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3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3部分

    骑士那种光明之力的压力,而是比他们还要冷漠,还要残忍,甚至能将他们变成掌中玩物的那一种折磨。

    不过,现阶段,这仅仅还只是一种心理上的优势罢了,并不会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死灵法师?选择这个职业的太少了,几级了?”孙兵不一会儿就缓过了神,因为他发现欧阳羽对他的压制并不大。

    欧阳羽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告诉他自己的级别,否则一个1级的死灵法师还装出这么拽的模样,他一定要笑翻过去不可。

    腐尸,攻击高,特别是那一下近身之后的出手,十分迅猛有力,能造成极大的伤害,弱点是行动速度慢。欧阳羽在脑海中努力回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

    见欧阳羽不答话,孙兵便慢慢地向他那边移动过去,化身本体之后,移动速度慢了不少。

    “不能被他击中,否则情况不妙。”欧阳羽握着法杖的手已满是汗水,1级的死灵法师和头目怪物还是差了不少的。

    正当孙兵要接近欧阳羽时,欧阳羽突然一杖横拍,猝不及防之下,孙兵挨了个正着。

    仓促出手,只见那孙兵的血柱只是稍微少了一小段,欧阳羽不禁皱眉,就算加上了法杖上那固有的+50%对不死生物的伤害,死灵法师的普通攻击能力也是低得可怜。

    孙兵吃痛,咆哮了一声,却又怪笑道:“没想到实力这么弱。”“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欧阳羽灵巧地闪到孙兵的身后,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杖。一击得手后,欧阳羽连忙身形暴退,果然没过多久,凌厉的爪风就覆盖了刚才站着的那片区域。

    就这样,在欧阳羽不停的闪避攻击中,那孙兵的血柱也缩短到了一半一下。虽说孙兵的防御高,血量足,攻击高,出手也奇快,但是行动速度慢这一点被欧阳羽吃了个透,耍得他团团转,却连欧阳羽的衣服都没碰到。

    那孙兵气得简直要吐血,明明只要能打到欧阳羽一两下,欧阳羽就失去了战斗能力,可眼前之人似乎对战斗的灵敏性很是高明,总是让自己的攻击落在空处。

    慢慢地,孙兵攻击渐渐迟缓了下来,不再盲目地对欧阳羽发动攻击,而是等待时机,不断蓄力,追求致命一击。

    小心驶得万年船。刚才的不谨慎可是让欧阳羽吃了个大亏,幸亏孙兵还只是个头目(蓝色怪),若是精英(金色怪),或是更高的小boss(暗金怪)级别的魔物,那刚才那一下,欧阳羽已经就被秒杀了。于是,孙兵动欧阳羽动,孙兵不动欧阳羽也不动,契约者有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可以自动回复生命,可一般的怪物不行,你不动就不动吧,我离你远远的,看谁耗得过谁。

    孙兵蓄了半天力,却发现欧阳羽始终在以他为圆心,五米为半径的大圆外蹓跶,就是不踏进圆内半步,而欧阳羽的生命和体力却在不停地缓慢恢复着。

    没办法,孙兵只得放弃他守株待兔的战略,又开始跛着脚向欧阳羽走去,这一下欧阳羽可乐了,又开始使用老战术在他背后敲闷棍,就在这样一点一点的消磨下,孙兵终于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憋屈地倒下了。

    “呼”欧阳羽虚脱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如此地小心谨慎,可是要耗费大量体力的,那恐怖的攻击力,欧阳羽是不愿也没能力再挨第二次。

    “嗡…”刚坐下没多久,一道金光突然就覆盖了欧阳羽的身体,生命值和体力值骤然补满,刚才因为战斗而产生的疲倦感一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勃发出的巨大活力。

    欧阳羽心中惊喜:不会是升级了吧?要到第二级可是要5000点经验,可自己才杀了那么些硬皮老鼠,才几点经验,再加上这只腐尸头目,怎么着也凑不到5000点啊!

    还没回过神来,面前蹦出的两个小方格却证实了欧阳羽的猜想。用意念打开其中一个,果然有升级后可分配的5点属性,等级一栏中原来那个“1”此时也变成了“2”。

    居然是真的?真让人不敢相信。难道头目怪在现实中有这么多经验?说到现实,怎么分配这5点属性呢?这是真实的世界,小命可是最重要,小命没了一切就没了,不像游戏里还可以重新开始,裸奔着去找自己的尸体。想到这里,欧阳羽马上“唰唰”两点加在了体力上。死灵法师毕竟是法师,又两点加在精力上,还一点就加敏捷吧,怕死的人加些防总没坏处。

    然后是技能点。“终于学技能啦。”欧阳羽无限期待地想道。随后便开始考虑该如何分配。死灵法师技能板上一共有三大系技能:召唤系,毒素和白骨系,以及诅咒系。现在欧阳羽能够学习的,一共有这三系之中的五个技能,分别是召唤系的召唤骷髅战士,支配骷髅;毒素和白骨系的牙,以及白骨装甲;还有诅咒系的伤害加深。

    本来召唤骷髅战士在法杖上附带就有,可自己手中的却是个山寨货,不过欧阳羽想了想这个技能还是不适合早学,万一一时手痒或什么时候不小心召唤出来了呢?那肯定要被当作妖魔处理了。支配骷髅是召唤骷髅战士的强化技能,现在根本不可能去学。

    思虑再三,欧阳羽还是学习了伤害加深。牙作为一个攻击技能倒是炫目,也方便不少,但毕竟还是引人注目了些。而诅咒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简直是居家旅行阴人之必备产品啊。

    伤害加深:诅咒一群敌人,让他们受到物理伤害时受更重的伤。当前等级:1级+物理伤害100%范围:2平方米持续时间:8秒消耗法力:4

    果然不错,伤害翻倍,只是现在自己的输出攻击太低,翻倍了效果也不是很大,要是有个高攻的野蛮人之类的相互配合一下,那杀伤力就会大很多了。

    分配完毕,欧阳羽站起身来,发现孙兵的尸体已经在空气中消耗殆尽了。欧阳羽眼睛一瞟,就发现了一抹金光,他立即冲了过去,一边还默念着:“一定要是黄金装备,黄金装备。”虽然在游戏中头目怪物和普通怪物的暴率是差不多的,但谁知道在现实中会是如何。

    令人失望的是,五枚金币亮闪闪的,却没有一点装备的影子。欧阳羽无奈地将金币收好,却意外地发现在金币下还有一张鉴定卷轴。

    “头目怪物果然是富裕好多,今天到现在赚了9枚金币,900元的话,一个月就有两万多近三万的收入,哇,也算是个中产阶级了。”虽然没有装备,但总的来说还算令欧阳羽满意。

    欧阳羽再次打开了属性面板,经验一栏却让他大吃一惊——现在的经验居然超过了6000!一只腐尸头目再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经验啊,难道是任务?欧阳羽一个激灵,忙打开任务面板:

    任务:死灵法师的愤怒任务描述:在孙兵小区中的窝点中找到并干掉他的同伙

    yuedu_text_c();

    果然变了,而且,这居然只是任务的一个部分,这一个部分居然就有这么多经验,那全部完成呢?

    欧阳羽兴奋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暗道:看来今晚的战斗还没结束。孙兵刚才说了还有两个小警员在小区内,想必就是他的同伙了。

    欧阳羽于是快步走到小区传达室门前,轻叩房门。屋内漆黑一片,没任何反应。欧阳羽敲门声音大了些,轻声唤道:“老张伯。”

    “谁啊?”屋内的灯“啪”地打开,传出了老张伯迷迷糊糊的声音。

    “是我,欧阳啊。”欧阳羽回答道。

    门“吱呀”一声打开,老张伯透出半个脑袋,看到欧阳羽搓着手站在门前,才把门完全敞开,让欧阳羽进去。

    “欧阳啊,这么晚了来有什么事吗?”老张伯泡了杯热茶递到欧阳羽手上问道。

    欧阳羽喝了口茶,开口道:“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不碍事不碍事,这儿晚上不太平,刚才还是小心起见,欧阳你别介意。”老张伯道。

    “嗯,我是想问下,警局里派来巡逻的警察是住哪个房?”欧阳羽问道。

    “他们啊,就住对面那间空房。”老张伯站到窗边指给欧阳羽看:“你有事要找他们?”

    “对,有事。”欧阳羽点了点头。

    “哦,那你去吧,以后这么晚了尽量少出来,毕竟不太安全。”老张伯提醒道。欧阳羽谢了老张伯,便走到了对面去。

    屋中一片灯火通明,想来他们还在等老大回来吧。欧阳羽暗恼,刚才孙兵把自己摆了一道,现在,就是轮到自己去耍他们了。

    欧阳羽深吸一口气,将门拍得“砰砰”作响,一边还扯着嗓子大喊:“不好啦,警察同志,不好啦,闹鬼啦!”

    第九章 飞来横祸

    “谁啊谁啊,喊什么喊!”门一把被拉开,两个年轻的警察不耐烦地叫道。“警察同志,出大事啦,我们小区闹鬼啦!”欧阳羽故作惊慌,喘着气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道:“怎么回事?你说得清楚些。”

    “你们赶快想办法,孙警官,孙警官他…他碰上鬼啦!”欧阳羽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双手不停地比划着。

    “什么?孙警官遇见鬼了?你怎么知道?”二人惊道。

    看着二人诧异万分的表情,欧阳羽心里偷乐,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道:“我今晚在朋友家玩,现在才赶回来,没想到刚准备回家,就听到了响动,我走过去一看,一个浑身火红火红的怪物,还好像拿了个什么杖,口中还咿哩哇啦不知道在喊些什么,真是好恐怖啊,孙…孙警官他正好对着那怪物啊。”

    二人听完脸色皆是一变,一个立马在另一个耳边低声道:“难道是沉沦魔巫师?”契约者的耳力也是相当不错的,尽管说话声很轻,但也被欧阳羽听了个一清二楚。

    “走,带我们过去!”沉吟了片刻,二人齐声道。

    上钩了。欧阳羽知道,在魔族阵营中,也是分许多小阵营的,阵营之间也是明争暗斗相互对立。比如说腐尸一类的怪物属于不死系,而另一种初级怪物沉沦魔属于恶魔系,两派之间也应该是有着种种矛盾,若是他们碰到了一起,也可能是会引起不小的摩擦。怕孙兵吃亏,二人便立刻准备赶过去。

    “刚才我看见孙警官和那个魔鬼就是在那个木屋前对峙着。”欧阳羽一边引着二人快步走着,一边说道。

    二人一听,便急速上前,把欧阳羽撇在后面,径自往木屋方向走去。

    欧阳羽尾随着他们来到木屋前。二人看到的只有一片狼藉,却半个人影也没有。这当然是欧阳羽和孙兵战斗留下的,虽然现在这里空空荡荡,但战斗痕迹还是依稀可见的。

    “怎么没人了?”其中一个警察转过头来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还在的,会不会孙警官被那怪物掳走了?…你们看那里,地上有痕迹。”欧阳羽指着刚才那孙兵倒地的地方说道,不过此时孙兵的尸体早已分解,量谁也无从寻觅。

    二人果然在那里趴了下去,一个还轻声说道:“的确有头儿的气息。”另一个道:“可是…难道头儿已经不在了?”

    yuedu_text_c();

    在他们趴在地上嗅着孙兵气息的时候,两个人谁也没有发现,背对着他们的地方,一支法杖上已经亮起了血红的微光。

    你们这帮杂碎,连小雅这样的女孩都不放过,也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就让你们来试试这招伤害加深吧!欧阳羽心中默念着,法杖一挥,诅咒,便将二人尽数笼罩。

    诅咒是个好技能,除了在凝聚法力时会出现些许光亮,出手之时,却是无色无味,无声无息,让人觉察不出自己已经被当作目标锁定。

    刚才孙兵就是这样偷袭自己的,现在,自己将要全部还回去!欧阳羽刚释放了伤害加深,便一个箭步冲到二人身后对准二人的后脑勺狠狠地拍了下去。二人还浑然不觉,就被打趴在了地上。伤害加深的时效是八秒,因此欧阳羽趁二人躺在地上被打懵的时候,不住地挥杖敲击。当二人反应过来变为本体时,却发现自己已只剩下了点血皮。两只腐尸刚挣扎着翻过身来,一根法杖就抵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别动,再动一下立刻要了你们的小命。”欧阳羽低声威胁道。

    闻言,二人立即停止了挣扎,乖乖躺着。“没想到怪物也怕死,唉,看来所有生命都是一样的啊。”欧阳羽心道。

    “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杀小雅?”欧阳羽问道。刚才和孙兵缠斗的时候太紧张了,竟忘了拷问他一下,现在只有拿他的两个手下开刀了。

    “不是我们杀的啊,是头儿下的手。”其中一个腐尸道。

    “这我自然知道,我是想问你们,孙兵为什么要对小雅下手。”欧阳羽当然知道孙兵是罪魁祸首,任务上早就体现了,但小雅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而这些魔族怪物也似乎并不是随意滥杀的,一般情况下,也没必要和一个小女生过不去才对。

    “这个…”“这我们也不知道啊,头儿闲着无聊随意杀个人也挺正常的。”一个腐尸犹豫着,而另一个马上接口说道。

    这个理由也确实无任何不妥,可隐隐的,欧阳羽总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没有任何根据,仅凭一种直觉。可能自己在潜意识里,不希望小雅死得那么不明不白吧。

    欧阳羽直直地盯着后一个腐尸,他那垂落暗黄的眼珠中的目光开始闪烁,似乎不敢再与欧阳羽对视。“哼,敢骗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你来说!”欧阳羽指向先前犹豫的那个腐尸。

    “我说…”“不能说!说了我们会完蛋的…”“啪!”欧阳羽毫不留情地一杖拍了下去,那腐尸便一命呜呼了。“不说你现在就完蛋了,你说吧。”欧阳羽拍了拍手道。

    剩余的一个腐尸狠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颤抖道:“我们头儿也只是个头目。所以具体的也不知道太多,而我们就更别想知道多少了。我只知道,这是一个计划,上头的计划。”

    “看来,这个任务不简单啊,能指挥头目怪物的,就是精英了,精英怪物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比较难对付的。”欧阳羽暗想道。

    “那你总有任务吧?”欧阳羽还是打算深入了解一下,毕竟这个任务也是必须要完成的,而且在奖励方面对自己来说也是个莫大的吸引。

    “我的任务是配合头儿行动,不过头儿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似乎很重要。”那个腐尸想了一会儿说道:“至于头儿为什么杀了那些人,那就真不知道了,头儿也是喜怒无常的。”

    “找东西?”欧阳羽思索了一下,道:“你们怎么和上一级联系?”

    “我们没法联系,头儿可以联系,但我们不知道——哦,房中可能有些有用的东西,你快去看看吧。”腐尸很是“好心”地说道。

    见到欧阳羽转身欲走,那腐尸爬起来也想要溜走。欧阳羽丝毫不客气地一杖挥出去,腐尸最后一点生命归零,倒了下去。

    “算盘倒是打得挺精,还想逃?”欧阳羽蹲下身子,先前那只腐尸的尸体已经不在了,可那里一无所有。“不愧是只倔强的腐尸,死了都不给点什么。”欧阳羽笑了笑,看到后一只腐尸却是贡献了两枚金币。

    将现场整理了一下,欧阳羽来到了警察们在这里设立的那个巡查室,也就是腐尸们待的那个房间,发现这个房间倒是比自己那个小房间要大了不少,设备也一应俱全,看来那些腐尸倒也挺会享受。

    于是,欧阳羽开始地毯式搜索,床底下,厕所里,电视机后面…整个房间都被欧阳羽翻箱倒柜式地检查了一遍。“除了这个皮箱,其他就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了。”欧阳羽从衣柜的夹层中发现了这个皮制的行李箱。行李箱不重,但用密码锁锁着。

    欧阳羽三下五除二将锁破坏,刚将拉链拉开,一阵清亮的蓝光从里面“刷”地透了出来,似乎还带有着如同大海般的幽深寒气。欧阳羽心中暗喜,一下子将皮箱完全敞开。一顶皮制的帽子静静地躺在里面,帽子的样子很老土,带上去之后将只剩一张脸暴露,脑袋其余部分将完全被包裹。但这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帽子的的周围闪烁着朦胧的蓝光!蓝色装备!终于看到蓝色装备了,现实中的暴率低得可怜,到现在除了可怜的几枚金币外,只打出了一张鉴定卷轴。而现在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一件蓝装,这真是莫大的幸运了。欧阳羽把帽子拿起来:帽子未鉴定。

    欧阳羽掏出刚才打孙兵得来的鉴定卷轴往上一拍,红光一闪,属性鉴定便已完成。

    海蓝之能源的帽子:

    防御:3

    耐久:12~12

    需要等级:3级

    精力+2

    yuedu_text_c();

    抗毒+10%

    “……”这顶帽子作为一件初期的蓝装倒是很不错的,而且还难得地加了两条属性。欧阳羽毫不犹豫地将帽子收入囊中之后,发现箱中蓝光不减,反而更盛了。定睛一看,一块湛蓝的碎片藏在角落里,那蓝色的碎片形如千年寒冰,而且不断散出丝丝凉气。居然是宝石!欧阳羽一阵悸动,心道这里的宝贝还真是多,今天一晚上就赚了个钵盘满盈。

    碎裂的蓝宝石(镶嵌)武器+1~3点冰冷伤害;装甲+10法力;头盔+10法力;盾牌抗寒+12%

    欧阳羽将蓝宝石把玩了好一阵,才拿起箱子里的最后一样物件——一张白纸。白纸上用已经发黑的鲜血写了一些奇怪的符号,欧阳羽也看不懂,只好随手扔进了物品栏。

    扫视了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地方遗漏了,欧阳羽才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欧阳羽又打开了任务栏,看看接下去的提示。

    任务:死灵法师的愤怒任务描述:进一步调查异常情况。

    这…太模糊了吧,怎么调查也没说,看来只有另想办法了。

    第二天,欧阳羽还是和往常一样,准时到了学校。一路上,所有的学生看到欧阳羽都如同看到瘟神一般,远远地避了开去。欧阳羽也不在意,自顾自地低头走着。

    “砰!”一阵猛烈的撞击让欧阳羽一个趔趄,差点向后翻倒,还没等他站稳,就听见了一个如公鸭般的嗓音:“你小子不长眼睛啊?老子的路你也敢挡?不想活了是吧?!”

    第十章 单挑

    欧阳羽抬起头来看了眼前这位老兄一眼,准备一言不发地走开,这个高大的男生是学校散打社的副社长,人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满面的横肉,可天生一副公鸭嗓,人送外号“大蛮鸭”。当然,当面是不敢说的,因为这位鲁帕同学可是皇州大学一霸了。平日里也一直是凶恶无礼,惹是生非的主儿。

    见到欧阳羽理都不理他,鲁帕顿觉没面子,吼道:“你tmd哑巴啦?”

    鲁帕这一声吼,可引来了许多学生驻足,一个个都站在周围,看见欧阳羽和鲁帕对峙,不禁开始议论纷纷。

    “欧阳羽怎么和鲁帕对上了?”“不知道啊,这回欧阳羽又要栽了。”两个男生站在欧阳羽后面不远处谈论着。

    “呀!欧阳羽据说不是杀了人吗?现在居然又敢和鲁帕横了…”一群女生走了过去,看此情景,也开始加入了围观者的行列,兴致勃勃地看着欧阳羽和鲁帕,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这样的情景让欧阳羽很不爽,虽说对这一大堆旁观者来说,这似乎的确是个不错的戏码,但这种像猴子一般表演给他们看,引得他们最后弄得满城风雨,这点欧阳羽很是不感冒。再看鲁帕,却是一脸傲气,双手插在腰间,双眼向天,看都不看欧阳羽一眼,似乎对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很是享受。

    事以至此,也是避无可避了。欧阳羽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确定是我撞你,而不是你来撞我?”“废话,老子可不像你,不长眼睛。”鲁帕叫道。“好,那你说说看,你想怎么办?”欧阳羽实在懒得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问道。鲁帕见欧阳羽服软,脸上一喜,道:“你得赔偿我精神损失费5000元,否则…”

    “否则如何?”欧阳羽顺着他的话下去。“否则你就得和我打一场。”鲁帕笑了笑,很是平静地说道。“和你打?”欧阳羽有些纳闷,平日里似乎自己和这只大蛮鸭没什么交集才对,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和自己打一场?

    “没错,杀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就来和我比试比试。”鲁帕高声说道。一旁的人也是一阵唏嘘,两个“恶人”,似乎欧阳羽比鲁帕还要更加不受欢迎一些,毕竟辣手摧花的事情是让人很不齿的。

    又是小雅,小雅的事情已经让欧阳羽怒极,而三番五次地听到别人把小雅的死挂在嘴边也使得欧阳羽泛起一阵阵内疚。

    “好,就依你。”这四个字一出口,四下都惊叫了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欧阳羽怎么傻到往鲁帕枪口上撞去。鲁帕学了五年的散打,现在已是小有所成,而欧阳羽怎么看起来都不过是一个骨瘦如柴的普通人罢了。

    那鲁帕闻言也是一愣,随即笑道:“好啊,你定个时间,定个地点吧。”

    “不需要!现在,在这里,可以吗?”欧阳羽懒得和他多废话,这种撞上门来的麻烦还是尽早解决的为好。“这…”鲁帕似乎也没想到欧阳羽会这么干脆,马上道:“可以,不过你稍等。”鲁帕说着拿出手机拨了几个键,然后走出人群外讲了片刻,又走了回来。

    “稍安毋躁,马上就好。”鲁帕双手负于身后,笑道。欧阳羽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没说什么,且看他一个人自导自演吧。

    不过盏茶时刻,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熙熙攘攘地就挤了过去,欧阳羽凝神一看,那都是各个系各个班的学生。学生们的表情也是各异:有兴奋地和身边的人高声谈论的;有眉头紧锁,拳头攥紧的;有不露声色,却又想起什么,与同伴窃窃私语的。这一片人大约有几百个,其中还包括欧阳羽班里的绝大部分同学。

    欧阳羽微微蹙眉,看着这一大群人站在自己和鲁帕的周围,围成了一个大圈。这里是学校的一个小广场,因此人虽多,但并不显得拥挤。众目睽睽之下,欧阳羽总算反应过来鲁帕叫这么大一群人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想让自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也难为他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竟拉了这么多人过来。

    鲁帕看欧阳羽眉头紧锁,不禁笑逐颜开,很是得意。

    “是薛蓉?”人群后方嘈杂声中不知道有谁突然高喊了一声。欧阳羽不自禁地猛转过头去,瞥见一个如同古典水墨画中的曼妙身姿,静静地站在树荫下,那清澈无暇的双眼却让欧阳羽不敢直视,连忙回过头去,冷冷道:“鲁帕,你什么意思?”

    鲁帕笑道:“欧阳羽,你现在是全民公敌知道吗?现在我当着大伙儿的面,来替天行道。”

    欧阳羽听后反而微微一笑,道:“鲁帕,你又是什么人呢?你有资格替天行道?”

    yuedu_text_c();

    “我鲁帕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再不济也不会去杀人,更别说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女生!”鲁帕针锋相对地说道。

    “鲁帕,打他!”“鲁帕,加油!”说道此处,下面已经是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一个个都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欧阳羽撕碎了一般。

    始料未及。欧阳羽没有想到鲁帕居然在这一刻如此受拥护,而自己,却早已被人视作穷凶极恶之徒。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没什么意见,要打便打。”欧阳羽心里不知怎的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伤感。

    大家把这个圈子扩大了些,腾出场地来。鲁帕很是高手地将衣袍一掸,道:“出招吧。”欧阳羽刚走上前一步,就听见一声大喊:“等等!”人群之中,吴刚横冲直撞地挤了进来。

    “刚子,你来干什么?”欧阳羽脚步一顿,问道。吴刚没有回答,而对鲁帕道:“鲁帕,你在论坛上发帖让大家看好戏就是为了这个?”

    “怎么,有问题吗?”鲁帕一摊手,笑道:“我早说了,不想来的可以不来,但你也看到了,这么多人都支持我这样做。”

    吴刚转过头去面对着欧阳羽道:“你怎么不解释一下?”

    “解释?三人成虎,我说了又有什么用?”欧阳羽瞟了一眼笑盈盈的鲁帕,说道。吴刚知道欧阳羽势单力薄,于是高声道:“欧阳羽不是凶手,大家都错怪他了。”

    “什么?…”人群中又开始了议论,一个个都面面相觑,他们早已将欧阳羽是凶手这一论断钉在铁板上了。“喂,你怎么知道?”果然,马上有人开始唱反调了。

    “不信,你们谁都可以去警局问问,看看他们是怎样一个说法,欧阳他根本不是凶手!否则,警察怎么可能不把欧阳抓起来呢!”吴刚大声道。

    欧阳羽不禁动容,明知道这样根本没用,吴刚还是尽自己所能帮助自己,这样很可能也将他自己推向人们的对立面。

    欧阳羽伸出手拍了拍吴刚的肩膀,道:“算了吧,这些,我还可以承担。”

    吴刚盯着欧阳羽:“欧阳,有些事情,你其实不必沉默的,如果你不愿意开口的话,那就由我,来替你说出口!”

    欧阳羽突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有难同当这个词语。自己原来都只是把吴刚当作一个还算合得来的朋友罢了,但从未想到,这个一向来沉默寡言的大男孩居然在这一刻完完全全,不顾后果地站在自己这一边。

    吴刚没有理睬四周的惊呼,兀自对着鲁帕说道:“若是你今天一定要打,那么我来代替欧阳,由我来和你比试一场!”

    所有人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个满脸愤慨的男生,一时间,场面骤然冷却了下来。

    欧阳羽也被吴刚的话吓了一大跳。虽说吴刚也是体格健壮,但鲁帕是专门训练过的,对一些招式套路早已烂熟于心,就算是现在的自己,若真要打起来,也只能靠自己强大的生命力耗着。毕竟二级的死灵法师在其他方面与常人,特别是像鲁帕这样的人没有过于悬殊的差别,更不用说吴刚了。

    鲁帕愣愣地看着吴刚,道:“你确定?”吴刚正要上前,欧阳羽拽住了他,道:“刚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事由我而起,我自己来吧。”

    “欧阳,今天既然我在这里,就让我替你顶一阵子吧,你承受的,已经够多了。务必,让我来,起码,我可以抵挡一阵子。”吴刚郑重地说道。

    “这…”欧阳羽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望着吴刚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谢谢了。”吴刚突然咧嘴笑了:“谢什么!”往欧阳羽胸口一捶,便走到了场地中央。

    “看啊,欧阳竟然当缩头乌龟了!”看到欧阳羽慢慢走出场外,马上有人开始叫唤起来。“是啊,把自己的朋友往刀口上推呢!”……

    新一轮的声讨持续了片刻,就戛然而止,因为鲁帕和吴刚二人已经准备开始了。大家都屏住呼吸,望着身材相仿的二人,不过谁都知道,吴刚其实是毫无胜算的。

    第十一章 支线

    欧阳羽拨开人群走到最外围,混在人群后方看着,现在大家也没人来管他,一个个都盯着前方关注着场上的形势。

    “你叫什么?”鲁帕问道。吴刚毕竟没有像欧阳羽这么出名。

    “吴刚。”吴刚淡淡地应道。

    “吴刚?呵呵,伐桂的那个?好好待在月亮上吧,替人强出头可不是件好玩的事。”鲁帕毫不在意换不换人,依旧笑吟吟的,他对自己的实力可是有着莫大的信心。

    吴刚脸上掠过一丝怒容,道:“你对欧阳不利,我便会和他一起抵挡!多说无益,来吧!”鲁帕笑笑,也不多说,立刻摆好了架势。

    欧阳羽站在人群之外,左手伸向背后,血红的光芒逐渐凝聚在手心。吴刚那毫无保留的友情早已深深震撼了自己,明知不敌,却为我而战,自己又怎么会真正袖手旁观呢?

    yuedu_text_c();

    “伤害加深。”欧阳羽心中默念一声,无形的诅咒立即将鲁帕笼罩。鲁帕对着吴刚一个标准的横踢,一开始比试的时候一般双方都会试探性攻击几招,摸清对方的套路。而鲁帕这一脚却是十分用劲,不打算给吴刚留任何退路。

    吴刚望着如虎尾一般迅猛有力的攻击,心中不禁骇然,无奈地将双手握拳护在胸口。谁知,鲁帕那一击只是虚招,在吴刚胸前几厘米处突然收脚,转而用拳,欲直捣吴刚面门。无法想象,这样有力的拳头落在吴刚毫无防备的脸上的后果将会多么严重。

    “小心!”欧阳羽大喊道,怎奈相隔太远,已经无法阻止鲁帕了。正当鲁帕拳头即将落下时,只见一个灰点“刷”地掠过人群,不偏不倚地砸在鲁帕的手腕上,随即“噗”地一声,鲁帕的手腕竟直接被洞穿了去,击出一蓬血雾。那灰点落地,人们谁也不敢相信,那只是一颗普通石子罢了。

    “哇啊啊!”如一面破锣敲响般,鲁帕捂着血流不止地手腕软倒在地,发出痛苦不堪的嚎叫声。

    “咦?威力怎么这么大。”一声低语将人们从惊骇欲绝中拉了回来,循声望去,一袭青灰色长袍映入人们的眼帘,这如同古时秀才一般的装饰加上这一副儒生之相在皇州大学可是声名煊赫。

    “风雅公子纳兰琴殇?”“纳兰居然出手救了他?”“好厉害啊!”“纳兰,我爱你!”……各种各样的声音顿时充斥了整个小广场。纳兰琴殇恍若未闻,依旧带着一卷书生气淡笑着走到场地中间,对着满地打滚的鲁帕道:“鲁帕,你刚才那一下要是打着了,他可就没命了啊。”鲁帕不知有没有听见,只是不住地“哼哼”。“不过,不好意思,刚才大概没有控制好力道,下手重了些。来个谁,把他送去医务室吧。”纳兰琴殇很是儒雅地鞠了一躬,说道。

    “不是没控制好,而是我给鲁帕加了个伤害加深而已。”欧阳羽暗道,随后走上前,来到吴刚身边,道:“刚子,走吧。”吴刚显然是有些精神恍惚,点了点头跟在欧阳羽的身后。走过纳兰琴殇身边,欧阳羽轻轻道了一声:“多谢。”纳兰琴殇表情并无太多变化,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寝室,吴刚刚坐下来就笑道:“刚才还真是差一点呢,否则就回不来了。”吴刚的话语里没有一丝埋怨,似乎就像说了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刚子,对不起,早知道鲁帕下狠手的话,当时就不会让你替我了。”欧阳羽对吴刚始终怀有歉疚,心想当时就该坚持自己来的。

    “没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嘛。”吴刚看了看手表,道:“今天咱们再点个火锅?”“好啊,还有料吧?”见吴刚如此释怀,欧阳羽也不再矫情,心情也不自觉地好了起来。

    不一会儿,屋中便洋溢着浓郁的香气,雾气蒸腾,置身之中让人感觉十分惬意。大吃片刻,欧阳羽突然开口问道:“你对纳兰琴殇这个人了解多少?”吴刚没想到欧阳羽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思索了片刻,道:“纳兰琴殇,被人叫做风雅公子,满族人,其余的,就是他那复古的服饰了。”

    吴刚不是个八卦的人,对于一些偏门的小道消息,也是知之甚少。

    “皇州大学四大公子,一个个,都不简单啊。”欧阳羽叹道。

    “是啊,本来以为这个风雅公子就是个读书人,没想到还有这一手。”吴刚笑道:“不过,要不是他的出手,倒霉的就是我啦。”

    凯恩说过中国是有许多能人异士的,这应该就是指一些古武学世家,或者残存的门派,以及游方散人之类的,这些人也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虽说欧阳羽并不知道纳兰琴殇这一手是从哪里习得的,但他自问凭现在的自己,还无法达到这个地步。

    “嗯,看来有必要对四大公子了解一下了,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什么了吗?”欧阳羽继续问道。

    “哦,还有,只不过…不过…”吴刚一拍脑袋,想到了什么,但后来又不知怎么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怎么了?这可不是你风格啊。”欧阳羽笑了笑。

    “欧阳,那我可说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吴刚表情一正,严肃地说道。

    “说吧,怎么,还与我有关?”欧阳羽并没多在意。

    “据说,纳兰琴殇和…薛蓉好在一起了。”吴刚看了欧阳羽一眼,无奈地咬牙说道。

    “嗯?”欧阳羽手中的杯子不自觉地一颤,随后只是慢慢地“哦”了一声。吴刚见欧阳羽不愿在这方面多做纠缠,只好连忙岔开话题,道:“呃…那什么…欧阳,你知道图书馆闹鬼的事吗?”

    “闹鬼?”欧阳羽抬头问道。“是啊,现在大家都不敢去图书馆看书或查资料了。”吴刚回答道。

    “怎么回事?”欧阳羽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