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2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2部分

    了。”凯恩双手一摊,说道。

    “没了?你要我一个死灵法师就拿这么根破法杖去敲怪吗?安全设施居然不给配备?真是想让一个浪费了两张契约的契约者这么早就英勇捐躯吗?”欧阳羽顿时抓狂。

    阿卡拉见到欧阳羽一副随时可能要爆发的表情,不由得笑道:“你可以买。”

    “买?可我没金币啊!”欧阳羽看了看自己的金钱一栏,只见硕大的一个鸭蛋竖在面前。

    “你们的一百元可以换暗黑金币一枚,相同的,暗黑金币一枚可换你们的一百元。”阿卡拉点拨道:“不过我劝你做好心理准备,装备和金币可没有游戏中那么容易获得。”

    欧阳羽无奈道:“那先看看吧。”

    阿卡拉和凯恩二人翻箱倒柜,找出了四件装备,还全是白装,其中有一块盾牌。阿卡拉笑了笑,道:“不如你们游戏中那么丰富吧,我们这儿的物资并不充裕,只有这些了。”

    这时欧阳羽才知道他们的确没有多余的物品每个人都分配了,因此也点了点头,蹲了下来,拿盾牌上大大的42赫然入目。

    “42金币?”欧阳羽惊地跳了起来。

    “是的。”阿卡拉确认道。

    那可是要4200块钱啊!欧阳羽颤抖着双手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卡,为了自己的小命,尽管心痛,欧阳羽还是选择买下。银行卡里只有5000元,也是欧阳羽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只见凯恩接过卡,轻轻一抹,又还给了欧阳羽,欧阳羽知道,此时里面还有800元的剩余。

    接过这面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盾牌,欧阳羽还是忍不住仔细端详了好一阵,这看似银白色锅盖一般的东西,居然这么贵:圆盾防御:4格挡机率:20%耐久12~12需要力量:12。平淡无奇。

    看着欧阳羽一脸的郁闷,凯恩道:“多干掉些怪物,钱自然就来了。要使用装备时,只需用意念将其移到装备栏中就可以了。”

    “你等会儿用传送阵传送回去就可以,还有,告诉我们你的电子邮箱,有重大事宜我们会这样通知的。”阿卡拉道。

    欧阳羽告诉了他们,告别后走向罗格营地的传送阵,一个法师为他开启了传送阵。一阵蓝白的光芒让欧阳羽头晕目眩,下一刻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真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凯恩拄着拐杖,站起来说道。

    “预言之光选中的契约者,应该不会差吧。”阿卡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白色的瞳孔中闪烁着一些莫名的光亮。”

    ……

    “啊,真不错。”欧阳羽一手握着法杖,一手举着盾牌在小出租房里试着手感,手感相当不错。欧阳羽又看着自己的属性,攻击已经变成了2~4,防御也达到了10。顺便说一句,这十点防御是覆盖全身的,腿的防御是10,眼睛也是10,不会因为这两个地方未被盾牌覆盖而减少防御。而且,成为契约者之后,生命就以一种数字化的形式展现了,只要这个数字不为零,那哪怕被子弹穿个透心凉也死不了。

    “今天该去学校了,若是哪个恶人去告我一状那可就惨了。”欧阳羽收起装备,整理了一会儿,便走去学校。

    刚下楼梯,欧阳羽就发现围着一大群人,一队警察站在前面,过了片刻,一个警察站了出来,高声说道:“我是本区的分管局长林质,昨晚在你们小区中又发生了命案,这已经是第三起了。据我们调查,应该是小区内部人员作案,因此,我们需要进行每个人的调查,带来的不便,还望大家见谅。”

    “又死人了?”欧阳羽此刻却没有那么紧张,反而有些跃跃欲试,毕竟自己也不是普通人了。

    警察们分组将人带走审讯去了,其余人也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不安地踱步,又或是百无聊赖地看着天,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说你呢,过来,到你了。”一个警察冲欧阳羽喊道。

    欧阳羽从人群后方走上前去,被领向小区的一间空房,那里俨然成为了一个审讯室。

    几个警察坐在前面,欧阳羽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他们的对面。

    “咦,是你?”这声音不由得让欧阳羽抬起了头,发现坐于正中的正是昨天碰到的抓小偷的其中一个警察。

    欧阳羽心中暗道不好,昨天让这家伙吃了个亏,今天要指不定怎么被整了。不过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老老实实地回答他们便是,人本来就不是自己杀的,有什么好担心呢?况且,自己还要从警察那里得到些线索,说不定能帮助破个案什么的,那也是大功一件啊。

    当然,前提是要不被刁难才是。

    第五章 死灵法师的愤怒

    果然,那警察敲了敲桌子,很是狂傲地说道:“姓名。”

    yuedu_text_c();

    “欧阳羽,性别:男,职业:皇州大学大二学生,年龄:20岁……”欧阳羽没等他说完,便自报家门,省得他罗嗦。

    “我让你说了吗?我只问你姓名,你听不懂吗?”那警察咆哮了一阵子,又问道:“昨晚11点到今天凌晨2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

    “在家睡觉。”欧阳羽淡淡地回答道。

    “有人能证明吗?”他继续问道。

    “一个人在家睡觉还有谁证明?我的床能证明。”这种问题真的让人十分无语。

    “很好,那么,也就是说你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具有充足的作案时间。”那警察用手支着脑袋说道。

    “你要这样说,那我也没办法,照你这样推断,小区里应该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欧阳羽回应道。凌晨的时候,大多数人总都是在睡觉的,有多少人能证明出点东西?

    “是这样,但死者是你们皇州大学的一位女生,我想,你的动机应该会更大一些吧。”那警察像模像样地分析道。

    “是我们学校的?”说实话,欧阳羽还真不知道小区里还有和他一个学校的同学,因为平常极少与人打交道,消息自然也是闭塞的很,一有空就宅在家里,差不多完全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没错,怎么,我说的是否有些道理呢?”那警察露出了笑容。

    “哼,好吧,告诉我死者是谁。”欧阳羽也不可置否,依旧平淡地说道。

    那警察笑着,将桌上一张照片递到了欧阳羽的手上。

    “小雅?!”欧阳羽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照片是那个的女孩灿烂地笑着,而此时一种名为愤怒的东西在欧阳羽心中油然而生。

    欧阳羽永远忘不了那一个秋季,一个文弱的女生在瓢泼的大雨中背着一个被人打伤的男生,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踽踽而行,这个在照片中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女生在那一刻紧咬着牙关,努力地前行着。她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同学,同学而已。

    “你根本配不上她。”乱拳之中,男生痛苦地倒地。

    “我劝你放弃吧,薛蓉是我的,除了我,没人能拥有她。”又是一阵子的拳打脚踢。

    冥冥之中,一根铁棒敲在正在地上翻滚的男生的双腿上,只听“喀嚓”一声,是腿骨断裂的脆响。

    “今天我打断你的腿,下次你若是还不长记性,可不是这么简单就算了。”那男子撑着伞提着棍子离开了,留下了在风雨泥泞之中挣扎着的男生。

    “咦?欧阳,你怎么了?”清脆的声线从上方传来。

    那个男生咬着嘴唇,道:“你别管我,走!”

    望着男生痛苦的神色,却如此决绝,女生突然丢下了伞,使劲地将男生拖到自己娇弱的身躯上。

    “你走,别管我!”那男生嘶吼着。

    女生恍若未闻,就在这片滂沱之中缓缓地向前走去。

    “为什么?这样懦弱的,无能的男人,你还帮他干什么,你让我下来!”背上的男生叫着。

    女生突然开口道:“有些事情,总是身不由己的…”

    可后来不知怎的,女生就一直躲着那男生,男生也无从问起,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欧阳羽至今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救那个无能而又冷漠的男生,但别人对自己的好,却是一概不会忘却,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而欧阳羽从未想到,她居然和自己是同住一个小区,而今日,却是阴阳两隔。那张灿烂的笑脸,如今竟是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啪!”欧阳羽紧握的木质扶手应声而碎。

    欧阳羽双眼紧闭,缓缓地站了起来,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冰冷语气道:“带我去见她!”

    那几个警察怔怔地看着那靠椅的扶手在欧阳羽的手中变成了一堆木屑,散落在地上。

    yuedu_text_c();

    沉默了片刻,首位的警察开口道:“你认识这位商小雅同学?”

    “带我去见她!”双眼蓦然睁开,那不带有丝毫温度的瞳仁让所有人一阵胆寒。

    那为首的警察的嚣张居然被生生地压制了下去,此时发不出一句话。

    “跟我来吧。”审讯室的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欧阳羽后方传来。欧阳羽回过头去,发现是那局长林质。林质向欧阳羽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同时挥了挥手示意欧阳羽跟上。

    欧阳羽跟着他还有几个警察拐了几个大弯,来到了一个废弃的木屋前,欧阳羽知道这个木屋以前是堆放杂物的,此刻显然已经是清理过了。

    把门打开,躺在地上的正是商小雅,此时她脸色灰白,瞪大的双眼之中尽是难掩的恐惧,胸口处被穿了一个大口子,已经凝固的血迹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绿颜色。

    欧阳羽默默地蹲下身子,轻轻地合上她的眼睑。他实在不忍心看到一张本是阳光灿烂的脸庞上,满是惊惶与无助。

    欧阳羽小心地握住她如同坚冰一般的双手,轻声道:“小雅,对不起,你看,你帮了那个懦弱的男人,可他呢,连谢谢都不曾对你说一句…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你也在这里呢?”

    后面的警察围成一圈,没有发出一声响动。

    “不过,从前的欧阳羽已不复存在了,你安心地走吧,此仇,我会替你报!”欧阳羽轻轻放下她的手,猛地站了起来。

    一种前所未有的怒火在胸膛之中熊熊燃烧,带着一丝丝悔恨与歉疚——这之中大概有我的错吧…

    正当此时,一张透明的表格突然出现在了欧阳羽的面前:

    任务:死灵法师的愤怒

    任务描述:找出杀死商小雅的凶手,并将其杀死。

    任务?欧阳羽不由得一愣,没想到一直期待的任务竟是在这时触发,这让人实在高兴不起来。

    “她是你女朋友?”林质突然问了一句。

    “不是,一个比较要好的同学。”欧阳羽面向他,缓缓地说道。

    “嗯,你可以走了。”林质笑了笑。

    “走?不查了?”欧阳羽有些疑惑。

    “查?凭我们能查出些什么?我们只不过是走走程序,搜集些信息,震慑一下而已。你也看到了,有些东西,我们也是无法抗衡的。”林质有些无奈地说道。

    欧阳羽点了点头,最后看了小雅一眼,走了出去。的确,让这些警察去对付那些魔族怪物,无异于以卵击石。警察们也不是傻子,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从这样的手段以及伤口来看,也知道必定不是寻常之物所为。

    欧阳羽随意地买了点东西填了填肚子,就来到了学校,耽误了一早上,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而今天下午没课,欧阳羽却也实在没有心情跑到寝室玩电脑了,于是收拾了些书本,来到教室里。

    出人意料的,教室之中一片嘈杂,一个个交头接耳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当欧阳羽大踏步走进教室时,整个教室竟骤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用仇恨的目光向他望去。

    欧阳羽也习惯这样了,毫不在意地坐了下来,平静了下心情,以便能够更好地理清头绪。欧阳羽盘算好今晚便在小区之中探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砰!”一本厚厚的硬皮簿狠狠地砸在了欧阳羽的桌子上,把欧阳羽的思绪毫不留情地打断。

    欧阳羽抬起头来,正对着一张怒气冲冲的大饼脸,虽说文科专业的美女挺多的,但与此同时,恐龙的数量更是不可胜数,比如眼前这一位,一张大脸就像是大街上卖的芝麻饼一般。

    “我说陈雯大班长,您这又是唱的哪出啊?”欧阳羽有气无力地说道。

    陈雯的五官拧成一团,叫道:“你这个恶魔,连小雅这样的女孩子竟然都下得了手?!”

    “你说什么?”欧阳羽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是么?小雅她…她怎么你了,你为什么要害她?!”陈雯说到这里,语气竟颤抖了起来,而班上一些女生伏在桌上嘤嘤地哭泣着。

    yuedu_text_c();

    “你是说,是我害了小雅?”欧阳羽怎么也没想到,小雅遇害的消息居然传得那么快。

    “怎么,你不承认吗?”陈雯语气咄咄逼人:“俞洪说了,就是你害了小雅,你现在反倒不敢承认了吗?”

    “俞洪,又是俞洪,你们凭什么这么相信他?他说是我就是我了吗?”欧阳羽有些恼怒了。

    陈雯道:“他的爸爸是公安局的,今天早上,你不是被带去审讯了吗?!据说你作案的手段高明得很,现在没有证据抓你,但小雅,小雅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道这里,全班的女生都站了起来,正对着欧阳羽,拳头握得紧紧的。

    剩下的几个男生倒还是坐着,有着皇州大学逍遥公子之称的邢洛带着这五六个男生低声揶揄道:“欧阳,这回栽了吧?需要帮忙就吭一声,呵呵…”

    没有用,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千夫所指,也就无需任何辩解了。

    欧阳羽整理了下东西,便在一阵阵咒骂中离开了教室。

    之前若是如此,欧阳羽也肯定一声不吭地选择离开,而现在,成为契约者后,一种从未有过的信念在心头悄然萌芽,今天,你们骂吧!今后,你们的命,将会是由我来拯救!

    第六章 首战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欧阳羽想了想,还是走向了寝室。由于在外面租房住,寝室因此就不常去了,再说这寝室里有两人也是与欧阳羽较为不合,何必经常到那边去受些窝囊气。

    欧阳羽打开房门,发现只有吴刚坐在床上看着书。吴刚是从大山里来的,身体像座黑塔一般,高大健壮;性子也像大山一样沉稳而又内敛。他也是欧阳羽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怎么了?”吴刚见欧阳羽难得到了寝室,站起来问道。

    “没什么。”欧阳羽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是因为商小雅的事吗?”吴刚走到了欧阳羽身边。

    “你也知道了?”欧阳羽不禁有些惊讶。

    “全校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吴刚也有些黯然地说道。

    欧阳羽点了点头,斜靠在床上。

    “怎么办?”吴刚问道。

    “还能怎么办?反正这待遇我也享受了不止一次了,早习惯了。”欧阳羽真的已经麻木了,心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吴刚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道:“别多想了,事情总会真相大白的。”

    在寝室逗留了一会儿,欧阳羽心情稍稍好了一些,见天色已晚,便打算买些东西到寝室来吃。

    “我去买些料,你把火锅点上,刘福宁和汪越今天不回来吧?”欧阳羽关了电脑,问道。

    吴刚从柜子里把火锅拿了出来,摆在桌上,道:“他们这段时间都在网吧过夜,不会回来的。”

    “那就好。”欧阳羽起身下楼。说实话,在寝室里吃火锅的确是一件舒畅的事,而今天欧阳羽也要大吃一顿以排解郁闷。

    刚下楼,欧阳羽就发现宿舍楼旁的草丛中有一些异动,窸窸索索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欧阳羽有些好奇,便蹑手蹑脚地走近了一些,那动静越来越大,欧阳羽忍不住拨开了草丛,眼前的东西却把欧阳羽吓了一大跳。

    居然是一只豪猪?那“豪猪”猛然转过身子,豆子般大小的眼睛竟是血一般的赤红。全身上下的针尽数直立,对着欧阳羽“唧唧”一声怪叫。

    “不好。”欧阳羽顿感不妙,头下意识向左一偏,一支约有四五十厘米长的钢针一般的背刺就擦着耳朵飞了过去。

    欧阳羽连忙急退几步,那家伙顶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红色血柱。是硬皮老鼠!这么快就碰到魔族怪物了!

    硬皮老鼠就是豪猪一般的大小,属于魔化野兽,单从外貌上看,是最不令人恐惧的怪物,但可不能因此就放松大意,它背上寒光闪闪的针刺,射在身上可不是好受的。

    yuedu_text_c();

    “这家伙居然变不了人形?”欧阳羽纳闷道:“大概是能力不够吧。”

    未曾多想,欧阳羽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不断地躲闪着,一边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经过。

    于是欧阳羽放心大胆地将法杖和盾牌装备上,一边闪躲着一边抡起法杖砸去。虽说硬皮老鼠只是最初级的魔物,但此刻欧阳羽却也丝毫不敢大意,因为自己也是个什么技能也没有的1级死灵法师而已。

    见到欧阳羽灵巧地避开了自己的进攻,硬皮老鼠开始有些生气了,“唧唧,唧唧”地大叫了几声,背上的针刺仿佛不要钱一般狂射而去。“当!”险而又险地格挡了一支针刺,巨大的冲击力让欧阳羽手臂震得发麻,而一看体力,居然掉了一点。

    “这应该是强制掉血吧。”欧阳羽咬着牙冲上前去。“刷”一支针刺又暴射而来,此时欧阳羽正处于发力状态,身体无法扭转,只得硬受了。“噗哧,”欧阳羽的肩膀上马上被扎出了一个大洞,巨大的疼痛差点让他昏死过去,一看血量,居然掉了5点!欧阳羽忍痛拔出针刺,冲上去抡起法杖,大喊一声:“看棒!”

    一杖下去那硬皮老鼠可是挨了个结结实实,头上的血条也明显地短了一截。“这棒是应该打出了最大攻击吧。”欧阳羽想道。欧阳羽现在的攻击是2~4,蓄力的一击定是趋向于那个最大值的。

    那硬皮老鼠却是聪明,开始向前跑了起来,一边跑还一边向着欧阳羽射针,让欧阳羽不得不追上去。

    “妈的,居然玩起游击了。”欧阳羽狠狠地骂道:“莫走,且吃我一棒!”

    幸亏欧阳羽跑步还算快,加上成为契约者之后的速度加成,很快追上了这只不知死活的硬皮老鼠,一顿乱棍下去,它的血柱瞬间见底。

    “砰!”随着欧阳羽最后一棍敲下,这只硬皮老鼠就再也无法爬起来了。

    “嘶,”欧阳羽蹲下身子,把插在小腿上的两根针拔下来丢在了地上。刚才欧阳羽乱棍当中又被硬皮老鼠射中了两根,也使得血量下降到了30点左右。

    “唉,没想到打这种小怪都如此艰难,居然掉了近一半血。”欧阳羽忿忿道。

    契约者的生命是可以自动恢复的,大概半分钟回复一点,因此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死不了。欧阳羽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三个洞口,血液早已凝固,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速度挺快,看看这只硬皮老鼠给我带来了什么。”每次打怪之后拾取物品是最令人心动的,想到这里欧阳羽一瞬间忘了疼痛,俯下身子脸贴地一点一点地找过去。

    尸体和血迹迅速地分解消失着,欧阳羽暗叹:连死了都这么快消失,怪不得找不到一点把柄。

    欧阳羽一根一根地把草翻开,一寸一寸地在草皮上摸索,一边还嘀咕着:“装备,来件装备啊。”令人失望的是,把附近的草地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欧阳羽骂骂咧咧准备放弃的时候,硬皮老鼠尸体完全消散的地方,一抹金光将他吸引了过去。

    一枚金币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欧阳羽欣喜地将它捡了起来,捏在手上端详了好一阵,随即又苦笑道:“一枚金币,算是有所收获了。”

    好歹也是100块钱啊,虽然不会将它换成纸币,但想想一百元总比老想着“1枚”要舒服些。

    看着金币一栏中的“0”跳到“1”之后,欧阳羽长吁一口气,战斗总算告一段落了,这场战斗可比自己想象的要艰难得多啊。

    欧阳羽看了看经验,才加了21点,不由叹道:“才这么点经验,现实中第一级就要5000点经验,升级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了。”无奈地摇了摇头,欧阳羽抬手看了看手表,由于找物品没时间概念,居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于是只好匆匆忙忙买了些饭菜回了寝室。

    “酒精都要烧完了,你怎么才回来啊?”欧阳羽一开门,吴刚便抱怨道:“咦?你衣服呢?”

    欧阳羽自然是因为衣服被刺破了个洞,上面还沾有大量血迹,早就被丢到物品栏中去了。“跑得太热就脱了。”欧阳羽回答道。

    吴刚也没多问,便一起坐了下来。静下来一想之后,欧阳羽猛地打开了任务栏,会不会刚好是这只硬皮老鼠杀害了小雅呢?那可就幸运了。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欧阳羽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看。

    不出意料的,任务描述中的字依旧未改动一个。

    欧阳羽不由得叹了口气,吴刚塞入一大块肉,含糊不清地说道:“怎么又叹气啦?小小年纪别这么忧郁。”

    欧阳羽一愣,笑道:“我还小小年纪啊?你多大?比我小三个月零五天吧?”

    “你倒是记得清楚!”吴刚也笑了起来。

    吃得正欢,门却被打开了。寝室里另外两人刘福宁和汪越勾肩搭背,满身酒气地走了进来。

    yuedu_text_c();

    “呀!这不是欧阳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刘福宁看到正与吴刚对吃的欧阳羽,凑过去说道。

    欧阳羽还没说话,吴刚却接口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这是我们的寝室啊,当然要回来啦,嗝~”汪越打着酒嗝醉醺醺地笑着。

    见到这两个人欧阳羽也没什么心情再待下去了,起身道:“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吴刚知道欧阳羽看这二人不爽,就点了点头。

    刚打开门,欧阳羽就听见汪越在后面喊道:“小子,你可小心点啊,小雅在地下等着你呢…”随即和刘福宁两人大笑了起来。欧阳羽眉头一皱,还是快步走了出去。

    黑幕已经完全被拉了下来,一轮明月悬挂在空中,虽然才是七八点钟的样子,但大街上却失去了往常的热闹,几个行人稀稀拉拉地在大街上走着,时不时地飞速掠过一两辆车。而街道两旁的店铺大多已是打烊了,漆黑一片。这空旷的大街上拂过几片枯叶,倒是说不出的萧索。

    近期命案频繁,大家吃完晚饭后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待在家里,尽量少出门,家里相对来说总是安全些的。

    “临安城好歹也是咱们江浙省的省会,都是国际大都市了,平常凌晨的一二点钟也没这么凄惨啊。”欧阳羽走在大街上,空空荡荡的,煞是清冷。

    过了一个小时,欧阳羽才跌跌撞撞赶回家,开了房门便倒在了床上,刚才这一路上居然硬是被他找到了七八只硬皮老鼠,有了前一次的经验,这回就没有刚开始那么狼狈了。虽然也被射中了好几次,但总的来说已是熟练不少。得亏这七八只硬皮老鼠不是聚在一起的,否则一定得绕道走了。七八只硬皮老鼠只需一轮针刺,欧阳羽就只有是被秒的份。

    看着身上满是洞孔的衣裤,欧阳羽不禁叹道:“唉,得赶快找一件装备衣服了,普通衣服可是真禁不起这样耗。”身上的伤口却是好得很快,下午的伤早已无踪影了,而刚才的新伤也开始结疤,不一会儿就完好如初了。

    第七章 深夜探寻

    “硬皮老鼠可真是穷鬼一个,七八只才爆出了三枚金币,其余的居然什么都没有。”欧阳羽嘀咕着跳进浴缸。今天欧阳羽实在是太累了,全身还沾满了鲜血和汗水,幸亏路上没什么人,否则非吓晕过去不可。

    欧阳羽躺在浴缸里,享受着那热水冲刷着皮肤的舒爽,一天的疲惫也随之慢慢荡涤而去。弥漫的雾气中,欧阳羽突然掏出了一张名片,这是白天那公安局长林质给的,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他。

    “他怎么知道我会打电话给他?”欧阳羽笑了笑。的确有些情况得从他那儿了解。拨过去刚响了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喂,哪位?”林质低沉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

    “林局长吗?我是欧阳羽。”欧阳羽依旧躺在浴缸中,一手举着手机回答道。

    “哦,是欧阳啊,有什么事吗?”林质问道。

    “是这样,我想问您个事,不知您现在方不方便。”欧阳羽还是客气些。

    “不碍事,你是不是想问关于商小雅的事啊?”林质一开口便道破了欧阳羽的目的。

    “哦,是的,您怎么知道?”欧阳羽有些惊讶。

    “今天白天看你的神情就不太对,想问什么就问吧。”林质笑道。

    “我想问一下,小雅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遇害的。”欧阳羽问道,这两点最基本的都还没有搞清楚。

    “哦,这个啊,你今天去的那个木屋就是第一现场,具体的死亡时间很难推断出,因为据检验结果来看,她的血液中含有一种不知名的成分将细胞破坏了,不过大致是在午夜12点左右。”林质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12点?!这么晚了小雅去那件木屋干什么?难道说是凶手骗她去的?欧阳羽已经确定凶手就是魔族怪物无疑,可为什么要把她带到那里去杀害呢?掩人耳目?看来有必要到那个木屋去探查一番了。

    “那林局长,其他还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欧阳羽问道。

    “没有了,说句不好听的,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搁置了,虽然我们在你们小区安排了人手巡逻,想来效果也不会太大,因为…你也看到了,我们对一些未知的事物,也无能为力。”林质顿了顿,又说道:“欧阳啊,你也要小心一点,这件事你最好不要过分关注了,否则可能会对你不利。”

    “多谢林局长提醒,我会注意的。”挂掉电话,欧阳羽就从浴缸中站了起来。若是未成为契约者,自己有可能会退缩,但现在,于情于理,都要探查下去。

    稍稍准备了一下,时间也过了凌晨12点,从窗外看出去,小区里几乎没有了灯光,欧阳羽换上了一身黑衣,轻声地走下楼去。

    夜晚的小区静谧无声,刚才那轮皓月也不知何时被乌云遮挡了去,说是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也毫不为过,凛冽的南风中飘散着野猫不时的叫唤,仿佛婴儿在梦魇中啼哭,颇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意味。

    大步走向那个曾经是杂物间的木屋,欧阳羽打算仔细找找到底有没有什么遗漏。门并没有锁,欧阳羽走进去之后,便从里面将门虚掩上。契约者的视力出奇得好,在一点点微光下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因此这无尽的黑暗倒对欧阳羽没有多大的影响。

    yuedu_text_c();

    小雅的尸体已经被移走了,只留下一滩血迹没人处理。欧阳羽用土盖上,才开始仔细观察这个木屋。木屋的结构是老式的,空间小得很,里面的杂物不知道是何时被清理的,可就算清理了,这点空间还不如那小出租房大,很难想像到这里能干什么。

    “小雅是靠着墙,这墙面上有不少裂纹,想来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力,不过若是当时就靠着墙的话,那样的冲击力定然是会贯穿墙体甚至使木屋塌陷了,不可能只是有些裂纹。”欧阳羽自顾自的分析道。

    “那么,按照这冲力来判断,小雅当时应该是…站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刚好对着木门。”欧阳羽蹲了下去。

    “啪!”木门突然间打开,一束强光猛地射在欧阳羽的脸上,刺得他立马眯起了眼睛,随即一声大喊传来:“谁?”

    欧阳羽缓缓站了起来,发现眼前的人一身警服,是早上见过的一个年轻警察。那警察照了欧阳羽好一会儿,才放下手电筒,道:“是你啊,吓我一跳。”

    “你来这里干什么?”欧阳羽问道。

    “我还问你呢,大晚上的跑这里来,我听这木屋有动静,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是你。”那警察说道。

    欧阳羽有些尴尬道:“咳咳,这位…”

    “我叫孙兵。”那警察说道。

    “哦,孙警官,这…死者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有些怀念,所以就过来看看。”欧阳羽回答道。

    “是这样啊,害我虚惊一场,这些天都在小区里巡逻,觉都睡不好。”孙兵抱怨道。

    “就你一个人值勤?”欧阳羽问道。

    “不,还有两个小警员,现在在房里,我们轮着巡逻。”孙兵道:“局里派不出更多人手了,现在到处都需要人,真累啊——你在这里有什么好看的?”

    “哦,我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线索。”欧阳羽如实回答道。

    “你想破案?”孙兵笑道。

    “是有些想。”欧阳羽也笑着说道。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孙兵突然问道。

    “为什么不信呢?近期的案件很多都应该不是人类的手笔,包括…小雅的死。”欧阳羽含糊地说道。

    “那你就不怕?”孙兵问道。

    “怕什么,有些事情,总需要有人来揭开谜底的。”欧阳羽坚决地说道。

    “小子,倒有些倔劲。”孙兵走了过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笑道。

    欧阳羽蹲下去,从地上捧起一些土,土上还沾有小雅的零星血迹。欧阳羽仔细观察着土粒,一边开口道:“你看,这些土的土质似乎疏松许多,奇怪,凶手翻过这里的土壤吗?”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谜底,那就由——我来告诉你!”说道最后,孙兵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可怖,嘶哑的嗓音中夹杂着“噜噜”的混浊气息。

    欧阳羽猛地一转头,一只腐烂的手爪带着破风之声重重地击在了他的胸口。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欧阳羽震得眼前一黑,在空中翻转了一圈后狠狠地砸在了房梁上,只听得“喀嚓”一声,房梁应声而断,一大堆木头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上,将其迅速掩埋。

    “咳-咳,”欧阳羽咳出一口鲜血来,艰难地将压在身上的木头撇开,摇摇晃晃地从灰尘中站了起来。“大意了,居然着了一道,警惕心还是不够啊。”欧阳羽心里暗自后悔。

    抬起头来,那孙兵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具散发着恶臭的腐尸。腐尸一只眼睛突出,一只眼睛脱落,却又不完全掉落下来,挂在眼眶下;脖子被削掉了一半,全身的肌肉早已腐烂不堪,黑黄干瘪的皮肤中,似乎还有虫子在蠕动。青绿色的指甲中甚至透出了实质化的雾气,缭绕在周围。

    欧阳羽擦了擦迷糊的双眼,才发现它血柱上的字体竟然是蓝色的,那就代表着孙兵是头目(蓝色怪)级别的魔物!

    孙兵(腐尸)头目不死的

    “是头目啊,怪不得。”欧阳羽站稳身子,抹去嘴角的血迹,喃喃地说道。随后一看自己的血量,吓了一大跳,居然只剩下了20点生命!在腐尸头目偷袭之下的全力一击居然被一下子干掉了一半多的生命!尽管没有带上盾牌,加上那可怜的4点防御,但如此高的输出攻击还是着实让欧阳羽胆战心惊——照这样被它来两下,小命还不得玩完?

    看着欧阳羽一阵恍惚,却又清醒地站稳在那里,腐尸头目孙兵那嘶哑的嗓音中也出现了波动:“你…你居然还没死?”

    yuedu_text_c();

    孙兵似乎对它的强力一击十分自信,不过也没错,要不是欧阳羽成为了契约者,此时早就化为一滩肉泥了。就算是一级,什么也没戴的,以贫血低防著称的死灵法师和普通人生命力的差距,也是比较大的。

    “很失望?不好意思,我的命,一向来都是很大的呢。”欧阳羽强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冷冷地说道。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早上你震碎木头那一手,我就知道你是个练家子,因此保险起见,我故意和你套近关系,趁你松懈再突袭下手,可就算这样,还是没能干掉你。”孙兵那狰狞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得意之色:“不过就算你撑过了我这一击,想必也不好受吧?现在,你还有反抗之力吗?”

    “倒还真是狡猾,我承认,是我大意了,不过,你得意的还太早了些,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欧阳羽挺起身来说道。这一战,可以说是生死之战了,没有任何退路,只有赢!

    亮银的圆盾和古木的法杖凭空出现在手上,一股阴冷与灭绝的气息从欧阳羽身上完全爆发。

    “你,你居然是契约者?”孙兵怔怔地看着欧阳羽,语气中满是难以置信,以及,一种恐惧。

    第八章 进展

    不得不说,死灵法师的灵魂中,就对这些不死族的怪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威压,这种灵魂的威压,便会产生如同遇见天敌一般的心悸。而且这种压力并不是像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