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戒不掉你的好 > 戒不掉你的好-第7部分

戒不掉你的好-第7部分

    受惊吓。

    她叹息,伸出手,忍不住轻触他的脸颊。

    温颂亚霍地眼开眼,他迷茫地望着,一片恍惚中,看见她。

    莉咏。

    他的莉咏。

    他皱起眉,转过脸,看见旁边病床上沉睡的妹妹,证明这不是梦,于是又转回脸来,对上杜莉咏这张令他朝思暮想的容颜。

    这些日子,他盼过多少次了?

    终于,给他盼来了。

    杜莉咏对他微笑。

    他伸出手,握住她覆在自己脸上的掌,眼神带着一股如梦似幻。“你来了。”

    她对着他那恍惚的眼神,笑容加大了,说不出话来,他们对视着,都有满腔的话,却在这一秒忘记要说了,只是贪看久违的彼此,熟悉的眼眉鼻嘴,熟悉的人,熟悉的爱情,还在不在?

    他们都忐忑,都不敢开口问。

    医院的电梯,人潮来来去去,只有两人没动,他们脸色凝重,讨论重要的事。

    “所以她没那么快出院?”杜莉咏压低嗓音问。

    温颂亚叹了气。“没那么快,要看恢复状况,医生说至少还要待三个礼拜以上。”

    “怎么会这样?”

    “要怪我,没事去英国看她做什么?发现她其实没有注册,根本就没在那边念研究所,一气之下把她带回来,结果……”他苦笑。“是酒驾,那男人我根本不认识,那男人伤得也重,现在还在加护病房。”

    过年时,他照预定去英国找温颂盈,想说她学期刚开始,课业没有忙可以找时间出游修补兄妹感情,却没想到却发现温颂盈这学期根本没有注册,她偷偷使用护照延签也要到期了,温颂亚因此跟温颂盈大吵一架,硬是把她抓回来,询问她为什么没注册,她却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学的了,但你不喜欢我,我又不能回台湾!”

    温颂亚知道,颂盈说这段话,是故意气他,当然也包含了指责,他知道过去自己太过疏离,于是没再多责骂,把她带回台湾,是想着这样也好,至少重要的人都在身边……

    回台湾后,温颂盈还是跟他赌气,不大搭理他,温颂亚知道,她是气他以前对她的疏离,这部分他没办法辩解,决定用时间来修补兄妹感情,但是,那天他还没回家,在工作室赶件,却接到电话,得知颂盈出车祸。

    到了医院才知道,温颂盈跟朋友去夜店玩,大家要去续摊,酒驾出了车祸,温颂亚根本不认识她的朋友,在听警方讲述这些过程时,一片茫然。

    她目光一黯。“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在顾吗?”

    “我请了看护,一有空就会过来。”他忽地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小琳说的,我一回来就到工作室找你……”

    他没说话,绷紧了脸,想到两个月前的决裂,忽然心很痛。

    即使是欣喜她的出现,但却想起她的狠决,他不是没有找过她,但手机永远关机,传简讯更别说她有没看见了,他知道她有个老家,但在哪里他不知道,是有想过可以靠通讯录或毕业纪念册那种方式来寻找,但不知怎地,他忽然胆小了起来。

    多少次想起她哭泣的眼睛,诉说已经爱他很久很久了……这一想,他就心痛,想到这么多年来她看着他恋爱、她说他的爱情来得太突然、她说她无法消化会迟疑、她说还有很多事情想得理清……

    这是场拉锯战,温颂亚一方面想积极的找到她老家去摇醒她,一方面却隐隐知道杜莉咏做事自然有她的道理,她很拗的,恐怕他真找到她老家后,反而会让这段关系变得更僵。

    他就这样两难了一段日子,但并不是全无努力的,他用电话用手机用留言来单方面阐述自己的心意,更硬着头皮找到以前的同学,其中有几个跟杜莉咏还有联系的,拜托他们帮帮忙……更别说,后来发生了颂盈的事情。

    但此刻杜莉咏的出现,让温颂亚别开眼,刻意避开她心疼的眼光,用平淡的口气说:“颂盈不常醒来,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再过几天,她才会有比较多清醒的时间,到时我再通知你过来。”

    他说完,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病房的方向。

    yuedu_text_c();

    她咬唇,鼓起勇气道:“我再去看看她,看护什么时候来?我想跟你一起回工作室。”

    他挑眉,几秒不回话,才缓道:“下午两点。”

    她点头,乖顺道:“好。”

    下午,两点半,杜莉咏在温颂亚的老旧蓝色房车里。

    这辆车,还是一样怀旧,她坐着觉得心安,鼻间老旧皮椅的味道,令她感到怀念。

    她扭开音响,里面那张她送他的cd还在,熟悉曲目流泻而出,她轻轻跟着哼,哼完一首,本来一直看着窗外的她,转过脸来,凝视正在开车的他侧颜。

    “这首歌,是我对你的心情。”她的嗓音温润柔软,如烘暖的叹息。“我故意放在车上让你听,我还想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结果你都不懂。”

    温颂亚听着,不说话,心里啊,还气。

    气自己被抛下、气她的决裂、气这段爱情让他七下八下,心情被影响,明明以前失恋被甩后,马上就能振作起来,这次不行,真的不行。

    像硬是把皮肉分离一样,要将杜莉咏从生活中抹去,真的好难,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没办法控制不去想她,不去思念她,不去担心她过得怎样。

    现在,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他觉得自己像满溢的海洋,太多情绪在里,波涛汹涌了起来。

    “我学会做菜了喔!我报名烹饪班,学会做很多东西,没看见我做菜吧?现在我还满有自信的。”她语气轻快,迳自报告这两个月来的点滴。

    烹饪?哼,他的确从没看过她下厨做东西,顶多是泡面,报名烹饪班后,会强到哪去?才两个月。

    “过年的时候,我赢钱了喔!我爸掷骰子真的超背,输给我跟我弟一大堆,弥补了我一点点红包钱。”

    赢钱?哼,过年那时他在英国,那里正下起细雪,纷纷绵绵的雪,美丽得将街景覆盖……但在异国,他却想念台湾的农历年节。

    “我还看见了金庸全套,以前只看过电视,没想到书这么好看,我早就应该看的。”

    金庸?哼,早就叫她买一套来看,经典哪!他高中就嗑完全套,大学将里面人物摸得透彻,现在剧情倒背如流。

    杜莉咏转开视线,不再看他,因为看见他绷紧的脸色,知道他不高兴,他专注开车,没一句应她,她碰了钉子,转首看向窗外。

    初春的天气,多是凉冷,少有暖意,但比冬天好太多了,少了种冷冽的刺骨感,风来了,吹乱街景,杜莉咏开了窗户,任风扑脸。

    凉风吹入,也扑上温颂亚的右脸,被冷凉风亲吻的脸颊,忽然唤醒他一些自知,突然哪,觉得真荒谬,她怎么能这样若无其事?他的心,也是肉做的,也疼着,也流血着,也为一些事情耿耿于怀,她却闲闲跟他整理那些离开的日子过的轻松生活?

    那些日子,他并不轻松哪。

    虽然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其实莉咏也很苦,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也有情绪要整理,但他一个人面对颂盈的车祸,心口的慌,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他隐隐知道没有人好责怪,可是心里就是有点不平衡,甚至有些赌气的觉得,如果这样就放下所有这两个月的思念与怨怼,又觉得亏待自己,可是这当下见到她难过的侧脸,又觉得,想拥抱她。

    温颂亚无声叹了口气,或许,颂盈的事情是让他偿还对颂盈的疏忽,他一个人忙进忙出,感觉孤独,不禁联想颂盈在英国时一个人的孤独,这让他稍稍明白颂盈对他的怒气,甚至也觉得自己不应该。

    难道,没有人好责怪?

    他撇撇唇,忽然想起家里面有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可以证明他的爱情,他决定要让莉咏看,决定不再藏,决定不要再后悔。

    胸口有些地方柔软了,细胞里冒出一丝情绪,极欲拥抱她,一起笑着手牵手,但是自尊不允许他这样做,对于她的离去,他还是有怨言的……

    他将边回转,不去工作室了,旁边,杜莉咏没有任何反应,她也认出路来,知道他将地往其他方向走。

    但她不在乎啊!

    他要带她去哪,都可以。

    yuedu_text_c();

    都可以的。

    温颂亚住在屋龄近八年的电梯大楼,三十五坪,两房一厅又卫浴,他刚开始赚钱就买下这间房子,付完房贷后,后来赚得更多,也没换过。

    屋内摆设只有简单两字可以形容,他不常回家,大多时间窝在工作室,所有家具没有什么使用痕迹,更像没有人住在这里一样。

    第10章(2)

    刚进门,温颂亚将钥匙丢在鞋柜上,一言不发的进了房间,杜莉咏等在原地,不知道他准备做什么。

    砰!

    关门声宏亮传来,她探头,看见他从房内走出来,手里捧着一个盒子,背后房门正关着,显然刚刚的声音是因为他太过用力而发出。

    他停在她面前,高大威严,脸色冷峻,莉咏仰头看他,第一次觉得他高不可攀,他脸上的表情像是面对那些陌生人,她觉得自己心突地一跳,有点受伤了,他从没摆过这种表情给她看,她……不习惯。

    “拿去。”他将手中的盒子塞入她怀里。

    她接过,小心捧着,是个暗红色的绒布珠宝盒,她还没开口询问,就听见他冰冷的嗓音,开了口。

    “都是一些我做的东西,你不一定会喜欢,但一定全都适合你,这些年来,我常常灵感乍现,因为你而创作出一些作品,我从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卖,是因为你对我很重要,我甚至想,可能等你结婚或什么,让你当作嫁妆之类的。”他说完,转身离开,走入客厅。

    但杜莉咏早已经泪流满腮。

    手中,是打开的珠宝盒,里面躺着大大小小的项链耳环戒指胸针吊饰……每一个,她都没见过,但都是那样美丽,闪闪的光芒,亮得刺激她眼睛,烫出泪来。

    他说话的语气很冷淡,但她懂得,这些首饰全为她而做。

    她忽然警觉到,温颂亚的心里并不是没有她,他其实不是突然爱上她,而是将她放得太深,深到自己都没感觉到了,只能下意识宠着她,傻乎乎地付出。

    温颂亚踏着困难步伐,离开杜莉咏,他要跟她做切断,不再让她轻易撩拨他的情绪,他讨厌这样,讨厌不受控制的自己,他因为她萌生太多情绪,那太陌生,让他不舒服——

    腰间,忽然出现一双小手,是杜莉咏从身后抱住他。

    “干什么?”他冷嗓怒问,低头看着她的手,她还来干么?

    “我……”

    “你看不出来吗?我把这些东西送给你的意思,随便你要丢要留都无所谓,这些东西跟我没关系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做——”

    “我会留!我会留!”她嗓音哑着,泪汹涌,紧紧抱住他不放。“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给我这些,是要告诉我你爱我……”

    “不是!”他驳斥。“我是要跟你做切断,从今以后,我——”

    温颂亚看着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她,不自禁的住了口,她啊,哭得像个泪人儿,白皙的脸蛋满是剔透眼泪,他看着心疼了,她成这样……

    “不要说什么从今以后,上次我离开,不只因为莫刚,而是因为……我们感情不一样了。”她眨眨眼睛,又眨下一堆眼泪。“其实我本来就很不安,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爱上我,莫刚的话让我们有阴影没错,但是问题没解决,我没有自信,我害怕失去你……”

    他静静听着,她站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是觉得荒谬的,她话语里的爱意这样明显——她爱他……他,也爱着她啊!相爱的两个人,哪来那么多问题?相爱都来不及了。

    “这样的感情,我觉得是不对的,我们每天都在一起,生活没办法有切割,我怕你其实不是爱我,是喜欢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方式。”她定定看着他,红着的眼映出她的伤心。

    温颂亚眼色冷漠。“那你不是更应该试着修补这些?而不是离开!”

    最不解的,就是她坚持离开的行径,这不就是分手吗?一对相爱的人,到了分手的地步,又有什么好说的?

    杜莉咏摇头。“不是的,我是要让我们的生活分开,各自独立后,更看得清楚爱情,现在我回来,就是要跟你讲,我爱你,很爱你,我一个人生活,可是总感觉寂寞,离开你的伤心从来没有消止过,这些就是证明……”

    “我不明白了……”他苦笑,听见她说爱他,固然高兴,但也讨厌起因为这样高兴的自己。

    yuedu_text_c();

    杜莉咏伸出手,捧住他的脸颊,踮高脚,贴近他的目光,他们对视,在彼此眼里寻找层叠的情感。

    “你不用明白什么,你一直这样单纯,你恋爱从不假惺惺,问题都在我,我想太多,我怕受伤,对不起……”

    “我其实……”他顿住,看着她眼底丰沛的爱情,忽然想到,过去那些年,她将自己的爱情藏得这样好,然而这刻,她的爱意表露无遗,这就是改变吧?她所说的,分开后更能明白一些事所导致的改变吧?

    忽然温颂亚觉得争辩这些都没有用了。

    他向来不在乎那些爱情里的曲折的,但杜莉咏显然很在乎,她爱他这样多年,却能不言不语,换作他,是做不到的,那暗恋的隐晦有多苦?他才不要,他要痛快告白痛快失恋。

    就因这样,他才不懂,不懂杜莉咏口中的苦涩,他觉得什么都是谈谈就会好,但这一分钟,他忽然有一点点明白了,杜莉咏的离开造就的改变,他看到了。

    “不要再气我了……”她软言道,轻轻地,吻上他的唇。“求求你……我自己就已经够会折磨我自己了……”

    温颂亚只呆了几秒,随即热烈回吻,探索她芬芳的气息。

    铁臂捏住柔软腰身,将温暖身体贴近,一刚一柔,交互感官刺激,她下意识地迎向他身体,泪湿的脸颊也沾湿他的脸,他们太靠近,没在意这些,他的双手抚遍她热情的身体,今天她没推开他,反而主动贴上前,全然的交付自己。

    他将她吻得晕眩了,她目眩神迷,依循本能地回吻他,感觉他游移的手像细碎的吻,追逐她的每寸肌肤,她因此战栗起来,胸腹都好烫,像有团火拥抱她,将她推落欲望悬崖。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被他压在沙发上,她睁眼,看见天花板的吊灯,她还记得,那天在ikea他们笑着逛街……噢,他像是要惩罚她的不专心似地,在她肩膀上轻咬一下,她立刻转过眸来看他,见他有点不悦的表情,格格笑了。

    然后啊,这个坏家伙趁她格格笑时,悍然深入她,她笑不出来了,咬唇,闷声忍受疼痛,眼泪快掉下来,他的密密亲吻在这时落下,从她的眼、她的鼻、她的下巴、她的颈间、她的胸脯……她变得柔软下来,温润的包裹他,他笑了,那笑容令杜莉咏怔住,有多久,没见他这样笑过了……

    他们更接近了,结为一体,爱情忽然变得单纯起来,很多事情都无所谓了。

    缠绵后,他们窝在地毯上,拥抱着。

    桌巾被拉下,当他们的棉被,盖住赤裸身体,他们都心满意足,尤其是温颂亚,他恋爱经验丰富,却从没一次这样彻底的交付自己。

    一直以为性与爱可以分离,他这下不觉得了,性与爱还是得相连,跟深爱的女人一起,才能体会这道理。

    “我现在,突然感觉一片空白。”他开口,嗓音平静。

    “我也是。”

    “我本来想要解释莫刚的事情的,现在却觉得不解释也没关系。”他看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

    她轻轻笑了,觉得他的身体好温暖,有他在旁边,她满足了。

    他们静默一阵,温颂亚又开了口:“你会陪我吧?”

    她没回,只是先在桌巾里找到他的手,她握住他的掌,握得很紧,才道:“会。”

    听她这样回答,他敞开心胸谈前些日子的心路历程。“颂盈出事的时候,我真的很怕,我已经失去父母了,难道老天还要跟我开玩笑?你知道我那时候想到什么吗?我想到你一直叫我要多多关心颂盈,当下我真后悔,然后,我想到你。”

    杜莉咏听着,不语地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因为察觉他手心传来的颤意。

    “我气你不待在我身边,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正是一个人,有好多文件要签,还有警察来问,对方家属也来接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有工作室的生意……”他苦笑。“不知道我怎么熬过来的。”

    现在他回头看,忽然发现自己满厉害,他承受极大压力,忍受恐惧,但看着颂盈一日日好起来,终于放下心,然后,习惯这样的生活。

    “你看起来累坏了。”

    “对啊,我真的好累。”他叹气,伸出手拥抱她,下巴靠在她发顶。“你要不要来帮帮我?”

    这句话,让杜莉咏眼热了,心口暖起,每一个细胞啊,为这个男人臣服,他所拥有的器量很不一样,总为她解套,给她台阶下,他会生气会不平,但他单纯,不把事情想得太难,要什么就做什么,要什么就开口索求什么。

    这样的男人是她的拼图,为她纤细敏感害羞多疑的心,拼入一份笃定纯真。

    yuedu_text_c();

    “好啊。”她回拥他,语气云淡风轻,很努力压抑声音里的哽咽。

    但他听到了,反而轻轻拍着她背脊,用着哄小孩的语气,很淘气地软言道:“不哭不哭……”

    不哭不哭?

    她笑了,却哭得更凶,什么不哭不哭嘛,让她哭得乱七八糟,真像个小孩宣泄所有情绪。

    春天,刚来,冷天即将乍暖,这里,有相爱的两个人,他们已经够暖,不用等春天到来。

    尾声

    春天来了,阳光骤暖,路上行为抛去御寒冬衣,城市也活络起来。

    这间病房,每天传出笑声,刚来的护士以为是家属故意逗病患笑所发出的声音,一问之下,才知道——

    “不是咧,是病患本人温小姐,她前阵子还整天半梦半醒,现在每天都精神好好,伤口还没好,就很快乐,笑得好大声。”

    新来的护士很好奇,这位温小姐是多乐观的人啊?趁着推药车过去,她一定要房间留心一下。

    病房内,温颂盈坐在病床上,除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与深身的绷带药水味外,她看起来不像个病人。

    她脸色依然苍白,但满脸笑眯眯,拿着杜莉咏帮她借来的漫画,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哈哈大笑,现在,她看到某个段落,又笑喽。

    “哈哈哈哈哈……妙啊!这边超蠢的!”

    旁边,杜莉咏跟温颂亚相视而笑,他们看着温颂盈健康起来,心里都踏实了,医生说再过五、六天就能出院,温颂亚已经乘机跟温颂盈问过了,接下来温颂盈想待在台湾,乖乖找工作。

    他们兄妹现在可一点别扭都没有,互动自然,没有压力,杜莉咏看得很欣慰,本来还担心他们会尴尬,热络不需要培养。

    “干么在这边待着,没工作喔?”温颂盈放下漫画,看着这两人。

    啧,故意晒恩爱给她看?

    “工作进度现在不赶,就来看看你啊!”温颂亚回答。

    “去去去,我现在没有男朋友,看到你们就烦啊!”温颂盈翻白眼,赶人了。“我有漫画就够了,你们快去约会,少在这边我看了就碍眼。”

    被赶了,他们站起来,每天来看温颂盈都被赶,多出来的时间,他们到处逛到处玩,还真的跑去约会,很快乐。

    手牵手,他们走出医院,外面阳光很大,气温还不够暖,但也有个十九、二十度了……

    温颂亚忽然道:“好热啊!”

    “热?”杜莉咏拉了拉身上薄外套,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发烧啦?”

    “no,是天气让我好热,都要流汗了,要降温,只有一个办法。”

    她听他的语调,很配合地扬笑问道:“什么办法啊?”

    他眨眨眼。“吃——冰!”

    “吃冰?!”她吓一跳,没想到他来这招。

    现在,还满冷的矣……冷风很配合的吹来,扬高她的发丝。

    温颂亚才不管,他拉她上车,开啊开,开到那家跟她在大学毕业后巧遇的冰淇淋店,他还记得那天他正准备开设工作室宜,忽然路过这家店,天气又热,就这么推门进去。

    然后,就这样一眼看见她坐在椅子上,细细品尝冰淇淋,那双美丽的眼睛,因为美味的冰淇淋,闪动着满足的情绪,他看见了,上前跟她搭话……

    yuedu_text_c();

    那天是开始,他没想到,故事还没结束,现在剧本还在他手上,而他演不腻,愿意为他永远的女主角,演下去。

    后记 莫妮卡

    我家对面有一棵树,是那种矮小且树干粗壮的,呈y字形的树,小时候我最喜欢骑在y字的凹槽那边,记忆中,骑在上面的时候总是夏日,仰头就看见蓝色天空,与空气中热暖的,都跟这棵树一起营造出一个氛围,躲在我记忆里。

    跟这棵树绑在一起的记忆还有当时最夯的节目“天天开心”,结尾大多是台语歌手的演唱,当时我还小,看着看着台语很弱的我也跟着会哼起来了,印象最深刻的是龙千玉,那时的她简直是我心目中的仙女,但我现在要提的是蔡小虎的“春夏秋冬”,每次片尾只要是蔡小虎唱这首歌,我就会听完后跑到对面的y字形树上,坐在那边,仰望天空,或者看着远方巷口,心中唱起“春夏秋冬”这首歌,好似整个空间都变得惆怅了起来。

    这是我心中的秘密,那棵y字型大树、蓝色天空、热暖空气、以及蔡小虎“春夏秋冬”,它们串成一个记忆。

    后来那棵树被砍了,我也长大了,蔡小虎的歌我也不会唱了。

    上个月搬家,这社区树荫浓密,但怎么也找不到可以让我轻易爬上的树了,这里每棵树都健壮高挺,攀也攀不着任何树枝的高度,大概只有鸟跟松鼠可以跟树做朋友,虽然爬不上(说说而已,没真的想爬),但我还是充分利用了这里的树。

    树让空气变好,我一有空就拼命深呼吸去。

    早上在阳台,出门走在绿荫里,深呼吸,肺叶被延展,整个人都清醒很多。

    除了谈树,本来也想讲讲“春夏秋冬”,但年代久远到我都忘了,那就来提提歌曲对我的重要。

    我很喜欢(m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这首歌,这次我有写进去,尤其是里面的词,第一次听到后,就觉得很深情。这首歌很老了,旧版原唱的版本在网路上可以找到,曲风较怀旧,但一样朗朗上口,去年方大同也翻唱了这首歌,他唱来有一种温柔的感觉,我去ktv都会点来唱呢。

    写这个故意时,我常常重复播放这首歌,好像也能深深感受到女主角的心情,那种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改变这份爱意的心情,轻轻巧巧地也沉淀在我的心底。

    希望大家也都能有一首悠然于心里的歌,搭配一段记忆,点缀一份心情,无论是搞笑的、有趣的、深情一点的、有点悲伤的、带着愤怒的……

    最后,希望下次很快再见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