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5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5部分

    沉沦魔巫师见欧阳羽这么快就收拾了他的手下,不禁大骇,连忙施展复活术,被欧阳羽干掉的四只又和没事人一样,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唉,早知道就学召唤骷髅了,召唤骷髅需要尸体,只要对沉沦魔的尸体施展召唤骷髅,那沉沦魔尸体就立马变成骷髅战士为自己所用,沉沦魔巫师空有复活术也只有干瞪眼了。不过只是怕太招摇才选择了牙,现在想想,总归是要学的啊,晚学还不如早学呢!欧阳羽无不郁闷地想道。

    现在后悔也没有用,欧阳羽只有继续和四只沉沦魔再次缠斗在一起,而沉沦魔巫师又派了一只过去,这下可好,以一第五,欧阳羽压力顿时大增。

    虽然欧阳羽暂时还不惧这五只沉沦魔的合力攻击,但那只沉沦魔巫师却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悬在头上一般。欧阳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用火球术攻击自己,但光是施展复活术,就让人一阵头大了,因为这根本就是没完没了啊!

    而沉沦魔巫师此时心里却在想:在自己的法力耗尽之前,一定要把这家伙拖死啊!不放火球术也是这个原因,他怕死,现在他的生命值已经不多,若是再挨到个牙,那必死无疑了。因此把另两个沉沦魔放在自己身边,以防随时可能攻击过来的牙。而若放了火球术,万一这个人一急,不顾一切地向自己发动攻击呢?于是他选择了龟缩,就是不断施展复活术耗着;而沉沦魔呢,也乐得当炮灰,反正老大不死自己也死不了,既然死不了,有什么好怕的。于是不要命地拿刀猛砍,以伤换伤,反而让欧阳羽落入下风。

    而欧阳羽并不知道怪物也是有法力值的,以为复活术就像是沉沦魔巫师的天赋,不需要多大消耗的。因此,也是对这无休止的复活烦躁不堪,若是自己准头足够,就算硬挨几刀也先把巫师干掉再说,只是就怕被他身边的两只舍身挡住,而后吃到疯狂的火球。

    于是,心存顾忌的双方都没有下狠手,只是僵持着,谁也没有能力一下子吞掉谁。

    随着战斗白热化,欧阳羽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生命也不知不觉地向下掉了一半;另一边的沉沦魔巫师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断施展复活术的手都要抽筋了,而法力值也是即将告罄。可就算是如此,双方也都不敢露出一丁点疲态,谁先撑不住了,谁就得先完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都没有打破这好似平衡的僵局。

    场面上的僵持让欧阳羽不禁倍感压力,这样对沉沦魔巫师根本就没有什么损伤,应该放手一搏了!

    欧阳羽突然放弃了对沉沦魔小刀片的抵挡,任凭他们看在自己身上,同时法杖顶端幽蓝光芒开始汇聚了起来。沉沦魔法师见欧阳羽要对他出手了,忙令剩余那两只沉沦魔挡在他面前。

    欧阳羽猛地一挥法杖,两片牙并没有向沉沦魔巫师那边飞去,而是“轰轰”两下击在面前的两只小沉沦魔身上,不但再一次干掉了他们,还将他们击飞了几米。而沉沦魔巫师此刻正躲在两只沉沦魔身后,没来得及施展复活术。

    于是,欧阳羽就从五只沉沦魔的包围中开了这么个口子,顺利脱身,直接向沉沦魔巫师冲去。

    那沉沦魔巫师反应过来却悔之晚矣,急急忙忙凝聚所剩无几的法力,“轰”地向欧阳羽扔去一个足球般大小的火球。紧接着,“轰轰”,又是两个!这手法,倒是比欧阳羽娴熟了不知道几倍!一连三个火球,欧阳羽不得不暂避锋芒,脚步减缓。可就算如此,一个火球还是狠狠地在欧阳羽的身上爆裂开来,不但使欧阳羽生命掉到了20点以下,而且又把他的行动停滞了,不一会儿,几只沉沦魔又上来再次将其包围住。

    功亏一篑?自己已经这样努力了,却还是免不了失败的结局。欧阳羽并不担心回不去,再不济还有回城卷轴呢,只是有些不甘心,真的,连普通怪也对付不了吗?还拿什么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呢?

    正当那沉沦魔巫师长吁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没来由地感到背后一阵寒气,回头一看,一枚暗灰色的,形状类似于日本忍者使用,却比忍者使用的有更多锯齿的巨大飞镖正向自己飞速驶来。沉沦魔巫师本能地侧开,谁知那飞镖长了眼睛似的,也跟着沉沦魔巫师偏了过去。“刷!”一道寒芒掠过沉沦魔巫师的脖颈,那沉沦魔巫师只觉一凉,便失去知觉了。

    沉沦魔们见老大刚才都支撑了那么久,现在突然死了,心中震惊万分,一个个都准备跑路,只是还没等他们动,飞镖就诡异地转着弯,像割麦子一样将沉沦魔的命全收割了。

    完事之后,那飞镖以同样的速度自动收了回去。欧阳羽抬头沿着飞镖返回的轨迹望去,发现窗户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有人站在了那里!

    那人靠着墙壁,全身都被黑色所包裹,连整张脸都蒙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而此时,他却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手上泛着金光的腕刃,好似刚才那一招并不是他发出的一般。

    居然是一个契约者!这是欧阳羽第一次和自己之外的契约者碰面,不过很显然,这个契约者的实力比欧阳羽强了不止一筹。

    “勇气够了,技巧不足;计谋够了,实力不足。”欧阳羽呆呆地看着黑衣人,黑衣人反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这个黑衣人,一下子指出了自己的软肋,看来他刚才看了好半天了,而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欧阳羽郁闷地想道。

    “你是谁?”欧阳羽开口问道。

    那黑衣人直起了身子,走近了些,道:“和你一样的人。”

    “这我自然知道,刚才那一招便是6级学的刃之守卫吧?还真厉害。”欧阳羽嘴上轻描淡写,可心里想到刚才那一瞬间,也是无比震撼。刃之守卫是刺客6级可以学的技能,一般来说,只会呈一条直线攻击,且距离不会太远。可是这个黑衣人居然能将刃之守护离开身体那么远,还能转弯,跟踪,这简直能和18级技能刃之怒的效果相媲美了,这是多么强悍的技巧啊!而自己却连1级的技能都无法控制好,孰强孰弱,也就不言而喻了。

    “小打小闹而已,你那根法杖是凯恩给的山寨货吧,没附带技能?”黑衣人问道。黑衣人的声音虽是沉稳,但听上去依然是十分年轻,年纪似乎和欧阳羽也相差不了太多。

    “是,你以为他会给我什么好东西…”欧阳羽回答道。

    “嗯,这个给你,我没用。”黑衣人说罢手中突然多了一根法杖,也不待欧阳羽答话就丢了过去。

    欧阳羽抬手稳稳接住,发现这居然是件鉴定好的蓝色装备:

    学徒的法杖:

    攻击2~4

    yuedu_text_c();

    耐久15~15

    需要等级:3

    快速攻击速度

    +10%快速施展速度

    +1致召唤骷髅战士(限死灵法师)

    +50%对不死生物伤害

    天哪!居然是正品!还有加了10%的快速施法的速度,再加上帽子加的两点精力,现阶段可是可以走一走法师路线了。也不知道这黑衣人从哪里打出来的,而且貌似他手上的腕刃是黄金装备!其他的装备没戴,但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哪像自己到现在还没凑齐一套呢,没衣服,手套,鞋子,更稀有的戒指和护身符更是不用去想了。欧阳羽暗叹道。

    欧阳羽立马把手上的山寨法杖替换下来,然后对着还未完全消散的一个沉沦魔尸体施展召唤骷髅战士。只见一股寒气从法杖顶端喷涌而出,覆盖到那尸体上,半秒之后,“砰”地一声尸体炸开,从地上钻出了一副骨架。

    召唤出的骷髅战士一米八多的样子,和欧阳羽差不多高,真难想像它是怎么从一米二十多的沉沦魔尸体里蹦出来的。骷髅战士一手拿骨刀,一手扛着盾,双目空洞而呆滞地走到欧阳羽的身边站定。

    欧阳羽看了看技能树:召唤骷髅战士:施展在一个已死的生物身上,会让一个骷髅战士从中苏醒并为你而战。当前等级:1(骷髅战士)攻击:20防御:20生命:21能召唤骷髅总数:1耗费法力:6

    欧阳羽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看到那黑衣人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欧阳羽缓缓道:“谢了,以后我会还你。”

    欧阳羽并不想欠黑衣人什么人情,今天黑衣人帮自己解了围,又送了自己蓝色装备。要知道,蓝色装备在现实中可是极为珍贵的,根本就是有价无市。而自己却并不知道他的目的,他的身份,这种平白无故得好处的事情欧阳羽是不大相信的。

    “还?…呵呵,以后若是碰到了再说吧。”黑衣人背过身去,摆了摆手。

    “请问你是…?”欧阳羽问道。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今天只是路过,下次希望还有缘碰面吧。”黑衣人背对着欧阳羽,说罢,便从窗口猛地跃了出去。

    第十六章 救人

    这…可是五楼啊!居然就这样跳下去了,还真是个猛人…欧阳羽嘀咕道。

    对了!五楼,这黑衣人居然说他是路过,路过五楼?当然,也不排除他听到打斗声后蹿上来看戏的可能。只是,欧阳羽还是感觉有些奇怪:这个家伙对陌生人也太好了吧,虽说肩负着同一个使命,且这装备他也用不到,但好歹也是件蓝色装备啊,若是自己,定然是不会随随便便送给一个半路上碰见的人。但确实,这个黑衣人自己是应该不认识的,因为自己的交际面很窄,一共就认识那么些人,刚才那黑衣人无论是声音还是身材都与任何一人不相符。

    欧阳羽甩了甩头,还有要事要办,也不再继续想下去了。欧阳羽来到骷髅战士跟前,准备熟悉一下。众所周知,这具骷髅的智慧是十分低下的,它所能做的,只有跟着自己的主人,还有本能的杀戮,因此,主人必须分出一部分精力来控制它,让它不该动时不动,而就算是攻击的时候,也需要由主人亲自用精力来操控它的攻击速度与套路。这一点和德鲁伊不一样,德鲁伊召唤出来的是有思想,有血肉的活物,训练到位了,就只需在战场上发个号,召唤兽就知道该怎么做。

    如某德鲁伊召唤了一只鬼狼,相处训练的时日久了,在战斗中轻声说:“从背后偷袭!”那鬼狼就会绕到敌人身后,然后攻击。而死灵法师,则需亲自传送意念:你往左五步,然后前走十步,转身,砍!这样才行。虽然这样说夸张了些,但流程大致如此。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虽然时间紧迫,可欧阳羽还是抓紧发了几个指令,结果还算听话,打滚啊扭屁股啊这样的高难度动作都愣是做了出来。若不是没时间,欧阳羽还打算让它跳一段霹雳舞试试。让这样一个令人恐惧的骷髅跳个舞,应该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那只沉沦魔若是地下有知,欧阳羽用它尸骨召唤出来的骷髅被这样折磨,不知会做何感想。

    欧阳羽操练了一会儿,并让骷髅战士把刚才爆出的物品捡起来递给了自己,然后就迈步向上走去。按理说这些东西是归那黑衣人所有,不过既然他走了,那不收岂不是浪费。更何况东西也不多,沉沦魔巫师爆了一瓶微型生命药剂和2枚金币,其余那么多沉沦魔加起来也只爆了两枚金币。

    经过了这么多场战斗,欧阳羽才知道,之前凯恩和阿卡拉所言不虚,无论是钱还是物品,现实都远远低于游戏。接下来就是头目、精英的战斗了,最终会如何呢?欧阳羽心中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心想当时早知道就让那个黑衣人留下来帮个忙了。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逝,自己的事怎么总要借助外力?无论如何,在困难之中的成长才是最快的。

    六楼的大门紧闭,欧阳羽无法进一步探明里面的情况,时不我待,风若岚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欧阳羽一脚将大门踹开,这才发现,六楼居然灯火辉煌,所有的书架不知道都被移到哪里去了,空荡一片。正中间,摆着一把黑木椅子,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老人,老人头发花白,胡须及胸,手中紧握着一根龙头拐杖,此刻双目紧闭,连欧阳羽巨大的踹门声似乎都没有听见。

    此时欧阳羽已经取消了骷髅召唤,把装备什么的都卸了下来,毕竟上面被掳来了许多学生,若看到欧阳羽后面还跟个骷髅,还不晕过去!不过欧阳羽还是多虑了,当他完全踏进六楼大厅,才发现人们一个个都倒在了老人的面前,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欧阳羽小心地走近了些,发现人群中并没有风若岚的身影,而自从自己进入六楼以来,居然没一个人出来招呼自己,这样的平静反而是最可怕的。

    欧阳羽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个老人面前,伸出手来在他面前挥了挥,老人没反应;欧阳羽又凑过去拍了拍老人的脸,老人依旧没反应。

    这老头莫不是死了吧?欧阳羽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难不成这就是那重伤的精英沉沦魔巫师?但还有那个头目张举呢?欧阳羽可不相信刚才那只沉沦魔巫师是骗自己的,而且刚才也并没有看见有人从楼上下去。

    图书馆的楼梯做得相当宽敞,五六人并排走也丝毫没有问题,所以上下的通道是唯一的,就是只有这个楼梯。而且那个张举是定然不会有神秘黑衣人那么好的身手,能够从这么高的地方一跃而下,既然大厅里没人,定是躲在哪个角落里。

    yuedu_text_c();

    图书馆每一层的面积都很大,欧阳羽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原来借书的大厅,由于书实在太多,所以学校在每一层都设了借书处。沿大厅往下走,就是四通八达的小径,通往各个书架。好在现在书架全都不见了,视线遮挡得没那么厉害,否则找遍这层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欧阳羽还是没有去管那个身份不明的老头。至于那些倒在地上的学生,说实话,欧阳羽还没有那么好心,到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救风若岚,完成任务。虽然欧阳羽和风若岚也不太熟,但好歹人家指名道姓地要欧阳羽去救她,那自然是要尽自己的能力去救。

    不过话虽如此,欧阳羽还是把这十七八个人拖到了门外,免得待会打起来殃及池鱼。

    不知道刚才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风若岚有没有危险,若是出点什么事的话,估计自己也会自责半天。草草地做完这一切,欧阳羽才开始在一条条通道中一边想着一边找寻起来。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我为好,否则,张光富就算恢复了你们也一定会完蛋。”这是…风若岚的声音!欧阳羽走进一条通道,忽然听到了隔壁出现了风若岚的声音,不由得心中一喜,看来她还没事。

    “你以为你的家族能够为你报仇?别做梦了,刚才你费了那么大口舌,到现在也说够了吧?临死之前还这么镇定的女娃子,可太少了。我张举倒是佩服你啊,哈哈…”又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

    风若岚哪能不紧张啊,这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刚才为了拖延时间,自己强迫自己不要露怯。可现在张举把腰刀举出来对准了她,那刀刃寒光闪闪,透出几分血腥气,不知道有多少人葬身在此刀下。

    风若岚的小脸瞬间变得煞白,背后便是墙壁,无法再退了。刹那间,所有的无助与心酸全部涌上了心头——自己刚才的拖延,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自己真的还在等他吗?就算他来了,又能怎么办呢?

    张举见到风若岚终于露出了慌张的神色,大笑道:“风小姐,看来你也害怕了啊…好吧,现在,我就把你的命,收了。”

    “想收她的命?哼,还是我先收你的命吧!”听着那冷淡的口气,风若岚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眼眸中,尽是难掩的激动!

    “什么人?”听着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张举动作一滞,而后转身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收你命的人。”欧阳羽站在通道口,望着通道尽头的张举说道。

    “小子,你太狂了吧?!”张举见欧阳羽这样不客气,不禁勃然大怒:“虽然我不知道怎么被你混进来的,但你也快了,等我把这女娃子收拾了,就轮到你了!”

    风若岚居然这么重要?自己都这样故意去激他,让他把矛头对准自己了,可居然还是不忘风若岚,这下就有些难办了,自己和张举隔了十米,冲进去救人的话张举定然立即就会向风若岚下毒手。

    就在欧阳羽思考的这么片刻,张举已经将腰刀抵在了风若岚白嫩的颈部。“哈哈,风小姐,你可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张举疯狂地笑道。

    对架在自己脖子上锋利的刀,风若岚似乎没有丝毫感觉,反而微微笑着,低声呢喃道:“欧阳,谢谢你。”旋即眼神一黯,一滴晶莹的泪水在脸庞无声滑落。

    欧阳羽离着他们有些距离,具体细节看不真切,但张举居然举起刀抵在了风若岚脖子上,于是大声喊道:“你敢动她一下试试!信不信我立马让你变成猪头!”

    “小子,**找死!三番五次破坏气氛,我先干掉你!”张举正享受着主宰别人生死命运的快感,突然又被欧阳羽这样来了一句,气得简直要抓狂,心想先干掉这个碍事的也一样,于是撇下了抵在风若岚脖子上的刀,往欧阳羽那边走去。

    风若岚以为自己的生命将要终结了,可听到欧阳羽这么一喊,张举撇下了她,提刀向欧阳羽走去时,心里一急,喊道:“欧阳,小心!他…很厉害,你还是快走吧!”喊完这句话,不知怎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或许,自己一直在等的,就是刚刚那一刻吧。

    第十七章 精英的复苏

    听到这喊声,张举猛地回过头去,眼中露出一丝狠色,让你喊!张举周身的火元素骤然活跃了起来,手掌之上火星四溅,渐渐地,一个硕大的火球在张举手掌中凝聚成形,随后猛地向风若岚甩去。

    风若岚望着朝自己飞来的充满着狂暴因子的火球,心中反而安定了下来:希望,他能趁这个机会赶快逃走吧。

    不好!张举停下来的时候,欧阳羽就感觉不妙,果然,不多久张举便向风若岚下了狠手。不过,欧阳羽也早有准备,刚才张举开始凝聚火球之时,欧阳羽便拼命地向风若岚的方向冲去,连自己都没想到,拼尽全力冲刺的速度,会有这么快。

    不过瞬息,张举的火球飞至风若岚面前之时,欧阳羽恰好也赶到了风若岚的身前。风若岚正闭着眼等死,却感觉一个人影突然挡在了自己面前,随即“轰”地一声巨响,是火球爆炸的声音,但她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损,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只看见一个瘦弱的身躯挡在自己面前,身上的衣服早已被火星灼出一个个洞,可他依旧没有要闪开的意思。他,居然救了自己?

    “欧阳,你…没事吧?你要不要紧啊?”欧阳羽身后,居然传来了风若岚略带哭腔的声音。待到余波完全散去,欧阳羽把护在胸前的左手放了下来,转过身去,发现风若岚的俏脸上挂着浅浅的泪痕,眼中也噙满了泪水。“唉,”欧阳羽叹了口气,女孩子终归是女孩子,不过在这种生死关头,吓哭了也是人之常情。欧阳羽挤出一丝笑容:“好啦,没事啦,他伤不了你的。”见到欧阳羽好端端的,风若岚送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地问道:“你…有没有受伤?”“受伤?没…有…”欧阳羽活动了下刚才格挡的手臂,发现一阵剧痛,但还是咬着牙否认道。

    靠了,这火球的冲击力还真是大,得亏还是张举在人形时释放的火球术,威力降低了一半,要是本体时释放,自己这手臂还不得废掉?欧阳羽暗自心惊。不过痛归痛,刚才那一下可是完美的格挡,加上那些零散的火星,一共才掉了两点生命。

    风若岚看着欧阳羽呲牙咧嘴的模样,知道欧阳羽一定是在嘴硬,可又觉得很奇怪:他居然挡下了张举的火球?随后她把目光移到了欧阳羽的手臂上,发现了一面银色的盾牌,盾牌在承受刚才那样的爆炸之后,依然是银灿灿的,光洁如新。

    就是这面盾牌挡住了张举的火球?张举的火球可是连哥哥也不敢硬抗啊!同样惊悚的还有张举,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小子是来挑事的,没想到他居然轻而易举地挡下了自己的招牌攻击?

    欧阳羽发现风若岚一直盯着自己手上的盾牌,暗道不好,忘记收了回去。不过转念一想,契约者的身份迟早是会暴露的,总不能每次都挑没人的地方去杀怪吧?既然这是迟早的事,欧阳羽也就释然了。

    “哦,这是别人卖给我的一块盾牌,说是比较坚固,没想到今天还真派上用场了。”不管怎样,欧阳羽还是打了个哈哈,本来就是凯恩那儿买的,也不算骗她。风若岚倒是没有追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yuedu_text_c();

    “哦,你快走,这里太危险了,我拦着他。”危险还未解除,欧阳羽马上对风若岚说道。“一起走吧。”风若岚凝视着欧阳羽。

    “不行,你先出去,这个家伙难缠的很。”一起走?自己倒是也想一起走呢,可走得掉吗?欧阳羽继续坚持让风若岚先出去再说。

    “我…”风若岚还想说什么,却被张举突然打断。“哼,你们谁也别想走!”张举此刻已经缓过神来,扛着刀恶狠狠地盯着二人。

    “就凭你?恐怕,拦不住。”欧阳羽飞起一脚把墙面踹出了个大窟窿,倒不是欧阳羽脚力有多大。这墙面本就是隔开书架用,可有可无的,因此十分薄,再加上刚才火球的爆裂更是使之摇摇欲坠。

    “风若岚,你从这里出去,然后下去,下面已经不会有人来拦你了。”欧阳羽指着墙洞道。风若岚在这里,欧阳羽势必要顾及她,手脚无法完全放开战斗。

    “欧阳,你真的可以吗?”风若岚还是担心地问道。

    而欧阳羽却是不耐烦了,时间紧迫啊,待会就真走不了了!于是欧阳羽脸色一冷,道:“让你走就走,别啰嗦了!”说完也不顾风若岚是什么想法,直接将她推到了墙的另一边去。

    风若岚只是个娇弱的女孩子,哪受得住欧阳羽这么大力一推啊,虽然是把她推到另一边去,暂时没有危险了,但欧阳羽这一推还是让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风若岚捂着自己摔痛的脚,心中暗道这个人也太野蛮了吧!好心关心他,居然还说我啰嗦,还用这么大力。风若岚想想都觉得委屈,但她也是个识大体的人,虽说手法蛮横了些,但其实也是为了我的安全啊。

    想到这里,风若岚的脸上浮现了浅浅的笑意,既然在这里是他的累赘,那自己就不能留在这里给他添麻烦了。

    那张举见欧阳羽把风若岚推到另一边去了,马上欲追赶,可欧阳羽哪能让他得逞,几个闪身就到了张举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张举现在也知道欧阳羽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于是双目通红地瞪着欧阳羽道:“小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要告诉你,误了我的事,叔叔的怒火是你承受不起的!”

    “哦?你叔叔是谁?那个坐在外面的老头吗?”欧阳羽故作不屑地问道。

    “哈哈哈,不错,或许你的实力与我相仿,但比起叔叔来,却是有着天壤之别,等我叔叔醒了,你的末日也就到了。”张举笑道。

    “呵呵,你糊弄谁啊,我放走了风若岚,还有其他人,你的叔叔想必就醒不过来了吧?没有了精血,他还能恢复吗?”欧阳羽毫不客气地回击道。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叔叔需要精血的?”张举反而被欧阳羽的话吓了一跳,这件事极为隐秘啊,这个人怎么知道的?但如果他知道这是他的大嘴手下随口说出来的,不知是否会气得吐血三升,不省人事呢?

    “我自然知道,而且知道的还不止这些。因此,今天,你的命,我收定了!”欧阳羽并不是空口说白话,张举的本体和他的实力的确差不多,甚至还是略胜欧阳羽一筹的,但欧阳羽的技能比他丰富,再加上欧阳羽现在可以召唤骷髅战士,虽然身子骨单薄了些,但20的攻击20的防御还是相当可观的。当然,这些张举现在还不知道。

    在张举面前,欧阳羽也不怕暴露什么,见他还没变为本体,就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欧阳羽出其不意地将法杖换上,随即两片牙直接招呼了过去。张举哪里想到欧阳羽会突袭,硬挨了两下;而欧阳羽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随手一个伤害加深将他诅咒了,紧接着,法杖就如密集的雨点般敲打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一气呵成的动作让张举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后悔自己依然小瞧了对手出手的狠辣程度。张举自然知道以现在的人形定然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于是他努力用控火术摆脱对方的连续攻击,几个躲闪,暂时从战斗中脱离了出来。刚脱离战斗,张举就急忙变回了自己的本体——沉沦魔巫师。

    “没想到是契约者,怪不得那么有恃无恐。”张举的声音比刚才更为低沉。

    “先别管我,先看看你自己的生命值再说。”我淡淡地说道。

    “我生命值?…什么,只剩这么点了!”张举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的生命值居然只剩下了一小段,换算具体数值大概10点左右。

    怪物变成|人形后,生命,防御都是要下降50%的,且自己无法看到自己的数据情况,变回本体之后,各数据虽说重新乘以二,但都在人形时被打得差不多了,再乘以二也是白搭。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陷入虚弱状态了,张举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看来自己的身家性命得交代在这里了。只是,这个j诈的人类,明明实力和自己差不了多少,而自己却输得这么凄惨。横竖是个死,不如,就让这个狂妄的契约者吃些苦头,最好把他的命也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张举心一横。欧阳羽自然不知道张举心中所想,看到张举的生命值即将归零,心下高兴无比,这家伙,居然这么容易就要被干掉了,根本没有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连早早准备着的骷髅战士也不用召唤出来了。正当欧阳羽为即将轻松获胜而沾沾自喜之时,张举的身子突然绵软无力,头上的生命值一下子不见了,旋即如同布偶一般倒在了地上。

    不会吧?这家伙就这样自动挂了?欧阳羽举着法杖的手僵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敲下去,张举竟然自动死了。

    不会是装死吧?欧阳羽拿着法杖捅了两下,没反应。“喂,你再不起来我让你菊花残了啊!”欧阳羽怕他耍诈,又喊道。这时,张举的尸体开始分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看来果真死了,张举的尸体下,欧阳羽发现了一瓶微红和九枚金币。这家伙挺有钱啊,九枚金币可是自己在一只怪物身上打出来的最大数额了。只是,好景不长,张举的身体虽说在不断分解,可飘到空中以后,又慢慢地凝聚起来,好似魂魄一样漂浮着,呈现出张举的轮廓。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羽纳闷道,难道沉沦魔巫师还能变成鬼魂状态?

    张举的魂魄飘在空中,不一会儿,张举突然开口:“潘塞诺克德拉卡姆巴斯——灵魂修复!”这个声音茫远飘渺,在空旷的图书馆留下一阵阵回声。这时,欧阳羽双手紧握法杖,现在在欧阳羽眼前发生的,他从来就没有遇到过,在游戏中,也没有这么玄而又玄的事情。一切的一切,只有靠自己的警觉,随机应变。

    刹那间,狂风大作,张举的灵魂在此刻仿佛成为了一个漩涡,寒风砭人肌骨,从四面八方涌入张举的灵魂之中。欧阳羽被大风吹得不断摇晃,眼睛也无法完全张开。但欧阳羽始终将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一有变故,就立即出手。

    yuedu_text_c();

    不过一分钟时间,张举的灵魂终于不再吸收,整个灵魂鼓胀得像只大蛤蟆,可就是这样一只大蛤蟆,在欧阳羽眼前凭空消失了。

    不见了?欧阳羽做足了防御架势,却发现张举在眨眼间不见,连一丝能量波动都不曾留下。“靠,耍我啊!死了还弄那么多花样。”感受不到任何威胁,欧阳羽忿忿地将法杖放下,骂道。

    只是与此同时,大厅中老人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了灰蒙蒙的雾气,雾气不断往下渗透,进入了老人的额头中。风若岚刚要走出大门,发现了这一异状,感觉十分奇怪,于是疑惑道:“张光富?”

    风若岚见没什么反应,便不再久留,转身离开。

    “风小姐,是你在叫我吗?”风若岚的背后,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

    第十八章 初遇劲敌

    风若岚急转身,才发现哪还有老人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身高1米7左右,手持鬼头法杖的暗红色的恶魔。恶魔的法杖上,镶的明显是人的头盖骨,而恶魔本人,则用自己黑红而嶙峋的手爪抚摸着。风若岚呆呆地望着这突然出现的恶魔,却用颤抖着的声音道:“你,是张光富?”

    恶魔的大嘴一扯,两颗獠牙将他的凶残暴露无遗。听到问话,恶魔的眼神宛如一把尖刀般射向风若岚,让她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好几步。“嘿嘿,不错,我就是张光富,很惊讶吧?”恶魔坏笑着。“怪不得押我上来的是恶魔,没想到你自己就是。”风若岚不知为什么,心里没有那么惊慌了。

    “哈哈哈,是啊,没有想到吧,与你风家合作的,是我们恶魔一族,你么不是自认为很清高吗?现在呢?”张光富继续笑道。

    “好卑鄙。”风若岚有些气恼。“卑鄙?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也走不了了。”张光富一步一步向风若岚走去。风若岚是大家闺秀,平日里也对恶魔有些了解,甚至接触,只是她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到过恶魔狰狞而可怖的脸,而现在,风若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唔…好漂亮的脸蛋啊,我忍不住了,快,把衣服脱下来!”张光富之前也从未这么仔细地打量过风若岚,如今一见,眼中暴射出无尽的贪婪与欲望,这样清纯美丽的少女,在下手之前不先享用一下,那可是天理难容啊!

    “你…你说什么?”风若岚以为他马上会杀了自己,没想到会说出这种话来。

    “嘿,风小姐,赶快脱了衣服咱们爽快爽快,没准伺候得我高兴了,就不杀你了呢,哈哈…”张光富把脸凑到风若岚面前,滛笑道。

    风若岚是家族中的大小姐,哪个见了她不是恭敬有加?虽说追求者亦是络绎不绝,但那些都是有身份的公子少爷,在她面前也是彬彬有礼的,何时听到过如此轻薄的语言?

    风若岚顿时满脸通红,双手护在胸前,颤抖着喊道:“你别过来,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我男朋友绝不会放过你!”

    欧阳羽见张举突然消失,也没办法,只好往外走,快走到大厅,就听到了风若岚的声音。“男朋友,她有男朋友了?”欧阳羽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啊,她有没有男朋友关自己什么事,况且她本来就是个大美女,追她的人定然数不胜数,没有男朋友反倒奇怪呢。

    风若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一刻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哥哥,哥哥小时候那么照顾自己,但此时此刻,脑中不由自主地却想起了另一个人,脸上不禁感觉有些发烧。

    “哈哈,你男朋友又是何许人也?似乎很厉害啊。”张光富也不怕风若岚逃跑,笑着问道。

    “我男朋友他…可是很厉害的,连张举…都不是他的对手,张举的全力攻击他可是…很轻易就接下来了。”风若岚结结巴巴地说道。

    “啊?”欧阳羽正准备现身替风若岚解围,没想到却听到风若岚这样说,不由得脚步一顿:这丫头不会是在说我吧?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哦?”张光富鬼脸面色一凝,道:“难道是他害了张举?哼,小子好手段呐,居然把张举逼成这样。”

    什么?风若岚心中也是一跳,听张光富的语气,张举似乎败在了他的手上?风若岚一直以为某人还在与张举僵持着,可此刻却好奇起来,他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吗?自己刚才只不过是下意识一说而已啊!

    “看来,我要尽快解决你,再去干掉你那个小男友了。”张光富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拔出了比张举那把刀还长10公分的腰刀。

    “你在找我吗?老鬼!”欧阳羽虽说有些怯场,不过还是走了出去,在面前的可是货真价实的精英怪,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醒了。不过欧阳羽也没时间去细究,风若岚都那样说了,自己总不能畏畏缩缩吧。

    张光富回过头,看到欧阳羽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大踏步地向他走去。

    “你杀了张举?”张光富冷声质问道。而风若岚看到欧阳羽,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