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戒不掉你的好 > 戒不掉你的好-第1部分

戒不掉你的好-第1部分

    作品:戒不掉你的好

    作者:莫妮卡

    男主角:温颂亚

    女主角:杜莉咏

    内容简介:

    这个杜莉咏就是这样,每次只要他失恋,她会取笑他,也会安慰他,

    笑嘻嘻的替他缓解心情,他常常觉得自己在她温柔的笑容里得到救赎!

    就连现在这顿米其林大餐,他也只想到要邀她来吃,

    想对她吐吐苦水,跟她聊聊,因为他知道莉咏最了解他。

    每回温颂亚失恋,就像一场暴风雨,让她的心也跟著慌乱起来,

    但是,不能让他知道啊……明明自己条件也不坏,

    可是在爱情里,她没有太大自信,他的热情温度已经融化好多女人心,

    可她却不能让他知道,其中有一颗,是她的心。

    正文

    第1章(1)

    今天是周末,热闹街道上满是人潮,刚入冬的天气还不到寒冷,但今天难得一见的大太阳确实让气温升高了几度。

    塞起车的车阵中,一辆老旧的宝蓝色福特房车也被卡在里面,这辆车看起来少说有十五年车龄,外观虽保养得宜,但那过时的颜色及外型跟车内的人比起来,显得是这样格格不入。

    车内,常出席各大服装展示秀的模特儿范佩佩,抑郁地望着车外,美丽的脸上充满深深不悦。旁边开车的男子也正绷着脸,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泛白,像正隐忍怒气。

    男子年约三十,穿着时髦,身材高大偏瘦,肤色中等,不算黑也不太白,绷紧的下颚,深邃眼睛里藏着自信神采,高挺鼻梁让他看来分外俊逸。

    他穿着咖啡色皮衣外套、深蓝近黑色的牛仔长裤,踏着一双与夹克同色系的军靴,跟身旁的模特儿女友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范佩佩转过头来看着他,深深吸了口气,她怎能再忍受下去?曾经她自豪自己的男友是温颂亚,知名的珠宝设计师,豪门贵妇对他的作品趋之若鹜,每回颁奖典礼上他的作品始终最引人注目……她曾经也拜在这样的才气下,到处炫耀,交往后才知道,他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男人。

    今天是她生日,他开车来接她,她在经纪公司门口等他,碰巧被同事看到他开的车,全都笑弯了腰,不敢相信这是鼎鼎大名的温颂亚所开的车。

    范佩佩气死了,她一上车就跟温颂亚理论,这辆车根本不合逻辑,和他的工作气质都不配,难道他穷到连辆车也买不起吗?

    但是,温颂亚只回她一句——你不懂这辆车对我的意义。

    然后他们争论,现在僵持,范佩佩不断告诉自己算了算了,庆祝生日欸,干么吵架?可是他冷漠的眼神,让她忍不住想挑战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

    “颂亚。”

    他扬了扬眉,视线始终盯着前方车况,没回话。

    “你就不能为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换辆车吗?”她板起脸。“我不是要什么多名贵的车,只要普通的就好,不用多贵多高级。”

    “这辆车不普通?”他淡淡地回,嗓音低沉醇厚。

    “你不得不承认它太老了,现在没有人开这种车,好吧,就算有,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她眨眨眼睛,看来楚楚可怜,如果温颂亚愿意听她的话换车,那就是爱她,如果他不换,她就觉得他是个脑袋迂腐的混帐!

    yuedu_text_c();

    现在哪还有人开这种俗到爆的车?!

    不是她肤浅,而是这根本不符合他的气质啊!开在路上很丢脸,让人看见更丢脸,虽然她爱他的才华与名气,更爱他的俊帅外表,也爱他从不手软的买礼物给她,但这一刻,范佩佩拗起来,她忘了那些曾经温颂亚对她的好,只执着于——换车!

    “我不会换车,”他趁红灯时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眼睛炯炯有神。“佩佩,没有好的理由来说服我,我是不可能会换车的,这辆车是我有工作后买的第一辆车,虽然是二手车,可是有感情……”

    范佩佩不耐烦地打断他。“停!就当是为了我,也不行吗?”

    他皱眉,眼色不快。“你这是在勒索我。”

    “对,就是勒索,我就要你在我跟换车之间选一个,很难吗?”

    温颂亚忽然笑了。“佩佩,你几岁了?还玩这种游戏?”

    “这才不是游戏,我是要考验你,追我的人很多,就是没人开这种车……”

    “ok,那你去跟开好车的人在一起,不就更皆大欢喜?”

    范佩佩瞠目,不敢相信这下是换他主动提分手,她咬唇,咽不下这口气。“好,我配不上你的烂车,你就一辈子开这辆烂车,我就不信有哪个女人肯接受你这烂车!看看你的表吧,杂牌又烂又旧,你这种将东西死留活留的个性——”她深吸口气,继续说:“让我下车!我也不想再留在你的车里,旧得要死,椅子难坐,空调也烂!”

    温颂亚将车靠边停,对上范佩佩精心化上眼妆的眼睛,他眯起眸,缓缓道:“我这是念旧。”

    范佩佩一言不发地下车,站在路边瞪着他,骂:“哈!念旧!烂车烂表都是念旧,你去跟你的车交往算了,谁跟你交往谁倒霉!”

    范佩佩伸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头也不回的上车走了。

    车上,本欲帮女友庆生却反被分手的男主角,面无表情的旋开车内音响,车子老了,音响音质也不好,将一首歌播得嘁嘁嚓嚓地,有噪声的音乐,听起来却挺吸引人的。

    温颂亚深吸口气,心里很气,当初有次将作品出借给范佩佩出席宴会,因此跟她有了接触,接下来,范佩佩主动倒追他,那时他觉得她爽朗大方,跟他很合得来,答应交往后,范佩佩几乎变了个人,温颂亚永远记得范佩佩第一次看到他的车时,脸上那鄙夷的表情,从此她三不五时就嫌他的车、他的表——他所有不够新潮时尚的东西。

    温颂亚是个感情迟钝的人,他刚开始忍耐范佩佩的挑剔,后来,才恍然发现她的肤浅以及她对他的不尊重。

    他念旧,他爱开旧车,他爱戴老表,不是因为想省钱,而是他的车跟他的表,都是他用赚来的辛苦钱所买的,创业初期,经济拮据,他让自己记着艰苦的过去,要自己不忘本,自然越看他的旧车和老表越顺眼,也舍不得换了。

    看来今天的庆祝大餐泡汤了……想到这,他想起这些年来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助理,她啊,现在应该刚回家,八成自己煮一碗葱花面就捧着看电视。

    温颂亚眸光一闪,拿起手机,决定打给助理,电话那头接通,传来一道温雅的嗓音,他开口——

    “来吃大餐,我订好位了,福丽大饭店,我在那边等你……”

    福丽大饭店柏富厅里,在这个夜晚,人声鼎沸。

    不只是因为假日的关系,更因为正值饭店聘了法国米其林厨师来担任主厨,刚开放订位就客满,温颂亚还是透过关系才订到的。

    他越想越气,交往快两个月,他哪一点亏待范佩佩?要什么都买给她,半夜叫他去买宵夜也做了,更以她的英文名字为新出的银手环命名……她还有什么不满?要他换车?!笑话。

    在一段感情中,温颂亚一向自豪自己的好商量,基本上女友想要什么,他都会努力达到对方要求,但唯有一点,因为他本身从事设计工作,所以工作时间不定,一投入设计又不喜欢人打扰,而且也在乎自己的私人时间,不喜欢女友太黏人,他一直觉得经济上能带给女人快乐,就是一种爱的表现。

    所以他觉得交往两个月,他能给的就是那些,这辆老车跟了他五年,哪能说换就换?再说他的表,是他大学时期用打工钱买的,都戴了十年,她也嫌,这样的女人啊……温颂亚看清楚了,只注重那些外在装饰,她懂他的念旧吗?

    他眯眼,想到这段感情刚开始时,范佩佩的温柔大方,对比起现在,他不得不讶异女人的善变,同时也忍不住添了些怀念。

    是怀念范佩佩的爽朗大方,但是现在……

    他恨恨叉起盘里的鹅肝,往嘴里送,啊……不愧是米其林厨师,本来他不爱鹅肝那股味,可是搭配上樱桃果酱跟小面包,竟然恰如其分,美味极了!

    “不气了?”

    温颂亚扬眸,看着对面的女人,摇摇头。“气死了。”

    yuedu_text_c();

    杜莉咏微笑。“你女友今天生日吧?你真了不起,可以在这天闹分手。”

    “是啊,我真了不起,每段感情都撑不过三个月。”他俊眸一眯,一脸古怪道:“莉咏,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她听了,哈哈大笑。“怎么可能?”

    “不,我可能真的有问题……”他放下餐具,一只手摸上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陷入长考。

    杜莉咏不理他,径自吃着好吃的大餐。

    今晚接到他电话时,她正在捷运里,然后马上赶来了,风尘仆仆赶到时,只见温颂亚已经入座,正支着下颚看着窗外,他那抑郁的侧脸,让担任他助理多年的杜莉咏深知恐怕这次又落得分手下场。

    温颂亚,名声好、收入丰、外貌佳,却总在爱情上跌跤,被甩次数高达十七次,交往时间从不超过三个月。

    莉咏看在眼中,心里明白,他啊表面上是好情人,女友说什么都依,可是其实他不浪漫,不喜欢听女友说话,只想丢几个礼物打发,把自己防得很严,不准女友干涉他私人空间,说到底,他以为用物质就能满足女人,根本大错特错。

    “啊,烦死了,不想了……”他忽然推开吃完的前菜盘子,眼前桌面净空,藏着烦恼的眼睛直视对面的杜莉咏。

    她穿跟刚刚离开办公室时同一套衣服,白底黑点的普普风纱质衬衫、深蓝色窄裙、黑色丝袜、米色高跟鞋,套上一件同样深蓝色的双排扣外套。

    杜莉咏始终是优雅的,她将自己打点得很好,不只是因为她天生长得漂亮,更因为她温婉的气质,让人一看就舒服。

    “干么想呢?我觉得爱情重要的是感觉,有一天你会突然发现爱上某个人,非要她不可,到那时候,你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我觉得你该先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她认真分析道。“我觉得你谈恋爱好像游戏,感觉只是可以有亲密行为的朋友,而不是真正让人走入你心里。”

    真正让人进入他心里?他皱眉不了。“要交往看看才知道适不适合。”

    “才不呢!”她皱皱鼻子,一脸不苟同。“要先做朋友,才知道适不适合,才可以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上床?”这么开放?

    她瞪他。“不要什么都扯到上床,ok?温先生,你很野蛮喔,女人需要用心了解的,你要真的喜欢人家再交往,不要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就交往。”

    “真麻烦。”他啧啧几声,忽然道:“那我希望有一个女人,可以完全的理解我,不会对着我喊什么车很旧表很烂挑挑挑的,我希望那个女人是真心了解我,不管我穿什么用什么,她爱的是我这个人,不是附加品。”

    莉咏微笑。“如果你够好运的话,可能遇得到。”

    他摇头,很悲观。“我没那么好运,我恋爱运一向差……莉咏,跟你说,我决定暂时不恋爱了,我要休息,说不定喔,干脆单身一辈子。”

    他抬眼望向杜莉咏,她脸上正漾着微笑,虽笑着眼底却盛满不苟同。他一手支着下巴,微眯眼睛,用探究的眼神凝视她眼里的不苟同,温颂亚有一刹那错觉,觉得她眼里酝起忧伤,他因此心跳颤了一下。

    一直以来,他是深深信任着杜莉咏的,不只是工作关系,还有她从创业之初便一路跟随的深厚情感,以及私下他们交好的知己关系。

    他对她全盘信任,甚至引起某任前女友吃醋,因为那天莉咏生日,他为了帮莉咏庆生要取消约会……就连现在,这顿米其林厨师的大餐,他也只想到要邀她来吃,想对她吐吐苦水、跟她聊聊,因为他知道莉咏了解他。

    此时,服务生送上主菜,顺便替他们收走盘子,杜莉咏乘隙看向窗外,墨色的天空像一块布幕。这个寒冷的夜晚,她在这里跟上司吃大餐,温暖的灯光点亮她侧脸,她眨了眨眼睛,在服务生走后,重新将视线调回来。

    “你想单身,难喔,每天爱上你的名模名媛那么多,我看你还是专心在里面挑一个好了,一个符合你说的、真心了解你的女人。”她语气带着戏谑,眼神慧黠,似是习惯了他的失恋,调侃了起来。

    杜莉咏抿抿唇,拿起刀叉低首切起盘中主餐,垂下的眼眸其实偷藏着怅然;每回他失恋就像一场暴风雨,她的心也跟着慌乱起来,但是,不能让他知道啊……

    温颂亚赏她白眼。“我听得出你在讽刺我。”

    她哈哈大笑,忽地认真看入他眼睛。“我想到了!”

    “什么?”

    “你可以考虑喜欢男人啊!找不到真心了解你的女人,你可以找男人,喔我的天,我朋友乔治一定很爱你,他最喜欢你这型,要不要给你乔治的电话?”

    “杜莉咏!”他瞪她,咬牙切齿地,看她美丽眼睛染着笑意,粉润唇角扬起,波浪大鬈发因为她的动作而晃动,喔这女人,真欠揍!

    yuedu_text_c();

    她玩得很乐。“不要啊?”

    “你说呢?”

    “你不说我哪知道你要不要?还是你害羞?”她拿出手机,搜寻电话簿,道:“0926……”

    “我不要!”他忍不住吼,看她收起手机,笑得可开心了。“你完蛋了,最好小心一点,工作上就不要出纰漏,你知道我这个人,我一定会借机报复!”

    他讲得很小孩子气,故意摆出记仇模样,瞪着她。

    第1章(2)

    她还是哈哈笑,歪着头看他,唇角的笑容始终不减。“心情好点没?”

    温颂亚缓了脸色。“被你气一气,心情就好了。”这个杜莉咏,就是这样,故意逗他,然后笑嘻嘻地缓解他的心情,这就是他会找她来吃这顿大餐的原因;当然,期待米其林主厨的菜单也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莉咏永远不会让他觉得尴尬。

    每次他失恋,莉咏会取笑他,也会安慰他,他常常觉得在她温柔的笑容里得到救赎,在她的笑语中找回自己因被甩而丧失的信心。

    “那就好。”她还是笑,一边动刀叉,一边赞叹。“真棒!这干贝好好吃,多谢你找我来,才吃得到这么棒的菜。”

    “你又在讽刺我了。”

    “哪有?”

    他笑了。“‘多谢你找我来这句’,就是讽刺我。”

    她也笑了,抿了抿唇道:“我没有说幸好你分手了啊,这样你也听得出来喔?”

    “当然。”

    这顿晚餐就在嘻笑中度过,温颂亚很喜欢跟杜莉咏之间这种笑闹的友情,他觉得没有压力,什么事都能对她讲,共事多年,他对杜莉咏全盘的信任,准许她进入他所有的私人领域。

    或许是杜莉咏那容易令人信任的特质,总能让他轻易放松,即便是在这个失恋的夜晚,他也丝毫不觉得尴尬与难过,当他质疑自我时,她用取笑的方式让他不再钻牛角尖,就如一道清风拂过他的心。

    晚餐后,他开车送杜莉咏回家。

    她一上车,就扭开音响,听着里面唯一的cd,透过音响播放,她跟着哼唱那首歌,拉开车窗,吹着寒冷夜风。

    风扑上她的脸,轻轻刮红了她白皙的脸颊,她不以为意,唱得很快乐,发丝随风飞起,她好像有点醉了,歪头晃脑地,又笑又唱。

    这模样,看入温颂亚眼里,只觉得可爱。

    他心情也好了,跟着她朗唱,也摇头晃脑,唱得很激动,像两个小疯子,在深夜里唱出共鸣。

    温颂亚将杜莉咏送到公寓门口,停下车,绅士地看着她走进门,然后等待——三十秒后,三楼的灯亮起,然后,他还不走喔,再等——

    又过了五秒钟,窗帘被拉起,窗户打开,杜莉咏的脸出现在那里,她看着他停车的方向,手指了指某方,意思是——还不快走?

    他这才愿意走,重新发动车子,驶入黑夜里。

    每次送杜莉咏回家,已经习惯这模式……等她上楼,然后等她开窗户赶他走。哈哈,温颂亚每回都想笑,她脸上那恨不得他快点离开的表情,让他觉得好玩,乐此不疲。

    另一头,杜莉咏关上窗户,重新拉上窗帘。

    她浅浅地叹了口气,靠在窗边,低眉看地板,眼色漫漫,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油然而生,她很清楚,那是每回温颂亚结束一段感情后,她心里头的那股说不出来的放心。

    他又被人甩了哪……她很不想太过坏心的幸灾乐祸,但没办法,心里那股轻松无止尽地涌上。每回他恋爱,她就害怕他真的停泊下来,而那港湾不是她——

    勾起唇,杜莉咏走向厨房,脚步轻快,打开冰箱,嘴边还哼着刚刚车上那首英文老歌,一手从冰箱上层拿出巧克力冰淇淋,回到沙发上,嘻嘻笑,打开冰淇淋盒盖,一口又一口吃着。

    yuedu_text_c();

    她喜欢温颂亚好久了。

    喜欢他哪里呢?好几次她问自己。

    是他面对工作的认真?是他每次推出新作品的才气?是他能与她笑闹的默契?是他每回送她回家都在门口等她上楼的挂心?是他那双眼睛……好认真地跟她谈着公事上的愿景时,饱含的严肃?

    是,都是。

    她跟温颂亚是大学时期的学长学妹,他们不同科系,他念设计、她念贸易,但当时她的直属学长正巧跟温颂亚同宿舍,常常拉一堆人出来吃饭,所以她也认识温颂亚,是不很熟的那种点头之交,一起大堆头地吃过几次饭,温颂亚毕业后,她一回也没想起这学长。

    可,好巧,温颂亚毕业两年后,正逢她刚毕业要找工作,面试与面试的中间,她偷空到冰淇淋店吃冰淇淋,就这样巧,他坐在她隔壁桌。

    莉咏永远也忘不了,他桌上那杯香草冰淇淋圣代跟他温柔的微笑,在她记忆里,一样甜腻。

    “别那样看我喔,男人也可以吃圣代好吗?”

    她因此笑了,为他那副坦荡荡的表情,那模样天经地义,那瞬在她眼中留下幽默的剪影;她想,这学长哪时这么宝了?之前都不知道。

    然后他们聊起来,发现在这巧遇不是偶然,因为他们都爱吃冰淇淋,温颂亚认真地向她推荐一道吃冰守则——

    “这家店的圣代,上桌后要先把脆笛酥吃掉,一分钟后冰会开始融,先忍住,不要吃它,真的喔,听我的,忍到五分钟后,冰淇淋的融化度又软又容易入口,不会让脑袋冰得吱吱叫……”他看见她哈哈大笑,补道:“笑什么?真的啦,难道你想被冰得吱吱叫?”

    他说要等五分钟后才能开始吃,然后十三分钟内要吃光,莉咏记得好清楚。

    那天她谨遵温氏吃冰守则,将桌上的巧克力圣代硬是在十三分钟内吃光光,吃得太快太急的结果,就是……被冰得吱吱叫。

    为了淑女形象,她没有真的吱吱叫,只是皱着脸一副怪样,让温颂亚大笑。

    她皱着脸好丑,他笑容满面真阳光,那一刻,他们是对比,这画面在别人眼中一定很奇怪,两个大人吃冰吃得唏哩哗啦,然后女的将脸皱得乱七八糟,男的呢——很不给女生面子地狂笑。

    莉咏不生气,她也觉得好笑,最后也笑了。

    吃完冰后,站在店门口,她有点不想走。这个下午太愉快,找工作的压力因为遇到他而不见了,她庆幸刚刚有转过街角来到这家店,遇见这令人愉悦的学长。

    他喊她:“莉咏。”

    是惊讶的,很惊讶很惊讶的,他记得她名字?他们不特别熟哇!她记得这学长人缘极佳,她则是低调再低调,就算对她有印象,又怎会记得她名字?

    而且还很自动喔,舍弃“学妹”这称谓,减去姓氏麻烦,直接喊她名字,太……j诈啦!

    “我要自己出来创业,做手工珠宝,来当我助理吧!”

    温颂亚说话时,那自信模样,轻嗓,萦绕着温暖语气,没用征询口吻,反而用一种延揽伙伴的语句,让杜莉咏臣服了。

    她还有理智,在即将答应前,问了:“为什么找我?”

    他笑了,在午后阳光下,亮出一口白牙。“因为你爱吃冰淇淋。”

    “就这样?”

    “不然咧?因为你刚刚被冰到吱吱叫吗?”

    或许就是这一刻起,她的视线不自觉地绕着温颂亚转。

    有次她记错交货日期,让他赶不及交货,温颂亚没骂她,只是在客人来拿货时,亲自道歉再道歉,杜莉咏永远忘不了,他高大的身体鞠着躬,目光谦恭,让客人气也生不起来,然后那夜他熬夜赶工,隔天将货赶出来,亲自登门送货。

    这些,他自己做,一句也没怨她。

    这就是爱上温颂亚的瞬间,她是在这天起,太感动太感动,没办法忽视他重视工作的态度,因为自己疏失而造成的愧疚感,却没受到任何责备,让这愧疚一直发酵,于是她更认真工作,努力不出错,越来越称职。

    yuedu_text_c();

    心,也是冰淇淋,遇到他就融化了,可是脸上不能表现出来,以免他压力大,怕他被吓跑。

    明明自己条件也不坏,可是在爱情里她没有太大自信,他热情的温度融化好多女人心,但不能让他知道,其中有一颗——是她的。

    巧克力冰淇淋在口中化开,杜莉咏一口又一口,眯着眼眸愉快地吃着冰淇淋,她想,温颂亚又单身了……她会有机会吗?

    第2章(1)

    虽然才决定暂时不再谈恋爱,刚单身的温颂亚,却还是桃花不断,先是参加设计展时模特儿对他频抛媚眼,再来是上门要求改造珠宝的千金小姐跟他要电话,还有知名杂志编辑直接邀约他来她家“认识”一下。

    温颂亚一一拒绝,他这次很坚定,暂时不谈就不谈,恋爱太伤神,要花时间精神去照顾女朋友,自己又得到什么?

    他很热中工作,一连几天都窝在工作室里,他的工作室位于店面后方,店里贩卖他的作品,但销路太好,有点供不应求;每样作品独一无二,标价很随兴,从三千九到三万九都有,当然,还有更贵的,锁在工作室保险柜里。

    这天傍晚时分,店内难得一阵清闲,他走出工作室,闲闲倚在柜台,打了个哈欠,跟早班店员小琳闲扯。

    “小琳,有没有男朋友?”

    小琳闻言瞠目,她今年二十三岁,打扮时髦带点庞克风,跟店内的婉约气质很不搭,录取她也是温颂亚的想法,他觉得很艺术啊!跟光彩夺目的珠宝在一起,小琳是种冲突,再合适不过。

    小琳戴着银制骷髅头戒指的手,往桌面一拍,讶异道:“老板,你失恋了?”

    “为什么这么猜?”

    “我在这工作三年,被你问过十一次有没有男朋友,每次都是你刚跟女友分手的时候。”所以以此推论,这次又是……

    他挑了挑眉,没否认。“所以你有没有男朋友?”

    “有啦有啦!讲过八百遍了,你都没在记。”

    “交往多久?”

    很啰嗦喔!小琳横了他一眼。“五年啦!”温颂亚从没摆过老板架子,她与他互动自然,向来不必拘谨。

    “五年?这么久?有什么诀窍?”

    “哪有什么诀窍?就爱到了,分不开啊!”

    温颂亚一阵沉默,深邃眼睛眯起,他不明白,为什么连看起来没啥定性的小琳都可以拥有一段长达五年的恋情?这种稳定的交往关系,在他眼里像是雾里看花,很懵懂。

    “老板你不懂啊?”小琳双手环抱胸口,一副跩跩地,看温颂亚沉思,那双剑眉越拢越紧,她早看穿啦。

    他点点头。“我不懂为什么连你也会有这么稳定的感情关系。”

    “连我?!”小琳嗓音转大,不愧是混过太妹的,她一脸恰北北,一手抓住高大的温颂亚,另一手指着他鼻头,像是要讨债一样。“老板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我可是花了很多时间跟心力维持这段感情,这是真爱!让我从水深火热的太妹生活转变成现在乖巧模样,全是真爱!”

    “听不懂。”

    “就知道你听不懂。”小琳松手,从抽屉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画圆。“当初喔,我十七岁就离家出走,去当洗头小妹,同事的男友是a学长,我常跟他们出去玩,后来又介绍b给我认识,b比我大两岁,一直想追我,但我不喜欢他,后来又有一个c学长,刚退伍……”

    温颂亚看着纸上画了三个圆圆大头人,分别标示abc,他保持沉默,听小琳继续说。

    “c学长有一个弟弟叫d,通常我们一起出来玩d都没跟,我第一次见到d时,觉得他好矬,戴眼镜头发理短短的,穿得又土,但是好奇怪,我却觉得心跳加快,跟他对到眼睛时心情很紧张……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他哪知道?温颂亚摇摇头。

    “我觉得好奇怪,明明他不是我的菜,但是我怎么会有种初恋的fu?”小琳说到这,自己哈哈笑。

    “所以你现在的男友是d?”温颂亚乱猜。

    yuedu_text_c();

    “老板你超强!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我只能说恭喜你。”听不懂欸……重点在哪?

    “老板,你没抓到重点喔,我的意思是,我能跟他一起五年,是因为相看永不厌啊!第一次看到他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心跳快得不像话,后来我主动追他的时候,他还很害羞喔,第一次约会我们去电动游乐场,欧卖尬,他超会打电动的,这么一看他超帅,我发现我永远也看不厌他,到现在也是喔!”小琳落落长的乱说,眼色染上温柔。

    温颂亚忽然笑了。“我从来没有看厌过任何人,还不是一样。”

    小琳摇摇指头。“命中注定啦!说不定下一个进来的客人,就会让你有一种,轰!被炸中的感觉,然后你就发现,奇怪,这张脸怎么看也看不腻,还越看越可爱——”

    正好,门被打开,进来的是——

    “干么?你们两个干么这样看我?”杜莉咏手拿星巴克咖啡,倒退两步,这两只的视线很怪喔,被小琳盯着她无所谓,被温颂亚这样看着,她……心跳好快,觉得手中咖啡都拿不稳。

    “啧,竟然是杜姐。”

    “看到我这么失望喔?”杜莉咏走过来,打了小琳一下,将手中咖啡放桌上;她不喝咖啡,小琳也是,这杯是特别买给温颂亚的。

    果然,温颂亚主动拿起咖啡,直接打开来喝,这也是习惯,莉咏总是贴心,出门洽公买回来的东西,往往投他所好。

    杜莉咏边翻着包包里的东西,边说:“许先生说他求婚成功了,还说都是你设计的戒指的功劳,然后呢……我看看……这里。”她拿出一本杂志,翻到某一页。“这个模特儿戴的项链是你今年的新款,许先生想要跟一款一样甜美的项链,但是不能跟这款一样,又要能看出是你的作品。”

    温颂亚只看了一眼。“一个月。”

    “不行。”她翻出行事历,拿起笔,咬下笔盖,在某个日期旁边标了红圈。

    “这天他要结婚,要赶在这之前,三个礼拜,办得到吧?”

    “你觉得我办不到吗?”他挑眉,笑着看她。她风尘仆仆从外面进来,额前鬓丝微乱,脸颊被风刮得微红,他不自觉加深笑意。

    “当然……办得到啦!我们温大设计师,找灵感有什么难?下个月不只要交许先生的项链,还有陈夫人的段小姐的郭女士的……啊还有,范先生的戒指别忘了!”

    “有你在,怎么可能忘了。”每天早上他们在工作室碰面,杜莉咏都会不厌其烦的提起这个月跟下个月要交件的案子,加深他的记忆。

    温颂亚头脑灵活,却几乎只用在设计上,他灵感一来,便狂热地陷入工作中,都靠杜莉咏替他接生意;她态度谦和大方,为了作品价值从不打折,但她懂得将他的作品解说成量身订造,将小优点放大,让客户觉得设计用心,付的钱值得。

    他们俩,靠一内一外打响名号,不只是因为温颂亚的才华,杜莉咏的手腕也是主要因素。

    杜莉咏笑了笑,从包包拿出矿泉水喝,她的包包很大,常常要跑上跑下见客户,里面装的东西又多,长久以来已经习惯这重量,她常笑自己好像变成女金刚,可是看在温颂亚的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

    他心疼地看着她,说:“给你经费以后都坐计程车去谈工作好吗?”

    “浪费,我坐公车捷运哪里都可以去。”她笑眯眼睛,忽然道:“不然年终奖金买辆车给我?哈哈……”

    他丝毫没迟疑。“没问题。”

    她微愣,一会儿恢复笑容,说:“你傻啦?什么没问题,说得这么简单,如果我真的跟你要车怎么办?”

    “那我就真的买给你啊!”

    “笨喔,我家又没车位停。”她还是笑咪咪地,又说:“开车多麻烦?停车位难找,路上横冲直撞的驾驶又这么多,更别说还有一堆摩托车,我是疯了才在台湾开车,给自己找麻烦……”

    温颂亚听着,她满口麻烦麻烦的,其实他知道,自己才是个大麻烦,他工作起来六亲不认,什么也不管,多亏莉咏帮他张罗吃的喝的,盯他吃饭睡觉,买维他命给他吃……其实啊,她多有耐心!

    杜莉咏话锋一转,忽然道:“说来说去,还是结婚最麻烦,你们听过裸婚吗?”

    “裸婚?!”小琳惊叫,看着杜莉咏的眼神像看着怪物。“杜姐,你这么开放?全裸也ok?!”

    “哈哈,就知道你会想到那里,这是大陆很流行的结婚方式,就是只去登记结婚就好,什么钻戒、蜜月都不要。”

    yuedu_text_c();

    “那还结什么婚?”小琳毫不苟同。“女人给男人表现的机会,尤其是在婚礼上,要让男方表现爱意,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好像被捧在手心上,不然干么当女人?”

    “才不呢!”杜莉咏笑着,目光闪动。“我就觉得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什么宴客之类的都好麻烦,我啊,可以连戒指都不要,蜜月宴客聘礼什么都不要,只要两个人牵手去登记,结束后去吃顿麦当劳就好了。”

    “麦当劳?!杜姐,没想到你这么容易讨好喔,我看错你了,还以为你一定要金山银山才追得到。”

    杜莉咏的手机响起,她微笑,走到角落接电话。

    小琳盯着她的背影,讶道:“老板,你知道杜姐是这样的人吗?”看杜莉咏的外表,还以为她崇尚名牌,非小开不嫁,没想到她竟然说——什么也不要?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小琳啧啧叫,在这工作这么久,温颂亚恋情不断,杜莉咏反而一直单身,原因是啥不知道,但现在她知道喽,是因为杜姐很怪咖,五星级婚宴不要至要麦当劳,瞎!

    “怎样的人?我觉得她说得没错啊,结婚很麻烦,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把自己搞得像小丑。”温颂亚丢下这句话就踱步回工作室了。

    被留下的小琳,呆了一会儿。

    啥?他们想法一样?好像自己才是外星人。

    老板跟杜姐这样对盘,难怪工作上这么有默契,小琳歪了歪头,忽然想,他们干么不在一起?老板可以终结不断被甩的厄运,杜姐又是个好女人,岂不皆大欢喜?

    深夜,杜莉咏窝在沙发,讲长途电话。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也这样想……哈哈……”她弯着身体,侧卧沙发,纷乱大鬈发铺在沙发上,唇角笑着,聊得很开心。

    任谁看到,都会以为她在跟爱人讲电话。

    可是,不是喔,电话那端是远在英国念音乐的温颂亚的亲妹妹温颂盈,这通越洋电话有七个小时的时差,她们还是聊得很尽兴。

    温颂盈忽然道:“别聊这个了,你呢?把到我哥没?”她一向将杜莉咏当成亲姐姐,第一次见到杜莉咏时,她还没出国,杜莉咏待她很好,后来她们结为好友。

    “啥?”

    “你啊,不是喜欢我哥吗?怎么没努力倒追,把他手到擒来?”

    杜莉咏从沙发坐起,盘腿坐着,一手顺了顺头发。“什么手到擒来?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个。”

    温颂盈叹气。“几年了?从我哥创业到现在……快七年了吧?莉咏,你爱了我哥这么多年,不觉得在虚掷青春?”

    “我很开心啊!每天在他身边忙东忙西的,我过得很满足,你不懂吗?”

    “不懂不懂,我哪懂?更不懂的是我哥哪里好?”温颂盈嗓音沉下,越说越不开心。

    温颂盈还记得以前温颂亚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一个很疼她的哥哥,但自从爸妈过世后,温颂亚变了个样,渐渐不是那个总是关心她的哥哥了;他把她送出国,没捎来过任何关心……颂盈没办法理解,渐渐也跟温颂亚有了心结。

    莉咏呵呵笑。“他很好,非常好、太好了!是你没看到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