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暗黑之镇魂歌 > 暗黑之镇魂歌-第1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第1部分

    《暗黑之镇魂歌》

    第一章 乱世

    姓名:欧阳羽

    年龄:20岁

    职业:学生

    身高:180cm

    体重:60kg

    特点:为人冷漠,特立独行,反叛心理较强,有坚定的意志力。

    特长:唱歌、乐器、写作等

    “我在这个孩子身上感受到了不同,恐怕,这是会一个转机。”黑暗中一个苍老而有沉稳的声音响起。

    一个同样深邃的声音说道:“只是,似乎他太过于冷漠了,让他去做这样的事,会不会…适得其反?”

    “试试吧,到底能不能改变,也只能看造化了。”

    ……

    好不容易从拥挤的人群中钻出来,欧阳羽无奈地把护着餐盘的手移开,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唉,真是的,打个饭居然要排这么长的队,还得在这么密不透风的区域中全身而退,真是件技术活。”欧阳羽自语道。

    刚扒了没几口饭,就听见对桌一男生滔滔不绝,喷着饭粒说着:“你们知道吗?昨天大龙路又有人死掉了”

    欧阳羽抬头一瞥,原来是隔壁班有名的大嘴俞洪,旁边坐着包括本校跆拳道社的社长牛彪在内的一些男生,以及一群叽喳个不停的长舌女生。

    牛彪开口问道:“又有人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个女生插嘴道:“这是近期死的第几个了啊,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俞洪此时神秘兮兮地说:“我爸是警局的,调查结果你们猜是什么——非正常死亡!”

    牛彪一听,马上问道:“非正常死亡?什么意思?”

    俞洪马上举起食指比了个禁声的动作小心地说:“就是非人类作案!嘘,小声点,这事千万别外传。”

    听到这里,场面一时间沉闷了下来,几个女生连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一个男生往欧阳羽这边看了一眼,开口道:“算了,别去想了,你们看,那个是不是‘死人脸’欧阳羽啊?”

    七八双眼睛“刷”地朝欧阳羽这边看过去,女生的话匣子立马就打开了:“是的是的,欧阳这个人啊,冷得要命,独来独往的,还有啊,据说前几个月他被女朋友给甩了。”

    俞洪插进来说:“装什么酷吗,摆出这一副样子,死人一样,活该被甩而且,本校四大校花之一的薛蓉竟然屈尊和这个死人谈了这么长时间,薛蓉啊,那么漂亮,那么迷人”此时俞洪已经是一副猪哥下凡的模样了。

    心中一阵恶寒,欧阳羽抬起头来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俞洪接触到欧阳羽的目光,本能的就向后缩了一下,但立刻站了起来,对着他大声吼道:“瞪什么瞪!别用你tmd那双死人眼看老子,找抽啊!”

    欧阳羽缓缓地站了起来,用手指着他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哼,还敢威胁我?被女朋友甩了,受刺激了吗?啊哈哈哈”俞洪开始狂妄的地笑了起来。

    下一刻,欧阳羽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这家伙一愣,脸上已是一个拳印。俞洪反应过来,大声喊道:“这个人疯了,赶快打。”

    边上他的兄弟们马上凑过去对着欧阳羽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欧阳羽顿时无法招架,被打倒在地上。幸好学校保安闻讯赶到,把旁边的人尽数驱散。

    yuedu_text_c();

    欧阳羽从地上爬起来,理了理衣服,在一阵阵嘘声中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食堂,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样子有多落魄,但此时如果和他们纠缠不休的话,受辱的还是自己。面子这东西,丢了就丢了吧,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唉,都怪自己能够推心置腹的人太少了,今天竟然一个帮我的人都没有,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性格使然,一看就是个冷僻的人,谁愿意接近你才怪呢。”欧阳羽暗道。

    其实欧阳羽原先也不是这样,只不过在高中时期,他所就读学校中全是高材生,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本来大家都不爱说话。而他在这个以成绩为尊的学校中考试每次都是垫底,从来没有人和他上学,吃饭,或是聊天,收到的都是漠视和鄙视,三年下来,欧阳羽几乎没有和人说过话,久而久之竟然形成了这样一种心理。

    一边想着,欧阳羽一边拎起书包扛在肩上向校门外走去。今天真是背到家了,再呆在学校也没什么意思,还得遭人白眼,还不如回到自己那件小出租房睡上一觉来得实在。

    刚跨出校门,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神色慌张地往这边跑过来,后面30多米处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两个警察,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小偷!别让他跑了!”

    那小偷依然飞快地跑过来,旁边的行人早就作鸟兽散了,不想惹上什么麻烦。猛地,欧阳羽发现,那小偷的眼神中居然满是无奈与无助。

    这“拦住他!”后面一个警察向欧阳羽喊道。小偷此时几乎已经跑到了欧阳羽的跟前,他喘着气轻轻地说:“这包其实是我的。”

    欧阳羽定神一看,发现这的确是款男式的包,款式也很新颖,而后面追的那位中年妇女“你小子快给我拦住他!”警察的吼声传来。欧阳羽微微一侧,让出了路。那小偷像箭一般就冲了过去,转过头来,充满感激地看了欧阳羽一眼,不一会儿就钻入远方的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欧阳羽对那小偷看同道中人的眼神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只是听不惯那警察嚣张的口气罢了。两个警察又追了一段路发现根本追不上了,便折回来对欧阳羽大吼道:“你…竟然把小偷给放走了?!”说着又看了看他背后不远的学校,又继续说道:“看你好像还是皇州大学的学生,素质居然这么低!真是的,走,和我们去局里!”

    “我没有接受你们命令的义务。”欧阳羽转身就要离开。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个警察恶狠狠地盯着欧阳羽,拿出一副手铐来。

    此时,站在旁边的中年妇女突然叫了起来:“看!小偷在那里!”

    欧阳羽也转过了头去,发现那小偷在对面一条小巷的入口处,靠着墙壁挑衅地朝那两个警察勾了勾手指,触及他的目光,那小偷眨了眨眼,亮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两个警察正准备把欧阳羽铐回去,却受到了这样的蔑视,只好再次向小偷冲去,而那妇女也啐了欧阳羽一口,跟着警察去了。

    “他是想报答我吗?在这个自私自利,尔虞我诈的社会,竟然还是一个小偷懂得知恩图报,这真是有够讽刺。”欧阳羽也苦笑着离开了。

    欧阳羽在校外租了一间30平米的小屋,小区在大龙路,和学校也挺近的,虽然小了一些,但在这寸土寸金的临安城,能住上也是很难得的。

    好端端地走着,突然就发现地上一滩已经凝固的血迹,血的颜色发青,异常恐怖。欧阳羽想起俞洪的那番话,想必这就是昨晚死去某人的地方吧。

    “哎,小兄弟!”欧阳羽刚进小区,传达室的老张伯就冲出来叫住了我。

    “什么事啊老张伯?”欧阳羽有些不耐烦,自己打算回家睡个觉也能弄出这么多事。

    老张伯见欧阳羽阴冷的目光也不敢多说,塞给他一张卡就走了。

    拿着手中的卡这下轮到欧阳羽纳闷了,没办法,只好厚着脸皮再去问:“老张伯,这…以后进小区要身份证明了?”

    老张伯也真好心,道:“没错,昨晚我们小区有人在大龙路遇害了,因此小区的监管要加强一些了。”

    “那个死掉的人是我们小区的?”欧阳羽问道。

    “没错,真可怜…你把卡收好,可别掉了。”老张伯叹了口气,惋惜地说道。

    欧阳羽点点头,把卡放进口袋,走了出去。

    走回到楼梯口,欧阳羽长吁了一口气:“唉,终于回家了。”可是,他惊奇地发现,入口竟然趴着一只——狗?

    这东西浑身是泥,而且似乎是刚从下水道中爬出来的一样,不仅污泥满身,还散发出阵阵恶臭,再看它的肚子,瘪得都要贴上后背了,肋骨根根凸出,如同一具干尸。

    他走近了些,终于确定了这的确是一只狗,甚至,都已经确定了它的种类,学名为——中华田园犬!好吧,就是一只土狗。当欧阳羽准备绕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它刚才还是无比呆滞的眼神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那条光秃秃的尾巴也无力地摆了两下。

    欧阳羽脚步一顿,心想:不知它在这里乞求了多久呢?这只可怜的狗恐怕只要人们的一点点帮助吧,可是,没有一个人来帮助它,丢块骨头也没有。不过也难怪,哪怕现在躺在这里的是个人,也不会有多少人帮助他的吧。当初,人们生活条件还不是那么好的时候,在街上看到这样一条奄奄一息的动物时,也总是会想办法带些东西给它,可是现在却

    “唉,”欧阳羽轻叹道:“这世道,真的是变了”

    第二章 一纸契约

    yuedu_text_c();

    欧阳羽叹了口气,蹲在这只狗面前,拉开书包,把早上吃剩的包子倒在地上。这只狗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咽着包子。

    欧阳羽静静地看着它嚼着包子,突然,它抬起头来盯着我,开口说话了:“你…真是个好…咕嗵(咽包子)…人啊…一定…咕嗵(咽包子)…会有好…咕嗵(咽包子)…报的。”

    “……”

    麻烦你吃完了再说行吗?这样显得你很没诚意啊老兄!还有,居然被一只狗发好人卡了,要我说什么好!

    心里的碎碎念还没完成,那只狗的眼睛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刺得欧阳羽睁不开眼,带光线慢慢黯淡下来,他睁开眼睛,发现光线不断地汇聚,竟凝聚成了一个人像!

    一身青灰色的麻布袍,手中握着一根桃木拐杖,花白的胡子和布满皱纹的脸庞,让人感受到一种睿智与安详——只是,怎么总感觉这么面熟啊!

    老人先开了口,传出一种空旷茫远的声音:“孩子,认识我吗?”

    欧阳羽又想了想,道:“是挺熟悉的,但一下子还真想不起来。”

    老人缓缓地说道:“我叫迪卡·凯恩。”

    迪卡·凯恩?对,就是了,暗黑游戏中的那个老头,还可以代替鉴定卷轴用,每次要鉴定装备了都跑他那儿去,哪能不熟悉啊。

    等等,凯恩?欧阳羽瞪大眼睛盯着他。

    凯恩笑了笑,说:“没错,很吃惊吗?”

    欧阳羽嘴巴已经张的老大,笨拙地点了点头。这…也太yy了吧,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居然出现幻觉了。

    见欧阳羽石化当场,凯恩却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笑着说:“我来这儿是想请小兄弟帮个忙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啊?”

    欧阳羽正准备点头,但突然间,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搞什么嘛,就算你是凯恩,我也要弄清楚些情况,哪能任人宰割呢,没有好处的事我可不干。

    定下心来,欧阳羽清了清嗓子,说:“我还有好多事没有弄清楚,你能先解决一下我的疑惑吗?”

    凯恩似乎对欧阳羽的表现还挺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请问吧,小兄弟。”

    “好,”欧阳羽深吸一口气,说:“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唉,这些总是会告诉你的,”凯恩叹了口气,用他那沧桑的口气道:“这个世界有了一些变化,你察觉到了吗?”

    欧阳羽点点头:“不错,现在似乎有许多诡异的事在最近发生,而且,有越来越频繁的迹象。”

    “是的,”凯恩继续说道:“有一些异界生命来到了这里。”

    “什么?异界生命?”尽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由凯恩这样亲口说出来,还是把欧阳羽吓了一大跳。

    凯恩似乎没听见欧阳羽的惊呼,接着又放出一个惊天巨雷:“而且,我们也不是你想象的只是游戏人物,而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暗黑大陆罢了。”

    “……”半晌,欧阳羽回过神来,问道:“那是不是有暗黑世界的怪物跑到了这个世界?”

    凯恩立即以手抚须,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道:“是的,因此,我们需要有人来消灭它们。”

    欧阳羽想了一会儿:“我们的武器对这些怪物有效吗?”

    凯恩回答道:“一般来说,是…无效的。但你们神州大陆有许多的能人异士,能对这些怪物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最合适对付他们的,就是我们的契约者。”

    “契约者?”欧阳羽再次问道。

    “对,就是契约者。这,就是我来的目的,我希望你能成为契约者中的一员。”凯恩继续回答道。

    欧阳羽心中一颤:“我?契约者?”说实话,欧阳羽并不喜欢这样的劳碌命,只想挖个好工作,找个好妻子,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

    yuedu_text_c();

    于是,欧阳羽准备大义凛然地拒绝他。可这时,凯恩开口了:“是的,现在你选择一个职业吧。”

    刚开始摆头的欧阳羽再次变成雕塑,舌头也开始打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七大职业中选择一个?”

    凯恩笑着说:“又对了,只要你现在签订了灵魂契约,便可以拥有暗黑大陆七大职业中任何一种的能力。”

    天哪!居然这么好的事都能撞上,看来rp真是不错,可以考虑买个彩票什么的…

    “选一个吧?”凯恩的声音将欧阳羽拉了回来。

    对,选职业。欧阳羽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开始盘算了起来。

    “亚马逊,射射箭,投投标枪,实在是无趣,就我的性格而言,这种风格也不适合我…”话说,有男亚马逊吗?

    “凯恩大人,如果我选了亚马逊,不就变成女的了吗?”欧阳羽抬头问道。

    凯恩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的,你可以选择任意职业,不过亚马逊嘛,确实没有多少男人会选。”

    既然如此,欧阳羽也放心了,继续考虑起来:“野蛮人,看我这瘦胳膊瘦腿的,哪点和野蛮沾得上边啊,排除。”

    “圣骑士,我真想选圣骑士啊,哪个男生没有骑士梦啊,全身银光闪烁的重铠,手提骑士长枪,腰系骑士大剑,跨下一匹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只不过,圣骑士也是高大硬朗的形象,我自惭形秽,舍弃吧。”

    “巫师,好职业,魔法绚丽,但生命保障低些;刺客,符合我性格,但凯恩说我身材不够矮小……”

    剩下的,还有德鲁依和死灵法师。

    凯恩突然冒出来一句:“选德鲁依吧。”

    欧阳羽喜欢各种小动物,从小到大,小猫小狗的不知道养过多少,原来家中院子里,他也种了许多花花草草什么的。德鲁依,自然之子,倒是挺适合的。

    “选德鲁依。”欧阳羽决定了。

    凯恩笑道:“好,德鲁依,签订契约吧。”

    一道金光覆盖到了欧阳羽的身上,忽然又如同繁星般银光闪闪,灵魂如同被抽出去一般,意识一片恍惚。可奇怪的是,疼痛感一下子消失了。

    “完成了吗?”欧阳羽纳闷道。

    “嘻…呵呵…还…没有。”凯恩捂着手:“说件事你别生气啊。”

    “唔,说吧。”欧阳羽实在没时间和他再耗下去。

    “我刚才不小心给你签了圣骑士契约。”凯恩一鸣惊人。

    “我x,你搞什么鬼啊!这不是拿我当猴耍嘛!”欧阳羽顿时暴跳如雷。

    凯恩讪笑着:“别急嘛,我已经以最快速度撤走了契约,现在这份是德鲁依契约了。”

    真是够折磨人的,欧阳羽硬着头皮准备接受第二次契约的洗礼。

    刹那间,所有人的冷漠,嘲笑,不解猛地涌上心来。

    “你这个死人,毫无价值!…”“没用的家伙,回棺材里去吧!”“装什么装,无耻”

    “不!停!”欧阳羽忍着剧痛吼了出来。

    凯恩再一次用尽全力将契约撤走,虚脱地瘫了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汗珠不停地往下冒:“我说老兄啊,您是要我的老命啊?你知道撤掉进行中的契约要耗费我多大的精力吗?要折寿的啊!”

    欧阳羽低下头,冷冷地吐了一句:“我选择…死灵法师。”

    yuedu_text_c();

    凯恩微微一愣,叹了口气:“没想到你果然是这样的选择,也罢,我能维持在这个世界的能量也不多了,就如你所愿吧。”

    灵魂撕裂重组的疼痛感第三次袭上了心头,这次,竟然比前两次更加猛烈,几乎让人晕厥。冥冥之中,欧阳羽听到了凯恩渐渐远去的声音:“完成后用城镇传送卷轴回到营地——记住,死灵法师不是仇恨的象征,而是救赎……”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阳光大盛,一缕缕金线爬进窗来将小屋映得透亮。

    “呼…”欧阳羽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似乎是做了个梦。”欧阳羽自言自语道。慢慢回忆着此前的一切,好像自己的身体的确不同了。首先全身的肌肉分明了许多,虽然看上去还是挺干瘦的,但能明确感受到其中的力量。还有就是自己的精力强了不少,很容易集中注意力。最后,眼神不自觉地就更阴冷锐利了许多。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欧阳羽想着,赶快跳下床,从床底翻出个木箱子,里面有两个本想用来锻炼的哑铃,后来由于太重,懒得举,一直闲置在床底。欧阳羽深吸一口气,猛地向上一提——“砰!”

    下一刻欧阳羽就欲哭无泪地坐在了地板上。镜头回放,欧阳羽将哑铃猛地一提,没想到因为用力过猛,向后甩了去,于是…欧阳羽唯一一台小电视就变成了一堆碎玻璃,毫无形象地躺在那里。

    力量果然有明显的提高,应该是成为契约者了吧。先打开属性面板看看自己改造完成了没。

    “……”属性怎么看啊?!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只有——上网查!记得网上有好多笔下文学,虽然狗血了些,但,死马当活马医吧。

    网上都说用意念开,不过想想也对,除此之外也没其他办法了。心中默念着自己的属性,集中意念。果然,一张半透明的属性表浮现在了欧阳羽的面前:

    姓名:欧阳羽职业:神圣死灵法师等级:1经验:0下一级所需经验:5000力量:15敏捷:25体力:15精力:25攻击:1~2防御:6耐力:79生命:45法力:25

    什么叫神圣死灵法师?欧阳羽纳闷道。看看属性,并没有什么加成嘛,可能签订契约后就这么叫。

    未曾多想,欧阳羽又开始默念自己的物品栏。这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巨大的网格,上面一排是身上穿的装备,什么也没有!下面是巨大的储物栏,竟然比游戏里的大了不知道几倍!欧阳羽眯起眼一格一格慢慢地瞄过去,希望有什么绝世神兵遗留在这里。

    然而,天不遂人愿,偌大一个储物栏里空空荡荡的,到最后,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张蓝色的卷轴。

    “我靠!真抠门,除了这张卷轴居然什么都不给,还有这张回城卷轴是马上要用掉的…”欧阳羽摇了摇头,伸手从物品栏中把卷轴拿了出来。羊皮的卷轴用蓝丝带捆着,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里面魔法元素的涌动。欧阳羽下定决心,一下子将卷轴给扯开,一阵蓝光从卷轴中释放出来,在面前形成了一个蓝色的能量门。

    不知道,我今后的生活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欧阳羽回过头,看着身后平静的小家。

    欧阳羽苦笑着,踏进传送门。

    一阵风吹过,下一刻,远方已经是高大的木门,以及望不到边的木栅栏。

    第三章 契约者的秘密

    “真壮观啊!”欧阳羽不禁感叹。

    碧绿的草地,湛蓝的天空,还有野兔在互相追逐着,一幢幢木制的房屋也散发出独特的气息。

    城市中哪里还有这样的景色啊!欧阳羽一时间竟看得入了神。

    “契约者大人,凯恩大人请您去一趟。”背后有声音突然想起。

    “哦?”欧阳羽转过头去,看到了两个身穿皮甲,头戴护盔,手中拿着长矛的青年。

    欧阳羽打量了他们一番,道:“你们是…?”

    其中一个青年恭敬地回答道:“欢迎大人来到暗黑大陆的罗格营地,我们是这里的士兵。”

    “果然是穿越了吗?还真是不可思议。”欧阳羽低声自语道。

    “契约者大人?”士兵看欧阳羽出神,忍不住提醒道。

    “哦,”欧阳羽一下子回过神来,笑了笑:“带我去吧。”

    碎石子铺成的道路两旁满是青草的清香,野花馥郁,如同置身于一个世外桃源般令人心旷神怡。

    yuedu_text_c();

    罗格营地很大,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而走入城门欧阳羽才发现这营地竟是如此热闹。

    道路在营地中突然拓宽,再也不是刚才在郊外的那种碎石小径了,几匹高头大马在路中央缓步前行着,后面拖着满满的货物,马车夫也斜靠在车上,眯着眼睛享受着清晨的阳光。许多孩子在路上嬉戏打闹着,他们的父母在吆喝着的小贩摊位上买了些早餐,一回头,那孩子已是在前面跑着,要不见踪影了。

    鳞次栉比的木屋在路边安静地匍匐着,而在木屋前,就可能是大声叫卖的包子铺,杂货摊。虽说都是些简易的制品,但整条道路,林林总总,倒是有些让人目不暇接。

    一个小女孩缠着妈妈的手臂,要吃那摊上的糖人,妈妈也终于拗不过孩子的撒娇,掏钱买了,递给已经笑逐颜开的孩子。

    欧阳羽经过时,心中不禁感到丝丝温暖,伸出手来抚了抚女孩子的小脑袋,那小女孩也抬起头来,送他一个天真无邪的灿烂笑容,那如同黑宝石的眼眸中,无法找到一丝的杂质。

    “大人,对我们这里还算满意吧?”一个士兵见欧阳羽的举动,不禁笑着问道。

    “满意,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了。”欧阳羽笑着感叹道。

    穿过几条街道,有些远离了刚才那让人感动的喧嚣,空旷的草地上,孤零零地扎着一个深蓝的小帐篷。

    “大人,我们到了,凯恩大人在里面等着呢。”士兵恭敬地站定,对欧阳羽说道。

    “嗯,多谢你们了。”欧阳羽点了点头。两个士兵离开了,欧阳羽走上前去,敲了敲有些破碎的木门。

    “进来吧。”凯恩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欧阳羽推了推门,发现并没上锁,便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帐篷十分狭小,到处都被一些书架和柜子挤满,书架上的书有些已是印上了薄灰,想来也是有些时日了。而柜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红的蓝的,倒是可观。

    当欧阳羽把视线移到中间时,惊奇地发现,在凯恩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老妇人。妇人身着紫色长袍,脸庞上虽然是布满皱纹,却始终挂着和煦的笑容,紧闭的双眼像是沉睡的婴孩一般给人以无比的安详。

    盲眼修女阿卡拉!欧阳羽脑中突然意识到这就是罗格营地的实际管理者。

    阿卡拉仿佛能看到欧阳羽的惊愕,笑着开口道:“我是营地的大长老阿卡拉,这位凯恩长老,你昨天应该已经见过了。”

    欧阳羽点了点头。

    “坐吧。”阿卡拉指了指欧阳羽身边的一张木椅,说道。

    欧阳羽依言坐下,阿卡拉缓缓开口道:“孩子,你已经是我们所签订的第一万个契约者了。”

    “一…一万个?”欧阳羽不禁吓得跳了起来,说实话,还以为没多少人拥有这么好的运气呢,没想到居然也有一万个了。

    “很吃惊吗?”阿卡拉似乎看见了欧阳羽此时的滑稽动作,笑问道。

    “是啊,我还以为没多少人呢,可这么多人我怎么没见到过?”欧阳羽平静下来,有些郁闷道。

    这回凯恩笑了,道:“你们那边有多少人?一万个人分布在神州大陆上,你认为碰到的几率大吗?就算你遇到了,你也分辨不出。他们平常也身穿普通的衣服,不到关键时刻,也不展示自己的能力,而你出去后,也要遵循这一点。”

    欧阳羽点了点头,到处展现能力的话魔法满天飞,世界可才是要真正的大动荡了。

    阿卡拉再次开口道:“你一定有很多疑惑,我来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看到了,我们其实也是人类,只不过生活在不同的大陆之中而已,你们重视科技,我们重魔法;修习魔法能使个人强大,而重视科技能使民族富强。两条不同的道路而已。曾经有人从暗黑大陆破开空间到过你们的世界,并且以游戏的形式介绍了我们这里的文化,想必,你也有所了解。”

    此时的欧阳羽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居然还有如此玄妙的事。

    “平常,两个大陆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但一切在五年之前改变了。以魔族三魔神为首的黑暗势力不知道通过何种方法找到了一条通往你们世界的通道。于是,他们倾巢出动,想要独霸你们的世界。”

    “五年之前?可五年之前直到今天,都没有太大的动静啊?虽然有时在什么地方诡异地死几个人,可那种小打小闹,根本引起不了所有人的注意,又谈何称霸?”欧阳羽不解道。

    阿卡拉依旧平静地微笑着,道:“一开始,他们只是试探,而后来,他们发现,虽然你们的常规武器对他们没什么效果,但是你们有一种叫‘核武器’的技术极其强大,能对他们造成极大的杀伤,因此也未敢轻举妄动。”

    “原来如此。”欧阳羽点了点头。

    yuedu_text_c();

    “只是慢慢的,他们的野心又迅速膨胀了起来,因此你们会发现近期异事频繁了。”阿卡拉也叹了口气。

    “可,我们为什么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他们都藏在哪里呢?总不会都躲在下水道里吧?”欧阳羽继续问道。

    凯恩这时忽然开口了:“就在你们中间。”

    “什么?”欧阳羽再一次惊叫起来。

    “没错,他们能够压制自己百分之五十的实力而幻化为人形混迹在你们人群之中。”阿卡拉点头道。

    欧阳羽一下子跳了起来:“也就是说,在我们身边的人,有可能就是魔族的怪物?”

    “是这样没错,怪物的数量太多了,比契约者多太多了。当然啦,和人类的数量那是没法比的。”阿卡拉也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

    欧阳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想都是心有余悸,所有人都有可能处在危险之中,下一秒,魔爪就可能从背后袭来。

    “怎么会这样?”欧阳羽低声自语,缓缓地又坐了下来。

    “这毕竟是我们暗黑大陆的疏忽,那些魔物在这里与我们人类相持不下,居然打起了你们的主意。我们也很自责,而我们这边的契约者没有通道来进入你们的世界,因此,我们只好另想办法。”阿卡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而凯恩接口道:“我在一本暗黑大陆的古籍之中看到了一个非常精妙的空间魔法,能够让人以虚影的形式降临另一个空间,我研究了一个月,才想到方法,以此方法将契约带入你们神州大陆,让你们自己成为契约者,来保护自己的国度。”

    欧阳羽开口道:“那为什么不多培养一些契约者?这样,斗争的力量不久更大了吗?”

    凯恩笑道:“真是如此简单就好了。第一,施展这个空间魔法需要着大量的宝石做消耗品,我们其实宝石资源也是有限。”

    欧阳羽撇了撇嘴,嘀咕道:“不就是经费问题嘛,我就不相信你们营地连几块宝石都没有。”

    “咳咳,”凯恩好像听清楚了欧阳羽的低语,马上接下去说:“这第二,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契约者的,我们需要认真考察他的生平经历,若是随意选人,有的人意志不坚定,中途放弃;有的人胆小怕事,做事畏缩;有的人成为契约者之后,恃强凌弱,助纣为虐。若是这样,你认为会出现什么后果?”

    欧阳羽细想,也的确是如此,这等大事可来不得半点马虎。

    “契约也是很珍贵的,为了帮助你们尽快壮大,我们也已经把能够筹集到的契约全部投入给你们了,而暗黑大陆,这五年没有出现一个契约者。今后,我们还会将诞生的契约不断地送给你们,让你们的力量不断壮大。使更多的契约者一同与黑暗势力对抗。”凯恩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犹豫。

    暗黑大陆把这所有的契约都留给我们,这点倒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欧阳羽心里也觉得自己作为这片土地的子民,在需要的时候,确实应该担负起责任。

    第四章 变故

    欧阳羽心里想着,开口问道:“阿卡拉大长老,每一个契约者来这里,你们都要与他们像这样解释一遍吗?”一万个人啊,阿卡拉和凯恩都能把这些话倒背一遍了。

    “呵呵,”阿卡拉笑道:“也不全是吧,平常凯恩长老使用空间魔法可让他维持施展三张契约的能量,因此,每次能带回来三个契约者,只不过,这次似乎出了点意外。”

    “就是,契约之力是天地所造之物,大自然将会把能量凝聚在暗黑大陆高寒的亚瑞特山巅的祭坛上,我们在纸上施加魔法阵之后,吸收了那里的能量便可成为契约。而能量是有限的,你一个人浪费了两张宝贵的契约,真是暴殄天物啊。”凯恩抚须长叹道。

    听了凯恩这话,欧阳羽只想破口大骂一顿,最后还是平静下来,对他翻了个白眼,道:“有一张契约似乎和我无关吧?”

    凯恩讪讪地笑了笑,道:“既然已经浪费了,那就算了。我只是想说,你一个人用了三张契约,可得出三个人的力啊,否则,可对不起被你剥夺机会的那两个人啊。”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居然是想榨干我的劳动价值啊,算了,这事自己的确也得负些责任。

    “好吧,我尽力。”欧阳羽无奈地点了点头道。

    “好了,总之你需要学会观察,发现身边的异常,尽量别在人多的时候暴露自己,让太多人知道总是不好的。”阿卡拉再次叮嘱道。

    “嗯。”欧阳羽站起来,说道:“放心吧,那我先走了。”

    欧阳羽拉开木门,退了出去。

    微风拂面,欧阳羽不禁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想到即将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心中倒是隐隐地期待。

    等等,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怎么回去啊?怎么打怪啊?难不成赤手空拳和怪物肉搏,我是死灵法师不是野蛮人啊!

    yuedu_text_c();

    下一刻,欧阳羽只好硬着头皮又敲开了阿卡拉小帐篷的门。

    一进门,欧阳羽就看见二人正笑盈盈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坐下,道:“二位长老,我回来了。”

    阿卡拉笑眯眯地说道:“你倒是心急,我可还有好多话没讲完。”

    “请讲,请讲。”

    “你们那边的游戏我了解过,基本上和现实无二,但游戏毕竟不可能面面俱到,一些地方是游戏无法体现的,比如技能。”阿卡拉的话让欧阳羽精神一震。

    “你可以在一定条件下领悟或者是创造技能,那是属于自己的技能,不过这很难,顺其自然便好。而任务自然也不一定一样,要看你自己触发了,茫茫神州大陆,任务自然和这里是不一样的。”阿卡拉说道:“其他的,就要靠你在战斗中摸索啦。”

    欧阳羽答应了一声,又小心翼翼地问:“可我初始的物品装备应该有吧?”

    “就知道你忘不了。”阿卡拉说着站了起来,在柜子上拿了一小瓶红色药水和一小瓶蓝色药水,又拉开柜子的抽屉,抽出了一红一蓝两张卷轴。

    阿卡拉将这些物品递给欧阳羽,说道:“这些是一瓶微型治疗药水,一瓶微型魔法药水,服下后生命或法力分别以每两秒一点的速度增加30点,而蓝色卷轴你已经用过了,可以回到这里来。红色的是鉴定卷轴,可以鉴定有属性的物品装备,只能给你这么多了。”

    欧阳羽也无话可说,伸手接过来放入自己的物品栏中,又问道:“装备呢?”

    凯恩这时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木棍状的物件递了过来,物品入手,感觉与普通木棒无多少不同,木棒十分匀称,两端都覆盖着金色的魔法材料,颇像一支木制的金箍棒。

    欧阳羽把玩着,集中注意定睛一看,有一块透明的属性版呈现在了面前:法杖快速攻击速度攻击2~4耐久度15~15+50%对不死生物的伤害

    “这…居然没有附带召唤骷髅技能?”欧阳羽大叫了起来。

    在游戏中一开始的死灵法师功低,防低,生命少,要凭自己单独打怪根本是痴人说梦,于是一开始的武器——法杖上有一个附带的召唤骷+1的属性,让死灵法师初始就能拥有一个技能,可这支法杖上居然空空如也!

    “这也是没办法,我们条件有限。”凯恩依然是那句话。

    “我忍…”欧阳羽暗道,随后继续说道:“那盾牌也给我吧。”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