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戒不掉你的好 > 戒不掉你的好-第5部分

戒不掉你的好-第5部分

    希望她也有共鸣的——但她没有,还说这种想法是无可厚非。

    每天共事?好朋友?他想拥抱她,对她有欲望,这也是好朋友吗?

    讨厌自己被这样当朋友,温颂亚激动起来,他忽然控制不住自己,拽住她双肩,脸色严肃。

    “干么?”莉咏被骇住,看着他认真的神色,心跳加快……

    “这样也是友情吗?”他忽然拥抱她。

    是紧紧地,将她拽入怀里,他们从没这样靠近,鼻间闻到她熟悉的发香,她柔软身体贴着他,温颂亚感觉她身体的起伏,那令人着迷的女性线条撩拨他的理智。

    杜莉咏说不出话。

    她听见他说:“我觉得……这不是友情……我在乎你,很在乎很在乎你……”他低喃着,拥得她很紧,对她敞开自己,因为这段爱情有危机,他怕还没开始,莉咏就被莫刚抢去。

    她不知所措,一开始有些尴尬推却,然而听见他这样说,她忽然好感动,心窝甜滋滋,这是告白吗?

    不……这不只是告白,还是奇迹……她等了好久的奇迹……

    她缓缓伸出手,回拥他,感觉他因此一震,她叹息,没解释自己回拥的举动,只是静静地感觉他。

    相识这么久,肢体触摸是有的,但从没有这样贴近的拥抱,这分钟莉咏感觉靠近他的心了,他为她开了扇门,她正踏近一步,偷看这个装满他爱情的空间,感动着自己终于得以进来一步。

    这是真的吗?

    她恍恍惚惚,觉得不真实,他说这不是友情,她想问……那是什么呢?你这样拥抱我,是出于什么呢?

    “我……”她启唇,却回答不了他的问题。

    温颂亚叹息,他忍不了了,爱情来得很快,原来自己充满冲动,他紧拥她,释放自己所有热情,猛地捧住她脸,与她对视。

    莉咏呆住了,怔怔回望他,被他眼底的认真震慑住,她头昏脑胀,心窝甜滋滋,心跳又狂又快,这个男人……她爱了好几年的男人……

    他抓住她双臂,吻住她傻愣愣的嘴……

    杜莉咏震住,热暖气息忽地充满唇齿间,她瞠眸,眨了眨眼睛,他亲昵地深吻她,她被吻得闭上眼睛,感觉在作梦,男性的气味侵略鼻息,在鼻间晃荡,她脸热心暖……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开她,喘息着,额抵着她的额。

    温颂亚哑着嗓,问:“这样……也是友情吗?”

    这个深夜,一切极静,他们凝望彼此,友情?

    杜莉咏好早以前就知道,她对他,是爱情,盼了这么多年,都要放弃了,这个男人终于回头看她。

    她抖着唇,感觉眼眶湿润了,她定定凝视他,眼色盛满温柔。

    她摇头,而后笑了。

    那朵笑,给了温颂亚鼓励,他松下心,她没推开他、没拒绝他,现在,还笑了呢!

    他也笑了,低头,再吻了她一遍。

    爱情,好迷人啊!

    每天,温颂亚都感谢今天的到来,心情好得很自然,塞车也不嫌烦,到工作室就能见到心爱的莉咏——太爽啦!

    从没想过,爱情也可以这样,他们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下班、一起逛街看电影,很没压力,不像以前,他要找时间陪女友,去知名餐厅、买昂贵包包,三不五时嘘寒问暖,可现在,全都不用!

    爱很简单,不困难,温颂亚曾经想过是不是自己不适合恋爱,现在他知道了,不是自己不适合,是没遇到对的人。

    yuedu_text_c();

    “笑什么?”杜莉咏一进来,就看见他对着门口乱笑。

    还没开店,他总是早到,再来是她,最后才是店员小琳,莉咏曾问过温颂亚,为什么总是第一个到?他怎么答的?他说,这是对自己的店负责任。

    她踱至他旁边,扬了一扬手中早餐,他笑了,领着她走到门口,坐在路边长椅对着街景吃早餐。

    莉咏总是知道他的喜好,像今天,她带来牛肉贝果夹鲜蔬、冰黑咖啡,温颂亚吃得津津有味,没有她,他都在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打发,三明治加牛奶,勉强填饱肚子。

    她小口小口的吃着手中的黑麦杂粮面包,看着渐渐热闹的街景,昨天寒流刚过,今天虽也冷,但倒显得回暖了些,坐在这边不会觉得寒冷。

    她问他:“刚刚在笑什么啊?”一进来就见到他傻乎乎地对着橱窗笑。

    他伸手过来,揽住她肩膀,亲昵地吻了她芳颊,引起她一阵脸红。“我在想,我每天好快乐啊!”

    “快乐什么?”她笑了,被他传染。

    “不知道唉,以前觉得恋爱有压力,现在不会了,早知道我就早点发现自己喜欢你。”他乱笑一阵,眼底漾满温柔。

    第7章(2)

    “现在后悔了喔?”

    “对啊!”

    “多后悔?”

    “好后悔喔!”他拥紧她,将身上大夹克拉开,把她困在怀里。

    她笑嘻嘻地说:“至少现在很快乐,结果是好的。”

    他扬眉,笑咪咪地贴近她。“那给我亲一下。”

    啥?!她呆一秒,看见他很理所当然的靠近,那张帅气十足的脸,就这样俯下……

    这里是大街唉?她吓着,推开他的脸,被逗笑了。“有人啦!”

    “哪有?”温颂亚左看右看,这排商店街都还没开啊!路树下就他们两个,ok,有车经过了,但那又怎样?

    她鼓起脸,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这男人,像个孩子,很欠揍喔,每天手伸过来就是摸她脸牵她手,现在要求在大庭广众亲吻?!她没这么开放,办不来喔。

    莉咏摇头,正色道:“不要啦!”

    温颂亚看着她害羞神色,却触动他一股欲望,他看着她从长椅起身,整了整裙子,提了包包就要进门——

    他拉住她,一个旋身,扣住她纤细腰身,迅雷不及掩耳地吻了她。

    温颂亚很贼,太坏了,故意这样吻她,莉咏在他怀里颤抖闭上眼,他真的……太糟糕了……她感觉他温润的舌头融入自己口中,苦苦地,是他刚刚喝的黑咖啡,可是怎么尝起来苦,心却甜滋滋啊?

    街角,小琳正来上班,她愣在远方,看着眼前缠吻的两人,吓!

    怎么回事?她错过什么?老板跟杜姐……打得火热?!

    放眼望去,峦峰云海,柏油路面人车稀少,绿色藤叶里,点缀点点蜜红,映亮游人眼色。

    温颂亚走在前面,杜莉咏走后面,一人看左,一人看右边,都低着头,寻觅看来最大最美味的草莓。

    他们挑平日来大湖采草莓,温颂亚一直没忘她住院时的约定,今天天气不错,虽阴,但没雨,气温虽是一贯寒冷,却比前些天好得多了,他们一时兴起,早上十点多,两人开着他的老车来到大湖。

    杜莉咏低头采草莓,一抬头,看见前头的温颂亚,正回身朝她温柔地笑,扬高手上刚采的一颗草莓,嗓音清朗。“这颗超大!”

    yuedu_text_c();

    超大?

    她看了一眼,唔,认输了。“对对对,目前最大的。”

    他好孩子气啊!一进到草莓园,就开始比赛谁先采到最大的草莓,每拿到一颗大的,就喜孜孜地来献宝,冬阳微弱,他的笑容就是今天的太阳;阴的天,衬着他充满赤子之心的笑,杜莉咏只觉得快乐。

    没想到会这么快乐。

    可是她个性多忧,至今仍不时充满不踏实感,总会想着,为什么他会突然转了个大弯,来她身边?

    这么多年,她没有变,外貌个性都一如以往,如果自己没有变,他又怎么会突然爱上她?她并没有变得比较计他喜欢哪!若以前他对她没兴趣,又怎会对现在的她有兴趣?

    杜莉咏不懂。

    很不懂。

    心里,仍然有着轻缓的不安,如一泓慢水越过,留下浅浅水渍……是在意的、是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情惶惶不安的,更是,对自己没有自信的。

    没有能让他爱上她的自信。

    她认真的想知道为什么,想着如果能知道他为什么爱她,就可以获得一些自信,不要让自己在这已经与他相爱的时刻,还悲哀地觉得自己矮了解一截,永远用仰望的角度看着他。

    “莉咏!”

    听见他呼唤,她从思考中醒来,看见他笑咪咪的朝她走来,眸光闪着惊喜,还没走到她面前,就神秘兮兮地说:“手伸出来。”

    “什么啊?”她边说边伸出手。

    他嘿嘿笑,一脸贼兮兮,从握紧的大手里递出一颗大草莓,放在她掌心。

    她白皙的掌心中躺着一颗可爱的草莓,一半鲜红,一半米白,很卡通的正巧上半米白下半鲜红,中间像有分手岭似地。

    “异形草莓!”他嚷嚷。

    她哈哈笑,还异形啊?“这很正常啊!草莓本来就会有点白白的,还没有红透,你那么早采下来,就不会变红了耶!”

    他扬扬眉头,姿态好跩.“你有看过白得这么整齐的吗?”他有自信喔!这颗草莓是异形!不是那种一块红一块白的混合法,而是一半喔!正好一半喔!上半部白,下半部红,这么有特色,才不普通呢!

    “噢。”她敷衍道。

    “不觉得很值得收藏吗?”他眨眨眼睛,一副很想把它收藏裱框的样子。

    “你可以收藏啊!”她耸耸肩,一点兴趣也没。

    温颂亚笑了笑,扬扬眉毛,一脸不置可否,他牵起她的手,看着天色,道:“回家吧?回去吃火锅。”

    吃火锅?

    很吸引人啊……这冷天气,吃火锅?她笑了,眯紧眼,回握他手,脚步更快,归心似箭!

    莫刚又一次在接近打烊时间来访。

    因为上次讨到便宜,让杜莉咏首肯跟他出去用餐,这回他再来,表面上是联络工作,实则想约杜得咏到附近吃点东西喝点酒之类的,加深感情。

    “老板跟杜姐都不在,早上就出去了,今天说不定不进工作室了吧?”小琳边整理桌面,边这样回答莫刚。

    莫刚敲了一下桌面,想了会儿。“他们一起出去?”莉咏不是说要放弃了?怎么感情还这样好……

    “他们最近感情好得很呢!”小琳暧昧的笑。“以前我就觉得他们很配,怎么都不在一起?现在终于修成正果啦!”

    yuedu_text_c();

    修、修成正果?

    “什么意思?”

    “就是老板跟杜姐在一起啊!最近他们同进同出,每天如胶似漆呢!”小琳瞥了他一眼。“莫先生,你条件也很好啊!有没有女朋友?”

    莫刚震住。

    他们……在一起?!

    他黯下眸色,忽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以为看见曙光,以为莉咏对温颂亚死心,总有一天会投入他怀抱,没想到,上天不眷顾他……

    没回答小琳的问题,莫刚自顾自的往外走,他脚步僵硬,绷紧下巴,紧蹙着眉,走出门外,冷风唰地扑上脸,好似那股缠绕在心头对杜莉咏的爱意,现在这样让他心冷。

    呆站一会儿,他重新抬起脸,忽地,一对身影映入眼间。

    是温颂亚跟杜莉咏。

    他们俩手牵手,笑嘻嘻,脸蛋红扑扑,好似这个冬日不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莫刚在这一刻不得不认可他们……很相配,温颂亚的尔雅俊逸、杜莉咏的美丽可人,他们该死的很配!

    莫刚胸口燃起愤怒,当看见温颂亚的手环在杜莉咏纤细肩膀,他靠在她耳边不知道讲了什么,她愣一会儿,然后笑了……这个笑容,他永远得不到。

    很恨!

    温颂亚凭什么?这么多年,她像个傻子,倾全力付出,他呢?只等着接受她全部的善意与温柔,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才华外貌,莫刚不认为自己输他!人格与热情,他也没输!但她选择了他……选择了温颂亚……

    莫刚就觉得,温颂亚不能也不应该这样顺遂,他不应该得到——

    他走向前,他们看见他,有一阵尴尬。

    其实没有什么事发生,可是就觉得尴尬,温颂亚看着莫刚,想到那天病房里莫刚说的,又想到那天看见莫刚送莉咏回家。莫刚是情敌,他知道,太过清楚的知道,可是这瞬间,他与莉咏相爱了,他竟觉得……对莫刚抱歉。

    莉咏亦然,上次跟莫刚去吃西班牙小菜,莫刚的细心与刻意,清楚传达他的爱意,她知道自己不能回报他,然而自己曾在病房里说会放弃温颂亚,现在有种……欺骗他的感觉。

    他们三人,定定互看一会儿,然后,莫刚扬起笑走上前,一如往常爽朗。“有工作找你们谈,正要走,刚出来就遇到了,真巧。”

    “是啊。”莉咏扬笑,也学会客套。“什么样的工作?”

    温颂亚在旁边抿了抿唇,他不大懂交际,这分钟就是扬不起笑容,他深吸口气,紧绷着脸,道:“要不要进来谈?”

    莫刚深深看他一眼。“好啊。”

    第8章(1)

    “这次我帮g唱片的新人设计专辑造型,我设计的造型跟你们今年初的系列很搭,虽然不是选用秋冬推出的新系列,但我这次选的不是限量品,所以对你们的业绩也会有帮助。”

    杜莉咏看着莫刚,眼眸深含感谢,莫刚总是不吝惜选用他们的商品,即便杜莉咏也对温颂亚的作品深具信心,但还是得对莫刚感恩,在创业之初,是莫刚给了他们很多机会。

    她朝温颂亚看一眼,他耸耸肩,一如往常地将决定权交予她,温颂亚从不管事,况且这只是商借产品。她眨了眨眼睛,答道:“我们会全力配合。”

    莫刚站起来,将桌上热茶饮尽。“还没有确定,我得再确认一次这系列作品的质感,现在有货吗?”

    “有。”杜莉咏也站起来,往店内走。

    名贵的作品一向锁在工作室的保险柜里,温颂亚的作品一向没有大量生产,有时项链只出三、四十条,温颂亚坚持设计原则,作工也要参与,创业之初全由他本人包办,如今也只聘请三名经验丰富的老师协助铸模、粗胚等工作,也因此,他的工作量一向很大。

    莫刚要借的作品,其实已经卖得差不多,但还是会持续生产,店里还有一些,杜莉咏来到灯光已暗的店里,在柜子里寻找。

    工作室里,只剩莫刚跟温颂亚。

    yuedu_text_c();

    “不是说不跟工作伙伴恋爱?”莫刚不怀好意的冷笑。

    温颂亚直视莫刚,眼色认真且诚恳。“我现在收回这句话。”

    “收回?”他笑了。“说收回就能收回?”

    “我无须跟你道歉,我只是追寻我自己的心意。”温颂亚低头,一手抚过桌面他绘画设计图的惯用纸,指尖滑过纸面。“可是,我对于之前说的话让你深信,感到遗憾。”

    遗憾?“我以为我有机会。”

    “莫先生……”

    “怎么可以这样?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不会爱上莉咏,为什么说谎?让我白白高兴很久,前几天我约莉咏出去吃饭,我们气氛很好你知不知道?”莫刚嗓音冷硬,双眸饱含愤怒。

    太气了,这家伙凭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也努力这么久,但做再多也比不过他。

    “感情不能勉强的。”温颂亚不知道该说什么,吐出这句话,尴尬地望着他。

    莫刚不说话,他定定看着温颂亚一阵,几秒后,深吸口气,缓道:“我可以不跟你计较,我们可以还有工作往来,但我希望你好好珍惜她……我明白她这些年的暗恋是什么感觉,你不明白。现在你很开心谈恋爱,难道没有想过,这感情来的太突然?”

    什么太突然?温颂亚凛眸看他。

    “你本来不爱她的,是不是有什么原因让你受到刺激?”莫刚停顿几秒,忽地一脸恍然大悟。“那天在病房,你是不是听到我邀请莉咏跳槽到我这边?啊,这就难怪了,你不想她离开你,才这样做……”

    “你邀请她跳槽?”温颂亚一头雾水,但这消息的确令他心惊。

    莫刚的眼神闪过一抹精明,他摇头失笑。“少装了,你就是听见她说会认真考虑才故意设计的,用爱情抓住她,这也只有你温颂亚办得到。”

    闻言,温颂亚哑口无言,他假装不受影响,可是心被震撼到。

    莫刚对莉咏挖角?!

    从没想过,莉咏可能会有离开他的一天,还以为她会一直在这边陪他工作,永远当他助理,很久很久。

    他给薪大方,三节礼金也优渥,再加上他们之间的交情,合作关系应该很稳定,温颂亚不信杜莉咏会跳槽,但莫刚说,她有回答认真考虑……

    不该相信的,但又想不出莫刚骗他的理由,这现在也影响不了他们的感情,顶多,只是在他心底投下震撼弹,让他有那么一点的不安……一点点而已。

    这时,杜莉咏进来,她拿首饰给莫刚看。

    温颂亚凝视着他们认真讨论作品,眸色深了,心口很酸,轰轰地震住他……他不知道,自己一直凛着脸色,这让莫刚的唇角勾起微笑。

    很少失眠的温颂亚,在今天晚上,翻来翻去睡不着。

    平常总一觉到天亮,但是大喇喇的他,只要心里有事,他就会睡不着,会在有心事时变得好细腻。

    深蓝色床单让双人床看起来很舒服好眠,温颂亚侧躺着,裹着海蓝色薄被,这床单是杜莉咏替他挑的,黑暗中,他张眸看往旁边核桃色小茶几,也是跟莉咏一起挑的;另一边的墨色书架,跟莉咏挑的;旁边的灰色纱质窗帘、地下的皇室金绣地毯、客厅原木摇椅、墙上电子七彩钟……全部全部,都有跟杜莉咏逛街选购的回忆。

    她充满在他的人生里,根深蒂固。

    但温颂亚今天霍然了解,原来他们的工作关系,其实一直建立在一种默契上,是因为她对他的死心塌地,才有一路上的美丽风景。

    温颂亚忽然惊觉到,其实,杜莉咏随时可以抽身离开。

    他抓来手机,拨电话给她,手机响很久,没人接,他猜她睡着了,已经将近一点,她一向在睡眠时将手机转震动,起床后看到未接来电才会回拨。

    摊开手,他仰躺望着天花板,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很不踏实、有种危机感,好像随时都可能失去莉咏——

    这时,手机响了。

    yuedu_text_c();

    温颂亚微愣,但还是很快速地抓来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心突地跳一下,反应很快地接起。

    “喂?”他有点急切地。“喂?喂?”连喂三声。

    电话那端,传来杜莉咏温柔嗓音。“你找我?”

    “你还没睡?”

    “还没,刚刚在洗澡。”

    她嗓音听来有点懒洋洋。温颂亚想象她正躺在床上,想到她温软身体又暖又懒地偎入床里。蓬松棉被裹住她纤细身体,他渴望自己是那床棉被,能轻柔地覆住她,又很煽情地压在她身上……

    “这么晚了,什么事啊?”她的嗓音听来有些倦。

    “你刚刚在干嘛?怎么这么晚才洗澡?我以为你睡了。”

    “我喔……”她轻轻笑了。“还不就为了工作?刚刚上网查莫刚今天提的新人,看有没有资料、有没有丑闻啊!现在不是很多明星都是经由绯闻出道吗?我就想说来看看有没有网友讨论什么的。”

    “噢。”他兴趣不大,但为她的用心与细心感到庆幸。莉咏就是这样,她做事追根究底,拼着一股认真。

    “怎么啦?”电话那头的她嗓音轻柔,从这通电话开始,已经问了至少两次,却没有失去耐心。

    因为他知道温颂亚是什么样地人。

    想的比说的快,做的又比想的快,有时他兴奋地形容要做某件事,她才说可行,他就会端出早做好的东西。

    他啊,没放心思在别人身上,爱情或事业都是,三十多岁了,只会燃烧自己。不是自私哪,看在莉咏眼里,是觉得他有股傻气,想到什么说什么,直率的直肠子。

    温颂亚听见她语气里的温柔与关怀,其实自己打给她,没有什么事情,但这下听见她的嗓音,就觉得心里有很多事情都想说给她听。

    “刚刚我睡不着,脑子乱转想很多事情……”他沉下嗓,侧了身,将手机夹在他跟枕头间,闭上眼睛续道:“你觉得,这么多年来我对你好不好啊?”

    “好不好?哪一方面?”

    “身为我的员工方面。”

    “你从没问过我这个呢……我想想喔。”

    想想……想想……杜莉咏想很久喔,让温颂亚的感觉好似心脏被揪住,等着她说答案,他不知道她会怎么形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他猜,仅仅猜测,她是喜欢身为老板的他的吧?

    不然,又怎么会待在他身边这样久?

    一会儿,杜莉咏的嗓音从话筒传来。“其实你不是一个好老板欸……”

    这句话有些冰冷,让温颂亚的心凉了一半。

    她的话语饱含笑意。“你好任性啊!想做这个就做,想要那个就弄,我常常要帮你善后,其实很累的,既然你都问了,我就告诉你吧!其实喔,很多人找我去他们公司工作,我都回绝了,感不感动?”

    感动,当然感动,温颂亚怎能不感动?

    “为什么?”

    她不解。“什么为什么?”

    “既然我是个这么任性的老板,你又为什么还要待下去?”

    “因为你对我来说,不只是老板啊!”她嗓音忽地很正经,在寂静的夜里,温暖地如一泓水,细细吐露心之所想。“我们还是朋友吧?我很有包容性的,而且,既然身为朋友,我就更该支持你,更别说——”

    杜莉咏忽然停顿下来,他飞快问:“更别说什么?”

    yuedu_text_c();

    电话那一头,杜莉咏脸红了,她说不出口啊,更别说,更别说自己早就喜欢他好久好久……

    “不说喔?”他停顿了下,深知她个性的他知道再逼她也不会说,于是道:“我刚刚睡不着,一直在想一些事情,觉得有点烦。”

    “烦什么?”她顺势问。

    “知道刚刚为什么问你我是不是个好老板吗?”没等她回答,他自己继续道:“我忽然想到其实你是个很好的员工,一定有很多人也想要你这样的助理。然后想到这,我就有点担心,担心你有天被人挖走……”

    她笑了。“不可能啦。”

    “怎么不可能?那你告诉我,刚刚你说更别说什么?或许这能让我安心一下。”他语气认真,又将话题转了回来。

    杜莉咏沉默了好一会儿,几乎让他以为她在电话那头睡着了,而后,她才出了声音。

    她的嗓音,是一把温暖的柔嗓,充满感情地说:“你一定不知道,我是个没有梦想的人,我为什么要待在你身边这么久?因为我看见了你的梦想,我也想参与一份,所以才帮助你,跟你一起努力,我的梦想就是看你发光发热……”

    他听了,好感动哪,那些令他失眠的慌张,因为她的话而消失无踪了,他握着话筒,觉得很激动,久久说不出话。

    许久,温颂亚才开口,转了话锋道:“我在想,是不是该叫颂盈回来过年或什么的……”会这样问,是因为体会到了要将身边的人抓住这道理,他发现自己很不安,颂盈是他唯一的家人,莉咏是他深爱的人儿,这两个女人对他而言意义非凡。

    杜莉咏听了,着实愣了好久,温颂亚从没有过这想法,尽管她相信他是关心颂盈的,但他心里的结却在这时突然解开,令她震惊。

    她哑了嗓,道:“她过年没放假。”

    “那我去看她。”他很积极,又说:“你也去,我帮你出机票。”

    她笑了,轻轻的浅笑从电话那头传来。“好啊!”

    温颂亚默默听着她的笑声,心口很多的不安就这样被驱散,他感到一阵温暖抚过慌张的心情,平稳下来。

    是忽然汲汲营营地想抓住身边的人,因为体会到惧怕杜莉咏跳槽的缘故,让他转过头来,看见了赤裸的自己,原来不是那个个性爽快、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己,而是一个很怕失去也怕寂寞的男人。

    “莉咏……”

    “嗯?”她的嗓音有点困意了。

    “永远在我身边,好不好?”

    说出这话,让温颂亚也一惊,他是在开口跟她要保证,但却同时觉得自己很j诈,是因为受莫刚的影响,才这样对莉咏的存在忐忑不安。

    这会不会混淆了爱情?

    他皱眉,连忙开口。“算了,你当作——”没听到。

    却听见,她温软的嗓子,截住他的话。

    “好。”

    单单一个好字,令他感动了,这个好字,充满感情,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好似有什么被填满了,喉咙间梗着什么,想说些什么,却呆着,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强调似地,再说一次。“我说好。”

    温颂亚不知道该说什么,该说什么才能表达他这刻的快乐感动心悸满足……有这种言语吗?足以表达他全部的感情?足以传达他心头上那股正在沸腾的滚滚情感?

    噢,他想到了。

    他说:“我爱你。”

    真希望,能将她拥在怀里,反复亲吻,再填上这句话。

    yuedu_text_c();

    隔天早晨,杜莉咏笑咪咪地去上班。

    老天,温颂亚说爱她呢!

    放眼望去,路树像对她鞠躬,路人看起来笑容满面,就连耳边也莫名其妙响起音乐,这个如歌般轻快的早晨,她觉得自己像电影情节里春风得意的主角,走路有风。

    中午时间,温颂亚溜出工作室,赖在柜台跟店员小琳闲扯。

    他一脸正经,说出的话却很惊人。“你一直待在这里工作,好不好?”

    小琳边擦拭透明玻璃柜,边狐疑地望他一眼。“一直?”

    “嗯,永远,待到可以退休,我还会给你退休金。”

    小琳怪叫。“永远?!服务业待永远……还有退休金……我想想喔,好像没有很吃亏欸……”

    “要不要?”

    “我满脸皱纹地跟客人介绍饰品,你不觉得很不搭轧吗?”

    “别有一番风味啊!”

    小琳哈哈笑。“老板你就是这样有趣,好!我就待到退休!”

    温颂亚仍然一脸认真。“说好了?”

    小琳很豪迈的拍胸脯保证。“说好了!”

    这情景全让杜莉咏看在眼底,她倚在工作室门口听他们讲话,看着温颂亚认真的眼色,一张脸盛着严肃,让她想笑。

    第8章(2)

    温颂亚转过身,迎入她的笑眼。

    “很好笑吗?”他走进工作室。

    杜莉咏跟上,她叹气,又笑了。“干嘛想用退休金绑住小琳?如果她喜欢这工作自然会留下。”

    “我是提醒她可以在这边待很久,我从没有赶她的意思。”

    “她从没有要走的意思啊。”她深深看着他,道:“你真奇怪,从昨天晚上就很奇怪,说要去看颂盈,还叫我跟小琳要答应留在你身边……这么怕寂寞啊?”

    他忽然眼色黯了,深沉地望住她,唇角勉强地勾起,笑得很难看。“哈……可能我真的有一点怕寂寞吧?”

    下一秒,他张开双臂,拥抱眼前的她。

    她颤住,因为他忽然好热情地低下头来,吮住她的唇……

    阳光从透明天窗照入,工作室里,宁静的摆设透露寂静,顺着光,一角,映着交叠人影,杜莉咏回应他的亲吻,背后抵着冷硬墙面,她轻叫一声,呼吸显得微弱,都被他热吻卸去。

    火焰般炙热的抚摸,滑上她的背脊,那只大手溜进她衣服里,贴着柔软身体,顺着滑腻肌肤,掀起她一片心悸。她太混乱了,嘴里是他丰沛的男性气息,背后那只贼兮兮的手更是挑战她的理智……

    温颂亚贴近她,全身压在她身上,他停下亲吻,很近地看着那双美丽眼睛映着迷蒙,那股困惑令他心动,再度吻上她,在她背后的大手滑到纤细腰身侧边,另一只手也偷偷地滑入衣服里,一寸寸地往上抚摸……

    “等、等、等一下……”她结结巴巴地喊停,感觉他的手已经往上触及她胸缘,她连耳根子都红了,讨饶地望着他。

    他很亢奋,定定注视她,停下抚摸,看着她白皙的肌肤跳上红润,那双自信的灿灿大眼饱含害羞,美丽的唇瓣哪……因为热吻染上水意的红肿,令他忍不住又凑身过去。

    “这里……是工作室……”她双手抵住他胸膛,理智只剩一咪咪。

    yuedu_text_c();

    老天,他怎么能这样?这是第一次,她看见他的欲望,是这样狂烈热切地,几乎要将她烧尽,爱了他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他的爱,她不想矜持,也想在这一刻跟他一起沉沦,跳入爱的诱惑里。

    可是,这里是工作室,外面有小琳……

    温颂亚用困惑的眼睛看着她,像是在说:你不要吗?

    她看着他的眼神,在里头看见纯粹的男性阳刚,一种陌生的g情从他眼神里透出来,她陷入两难,觉得嘴唇很干,仿佛需要他的滋润,还有其他地方……都需要他。

    这密密的欲望哪,头一次席卷杜莉咏,她眨着眼睛,无意识地舔了舔唇,也快要被他感染了,想在这里献出自己……

    然而他不等她继续说话,俯身过去,啃吻她的细颈,他想要他,太想要她了!这一刻他渴望确定她是自己的,要透过身体的拥有,确认心灵的相交,温颂亚想要全然地拥有这个男人,这也是谈过这么多次恋爱的他,第一次这么迫切地渴望着。

    他的手没忘记动,已经偷偷滑入她胸衣里,他故意停下,掌握那丰盈,扬眸看向她。她红着脸,很红很红,咬着唇瓣,哀求地看着他,可、只是哀求,却没推开他。

    温颂亚勾起笑容,这笑容映入她眼里,只觉得很煽情很邪恶……他接下来要怎样?真的要在这里?不会吧……

    该推开他?不推开?杜莉咏混乱地想着,他令人心悸的细碎的吻再度落下,她感觉自己从没让人闯入的领地被触摸了,她细碎呻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男人……

    忽地,电话铃声响起,打扰了他们。

    “别管它。”温颂亚哑着嗓,喘息着。

    “不行……”她忽然清醒,犹带着丝丝眷恋,推开他,脚步有些凌乱,因为腿还虚软……伸手整理衣服,边接起电话。

    温颂亚看着她讲电话,渐渐地也冷静下来,他的欲望勃发,但这刻他也领悟到刚刚实在太……激动了,他勾唇浅浅笑了,倚着墙面,看着她背对他接电话的样子,眼神顺着她直挺的背脊,滑到纤细腰身、小巧的翘臀,还有那双笔直的小腿。

    他走向前,从后面搂住正在讲电话的她,她身躯一震,转过脸来,谴责地看着他,他笑了,亲昵地吻了吻她的唇,才甘心情愿地走向位子上,拿着铅笔无意识地在手间转啊转,眼睛始终没放过她。

    杜莉咏讲完电话,道:“莫刚要来,上次说要借的饰品已经定案了,他问店里有没有货,等下要来拿。”

    “喔。”他有点不高兴。“干嘛不叫他助理来拿?”

    “他认真嘛,喜欢亲眼确认东西,免得还得来换。”

    “他是对我的品质不信任。”

    她笑了。“干嘛这么偏激?不是认识他很久吗?你该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

    是,他当然知道莫刚工作认真,很有自己一套想法,可是这刻从杜莉咏嘴里说出来,他就觉得心发酸,很不平衡,甚至……有些生气了。

    “他工作认真,你怎么不跳槽到那边去?”他忿忿地说着,关不住自己的嘴巴。“上次你不是说我不是个好老板吗?那他应该是个好老板吧?”

    杜莉咏皱起眉,轻声道:“这是两件事。”

    他站起来,眼神激动。“那你答应我,绝对不离开我。”

    她看着他的反常,心里很不明白,但还是软着心,走过去,站在他面前,抚上他的脸,眼神恋恋地望着他,这个她爱了好久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会离开他呢?

    温颂亚看见她微笑,感觉脸上她小手的温度,听见她软软嗓音,轻声道:“傻瓜,昨天不就答应你了吗?”

    忽然,温颂亚觉得自己被填满了,那道忐忑不安的伤口被她轻易抚去,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不安有些傻气,像无力取闹般幼稚,他伸手,轻拥她。

    他们拥抱着,什么也没说,但到这一刻,才确认了彼此心情。

    杜莉咏终于相信了,温颂亚是这样在乎她,他突如其来的爱情已经不令她惧怕不安了,因为这刻他的眼神里只有她,她于是愿意献出所有的自己。忽然发现自己也可以影响这个男人,她啊,很满足了。

    温颂亚不再因莫刚的话而患得患失,但他学会珍惜身边的人,暗自决定,明天就订过年的机票,要给颂盈一个惊喜。

    他要献出所有关心,让所爱的人都快乐。

    yuedu_text_c();

    中午,店里有着三三两两的客人,小琳很酷,站在旁边不招呼不推销,等客人自己上前跟她询问。

    柜台里,杜莉咏弯腰取货,莫刚站在旁边,高大的体魄引来客人频送目光,他一脸冷峻,打扮入时,刚刚一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