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6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6部分

    刚才自己说的话,俏脸上飞速掠过一片红霞,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欧阳羽暗自好笑,刚才说的时候不是挺好的嘛,可现在看到自己过来,就变成这副模样了。不过想想也是,美女的脸皮总是比较薄的。欧阳羽根本不认为风若岚会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刚才和张光富说的时候,估计也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了。

    “我可没杀他,他自己死的,怕是自杀吧。”欧阳羽随口说道,不过,事实上也确实是那么回事,张举就是不明不白倒下去的。

    “哼,自杀?他临死前使用了禁咒灵魂修复,用自己的灵魂来修复我的创伤,而自己,却落得个魂飞魄散,万劫不复的下场,而这罪魁祸首,就是你!”张光富怒道。

    “哈哈哈,可笑,”欧阳羽大笑道,然后面色阴寒下来:“你们害人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天的下场吗?现在,到还在这里振振有词,居然还面不红…哦,你的脸本来就和猴子屁股一样红。”

    “你…今天,你休想或者离开!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张光富手中鬼头杖一紧,对着欧阳羽叫嚣道。

    “本事不多,不过你要留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欧阳羽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装备系数戴上,正对着张光富,没有丝毫退缩。

    风若岚见到欧阳羽身上突然冒出来的装备,惊愕地张着小嘴,美目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欧阳羽现在没时间去考虑别的,心想着暴露也就暴露了吧,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如何能把张光富干掉。首先,自己不知道张举那牛b哄哄的禁咒到底将张光富的实力恢复了多少;第二,风若岚现在还离张光富比较近,不知道张光富会不会用一些龌龊手段。

    张光富也不知道欧阳羽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有实力,因此,也没有轻举妄动。

    “怎么,不动了?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现在怎么萎了?”欧阳羽故意激他。

    “那老夫可就不客气了。”张光富缓缓向欧阳羽那边走去,这时,欧阳羽才看清他头上的金色的字。

    张光富(沉沦魔巫师)恶魔特别快速

    不好!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侵袭全身,欧阳羽只觉眼前一闪,随后,锐利的刀锋就狠狠地刺破了皮肤,在他的胸口划出一道寸许深的大口子,血花飞溅。而欧阳羽也因为这巨大的冲击力弹出去几米远,不过,欧阳羽倒是在空中硬生生地扭转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落地,刚好摔在了风若岚的面前。

    风若岚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而欧阳羽挣扎着爬起来,低头一看,一道触目惊心的大口子赫然入目。

    欧阳羽用法杖撑地,强忍着剧痛漠然地盯着张光富。欧阳羽原以为按一般来说,精英沉沦魔巫师的天赋,大多是特别强壮,火焰强化,没想到张光富的天赋是特别快速!

    张光富见如此轻易便一击得手,开怀大笑道:“反应太慢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张举逼成那样的。”

    “欧阳…你…要不要紧啊?”风若岚也看到了欧阳羽胸前可怖的刀伤,脸色变得比欧阳羽还要苍白,着急地问道。

    “没…事,还死不了。”欧阳羽虽这样说,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生命——掉了18点!欧阳羽脸上不由得一阵抽搐,要知道沉沦魔巫师并不以近战为主要攻击手段,就这样在自己全副武装的情况下,一击就让自己损失了一小半的生命。

    “偷袭水平还真不错,看来你经常干这一手啊。”欧阳羽尽量不让张光富看出自己受了重伤,强笑道。

    张光富自然也没希望这一击就能干掉欧阳羽,看到欧阳羽这么快就站了起来,也没多大惊讶,道:“这算什么,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好狠的恶魔!欧阳羽暗道,看来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了,不过却也没其他办法,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风若岚,你先出去,这里我来应付。”欧阳羽背对着风若岚,时刻准备着抵挡张光富那迅捷的攻击。

    “欧阳,你可以吗?”风若岚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放心吧,”欧阳羽把半个脸侧了过去,一边提防着张光富,一边对风若岚说道:“就算打不过,我不是可以跑吗?我自己有办法逃跑的。”

    风若岚见欧阳羽这么说,微微安下心来,点头道:“那你小心。”随后便往大门方向走去。

    “谁也别想走!”只听见张光富一声冷喝,鬼头杖一挥,一个火球立即向大门方向掠去,随即在大门门框正下方坠落,之后迅速向上燃起,将大门紧紧封住,形成一道火门。

    姜还是老的辣啊,欧阳羽暗道,但看这控火技术,可就比自己强了不知道多少了。

    “别以为我会让你们这么容易溜走,有些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张光富依旧猖狂道。

    欧阳羽看着那密不透风的火门,眉头一皱,随即高举法杖,一个繁杂的魔法阵夹带着白色诡秘的字符涌现,而后一具骷髅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第十九章 陷入苦战

    yuedu_text_c();

    在现实中,技能树中有召唤和取消召唤,因此,欧阳羽可以随时随地将骷髅战士召唤而出。

    风若岚此时正站在火门前手足无措,见到欧阳羽变戏法似的变出一具骷髅,似乎也没有像之前那般错愕了。

    “带她出去!”欧阳羽向骷髅战士发出号令。骷髅战士机械地点了点头,向风若岚走去。

    张光富见状,鬼头杖上又飞速凝出一个火球,喝道:“你跑不掉!”火球飞速掠过,直向风若岚袭去。

    欧阳羽暗暗心急,且不说这火球骷髅战士能否挡住,可就算挡住了,也难保风若岚不受伤。风若岚可是个普通人,没有契约者这么强大的生命力和恢复力,哪怕是溅到了些许余波,也会有生命危险。

    风若岚眼睁睁地看着火球向自己奔来,而骷髅战士早已挡在了她的身前。突然间,两片骨牙似乎以更快的速度赶到了火球之前,准确无误地击中了高速飞行的火球,竟硬生生地将火球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欧阳羽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终于在千钧一发的情况下做到了如此高难度的完全命中,因为牙是旋转的,因此在欧阳羽用牙将火球从风若岚面前震开之后,火球居然刚好以反方向飞向他自己!

    根本不容欧阳羽躲闪或是做出任何防御,那火球就如同一把大锤狠狠地敲在了他的胸口。下一刻,火球在欧阳羽胸膛炸裂,欧阳羽眼前一黑,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高高击起,随后“轰”地一声撞在墙上,将墙面撞出了深深的凹陷。

    “不!”风若岚望着空中的那到鲜血长痕,声嘶力竭地喊道。那道攻击根本不该由他承受的,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硬生生地用他自己的身体挡了下来!今天,他已经是第二次救自己了吧?可他自己却…风若岚可以想象,那样强大的轰击,会对人造成多么大的损伤。

    欧阳羽躺在地上,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击碎了一般,没有丝毫的行动能力。欧阳羽艰难地把头微微仰起,用两个手指拭去遮住双眼的粉尘,而后瞥见风若岚双眼泛红,正欲向自己这边冲过来。

    欧阳羽的眼神此时变得坚定起来,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冰冷的字:“带她走!”

    风若岚前进的身躯突然被一把锋利的骨刀所拦住,她抬起头来哽咽的声音也带着一种坚决:“你让我过去!”

    骷髅战士笨拙地摇了摇头,它只听自己主人的命令。随即,骷髅战士将刀反转,插入自己肋骨的缝隙中,空出手来一把拽住风若岚的手腕,也不管风若岚的叫喊,往大门方向拖去。

    风若岚不断地挣扎着,但如何能挣脱骷髅战士?就这样,骷髅战士将风若岚带到了火门前,而后猛地举起刀,向火门全力挥去,那火焰屏障竟被暂时开了一个大口子,骷髅战士用全身骨架护着风若岚,一跃而出!

    “欧…阳…!”欧阳羽看着骷髅战士和风若岚的背影消失在火门外,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欧阳羽强撑着坐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生命值,仅仅只剩下了8点,暗道:现在,是背水一战的时刻了!

    爆炸的烟尘渐渐散去,张光富的轮廓在欧阳羽的眼中慢慢清晰。由于当时瓦砾横飞,能见度不高,张光富并没有趁机落井下石。

    但当张光富看清眼前的一切时,惊讶地发现,风若岚居然不见了,而等待他的,却是一支蓝光闪烁的法杖。张光富只觉得脑袋被狠命一抽,随后两片骨牙“嘭嘭”两声,正击在了张光富的额头处。不过张光富也不是一般人,瞬间反应过来,一闪便到了数米之外。

    “我说老家伙,你当我是傻x还是你自己是傻x,傻站在那里让我敲。”欧阳羽见张光富这么快便脱离了自己的攻击范围,也没贸然出击,停下来讽刺道。

    “呵呵,小子挺顽强嘛,居然挨过了我的攻击,还有,风若岚也被你放走了,可真让我意外啊。”张光富虽是被欧阳羽一轮攻击,但并没有太大损伤,反而对着欧阳羽笑道。

    欧阳羽心里暗骂一声,刚才自己可是濒临虚弱状态,不得已才喝掉了一瓶微型生命药剂,回复了30点生命,否则哪来现在的生龙活虎。

    欧阳羽现在还有两瓶微红和一瓶微蓝,而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在这些药品耗尽之前,将张光富干掉。并且,现在没有骷髅战士的帮助,要想击败张光富,更是难上加难。

    风若岚无力地坐在六楼大厅的门外,低声啜泣着,四周是一群依旧昏迷不醒的学生。而骷髅战士,也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站在风若岚的身后,一动不动。

    听得那隐隐的打斗声,风若岚慢慢站了起来,面对着熊熊燃烧着的火门,仿佛能将其望穿似的。火光摇曳中,风若岚的身姿被映照得格外清晰,只可惜,这样的美景,没有人有福气欣赏了。

    如果当初自己听父亲的话,学习了家族中的技艺的话,此时此刻,恐怕非但不是他的负累,反而能助他一臂之力吧?风若岚呆呆地站着,双眼闪烁的泪光和着火焰不断跳动着。突然,风若岚被人拍了拍肩膀,当她转过头去,发现刚才出来之后就没动过的那具骷髅来到了她的跟前,而后侧身拔出刀来,开始在墙上刻字。

    “你—想—帮—他—吗”

    风若岚看着墙上的字,马上道:“当然想啊,你…有办法?”

    “你—出—去—找—些—尸—体—来—给—我—最—好—小—一—些—的—方—便—拿—要—快”骷髅战士又开始刻了起来。

    “尸体?”风若岚有些奇怪,但她也没工夫多想,点了点头就向下跑去。

    “真是累人啊。”欧阳羽抹了抹头上渗出的汗水。幸好张光富刚才没有看出自己在分神控制骷髅战士,否则他趁机攻击自己可就完蛋了,大概张光富也是看自己未伤及筋骨,没有贸然出手。

    “哎,我说,你和风若岚认识?”欧阳羽尽量拖延时间。那张光富正摆着架势,却突然听到欧阳羽开口,不觉一愣,这个人居然还有闲工夫和自己说话?“哼,自然认识。”张光富也不知道欧阳羽问这个干什么,随口答了一句。“你就不怕,她家族的人来报复?”刚才虽只是听得只言片语,但大致还是可以推断出,风若岚的家族是有些势力的。

    yuedu_text_c();

    “哈哈哈…风家?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说到这里,张光富满脸尽是得意之色:“要不是我们有意扶持,风家,哪还能好好地存于世上?”

    “怕是你们吞不下吧?”欧阳羽继续模棱两可地说道。

    那张光富似也不急,笑道:“没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是,反正你也走不了了,也不怕告诉你,别以为你傍上的小女友家族有多厉害,现在,许多高层,都已经完全被我们掌控,只要我们收网,这什么所谓的风家便将不复存在!”

    风若岚还有家族危机?不过自己倒和他们并不是一路人,他们家族的兴衰也与自己无关。欧阳羽暗自着急,这骷髅战士怎么还没进来,总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正当欧阳羽焦急万分之时,张光富突然开口了:“小子,拖了那么长时间,生命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吧?”“嗯?”欧阳羽心中一惊,难道被这老家伙看出来了?

    “别惊讶,你小子和我玩缓兵之计,还嫩了点!”张光富撇了撇嘴说道。

    “那你怎么…”既然看穿了,为什么还不动手呢?欧阳羽纳闷道。

    “那我怎么刚才不攻击你是吧?”张光富咧嘴笑道:“实话告诉你,刚才我对张举的灵魂修复并不适应,需要有一段调整的时间,你既然如此配合,那我怎么能浪费这大好时机呢?”

    好狡猾的老鬼!欧阳羽暗骂一声,不过却也并不认为自己提前下手的话会占得多少先机,为求稳妥,自己还是会这样做。

    张光富的速度很快,但并非能让欧阳羽毫无招架之力,先前是打了欧阳羽一个措手不及,现在都站定了,张光富也就没这么容易伤到欧阳羽了。

    “那么,来吧。”欧阳羽说完之后,神经马上紧绷了起来。

    张光富身体已经恢复,便不再客气,一挥法杖,火球便再次扑面而来。火球虽快,但对于早已准备好的欧阳羽来说,躲避也并非难事。欧阳羽横跨一步,让火球落空。谁知那火球经过欧阳羽身边之时,猛然炸裂,火花飞溅。虽然欧阳羽的反应速度很快,见势不妙便急忙闪避,但还是有许多火星密集地铺盖下来,依然带走了他十多点生命。

    还没等欧阳羽喘过气来,张光富法杖又一指,两轮火球同时出现,往他两边飞了过去。欧阳羽扫视一眼,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挡住两个火球,无奈之下,只好将盾牌勉强护住一边,另一个,准备硬抗下来。

    怎么办?难道真的只有硬抗这一次攻击了吗?哪怕被一个火球给击中,生命值一定是会剧减的。欧阳羽平时性格便是十分冷静,现在陷入危局之中,却也没有感到太多的慌乱。

    “看来,只有这样试试了!避不开,那就站在这里!”欧阳羽拿定主意,在火球即将要击中的时刻,迅速将两片牙向张光富甩了过去。张光富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对他出手,猝不及防下,也挨了个正着;而欧阳羽在出手后,立即用盾牌护住脑袋,顺势向下一蹲,两个火球在头上轰然相撞,犹如两颗彗星对撞一般,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饶是欧阳羽本能地作出了相当不错的防御,可如此巨大的而强劲的火焰气流依然让欧阳羽后退了好几步。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生命值,居然在这灼热的火浪之中,迅速下降着。

    第二十章 底牌对决底牌

    欧阳羽疾退几步,慌忙避开这恐怖的爆炸余威,而生命,却在不知不觉中,又逝去了十余点。虽然欧阳羽给张光富造成的伤害也不算少,但这样的以伤换伤欧阳羽是出于绝对的下风的,毕竟欧阳羽没有张光富那么厚实的生命。

    可是欧阳羽却也丝毫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张光富攻击力强,速度快,连相对的弱势防御和生命也不是欧阳羽能比拟的,实力就摆在这里。而欧阳羽的骷髅战士还没有回去,所以他也只能尽量把伤害降到一个最低值,但要凭这样取胜,还是天方夜谭。

    张光富的抗击打能力还是很强的,没费多大劲就调整过来,却看到欧阳羽好端端地站在那里,不由得暗自心惊:刚才的火焰定时和双火共鸣可是自己的招牌攻击啊,二者连用更是自己的杀手锏了,居然还没把这个人干掉。不过没关系,自己还有一张底牌,只不过现在还没到动用它的时候。

    长时间的战斗使得欧阳羽的体力飞速流逝着,双手也渐渐变得无力。

    “怎么办?怎么办?不能等了,必须速战速决!”欧阳羽暗下决心,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欧阳羽脑海中凭空出现:既然攻击不够,那就想办法提升!

    欧阳羽把心一横,手中的法杖上亮起了幽蓝色的光芒,这是施放牙的前兆,随后不顾一切地让右手铺上了血红光芒,随后,缓缓地,将红芒慢慢靠近了法杖顶端。

    越是靠近,欧阳羽感到的压力越大,汗水如同泉涌一般洒下,全身的筋脉全部膨胀而起,体内气血如同沸水一般,不断翻滚着,撞击着五脏六腑,不断产生一种强烈的晕眩之感。不过,欧阳羽却没有收手的意思,依然艰难地将两种光芒慢慢靠近着。

    张光富见到欧阳羽如此举动,大惊道:“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旋即慌忙丢出一个火球,往欧阳羽那边扔了过去。欧阳羽恍若未闻,继续着这一疯狂的融合。

    当两抹不同的光亮交融在一起的时候,欧阳羽只感觉到一股巨力猛地轰击在大脑上,直要使他晕厥过去。就在此时,欧阳羽费劲地将一口逆血咽下,不顾一切地将即将成形的牙向张光富甩了过去。

    在牙刚离开法杖的一刹那,欧阳羽就感觉全身能量被抽空了一般,而那略显暗红色的牙颤巍巍地向张光富的方向冲去,然而很快,只听得“嗤”的一声,那牙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能量消散,直至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哈哈哈…”张光富见状,狂笑了起来,道:“小子,还想融合技能?别妄想了,你还真以为你是诸葛天不成?”

    此刻,欧阳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用得上劲,生命值早已跳至个位数。而刚才那一疯狂的举动,也只是一次赌博,只不过,最终失败了。

    “唉,这个任务看来是没法完成了,”欧阳羽喘着气,单膝跪在地上,暗自想着,开始萌生了撕开回城卷跑路的念头:“虽说有些遗憾,但毕竟还是小命要紧,更何况也搭救了风若岚,也算有所收获吧。”

    yuedu_text_c();

    “呼…”风若岚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火门前,手上拎了一个很大的塑料袋,里面黑乎乎的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给…这…应该…够了吧?”风若岚一边用手拭去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一边把塑料袋递给了骷髅战士。

    骷髅战士也不看,只是木讷地接过塑料袋,僵硬地转过身子,就朝火门一步一步走去。

    “等一等!”风若岚突然开口道。骷髅战士脚步一顿,侧过身来。“你…把这个拿给他。”风若岚咬了咬牙,伸出左手来,将一枚银色的戒指摘下来递给了骷髅战士。骷髅战士麻木地接过戒指,将戒指攥在手心,随后再次拿起刀刻到:“你—快—走—吧”

    风若岚沉吟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向楼下走去。其余的人欧阳羽可是管不上了,让骷髅战士将他们移得远了一些,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欧阳羽强忍着疼痛,与张光富对视着,既然知道风若岚带了尸体过来,他也暂时不打算逃跑了,他的法力还算足够,若是有骷髅战士的阻挡,胜利还是可以期待的。

    门口的大火已经渐渐熄灭了,骷髅战士拿了一个塑料袋走了进来。“呵呵,你的骷髅回来了,这下你的底气足了一些吧?”张光富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着欧阳羽戏谑道。

    “哼,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欧阳羽打算由骷髅战士抵挡攻击,而自己则在远处用牙进行攻击,骷髅战士若是被干掉,就再召唤一只,这倒是颇有些类似于沉沦魔巫师的猥琐招术,不过,却是实用。

    说着,欧阳羽接过塑料袋,发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尸体,大概有几十个,不由得笑了笑,也不知道风若岚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多。递过袋子之后,骷髅战士又递过去了那枚戒指。

    “这…”看着这枚造型奇特,却又光芒熠熠的戒指,欧阳羽有些纳闷:“给我戒指?这风若岚想嫁给我不成?…那也弄反了啊,该我送她才对啊!”欧阳羽实在想不通风若岚为何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一枚戒指,于是只有胡乱猜测了。

    就在欧阳羽端详戒指的时候,那戒指突然间爆发出了蒙蒙的紫色光芒。“紫色光芒?…”欧阳羽尝试性地将戒指收入了物品栏。

    “这是…仙器?居然还有仙器!?”欧阳羽愕然。

    风之歌(仙器):等级限制:无身法+20闪避+20%法力+20附带技能:风云体(30秒内无视任何物理攻击,法术攻击削弱80%,冷却时间24小时)

    身法?这是个什么概念?变成修仙了吗?不过看到后面,欧阳羽的心情顿时大好,风云体?哼哼,这便是杀手锏了。

    张光富离欧阳羽还是有些距离的,因此没有看到那枚戒指的玄机,此时看到一脸笑意的欧阳羽,不禁有些纳闷。

    “骷髅,上去缠住他…老鬼,你死定了。”欧阳羽一改颓靡的状态,笑道。

    骷髅战士听到欧阳羽的命令,没有丝毫的迟疑,操起骨刀就向张光富冲去,而欧阳羽则是迅速拿出了一瓶微红使用了下去。张光富见到骷髅战士杀过来,也不敢大意,一边用鬼头杖阻挡着,一边双眼向欧阳羽那边瞄过去,看看欧阳羽有没有什么异动。

    “这老鬼倒是挺小心的。”欧阳羽暗自好笑:“不过小心也没用,战术就是这样,看你怎么防!”

    骷髅战士的生命比较脆弱,欧阳羽也不敢多耽搁,待到生命值回复得差不多了,便直接一个伤害加深甩了过去。张光富正和骷髅战士纠缠着,也没办法将诅咒躲避。沉沦魔巫师并不是十分擅长近身战斗,而骷髅战士也不怕受伤,只是一个劲地攻击,暂时倒是和张光富斗了个旗鼓相当。

    “果然压力小了很多。”欧阳羽的法杖上蓝光四溢,骷髅战士一加入战局,欧阳羽压力顿时大减,释放技能也从容了许多。之前欧阳羽使用牙的次数多了,手法娴熟了不少,两片牙不偏不倚地向着张光富的方向袭去。

    看着那疾驰而来的牙,张光富刀法骤然凌厉,瞬间将骷髅战士震退开去,随即轻易地将牙给闪避了。

    “哼,以为我真的躲不开吗?我的天赋可不是说笑的。”张光富恶狠狠地看着欧阳羽,怪叫道。“是吗?骷髅,继续缠上去。”欧阳羽命令道。“休想!”张光富可不愿再次陷入被动,速度全力爆发,向欧阳羽冲去,随手还凝出一个火球砸过去。

    图书馆的顶层现如今已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障碍物,因此张光富的速度优势并不是十分明显。而欧阳羽也是较为灵活,先用牙将火球给挡了下来,然后凭借地形与张光富周旋,一时间张光富倒是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灵魂修复的时效马上要到了…这个家伙怎么这么难对付!…那骷髅又来了,不管了,用这招吧,只要将他干掉,这点代价我还承受得起!”张光富脑中飞速掠过一些想法,而后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小子,死在我这张底牌之下,你也该骄傲了!”张光富不再前进,停下来看着还在不断躲避的欧阳羽,说道。

    “嗯?”欧阳羽也停下来,不知道张光富到底耍什么花招。

    张光富诡异地一笑,将鬼头杖和腰刀都扔在了地上,骤然间,张光富的身体开始燃烧,应该说是身体表面出现了熊熊的火焰。而张光富头上的血条则是不断地下降着。

    “这老鬼…是在**吗?”欧阳羽愕然。居然自己在减自己的生命,这老鬼是不想活了吗?

    不过欧阳羽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就像刚才张举貌似是自杀了,实则施展了一个什么灵魂修复,把更加难对付的张光富给治好了(至少看起来是)。而现在,连张光富本人都说这是底牌了,欧阳羽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以为他要死了,然后凑过去。

    可欧阳羽自己不过去试探,却是让骷髅战士冲了过去,说不定,施展像这样的秘法的时候,全身的弱点都暴露,反而是他脆弱的时候,要是能够抢得先机,便可就此一战而胜!

    第二十一章 一招定胜负

    骷髅战士接到命令,就飞奔向张光富,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骷髅战士的速度也不慢,几秒钟之后,就来到了张光富的身后。张光富此时依旧火焰附体着,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背后骷髅战士的存在。

    yuedu_text_c();

    哼哼,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偷袭了。欧阳羽一个意念发给骷髅战士,骷髅战士没有一秒钟的耽搁,挥刀就向张光富头上砍去。那骨刀硬生生地砍在张光富的头上,而张光富并没有一丝抵挡。

    欧阳羽正要暗喜这么容易就成功了,可是只听得“刷”的一声,那骨刀竟直接被点燃了起来,很快便化成了灰烬,而张光富,则是稳如泰山,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怎么可能!”欧阳羽惊叫出声来。那边张光富此时身上的火已经渐渐熄灭了,头上的血条也只剩下了点血皮。火虽然不见了,全身的温度却依然没有减退,冒出一缕缕的烟气,皮肤变得更加的赤红,甚至有着隐隐的暗金色纹路浮现,本就狰狞的面目变得比以前还要恐怖。张光富咧开大嘴,转过身去,发现正愣在那里的骷髅战士,随手一拳轰出。骷髅战士根本没来得及躲避,那拳头就砸在了它的胸前,只这一拳,骷髅战士瞬间被轰散开来,碎裂的骨头漫天飞散。

    “这…还是人吗?…哦,对,本来就不是人,可这也太强了吧!”欧阳羽正要发招,却被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法杖都差点扔地上去,这是被巨大野兽(一种类似大猩猩的魔物,力量很大)附身了吗?可就算是巨大野兽,也不可能一招把骷髅战士轰成碎片啊!

    张光富解决了骷髅战士,转过头向欧阳羽看了过去。被张光富的眼眸盯着,欧阳羽下意识地一阵发毛。“哈哈哈,小子,很惊讶吧?现在,我只要一刀,你就完了!”张光富蹲下身去把腰刀捡了起来,笑着对欧阳羽说道。欧阳羽只是看着张光富,没有说话,心里则是没有太大的惶恐,他有底牌,自己又何尝没有呢?

    现在有一个很好的计策,便是将张光富引诱近身,然后施展风云体,趁张光富攻击自己时,自己也攻击他。现在张光富的生命值极低,只要是自己攻击命中,就将获得胜利。只是,这个号称是仙器的戒指到底能不能真的免疫掉张光富的攻击呢?这可是搏命啊,万一张光富的攻击自己没法无视,凭他现在的攻击力,那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怎么办?求稳妥还是冒这个险?本质上欧阳羽就不是一个热血青年,而是一向来比较内敛沉稳,导致现在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怎么了小子?害怕了?现在跑还来得及。”张光富很是“好心”地提醒道。说实话,张光富还真是巴不得欧阳羽赶紧跑路,自己的灵魂修复马上要到时了,如果还不能把欧阳羽杀死的话,自己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不过欧阳羽还就是没打算跑,虽然平时比较谨慎,但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也就是一口气的事,就这样放弃换作是谁都不会甘心的,更何况欧阳羽的胜面其实是比张光富大很多的。罢了,富贵险中求,现在就只有相信风若岚的这枚戒指吧!

    “老鬼,刚才你满血都没把我怎么样,现在你还有这么点生命值,也想让我逃跑?脑残药吃多了吧!”欧阳羽笑道。

    “小子,你找死!”张光富说罢就举着腰刀向欧阳羽冲去,欧阳羽只是站在那里,双手紧握法杖,一副准备胜券在握的模样,没有任何要躲避的迹象。张光富暗笑,真是不知者无畏啊,果然是太年轻了,你以为你能够在我杀掉你之前击中我吗?虽然还有这么点生命,但要杀了我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欧阳羽看着飞驰而来的张光富,手指上一枚银灰色的戒指悄然而出,刚装备上这枚名为风之歌的仙器,欧阳羽就觉得自己突然全身一轻,挥了挥法杖,感觉果然灵敏了许多。张光富自然不会发现这样的细节,依旧举刀猛冲而去。

    既然已经感受到了风之歌的效力,欧阳羽自然也不会再怀疑,张光富的攻击力确实是高,但既然风云体的效果明明白白地写着无视任何物理攻击,定然不会无的放矢。没等张光富近身,欧阳羽就提前释放了风云体。技能刚一释放,欧阳羽的身体居然慢慢变得有些虚幻,周身青色的风刃环绕,当然,这些风刃是没有攻击力的。

    张光富看到欧阳羽浑身青芒闪耀,愣了一愣,但也不多想,继续向前冲去,他对自己现在的攻击力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本来二人就离得不远,再加上张光富的特别快速天赋,不过瞬息,张光富便到了欧阳羽的面前抬手一刀捅去。这一刀毫无花哨,只有一点,就是快,张光富的速度在这一瞬间完全爆发,毕竟如果他出手速度不如欧阳羽的话,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欧阳羽其实也是打算先发制人的,若是能先攻到张光富的话,那当然再好不过了。不过欧阳羽也没想到张光富的速度会这么快,既然没能抢占先机,那就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最强的技能吧!欧阳羽的法杖之上,幽蓝光芒闪耀。“哼!还想用技能?死吧!”技能的释放自然不可能与腰刀刺出的速度相比。“噗!”腰刀很轻易地刺穿了欧阳羽的腹部,却没有带出一丝血迹。

    “咦?”张光富疑惑地抬起头,看到欧阳羽正微笑着举起法杖,那法杖上的微光在张光富的眼中就如同死神的眼神一般,寒冷刺骨。

    “不!这不可能!”张光富咆哮着拼命向后退去,可又怎能快过牙的速度,“砰砰”两声,张光富的眼珠瞪得大大的,头顶上最后一点生命值化为虚无,身体表面的神秘纹路也渐渐消融,向后栽倒了下去。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如此势在必得的攻击怎么会对欧阳羽一点效果都没有。欧阳羽见张光富死了,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看到张光富爆出了一堆物品,却也没有力气再去看了,凭借最后一丝意念将物品收入物品栏之后,欧阳羽只感到一阵强烈的虚弱感袭入脑海,再也无法支持,脚一软便晕倒了过去。

    图书馆的顶层一片死寂,但却不平静,刚才的那场战斗让这里的一切都变成了废墟,到处都是火焰升腾,焚烧着整座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着火啦!大家看图书馆的顶层!”一些正准备进入图书馆的学生望着图书馆六楼窗户中不断喷吐出的火舌,喊道。一边喊着,一部分学生冲进图书馆,大声提醒正在看书的人们。“什么?着火了?!”图书馆顿时一片喧哗,一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向外冲去。女生挤不过男生,瘦弱的挤不过强壮的,许多人被撞倒在地上,却没人去扶一把,而是跨过去,甚至踩过去。总之,第一层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之前的井然有序在危机来临之时,变得太过脆弱。

    风若岚正在第二层和第三层的楼梯上徘徊,却听到楼下突然间嘈杂声四起,一个个都嚷着“六楼着火了”,却没有冲上来打算救火的。继一楼发生马蚤动之后,二楼的人也很快发现了楼下的异动,准备冲下去的人更是多,甚至还有的人打开窗户就想跳下去。

    “大家静一静!”一个并不算嘹亮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并不大,但似乎有种特殊的能力,让整层楼的人都听到。

    “你谁啊你,我们出事了你负责啊?”马上就有人不乐意了,喊道。

    “我叫邢洛,大家且听我一句。”邢洛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邢洛?…逍遥公子邢洛?”大家听到是邢洛,立马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但却也都终止了准备跳窗的念头。不得不说,皇州大学四大公子的名头在普通人之间还是十分好用的。

    人群忽然分散开来,邢洛在几个跟班的簇拥之下,走到了人群之间。“大家不必惊慌,六楼起火,不说六楼的火势至不至于蔓延到二楼,但就算火势极大,也不会如此迅速。大家且等上一等,等第一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大家再行撤离。我先上去看看,若是上面几层有人,那可是更为危险啊。”邢洛微笑着面对众人,平和地说道。

    邢洛这番话,很容易就博取了其他学生的好感。首先,邢洛阐明了事实,虽说这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很多人都已经被吓得晕头转向了,只想着尽快逃离,而邢洛点明了这一点,使得所有人稍稍安下心来。其次,邢洛居然说他自己会上去看看,邢洛是什么人啊,皇州大学四大公子一个个都是金枝玉叶,家中在整个社会上都是极有名望,要是出个长短,在社会上都会引起一些不小的震动。可如今居然为了上层学生的安危,以身犯险,如何不让他们感动。

    既然邢洛都要到三层四层乃至更高,我们在二楼总应该更安全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因此场面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