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7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7部分

    就得以控制了下来。邢洛说出这番话,自然不可能仅仅想着在学生们之间树立威信,更重要的,其实只是为了一个人罢了,那就是欧阳羽!

    第二十二章 老宅

    邢洛在前两层并没有发现欧阳羽的身影,但却并没有再往上。否则若是在四楼及以上见到了欧阳羽,就显得有些做作了,因为四楼往上都是一些比较专业的书籍了,面向一些比较爱好钻研的学生,因此人一向来比较少。大众的书籍基本都分布在前三层。邢洛也不知欧阳羽去了三层还是更往上,但自己一个不喜好学术的人若是继续往上,就算碰见了欧阳羽,反而会使其更加疑心防备,不利于从其口中套出话来,还不如在二楼等着,他总会下来。

    可等了这么久还是不见欧阳羽的身影,这让邢洛开始有些着急了。欧阳羽别是去了五楼吧,离六楼太近波及到了?六楼之前因为装修问题,好久都没人去了,一直荒废在那。而此次六楼突发火灾,倒是令人匪夷所思。这样想着,邢洛还是决定上去一趟,免得欧阳羽真的命丧火海。

    邢洛让跟班留在下面安抚众人,并慢慢引导他们撤出图书馆,自己独自向三楼走去。

    “咦?小岚?你在这里干什么?”邢洛走上通往三楼的楼梯,却看到风若岚在站在那儿,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

    “邢大哥?…上面…还有人,报了火警吗?”风若岚一面在担心欧阳羽的安危,想要上去;一面又想着上去可能会对欧阳羽产生拖累,不免踌躇不定。

    邢洛见风若岚神情焦急,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多问,道:“有人报警了,想来快到了,不过我还是要上去看看,能不能早些救几个人下来。”

    “那邢大哥我和你一起上去吧。”风若岚听到邢洛要一个人先上去,马上欲要跟着邢洛一起,好看看欧阳羽怎样了。

    “这怎么行,上面一片大火,你又没学习你家的技艺,到时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哥哥非杀了我不可!…你快下去吧。”邢洛听到风若岚也要上去,吓了一跳,连忙劝阻。

    “可…嗯,好吧,那邢大哥你也小心。”风若岚本想让邢洛去帮帮欧阳羽的,可话到嘴边,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得作罢,心道欧阳羽就算不敌,也该早就离开了。

    ……

    “啊…好痛”欧阳羽翻了个身,只听得关节处尽是“喀拉喀拉”的声响。“咦?”欧阳羽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猛地跳了起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家里的大床上。

    “呵呵,你终于醒了。”一个欧阳羽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欧阳羽心一跳,随后侧过头去,看到之前那个黑衣刺客站在窗前,装束一点都没变,只是把手中的腕刃也收起来了。

    “又是你!你到底是谁?”欧阳羽大为困惑,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却三番五次搭救自己,没有什么别的企图真是骗鬼去吧:“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黑衣人听欧阳羽语气不善,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是阿卡拉长老吩咐的。”

    “阿卡拉长老?…为什么?”欧阳羽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阿卡拉长老说你这小子挺有天赋,看我方位和你离得很近,必要时,让我过来帮你一把而已。”黑衣刺客末了还加了一句:“不过我可没看出你又什么天赋,感觉实在是一般得很。”

    “你在刚成为契约者的时候,有人相助没?”欧阳羽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好几次都差点死了。”黑衣刺客道。

    “没有?…好吧,不管怎样,我自己历练便是,若是死了,只怪我实力不济,你也不必保护,阿卡拉长老那边,我自会和她解释。”欧阳羽有些奇怪阿卡拉的用意,不过还是拒绝道。

    “哈哈,我之前就和阿卡拉长老说过,你一定是个自我防备极强的人,我这样不明不白出现在你身边,你定然不喜。可阿卡拉长老请求,我只得照做。放心吧,接下去一段时间,我有任务要离开临安城,也会去和阿卡拉长老交代。你休息几天,也回去问问阿卡拉长老吧。”黑衣刺客说道。

    “嗯…我冒昧地问一句,你…几级了?”不论如何,欧阳羽对黑衣刺客的实力还是十分钦佩的。

    “唔,告诉你也无妨,我今年22岁,半年前签订契约,现在刚踏入17级。”黑衣刺客道。

    “17级了,怪不得这么厉害。”欧阳羽恍然,自己才…等等,任务完成了也不知道升级了没有。欧阳羽正准备打开属性版看看,那黑衣刺客却道:“你也太高看17级的刺客了。说到技巧,30级的刺客都未必有我厉害。”

    “哦?”欧阳羽闻言一愣:“这又是为什么?”

    “唔…我出生在军人世家,从小一直被逼着训练,哈哈。”黑衣刺客答道。

    “原来如此。”欧阳羽暗道有家庭背景的就是不一样,哪像自己野路子一个,自然不能与其相比。

    “好了,你再休息休息吧,我走了,阿卡拉长老要是问起来,你可要帮我解释一下…”黑衣刺客说着就要出去,顿了顿,掏出一支笔来在欧阳羽桌子上写了一串字符:“这是我的邮箱,有事可以找我。”

    欧阳羽向黑衣刺客点点头,虽然黑衣人几次救了自己,而且也是有着阿卡拉的吩咐,但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人,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禁有些黯然,自己的心事,却是无法和任何一个人分享,而是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yuedu_text_c();

    待到黑衣人离开,欧阳羽才彻底放松下来,打开属性面板。

    “居然五级了!这任务完成居然连升了两级!”欧阳羽大乐,心道任务还就是奖励丰厚:“属性点先留着一些,把技能先学一个。”欧阳羽打开技能板先将一个技能点点在了白骨装甲上。

    白骨装甲:创造出一个环绕着你的白骨外壳,可以吸收近战中的伤害。当前等级:1;吸收20伤害;法力耗费:11

    “现在安全总算有些保障了,近身战也没有像原来那么软肋了…唉,不过要想抓出杀害小雅背后的势力,这点实力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欧阳羽摇了摇头,继续把物品栏打开。打败张光富之后欧阳羽就昏过去了,都不知道物品爆出了哪些,不过精英怪爆出的东西按理来说不会太差才对。

    刚打开物品栏,欧阳羽就一阵激动,一件麻布做的大衣首先进入了眼帘:

    布甲防御:10耐久度:20~20需要力量:12

    “啊,终于告别裸奔的时代了!普通衣服不知道破了多少,开销一下子大了起来,现在可终于不用这么破费了。”欧阳羽一阵感叹,随后将这件类似于千百年前人类避寒用的布甲装备了上去。

    将压在最上面布甲装备了之后,物品栏中瞬间蓝光闪闪,欧阳羽心中一跳,随后强定心神看去,只见一枚散着蓝光的戒指出现在物品栏的角落,辨识之:

    海蓝之力量的戒指

    +1力量

    抗毒+5%

    戒指的属性不怎么样,但是毕竟是枚戒指啊!欧阳羽从阿卡拉那儿打听到戒指可是十分稀有的物品,因为在现实中戒指是可以十个手指都装备上的,所以基本上是等于白送的属性,这也导致了戒指的低暴率。而第一次击杀精英怪就爆出了一枚,可见运气还是挺不错的。

    除了这两件装备以外,欧阳羽在物品栏中还发现了一大堆杂物,全是张光富生前的一些伪造的资料,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公司的账目,欧阳羽也不感兴趣,随意就撇在物品栏的角落里。

    躺了一会儿,欧阳羽就打算会营地一趟,不但要从阿卡拉那里了解一下自己被特殊关注的事,还要想办法将主线任务进行下去。之前在孙兵的房间中搜到一张不明所以的纸条,趁此机会倒是可以问一问阿卡拉或是凯恩。

    拿定主意,欧阳羽正准备拿出传送卷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动作。“这时候怎么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欧阳羽疑惑着将电话接起来。

    “喂?哪位?”

    “喂,小羽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厚重的男声。

    “是…叔叔?接到你的电话还真是难得呢…”欧阳羽迟疑了一下,便笑道。

    “哈哈,最近比较忙啊。没问问你最近怎么样了,抱歉啦。”电话那头欧阳储尴尬地说道。

    “没事,早就习惯一个人啦…对了,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呢,该不会就只是问问我情况吧?”欧阳羽问道。

    “呃…确实还是有事要拜托你一下…是关于我们欧阳家老宅的事。”欧阳储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

    “老宅?老宅不是一直荒废着吗?怎么了?”

    “是这样,我现在需要用你爷爷之前放在老宅中的那份欧阳家的家谱,我自己又走不开,所以想要你帮忙去取一下,然后快递给我。”欧阳储解释道。

    “咦?爷爷的遗嘱不是说了他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带出老宅里吗?叔叔你也知道啊,我快递过来,是违背了吧?”欧阳羽诧异道。

    “我当然知道啦,只是现在情况紧急,我必须要这份家谱啊。只有你给我寄过来了。”欧阳储坚持道。

    “这…要不这样吧,叔叔,你想要查什么告诉我,我帮你查了然后告诉你怎么样?”欧阳羽建议道。

    “…….那也好,你先到老宅里去再说吧。”欧阳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挂了电话,欧阳羽整理了一会儿,苦笑道:“还真是无宁日啊…还得赶到老宅去,这么远啊!”

    欧阳家的老宅在临安城的远郊,是从光绪年间就留下来的一个老房子。自从欧阳羽的爷爷去世之后,老宅就没有人居住了,一直荒废在那里。根据欧阳羽爷爷的遗嘱,老宅要保持原貌,不能出售或是出租,而且要人定期去打扫院子,因此这么多年下来,宅子也还算是保养得不错。

    出租车开了大约一个小时,欧阳羽才赶到这座老房子。再一次站在朱漆有些剥落的木门前,欧阳羽突然感到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悸动,仿佛那布满青苔的院墙内有什么东西正召唤着自己似的。

    yuedu_text_c();

    “奇怪,以前来的时候怎么没这样的感觉?”欧阳羽摇摇头,从口袋中取出早已是斑斑锈迹的大门钥匙,开了进去。

    第二十三章 阎罗玉

    院子里的杂草被临时工不定期修理过,此时倒也还算整洁。而屋子里面则是因为除了欧阳家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没有钥匙,也是因为欧阳羽的爷爷嘱咐过外人不得进入的缘故,因此屋内还是保持着原样。欧阳羽打开挂在屋前的那把大铜锁,走进屋中,发现本该是布满灰尘的地板上,居然是一尘不染,厅堂之间,房梁之上,都是有过明显的擦拭痕迹。而走过正厅穿过后院来到之前爷爷的住处,却发现此处更是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样子,连檐檩雀替之类暴露在外的地方,也都经过了一番清洁,到显得古色古香起来,颇有些文化遗产的味道。

    “这是…”望着爷爷突然变干净的住处,欧阳羽喃喃道:“该不会连后院都让人来打扫了吧?”

    “不对!”走到门前,欧阳羽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可能的,这个老宅里只有我和叔叔他们一家才配有钥匙获准进入,叔叔若是让人到这里打扫,何必还要我来帮他拿家谱?!难道说…是家族以外的人?”

    “不过…这也说不通啊,家族以外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来帮忙清理房子呢?还是二爷爷那边的亲戚呢?…也不对啊,能不破坏锁具就能进到院子并且通过正厅的人,必定是个高手,没听过家里面有这样的高手啊。”欧阳羽甩了甩脑袋:“不想了,还是先找到家谱再说。”

    欧阳羽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开了门往爷爷的房间走去。爷爷的房间不大,也十分简洁,只有一张床铺和一个书桌。房间里面倒是没有被那个不知名人士给清扫过,自欧阳羽上次来整理过之后,也隔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因此积灰也是有些厚。欧阳羽简单地将灰尘掸了掸,就把书桌下的柜子给打了开。这个柜子是爷爷之前专门用来放资料的,云扬三下五除二将锁去掉,就发现一大堆的纸张整齐地叠着,纸张之下,一本厚厚的簿子那就是欧阳家的家谱了。

    欧阳羽将家谱抽了出来,便拨通了叔叔欧阳储的电话。

    “喂?小羽啊,你拿到家谱了?”欧阳储刚接起电话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嗯,我拿到了,叔叔你要找谁,我帮你看看。”欧阳羽道。

    “是这样,你帮我看一看,你二爷爷那三个儿子里面,哪一个生的是儿子?”欧阳储直接问道。

    “就这个?”欧阳羽纳闷道,这点事还用把家谱寄过去干嘛。

    “是啊,就这个。”欧阳储确认道。

    “好,我看看…咦?没有啊,二爷爷没有孙子,要有也只有孙女。”欧阳羽查了一会儿,对着电话道。

    “果然没有…啊,好了,就这样,叔叔还有点事就先去忙了,到时候再联系你。”欧阳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匆匆地就把电话挂了。

    听到电话被掐断,欧阳羽也只有无奈地耸了耸肩,准备开始清扫一下爷爷的房间。欧阳羽刚准备把家谱给重新放回那叠纸下去时,突然发现这本家谱的册页中似乎夹着什么。

    “好像是丝绸…”欧阳羽将这块丝织物从家谱中抽出来,发现这块洁白的丝帕居然是被撕裂的,更奇怪的是上面居然还写着字!

    “伯父:确实,这块玉我现在已经保不住它了,想来想去,只有让您帮我将它保存起来,这毕竟…”

    “这毕竟是什么?”欧阳羽看着这块残破的丝布,后面的字已经遗失了,也无从得知这块丝布之前的主人是谁,爷爷之前是家里的长子,叫爷爷伯父的人毕竟还是很多的。然后就是这上面提到的玉,爷爷去世之前也没有说过有什么玉的事啊?难道这丝布不是写给爷爷的?

    欧阳羽也没多想,把丝布又塞回家谱中,锁好后找了块抹布开始擦拭桌子。擦着擦着,欧阳羽又突然感受到刚才站在老宅子外面的那一种心悸又再次出现了,而且比那一次感觉更加明显,似乎这种类似于召唤的源头就在这个屋子里。欧阳羽疑惑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环顾四周,却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怪了,怎么回事?我来了这么多次,怎么这次特别奇怪…”欧阳羽想了想,突然将自己死灵法师的感知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要说契约者比普通人强的地方,除了力量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感知了,也就是人们说的精神力。精神力是一种非常玄乎的东西,但也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比方说意志力,第六感等都属于精神力的范畴。而契约者的这种精神力是非常强大的,而作为法师职业的死灵法师就更是如此了。

    当欧阳羽一直收敛着的死灵法师气息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他才真正感受到了这种未知的东西对自己的吸引力有多大,因为这完全是一种血脉与气息的完美契合。“难道说欧阳家之前出现过死灵法师这个职业?否则怎么可能对我的召唤力这么大?”欧阳羽一边想着,一边走到爷爷的床前,现在经过探测,欧阳羽知道,这个东西,就在爷爷的这张床上某个地方。

    欧阳羽在床上床下摸索了半天,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还是在爷爷的床板底下发现了一个嵌着的小盒子。“就是这个!”这个小盒子虽然十分破旧,也是用最普通的杉木制成,看起来毫无珍贵可言,但欧阳羽知道,这就是那个让自己感到亲切与激动的物件。

    盒子很快就被打开了。盒中只有一张纸,以及一块通体乌黑的玉挂坠,挂坠的形状十分普通,只是简单的圆环形,上面也没有任何的花纹雕饰。欧阳羽暗自好笑,没想到费了半天劲找它,这东西居然长得如此朴实无华。正当欧阳羽将这个挂坠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在指间触碰到玉璧的刹那,欧阳羽的神情再次变得恍惚了起来,这种感觉欧阳羽并不陌生,在图书馆的时候因为心中的负面情绪突然加大,整个人就瞬间失去了控制…可这里是爷爷的房间啊,要是像上次一样,这房间岂不是遭殃了吗?

    想到这里,欧阳羽拼命地想要抵制住这种情绪:“不能,不能让爷爷的房间受到破坏…绝对不能!”欧阳羽紧咬牙关,努力将之前那些情绪从体内逼出去,可是在欧阳羽的强行支撑之下,那种情绪仿佛是有灵性一般,也骤然加大了几分。

    “啊!”欧阳羽本来就已经坚持得十分痛苦了,谁知那负面情绪再次增强,欧阳羽只觉得大脑之中猛地一暗,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欧阳羽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已经是一片黑暗了。甩了甩头,欧阳羽发现自己大字型躺在地板上,抬起头来看了看,发现还好房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看来此次并没有造成之前类似于梦游的状况,只是单纯地晕倒了。

    虽然天色已晚,而且宅子里早就已经不通电了,但是只要有些微光就足够欧阳羽看清东西了,握了握手心,感觉到那玉坠完好无损地样子,倒是让他松了口气。想到自己居然又一次被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感染了,不觉感到心有余悸,因为这种爆发完全没有预兆,这次还算好,只是晕了过去,若是下次再次复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欧阳羽连原因都没有弄清楚,自然也无法解决它,只好暂时将疑惑与不安压在心底,转而拿出那张和玉坠放在一起的纸条。

    若是你真的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就把它带走吧,它或许会帮助你,当然,说不定也会害了你,一切,看你自己把握。欧阳源生

    “这个…”欧阳羽有些摸不着头脑,欧阳源生就是欧阳羽的爷爷,难道爷爷一直在等一个人能够感受到玉坠的存在,然后把它带走?可最后那句也会害了你又是什么意思呢?是因为会像刚才那样?也不对,刚才的失控在之前图书馆就出现过了,倒不是因为玉坠的缘故。

    yuedu_text_c();

    摇了摇头,欧阳羽也不再想下去了,既然爷爷说了可以把这个玉坠带走,那就先戴在身上吧。欧阳羽也不多做逗留,从老宅中出来,将门锁好就准备回家了。

    在欧阳羽出去之后,老宅里,突然传出一声莫名的轻笑,当然,此时欧阳羽却是早已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回到了出租房,欧阳羽才开始仔细端详起这块玉坠来。令欧阳羽感到吃惊的是,刚才在爷爷房里观察这块玉坠的时候,明明发现,这玉坠是通体墨黑,而且这种黑,是仿佛黑洞一般,没有释放出一点光泽。可此时欧阳羽再看,却发现这圆环形玉坠之中,似乎有一些暗红色的液体在流动,就像是血液在其中循环一样。

    正当欧阳羽不解这玉坠发生的变化时,那玉坠如同通灵一般,突然爆发出了浓浓的紫色光芒,与上一次拿到风若岚戒指那时爆发出的紫芒无二。

    “这是…难道这玉坠也是仙器?!”欧阳羽先是一怔,随后狂喜起来。仙器的效果可谓是千奇百怪,之前的风之歌戒指居然还对身法这种连属性板中都没有的属性进行了加成!

    欧阳羽迫不及待地将玉坠收进了物品栏,果不其然,玉坠在进入物品栏之后,就跳出了一个属性框来:

    阎罗玉(仙器):等级限制:无全属性增加技能经验增加未知用途

    看到这属性之后,欧阳羽反而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增加全属性?那可真是不错,升级也就那么几个属性点,而装备什么的都是有着属性条件的限制,属性点不够,就无法装备一些物品了。这也导致了属性点大家都得留下一些,以匹配装备的限制条件。而增加技能经验?这欧阳羽可就不明所以了,技能都是用技能点进行升级啊,技能练得多了,确实是能够如臂使指,但威力,却是无法增加一丝一毫,只有老老实实把技能点点上才行。若是真的按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这条属性就显得有些鸡肋了。至于那个未知用途,则任谁都会比较无语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也毕竟是一件仙器,也该满足了,说不定装备上之后,未知用途就变成已知了呢。

    可是当欧阳羽将这阎罗玉挂到脖子上之后,才知道什么叫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之前的无比期待也被一瓢凉水彻底浇灭。

    第二十四章 我要为她报仇!

    欧阳羽的属性面板上,四项属性的确都上涨了,不过涨幅,只有可怜的每项一点。而另一边技能栏,则是无丝毫变动;此外那条未知用途也并没有因为装备而显示出它的真面目。

    “一点就一点吧,总比没有要好。”虽然不怎么如意,但欧阳羽还是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嗯,还有这枚戒指,明天上课去的时候得找个时间还给风若岚才行。”欧阳羽手上把玩着那枚风之歌戒指,不禁暗想同是仙器,为什么就比自己的阎罗玉要好用这么多呢…又想到那一场惊险的战斗,很快就睡着了过去。

    ……

    “小妹,怎么样?弄清楚了吗?”一个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的俊秀男子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急切地问道。他的面前,少女摇了摇头。

    “这欧阳羽难道真的没什么问题?奇怪了,我们几家早就已经约定好了,在校园之中不能轻易出手,可这次纳兰琴殇竟然为了欧阳羽违背了,这也太反常了吧。”青年男子疑惑道:“小妹,你再去接触一下欧阳羽看看。”

    “哥,纳兰大哥的事,你怎么一口咬定了与欧阳羽有关呢?说不定他只是看不惯那个鲁帕的做法,才出手帮忙的啊。”少女的语调听起来十分平静。

    “看不惯?呵呵,纳兰琴殇这个人我再了解不过了,对武学方面可谓是厌恶之极,不得已为了继承纳兰家的衣钵,才学了这些。之前我们还说,这个规矩纳兰琴殇是最容易遵守到最后的,没想到,倒是他先破了。不是特殊情况,他定然是不会出手的。”青年男子却是十分肯定。

    “唉。”少女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哦对了,小妹,你知道图书馆的火是怎么点燃的吗?我听邢洛说你当时还没离开图书馆…哼,邢洛这小子也是想调查欧阳羽,不过任他怎么调查,也比不上我小妹的,哈哈。”那青年男子笑道。

    “火灾的事,八成是张光富干的。”少女依旧用平淡的语气回答道。

    “张光富?你说是通达集团驻临安城分部的经理张光富?!”青年男子惊道。

    “没错,张光富那些人,都是…恶魔。”少女停顿了一会儿,如是说道。

    “恶…恶魔?你怎么知道?你见到了?”青年男子明显一惊,眉头一皱,急忙问道。

    “嗯,张光富在我面前显出了他的本体,就是恶魔。”少女道。

    “啊!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们也是和我们的家族一样,没想到却是…那小妹你没事吧?”青年男子闻言急道。

    “我…当然没事。”少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低声道。

    “那就好那就好…咦?那张光富怎么会让你看到他恶魔的形态的?恶魔似乎也没这么嚣张吧…他没对你怎么样?邢洛救你的?”青年男子有些疑惑。

    “他们貌似正在策划什么,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了…至于我,的确,他想对我动手,只是被我侥幸逃脱了,和邢大哥无关。”少女捋了捋头发,解释道。

    “是这样?”青年男子继续问道。

    yuedu_text_c();

    “怎么,哥,你不信我?”少女转过身去,道:“不信就算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哎,等等啊小妹,我怎么会不信你呢…”青年男子见少女要走,忙道:“我还有些事想拜托你呢。”

    “还有什么事?是想让我继续接触欧阳羽对吧?哥,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欧阳羽的防备心非常强,怕是没这么容易得到他的信任…还有,我不懂,为什么你们都对欧阳羽那么感兴趣?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罢了。”少女却没有转身,只是背对着青年男子道。

    “普通学生?唉,说实话我倒也是觉得这欧阳羽也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可是有人不这么认为啊,我也没办法。”青年男子耸了耸肩,随后缓缓道:“小妹,虽说这样有些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若是欧阳羽真的那么难以接近的话…实在不行,你…也可以…呃…牺牲一些。”

    “嗯?”少女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青年男子:“哥?”

    迎着少女的目光,青年男子反而有些心虚,低下头道:“小妹,这也不是我的决定,其实…我们家族里,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与矛盾,其他各个方面也都陷入了低谷,所以…”

    少女听到青年男子的话,双眼注视着他,语气突然变得有些生冷:“哥,你变了。”随后也不等青年男子说什么,便离开了房间。

    “唉,”看着少女离开的背影,青年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从袋中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喂,鲁帕,是我。”

    “风少?”电话那头虚弱的声音传来。

    “嗯,你的伤怎么样了?”

    “哦,不碍事的,休息一段时间就行。”

    “那好,这段时间你就静养吧,记住,这件事必须保密,特别是对我妹妹,也不能说。”

    “好,一切依风少的意思。”

    翌日,欧阳羽来到教室,意外地发现大家看向自己的目光虽然还是十分古怪的,但似乎却是没有了之前的敌意。欧阳羽也没多上心,随便找了个后排位置坐了下来。

    “我说欧阳啊,你也太强了吧,我才不在几天啊,就闹出这么多事来!”还未等欧阳羽坐定,一个声音便以难以置信的语气从欧阳羽后桌飘了过去。

    欧阳羽听这声音,忙转过身去,奇道:“阿旺!居然是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从西藏玩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打算玩几个月呢!”坐在欧阳羽后面的这位是班里与欧阳羽关系最好的同学,陈家旺。陈家旺的家里是做生意的,他本人很喜欢旅游,总是天南地北到处跑,由于与老师关系处的好,因此老师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影响其考试成绩。

    “我倒是也想啊!这不马上期末考了嘛,得早点回来看看书,否则到时候要是挂了,我爸得揍我了。”陈家旺苦着脸说道。

    “谁叫你自己承诺不会挂科,你爸才批准你到处玩的。”

    “是啊…对了欧阳,你还没说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呢,今天早上有个警察来发表了一个什么声明,说是真凶另有其人,乃是一个惯犯…到底是什么真凶啊?难道有同学被杀了?”陈家旺一边说着,一边环顾四周道:“没看见有少了谁啊?”

    “咦?你不知道?那你刚才说我太强了是什么意思?”欧阳羽有些疑惑,之前还以为陈家旺说的是自己“杀了”商小雅然后使得鲁帕约战的事,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

    “我哪知道啊,我又没问别人…是刚才,我们学校的四大校花之一,风若岚来我们班上找你了,哈哈,你还真是厉害啊,老实说吧,怎么勾搭上的?”陈家旺推了推欧阳羽的肩膀,似笑非笑着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风若岚?她只是来我这里拿点东西而已,没你想得这么复杂。”欧阳羽一笑,看来风若岚或许怕自己把这枚仙器戒指的事给忘了,今早过来要回去吧。

    “哦,这样啊…对了,你还没说那是什么杀人案呢。”陈家旺听欧阳羽这样解释,也没多问,转而问起了杀人案的事。

    “那个啊,也没什么,是我之前被当成杀人犯了。”欧阳羽翻开一本书,平淡地说道。

    “你?杀人犯?这想也不可能啊!脑残才会信吧!”陈家旺吓了一跳,有些大声地说道。说完以后,感受到班里绝大多数同学怒视的目光,陈家旺才感觉到不妥了。仔细一想,班里之前肯定都是相信欧阳羽是凶手的才对,否则警察何必特意跑到自己班里来澄清,说什么凶手逃窜往外地云云呢,刚才那话等于是骂全班都是脑残了。

    陈家旺尴尬地笑了笑,也没太在意,不过却也不敢出太大声了,凑到欧阳羽耳边继续问道:“欧阳啊,那他们到底以为你杀了谁啊?”

    欧阳羽应道:“隔壁班的,你不一定认识,叫商小雅。”

    “商…小雅…她…她死了?”陈家旺闻言,像是忘记了大家都在自习一般,突然站了起来,原本还非常平静的语气也开始微微颤抖。

    “你认识她?”欧阳羽有些奇怪,陈家旺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连自己班里同学的名字都叫不全,与学校里这些同学的交集,连比之自己都不如,而此时表情,却像是和商小雅十分熟络的样子。

    “小雅…”似乎并没有听见欧阳羽的问话,双拳倏地握紧,口中喃喃地念着小雅的名字,随后猛地大声问欧阳羽:“那到底是谁?是谁杀了小雅?”

    yuedu_text_c();

    看着这近乎失控的陈家旺,欧阳羽也明白他应是和商小雅有着一些什么纠葛,不由得轻声道:“阿旺,你先冷静一下,我待会和你慢慢说。”听得欧阳羽这话,陈家旺才反应过来,默默地点了点头,重新坐了下去。

    待到自习结束,欧阳羽就带着陈家旺来到学校的一家小吃铺坐了下来,欧阳羽帮陈家旺点了些东西,随后坐下来问道:“阿旺,你和商小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啊?”“唉,”陈家旺此时倒是平静了许多,轻叹一声,道:“其实也不算什么,我…喜欢她,之前也追过她。”

    “这样啊,那后来呢?”

    “后来…当然是被她拒绝了呗,她说她有喜欢的男生了,所以我也没有再缠着她了,但是,我还是…”说到这里,陈家旺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看来陈家旺对商小雅还确实是一往情深,欧阳羽心中暗叹,有些想告诉陈家旺自己已经将杀害商小雅的凶手给干掉了,但随后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这件事还涉及到另外一个层面,目前没法和普通人开口。看着一直沉默的陈家旺,欧阳羽还是出言安慰道:“阿旺,要相信,凶手必定会有伏法的一天。”

    陈家旺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缓缓说着,语气中,却透出一种强大的坚决:“欧阳,我要报仇,为小雅报仇!”

    第二十五章 见美女

    “报仇?”欧阳羽被陈家旺的想法吓了一跳,这家伙看来还真是愣头青一个,又或者是真的太喜欢商小雅了,连警察都说了没办法了,他居然要自己去报仇…话说,自己是不是该把凶手就是孙兵这件事告诉警方呢?平白无故少了几个警察想必他们也很纳闷吧。

    “呵呵…对哦,我怎么报得了。”陈家旺突然冷静了下来,摇了摇头苦笑着坐了回去。

    “阿旺…”看着这个样子的陈家旺,欧阳羽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家旺算是自己在世界上极少的朋友之一了,现在他这样子落寞,欧阳羽有些不太忍心,随即把心一横,开口道:“阿旺,你信不信我?”

    “嗯?”陈家旺疑惑地看着欧阳羽,显然是被欧阳羽这突然冒出的话弄得有些不明就里。

    “你若是信我,我就告诉你,小雅的仇,其实我已经替她报了,凶手也已经被我干掉了,但是,更多的,我现在也没法说。”欧阳羽认真地看着陈家旺,说道。

    “已经…报了仇?…”陈家旺有些惊讶,沉默许久,才回过神来,诚恳地说道:“欧阳,这次我真的要谢谢你,我相信你,你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既然你说已经把真凶制服,那总不会是空口说白话…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乱说的。”说着陈家旺站起来向欧阳羽深深地鞠了一躬,他以为欧阳羽是怕自己把他干掉那个真凶的事说出去,也保证道。

    欧阳羽也不知道陈家旺到底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信了自己,不过目前确实也只能说这些了,他要以为自己纯粹是为了安慰他也没办法,摆了摆手,道:“阿旺,不用这样的,商小雅和我也是好朋友,也曾经帮助过我,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难过,所以你不用谢我的。”

    知道了欧阳羽已经帮小雅报了仇,陈家旺的心情才变得好了一些,与欧阳羽吃了些东西,就各自离去了。

    欧阳羽首先得去把戒指还给风若岚,这丫头之前就来找过自己一次,想必现在是心急如焚了吧。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欧阳羽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都不知道风若岚是在哪个系哪个班级,胡乱转了这么长时间。事到如今,欧阳羽也只有逮几个人问问看了,既然风若岚也是什么四大校花之一,按说知名度也会挺高的。

    谁知现在这时段大家差不多都去吃晚餐了,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