摇头,看了看周围泪目的人们,自语道。人们见到他们要结束了,忙抹了抹眼泪,准备打起精神捡钱。得说一句,大伙儿流泪自然不是因为见到了契约者之间的战斗,甚至都不是为了能捡钱,而是被那二人无休止的电光火石白花花红彤彤给亮瞎的,可见这打得有多让别人痛苦。

    果然不出欧阳羽所料,这两人的级别还不高,法力自然更是有限,而且释放法术是很耗精神力的,没过两分钟,二人便累得气喘吁吁坐到地上,连法杖也抬不起来了。

    待到他们彻底停下来,欧阳羽才有机会看看这两位在这儿打得不亦乐乎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是女生?”一眼扫过,发现这二位居然都是长发飘飘的,那刚才打成那样也情有可原了。再定睛一看,直把欧阳羽惊得跳了起来,不自觉就叫出了声来:“你你你!”

    不仔细看不知道,一仔细看真是吓一大跳,其中一个,居然就是刚刚自己在街上撞倒的那个,童颜咳咳那啥的女孩!欧阳羽一看到她,脑子就蹦出这个词,一蹦出这个词,眼睛就不自禁往她脖子下看去,没想到她也是契约者。

    听到突然冒出的三个“你”,正瘫坐在地上的二人马上看了过去。

    “啊,是你!”那女孩看到欧阳羽,马上撑着法杖站了起来,想往欧阳羽那里走过去。

    “小心!”那女孩刚走到一半,欧阳羽突然出声喊道。

    另外一个见到那女孩往欧阳羽那儿走去,马上用尽所有的力气站起来冲了过去。欧阳羽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拍,话音刚落,那女孩的屁股上就被挨了一法杖,瞬间摔了个狗啃泥。

    “哈哈,我赢啦,然儿妹妹,这500金币可是你出了哦我先去阿卡拉大长老那边了哦,你待会分完钱就过来吧,大家都看着呢,可不许赖皮哦!”那另一个女生说完就一路哼着小调离开了。

    “呃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欧阳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问道。

    “”那女孩还是趴着一动不动。

    yuedu_text_c();

    “咦?不会吧?这样一下就晕过去了?”欧阳羽小声嘀咕着。

    “晕你个头!你就不能拉我一把吗?屁股都痛死了怎么站起来刚才在路上还知道来拉我,现在更傻了!”那女孩费力地挪了挪身子,嗔道。

    欧阳羽摇了摇头,但还是走过去将那女孩扶了起来。谁知才刚把女孩扶起来,那女孩便是冲着欧阳羽一顿粉拳:“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都是因为你我才输掉的,还害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女孩说到一半,才发现周围一大堆人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于是只好停下来,侧着脸对围观的人们道:“呐,这是500个金币,你们自己看着分吧,哎呀都散了散了散了。”

    女孩把500个金币塞给最近的一个大婶的手上,便挥手让人们都离去。大家看到钱已经到手,回去慢慢分就是了,虽然这里倒貌似还有一场不错的桥段,但没人会嫌命长去八卦契约者,因此很快便一哄而散了。

    “你说吧,怎么办?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何况观战呢哼!”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女孩才开口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会因为这个分心嘛,该不会你要让我陪你这500金币吧?”欧阳羽也不知道最近为什么一看到女生就发怵,话说自己在成为契约者之前一直是云淡风轻处变不惊的,无论是面对什么人,但成为了契约者之后,其他人还好,就是遇到漂亮的女生就特别激动似的,这死灵法师职业还附带这个猥琐的效果?

    “金币就算了,你只要答应我,待会得和我一起去揍那个臭女人,臭霖霖一顿!哼,居然下手这么重,还还偷袭我,卑鄙卑鄙卑鄙!”女孩一生气,便又捶了欧阳羽几拳。

    欧阳羽也没法还手,只好在心里不断骂街:今天真是出门忘看黄历,遇上这小恶魔,诸事不顺啊!

    第二十八章 嗜酒壮汉

    “喂,你傻啦?该不会是不敢去吧?”女孩见欧阳羽不说话,问道。

    “不是不敢,只是,这样不太好吧,我们两个打一个。”欧阳羽无奈道。

    “有什么好不好的,她能偷袭我,我就不能找人对付她?…对了,你是什么职业?几级了啊?别到时候反而拖我后腿。”女孩扁了扁嘴道。

    “我是死灵法师,刚刚达到5级。”欧阳羽照实回答道。

    “才5级?真低,我都8级了,不过打个下手什么的也够了。”女孩也不管欧阳羽是怎么想的,一句话就直接将欧阳羽角色定位了。

    “……”欧阳羽也有些习惯女孩这样的个性了,也没否定,否则又得被说一大通,脑细胞得牺牲不少。“你叫什么名字?”欧阳羽索性岔开话题问道。

    “我叫叶清然,你呢?”女孩回答道。

    “我叫欧阳羽。”欧阳羽应道。

    “欧阳羽…嗯嗯,好吧,就叫你小羽子吧,待会可要加油哦。”叶清然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道。

    “小…羽子?”欧阳羽差点一口血喷出,这还不如他们叫自己诸如“死人脸”那样的称呼呢。

    “是啊,小羽子,你也是今晚来参加抽奖活动的吗?”叶清然问道。

    “抽奖活动?什么抽奖活动啊?”欧阳羽有些不知所以。

    “你不知道?你没有接到邮件吗?今天可是因为暗黑大陆的老一批契约者将自己用不到的初级装备拿出来捐给我们,所以所有10级以下的新晋契约者才都能够到营地来进行一次抽奖,据说可是有着暗金装备的存在哦。”叶清然一边走着一边对欧阳羽道。

    “暗金装备?!”欧阳羽吓了一跳,自己可是连黄金装备都没碰过,现在居然有机会得到暗金装备?幸亏今天晚上凑巧回来营地,由于自己没有检查邮箱的习惯,电子邮箱已经好久都没动过,导致差点就错过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了。

    不过就算这样,欧阳羽也没抱太大希望,抽奖这东西,自己的运气从来就没好过,更何况今天…更是有一种衰神附体的感觉,能得到好东西那才是怪事一桩了。

    但既然来了,总是要去抽一抽的,哪怕东西再差,总也聊胜于无吧?于是欧阳羽跟着叶清然走到了罗格营地最大的空地——契约者广场上。

    夜晚的广场布满了篝火,篝火旁,看热闹的普通民众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稍为外向的便找到几个看起来较为和善的契约者,不断地打听另一方天地的奇闻轶事。天上的星河如同一条白练,倾泻开来,照得这片土地像浸泡在牛奶之中,散发出梦幻般的色彩。

    “哇,好美啊!银河!快来快来!”叶清然指着天空,对着身后的欧阳羽喊道。

    “我又不是看不到…”欧阳羽无语,这么大一片的星空,整个广场都映得透亮,每个人都早已置身其中了。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银河,你呢?你见过吗?”叶清然回头对欧阳羽道。

    “也没有,这里的星空,和我们那里的不一样,果然是异界大陆,不过说是异界大陆,我想,我们现在其实应该是在另一个星球才对。”欧阳羽仰望着天空,叹道。

    yuedu_text_c();

    “另一个星球?”叶清然疑惑道。

    “没错,地球上,秋季的星空不是很亮,都是比较暗淡的,北方星空最亮的主要就是仙后座那一片了,仙后座中的三颗亮星也是用来在秋季寻找北极星的重要方式之一…而这里的星星,我一颗也认不出来,想必,应是离地球过于遥远了。”欧阳羽回答道。

    “想不到你还懂的挺多的…然后,这些暗黑大陆居民就是外星人啦?”叶清然道。

    欧阳羽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否则哪会凭空出现一块异次元的土地嘛…我们快去广场中心吧,否则待会赶不上抽奖了。”

    两人来到广场的中央,其余的契约者也已经陆陆续续地从篝火旁聚集过来了。中央的高台旁八个方位,八支柱子顶部突然间冒出了熊熊的烈火,就像是奥运圣火被点燃一般,引得围观的民众一片欢呼。

    “大家先静一静。”高台之上,出现了两个人影,正是阿卡拉和凯恩。

    “今天,我们召集了大多数新晋的契约者前来,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能够相互认识,相互扶持,据我所知,最近,魔族怪物变得愈加猖狂,非但如此,由于魔族怪物从中作梗,大肆传播消息,天下即将大乱这一观点亦是甚嚣尘上,严重影响了你们大陆的稳定。因此,今天举办这一次聚会,还有装备抽取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趁此机会多多交流。”

    阿卡拉话音一落,便和凯恩同时再次消失了,留下一拨拨契约者开始互相搭讪着,而普通民众也是识趣地没有上前,而是静静地坐在篝火旁自顾自喝些酒,毕竟,这关乎到另一片大陆的命运。

    “小羽子,你一个人靠在这角落里干嘛呢?耍帅啊?”欧阳羽正斜靠在柱子上看着夜空想心事,思绪就突然被叶清然给打断了。

    “没呢,在想其他的事。”欧阳羽回答道。

    “哦,你不去和大伙儿交流交流吗?到时候可以一起并肩战斗呢。我刚才就找到一个也是临安城的契约者哦。”叶清然道。

    “我就不去了。算了,我站在这儿吹吹风就行。”欧阳羽此时才发现就算自己成为了契约者,性格方面,其实并没有改变多少。

    “为什么啊?”叶清然有些奇怪。

    “我…不习惯人多的场合。”欧阳羽淡淡地回答道。

    “社交恐惧症?”叶清然继续问道。

    “呃…也可以这么说吧,呵呵,否则我也不会选择死灵法师这么阴冷的职业了。”欧阳羽苦笑道。

    “那…我去啦…你真的不一起吗?”叶清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嗯,你去吧,我挺习惯一个人的,自己一个人磨练也能成长得更快一些。”欧阳羽摇头道。

    “那好吧…不过,你可别想逃哦,抽奖的时候我过来找你,不!你过来找我,答应我要一起对付那个臭女人的可不能反悔。”叶清然见状也不再坚持。

    “行。”欧阳羽点了点头。

    “呼…”看着蹦跳着离开的叶清然,欧阳羽有些怅然地坐了下来,猛吸几口新鲜空气,再遥望这片异乡的天空。天空中没有月亮,却有无数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不远的篝火忽明忽暗,欧阳羽轻叹一声,缓缓道:“野宿随寒雁,辞家第一宵。星星渔火乱,知是泊枫桥……”

    “怎么,这位兄弟?心情不好吗?想家了还是想女朋友啦?你看这漫天的星星都聚在一起,才发出了这样耀目的光亮来,应该是‘星汉无情,天河有意,东南西北相逢’才对啊!为什么不去与大家一道喝几杯呢?”欧阳羽的身旁,一个浑厚的大嗓门响起,一边说着,一边还发出“咕嘟咕嘟”的喝酒声:“啊…这暗黑大陆的酒真是香醇啊,兄弟,来几口?”

    欧阳羽面前,出现了一只大手托着一个脑袋大的酒坛子。欧阳羽抬起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壮汉的年纪并不大,却是留着一大堆杂乱的络腮胡子,初秋的天气其实是有些凉的,但他只穿了一件无袖的背心,两只手臂都快赶上了欧阳羽大腿那么粗,要是皮肤再黑一些,就颇有些黑旋风李逵或是张飞的感觉了。

    “不用了,我…酒量不好。”欧阳羽站了起来,轻轻将递过来的酒推开。

    “啊…哈哈哈,这样啊,那咱就不喝了,待会还要抽奖呢,喝醉了晕乎乎的可没法抽啦!”那壮汉也不在意,将酒坛子拿回来自己又仰面喝了几口,道。

    “呵呵,不过…你刚才的话确实很有道理,或许是我太悲观了。”欧阳羽点头道。

    “是啊,你想想,咱们可是契约者啊,到时候国家啊,甚至地球啊都是得靠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