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自己的事 > 自己的事-第296部分

自己的事-第296部分

    不觉中唠了半个多小时的嗑儿,我突然想起今天身负重任,还得先把正事办了才行啊。于是让月琴陪着秀英两姐妹说悄悄话,我则拉着老孙到书房去好好密谈,秀英还想客气两句,一见我郑重其事地给她递了个眼神,马上懂事地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在书房里先简单向老孙介绍了一下生命原液的销售情况和现在需要换型的具体要求,老孙听了以后想了一想,很爽快地答应道,“白秋,你我兄弟一场,又承蒙你帮了我许多的忙。包括这次评职称你暗中都出了不少力,当哥的真想找个机会好好感谢一下你呢!”“你别这样说,都是朋友帮的忙,不过说真的,以你孙大夫的水平和名头,评个高级算什么,特级我看都不够呢!”我笑着打哈哈,上次帮老孙的忙是托了赵志的关系,到院长和评审委员那里放了话又送了东西,多少为老孙铺平了点路。

    “好吧,我也没什么废话了。白秋你说的这事不是问题,交给我就是,我一定给你弄好。将配方由原来的一个调整为一个系列的四个配方,拉开一点点差距,这对我来说也就小事儿一桩!”老孙的确是身揣金刚钻,敢揽瓷器活儿,旁人看来万分艰难的事到了他的眼里竟然只是小菜一碟,实在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大哥,您可别忘了还有固本延年丹啊!效果要好,加工技术要简单,成本还不能太贵了,大哥您这次可得多费点心呢。”我心里没多少底,一再嘱咐着。“这算什么啊,白秋老弟,不瞒你说都是现成的,举手之劳而已。”

    “那好,只要哥这边弄好了,钱不是问题。”我一看他满口答应,顿时豪气大发,拍着胸脯来了句实在话。这东西只要弄出来,凭现在的势头,想不火都难啊!

    沉默了半天,老孙却换了个口气,语重心长地对我上起课来了。“白秋,我不想和你谈钱的事,我们家秀英爱钱,所有的钱都是她管,我对这东西无所谓。”

    听他这么一段开场白,我的心一下沉重起来。“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但我今天想对你说一句……,”我竖起了耳朵,听到的却让我很不痛快,“白秋,你挺不是东西的。当初我看上月琴,你却让秀英来!”

    我连忙辩解起来,“老孙,你看看你现在的日子过得多幸福啊!秀英是我的表姐,当初我介绍她给你的时候,你不也乐得屁颠屁颠的吗?”

    “秀英怎么样不多说了,她现在是这个家的一把手,我不愿意也不敢说她的坏话。但你看看身边的月琴,真是个绝色的美艳尤物啊,那身段,那眼神,简直就是西施再世、妲己重生啊!当初你还说她回老家了,再也不会回来,都是骗我的鬼话。你看现在把她指使得团团转的样子,真弄不明白你们两人不清不楚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老孙一边回味着一边有些生气地质问我。

    “老孙,我白秋待你是一片赤诚可问天,不过亲兄弟明算帐,现在是我求你的时候。你想怎么样,有什么要求就说出来吧,是不是想上她?”我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我办事一向喜欢直来直去、直奔主题,干脆兜心窝子给他一脚。

    “你我兄弟哪能干这种事情,朋友妻不可欺啊!”老孙看我的口气一下硬了起来,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收敛了一下。他想了想,问了一句,“这个月琴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兄弟一场还有什么好瞒你的,算我老婆吧。”我叹了一口气老实交代了,月琴自从这次跟我和莉儿出去走了一圈后,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比以前高多了。“是吗?那实在没法了,看着再动心也不能坏了你我兄弟情谊啊!”老孙叹了口气,语气中似乎含着一些悲伤和难过。

    “大哥,你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快说出来别憋着了,看兄弟能不能给你想个办法。”我看他这样,也觉得很不舒服,当初骗他是被逼无奈啊,月琴打死不愿跟他,现在当然更不可能了,只是似乎难为了老孙的这段“初恋”。

    “白秋,你还不知道吧?秀英过几个月快生了,我单位里事情又多,要做手术、写论文、带实习生,家里实在没人照顾啊!”老孙倒了一肚子的苦水,我知道秀英替他管家一直管得很好,现在要生了自然他肩上的担子就重了。

    “你说秀英和你的孩子马上要生了,是真的吗?”我自己身体一直有问题,下了无数的种没有一个结果的,连老孙这样的杏林高手都束手无策。所以,听到他这个消息我马上高兴起来了,“要生就快生吧,是儿是女我都要当干爸。”

    “你干脆让月琴当干妈吧!”老孙笑着打趣我,“我才不干呢,她要当了你崽子的干妈我就要小心到邮局上班了。”我也开起了玩笑。

    yuedu_text_c();

    “别说,白秋老弟,你是左一个右一个,能不能匀个用剩下的给我,让我照顾一下家里。”老孙终于提出了他的要求,我想了想,这个要求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大哥你别说这个,我不仅要送你一个,送两个过来都成。”我将身边的女孩子想了一圈,很自然地想到了亚丽和晓兰。“别,你千万别害我,有一个在这个关键时候帮着照顾一下家就可以了,让我安心弄我的事业还有瓶瓶罐罐什么的,我就千恩万谢了。”老孙一听我这么说,一下轻松了起来。

    “好,我来安排,一定送一个比秀英还年轻还漂亮的,平时给你操持点家务,大哥兴趣来了还可以当‘鼎炉’用用,不过可别让秀英发现了哦!”我暧昧地笑着试探着老孙,当初秀英是八大厂花的最后一名,所以我有这自信啊。老孙“嘿嘿”一阵憨笑,天下男人都一个臭德性,没什么特别的。

    “大哥,不瞒您说,月琴那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家里有好几个哥哥,欺负了她第二天一大帮人就会打上门来,让你这辈子都不得清静啊!”我来了个先推后拉的太极式,“兄弟给你介绍的就不一样了,纯朴动人,象个青苹果一样酸中带甜。老家没什么人,性格又温柔,骂人都不会骂的,想怎么弄都可以呢!”

    我们在书房又唠了半天,最后老孙高兴地送我下楼,秀英由于身子不太方便只能送到门口了。在停车场里,我们两兄弟站在了一起,“白秋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过一个礼拜你来拿方子就是了。”看见老孙大包大揽我也拍起了胸脯,“大哥,有兄弟在,秀英那边需要做的工作包给我了,保证你工作舒心、生活怡情两不耽误。”

    老孙送我们下来的时候,月琴又恢复了紧张拘束的原貌,傻傻地走在前面,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她身后留下窈窕修长的倩影和那双砖红色的尖楦高跟靴子实在很动人,加上老孙的此番纠缠让我对她的性趣又如燎原野火扑腾一下上了心。

    车子往卧龙开去,最近由于忙工作,我把据点搬到了卧龙,甚至有好几天就睡在飞龙厂的调料小楼里,实在是太忙了,连**事儿都省了不少。

    想想自己身边,自从来了莉儿这样的绝色大美女潘金莲式的尤物,再加上雯丽这样如同月娘的厉害角色在床上霸着,亚丽、晓兰这样的是不用多说了,连眼前这号称孟玉楼的月琴都几乎要被挤下床了,自己最近考虑到工作太多,对月琴多少有些冷落了,今天先有风情挑逗在前,后有老孙对她的情愫复发在后,逗得我欲火高升,回到卧龙看雯丽、潘莉她们两个都忙得不可开交,连照面都没打上。吃了晚饭以后,拉着春花和月琴到我的卧室看了一阵子电视,没过多久就拉上了床。

    看着怀里月琴桃羞杏让、莺妒燕惭的俏丽脸蛋,红扑扑地煞是动人,尤其是她扑闪着长长睫毛掩饰下那双丹凤俏眼,抛出万缕秋波风情无限,一下让我酥软了半边身子,心里却没来由想逗逗这个大美人儿。

    “月琴,今天和老孙谈了一下,他说秀英可能怀上了,身子不太方便,想找个人过去帮忙料理一下家务。”我笑着注视着风马蚤俏人儿的面目表情,发现很快就晴转多云起来,看来月琴对老孙实在不怎么喜欢。“我知道你不太愿意,但老孙指名道姓只要你去,但公司现在又特需要老孙配合拿出方子来,”我继续逗着她,“那你答应他了?”月琴有些着急地问我,“答应了,”我骗她说。

    月琴听我这么一说,珠泪一下扑簌簌流了下来,哭了半晌,最后动了气,泪流满面一边狠狠掐着我的身子一边哭诉着,“白秋你这个死冤家,人家原来在飞龙厂干得好好的,招你惹你了,被你用了下三滥的手段给害了,弄到床上给糟蹋了个够,好好的女孩子活生生被你弄成了滛妇。”

    “大**高兴了,扑上来捅得人死去活来的,不高兴了,连着晾别人好几天。就这么干一天晾三天,晾三天干一天地,你没心没肺地爽够了,把人家的欲火全勾起来了。成天打扮得放浪风马蚤地想吸引你的注意,拉着你上床的那一刻就象中了大奖一样高兴,你**捅进来的那一刻就象进了天堂,滛妇全身上下哪个地方没被你玩过?你这个薄情寡义的家伙,说变脸就变脸,两句不对就把一门心思扑在你身上的滛妇要送人了。要送也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我听到这里心里有些不忍但又觉得很惊奇,还真没想到月琴会提出什么样的的条件来,便问了句,“什么条件啊?”

    “你干脆把那死老孙叫过来,然后把你系裤头的腰带给滛妇,滛妇马上当着你的面吊死,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然后让那个死鬼老孙趁着热乎在滛妇这粉嫩的身子上好好j几遍尸,了了心愿,也趁了你这臭赖皮的喜新厌旧的心思。”月琴说到这里动了真情,大声哭了起来。

    我一看这事情闹大了,月琴一片心思扑在我身上,只是想给她开个玩笑,她发狠说出这话连我都觉得有些阴冷害怕起来。这时候莉儿她们都过来敲门问怎么回事,春花连忙安慰了她们几句劝了她们回去。

    yuedu_text_c();

    月琴趴在床上一阵痛哭,我也六神无主地楞在一旁,看俏丽聪明的春花在旁边,连忙向她讨教怎么办,春花在我的耳旁低声说,“爷,月琴是真心爱你的,你如果也爱她,就别只用嘴巴说,只有真心实意才能劝她回心转意啊。”

    我听春花这么一说,恍然大悟起来,月琴今天打扮得风马蚤放浪、穿着精美性感的红色高跟靴子,还不是为了讨我小弟弟的欢心。只要我的小弟弟喜欢她,拼命弄她不抛弃她,她也就满足了。

    想到这里,我坐起了身子,大着声气指使着春花,“来,春花,你给爷含上两口,硬了我好好干你的小妈月琴。”月琴一听我这么一说,止住悲声转过身来,一边抽噎着一边用小手摸弄着我的下面,春花温顺地跪趴在身下含着,我那话儿在两女的同心侍奉下很快硬了起来,我猛烈地拉了月琴过来扑了上去,就象两条野狗搅在了一起,**疯狂而又炽热……。

    最后,当我终于将月琴这美貌如仙的绝色玉人紧压在身下狠狠地**了无数下后,才在一阵哆嗦中将一股浓浓的滚烫阳精射进了她的芓宫里。

    这一次疯狂的云交雨合中,我俩并没有同步。在这期间,月琴早已一泄如注了好几次,达到了男女交媾合体那欲仙欲死的极乐**。当她数度攀上欲海狂潮的极乐颠峰,全身玉体抽搐、**紧缩时,我粗大的**始终没有退出她的体内,一直持续不断在她的**深处挺进、**,**顶撞、研磨着她敏感非凡的花心,把这个风马蚤美艳大美人儿j滛得是花心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除了滛呻艳吟、也开始呼天抢地。

    她终于忘情地尖叫出来:“白秋你个死冤家,啊!你轻点弄啊,饶了我吧……!”

    虽然月琴玉体已瘫软如泥,不过她始终在我胯下尽力迎合,婉转相就、百般承欢,直到我狂泻千里,将j液淋淋漓漓地射入她乾渴万分的芓宫内,两人**裸的身体才紧紧缠绕着、热吻、喘息,沈浸在男女交欢**后的美妙余韵中……。

    “月琴,真抱歉,我再也不和你开老孙的玩笑了,其实老孙是个好人,他没提这样的要求,我也没答应他什么,一切都是我和你开的一个玩笑而已。”看着怀里满足幸福的美女,我终于获得了解释的机会。

    月琴被我的热情所融化,浑身是汗倒在我的怀里,把我抱得紧紧地,“白秋,这样的玩笑以后再也不许开了,真会要了人家的命呢。我平日里骂你是赖皮,其实人家自己才是。月琴这辈子就赖在你身上赖定了,你别赶滛妇走了,再这样我真就死给你看。你就权当养了条母狗给你弄的,给个笑脸人家也就知足了。”

    “好,我们不会分开的。”我答应着,心想以后再不会这么冒失了,先是把月琴往老孙那里送,再是开这无聊透顶的玩笑。“你都是爷养的狗了,那春花岂不是爷养的一只猫。”“为什么呢?”春花在我的身旁笑了出来,“春花性子温柔,爷可以把猫弄得死去活来的,猫最多只能喵喵叫两声在爷身上挠出两道血痕表示不满,你说是不是?”

    说到这里,我继续发挥着说,“那仙娇是只鸡,桂华则是头猪了,摸着她那对又白又软的酥嫩大**玩你们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那才真叫美呢!”听到这里,月琴问了一句,“华英呢?”“她也是条狗,更准确地说,是我养的一条狼狗,”说到这里,我突然沉默了起来,我知道华英有些问题,但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地也没功夫去多想了。

    “我们都是一家人,在床上给爷当猫当狗都可以,但平日里可要好好学习,多提高一下自己的素质,成为爷的左膀右臂,千万不要辜负了现在大好的机会和我对你们的一片期望。爷虽然要冲在前头,但我们的事业未来是否成功就靠你们啊!”我换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身边两女说着,她们臻首暗点不已,妩媚动人的两双大眼睛一往情深地看着我,充满了敬佩和爱意……。

    返回首页|全本作品|武侠仙侠|玄幻科幻|历史军事|都市言情|网游动漫搜索小说天地之间第二部最新更新**杂志下载「收藏小说|推荐小说|返回书页」天地之间第二部-第八十章:恩怨交加作者:含笑「上一页」「目录」「下一页」兄弟们意见不要那么大嘛,口气上稍微委婉些,是你们求我不是我求你们。最近工作挺忙的,写书的心思也淡了许多,每周能发一发意思一下就可以了。毕竟工作重要,正是趁着年轻大干一场的好时机,满脑袋转的都是怎么让领导满意,把工作干好呢!

    彼此理解一下,再有乱叫的就改两个礼拜一次了,反正我也不着急,又臭又长好几年的书了。

    不过大家还是多投两票,让我心里也高兴一下嘛。

    yuedu_text_c();

    人生这辈子,高兴点儿容易吗?

    含笑致意

    第八十章:恩怨交加

    考虑到再到老孙那里去说话不太方便,我干脆将秀英约过来。“怎么样,我派车去接你过来,应该没问题吧,千万别惊了小宝宝我的干儿子啊!”我笑着在电话里问了句,“哪里象城里女孩子那么娇气金贵啊,白秋你对我可是知根知底的啊!”秀英豪爽地笑了起来,一付无所谓的态度。“这样吧,我给老孙打个招呼,今天就回卧龙见见姐妹们,好久没有和大家亲热了。”“来吧,合适晚上就住下,我们是好久没有亲热了呢。”我带着挑逗顺杆子爬了上去,“美得你,死白秋。”秀英嗔怪地骂了一句挂了电话。

    由于雯丽、潘莉她们都没什么空,我也忙着四处督办抽不开身,只好让谢娟开车接了她过来。中午回到卧龙,看见秀英略有些发福,皮肤粉嫩白皙,白里透红,更显现出一股丰腴妩媚的贵妇人象来,看得我喜不自胜过去坐在她的身边一把拉着小手聊了起来。

    我们一起用了午餐,我拉着她到了卧室紧锁房门要和她谈谈正事,秀英泰然自若地任我摆布很是安静大方,老夫老妻了当然不会一惊一乍的。

    我向她简单介绍了公司现在的情况,说明老孙现在的工作的重要性,然后谈了上次到她家的时候老孙的想法。“秀英,现在老孙对我们太重要了,你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一定要帮兄弟我一把。”我诚心诚意地说着,随手拿出一个龙卡交给她,“这卡上一万块钱你先拿着用,要不够吱声就是了。”

    “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啊?”秀英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咱们两个就不必绕圈子了,我现在需要把你家老孙彻头彻尾弄得高兴伏贴。所以,他提出要个人我马上就给,现成放着晓兰就合适。虽然我用过的,但现在放在这里的确有些浪费,又多少耽误了女孩子的青春,我想送过去让她好好伺候你们两口子。”我耐心开导着。

    “我明白了,你表面上是想送个小保姆过来,暗地里是成心想拉皮条啊。”秀英脑袋还是够用,一下明白了过来。“你先别忙着反对,等我把条件谈谈,咱们好好合计合计。”我见进入了关键时刻,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起来了。“这样吧,只要你睁只眼闭只眼,在这个非常时机让老孙得了甜头,我马上在这卡上打10万进去。”

    秀英是穷人出身,这两年才开始过上了好日子,但对贫穷的恐惧和对金钱的渴望依然占据了她思维的主体,虽然对我这种行径多少有些反感,但心里开始活泛起来了。

    “秀英,只要老孙的药方子搞好了,今年至少这个数啊,”我伸出三个指头给她看,“整整30万,搞好了我甚至可以给你更多,老孙那里一分不给,全划到这卡上,够你一辈子用了。”我心想老孙那里多少也要意思10万左右的私房钱,否则在晓兰面前还拽个屁啊,反正他这个金矿老子是霸定了。

    “白秋,你们男人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你这样的榜样在前面,老孙跟着怎么学得了好!我才怀上旷了他两天,就猴急成这样。原想离开飞龙自己就超脱了,最后还是离不开你的纠缠,白秋,好像我这辈子命里欠你一样。“秀英想了想,叹息之余又笑了起来,“也没见你这么拉皮条的,白送脿子还要给钱,真便宜了老孙那个死鬼了。”

    “秀英,你也别想不开。男人嘛,有点本事谁不是三妻四妾的,解放前那是明里,现在是暗里。老孙这样的角色,要是在外面包一个那还不是轻松的事情,那样不仅你控制不了局势,这钱可是没底子往外流啊。象晓兰这样的,可靠又省心,是你的姐妹,肉烂了在锅里,这你可要好好琢磨琢磨啊!”我苦口婆心地劝着,最后来了句,“我再强调一次,你家老孙是现阶段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我不仅要他表面满意,还要他心里也满意。”听我这么一说,秀英终于松了口,“好吧,白秋,说实话也就看你的面子了,加上我要生孩子,也需要有个人照顾,自己觉得也有些为难。不过,晓兰合适吗?”

    为了解除秀英的疑惑,我让月琴带着晓兰过来了。娟秀清纯的晓兰站在我们面前,她其实长得还是美丽可人、瓜子脸,细细的眉毛,一对美丽的眼睛虽然不太大但看上去有几分忧郁,诱人的嘴唇略向上翘,楚楚可怜的样子。身材苗条,一对球形的**圆鼓鼓的坚挺,小腹平滑,大腿修长结实,再加上两瓣小屁股。

    长相上美丽动人;气质上叫人爱怜;性格上文静,身材上苗条;**又是球形、坚挺、整个一青春少女型的小美女。她一见我们,不由自主地眼眶红了,“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请求秀英带她走,说给她做牛做马都可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yuedu_text_c();

    “怎么回事啊?”秀英有些不解地问着,月琴解释了两句,关在卧龙这里平时不能出去,又没人关心,说着瞟了我一眼,还有就是不想继续忍受华英的折磨了。“华英还是老样子吗?”秀英还想接着追问下去,“你别管那么多了,到底是带晓兰走还是不带,给个准信儿就行了。”家丑不可外扬,秀英虽然原来曾经同床共寝,但现在人一嫁出去也就象泼出去的水,我见势头不怎么好便用话盖住了。

    “这样吧,我看晓兰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要你听我的话,让我带走也可以,反正家里乱糟糟地也需要个人收拾一下。不过呢……,”秀英说到半路卖了个关子。看着我们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继续说了下去,“白秋你要答应我两件事情。第一,既然说到华英了,就让那些飞龙厂出来还骑在我们头上的人伺候我们姐妹一次。第二,我们很久没在一起了,我还是怀恋和你在一起的疯狂日子。我们今晚最后好好弄上一次好吗?”

    秀英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让我的心里多少有些旧情复发,这么丰腴白嫩的美人儿也有些日子没弄了,上赶着送上门来当然就当仁不让了呢。

    “好,我答应你,两个条件都答应你。不过下午还有事儿,让月琴陪着你,一起把晓兰好好打扮一下,本来就是个挺出色的俏丫头嘛!”我笑着满脸轻松地回答道。

    “我知道老孙喜欢什么,他最喜欢女人穿白色的长筒丝袜和孚仭桨咨母吒裉煳依锤即虬缫幌拢盟┑孟蟾雠醒谎堑靡郧坝写嗡饷创┕模灰虬绯赡茄隙ɡ纤镆患突崦越サ摹!毙阌⑿ψ潘盗诵闹邢敕ǎ凰看滓舛伎床怀隼矗业拿孀有阌⒌比灰还攀峭ㄉ窭靼。br />

    晚饭以后,我搂着月琴坐在卧龙小宾馆地下室改的密室里间,一边品着香茶一边通过单向透视玻璃欣赏着外间的好戏。晓兰和秀英正站在那里,晓兰其实长得很温柔很秀气很有女人味儿,只是眼睛不够大而放电,但她清纯雅致的俏模样也可以让人慢慢品味一番了。

    今天她穿着一套宝蓝色海军学生套裙,听月琴介绍是下午带着到春光厂,专门按寄宿制贵族学校女生海军套裙的式样特制的,上身是蓝色镶白条的海军上衣,挺括贴身的丝毛呢清晰地凸显出里面鼓突突的胸脯,左胸部佩有兰花校徽,下面是宝蓝色带褶超短裙,裙摆离膝八寸,修长的大腿裹在精致的白色丝光长筒袜里,下面是双白色包头中空带踝袢的羊皮高跟鞋,只有细长的高跟儿是黑色的。

    晓兰的瓜子俏脸上,一对水汪汪的动人眼睛,小巧玲珑的体态加上一副看上去永远是天真烂漫的相貌,虽然快二十岁了,但头发修剪成清爽的掩耳短发学生头,头上娇俏地戴一顶宝蓝色海军船形帽,显得清纯秀美中透出的妩媚性感,觉得特来劲,她这身漂亮的制服打扮让我看得几乎有些看呆了。

    外间正上演一场好戏,平日里英姿飒爽的华英现在是虎落平原被犬欺,一开始被骗进屋就被躲在门后的晓兰用软手铐捆了双手,然后被弄翻着匍匐在地上,全身衣物被撕得七零八落。秀英指使着晓兰用羽毛、细毛刷子和小皮鞭轮番使劲折磨着可怜的华英,女人对付女人往往比男人还狠心,再也不会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只有无尽的报复和摧残。近一个小时的折磨让华英泪水、汗水、春水流了满地、精疲力竭,完全丧失了斗志,麻木地任凭秀英和晓兰摆布着……。

    我看差不多了,让月琴带着秀英她们离开,然后一个人走进房间,轻轻解开绑着华英的手铐,华英一见我过来,扑进我怀里无声地抽泣起来,嗓子早就叫哑了。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和肩膀,多少有些心疼她来着,不管她和另几个女人有什么恩恩怨怨,对我却是一片忠诚,她,的确是我养的一条漂亮的“母狼狗”啊。

    将华英搀扶回了房间,我转身通过天桥回到自己住的法式别墅卧室,风马蚤的月琴、丰腴的秀英和清纯的晓兰早就等在了里面。其实这三女作为我的女人的同时都和老孙有关系,月琴是老孙想弄到手的,秀英是老孙已弄到手的,晓兰则是老孙将弄到手的。月琴虽然姿色最艳、风情出众,但她是我嘴边肥肉随时可以吃到的,所以这次只是一个陪衬,主角还是秀英和晓兰两女。

    三女伴着音乐围了上来,圆鼓鼓高耸的孚仭椒澹“谧诺幕逑慵纾约盎朐步崾档那掏危徽幸皇疲倘缛鐾擞悖榛懊嗝辔蘧冢枳唆留寥缥蹋梦夜撬秩饴椋窕甑叩梗桓龈雎至髀П孜亲趴释兜幕ㄐ景愕挠4剑唤鲇胨欠⑸恕癎情之吻”,甚至还对她全身上下进行了抚摸,果然是飘飘欲仙……。

    音箱里传来软绵绵的歌声:“你的唇是那么热,你的吻是那么甜……”。我看着服服贴贴趴在我怀里的女人,心想老子身怀绝技,怎会怕你们不乖乖就范啊!女人的**是最敏感的部位,按照医学的眼光,女人孚仭较僮畲笙薅鹊卦谄は率嬲箍矗帽群苫ü嵌洌舐菪由斓礁熘眩衣ё∷堑纳涎≈复酉峦夏孀盘ッさ姆矫妫⌒囊硪淼馗僦鸾サ厝啻辏突崾沟缌髯弑樗堑娜恚*变硬,就跟摸她们的**一样叫她们产生无比的快感,三女不顺遂着我的性子来才怪呢!

    放眼春光无限,面对沉鱼落雁、含情脉脉的盈盈秋水,我放任自己勇探“雷区”。我们随着软绵绵的歌声把**越拧越紧,果真是酒肠宽似海,色胆大如天啊!我把身边女人的丰孚仭郊烦闪巳獗窒笊咝抛釉谒巧砩咸嚼刺饺ァ⑷嗬慈嗳ァ⒋昀创耆ァ詈笸a粼诜释紊暇吞袄返匚孀。咕⑼约荷砩下В挪⒉惶そ谧啵衾侄晕乙丫バв茫徊还闪艘恢终谛叩尼∧唬谛傻拇蠛v校翼б馔碳て鹄矗ё排嗣亲笥业匾“凇⒛ゲ洹⒒⑹拥⒌⒌叵蛱逋馀判棺拧鞍椤钡脑亍br />

    跳到兴起,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叉开双腿让身着纯洁的宝蓝色海军套裙和白色高跟鞋的晓兰跪在面前地毯上,“晓兰,你就当我是孙大夫,把你压箱底的花式使出来,让爷替你审审。”秀英也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笑着说,“晓兰真可怜,在这里被你欺负,出门了还被老孙欺负,这辈子可能生来命贱吧。”我笑了笑,支使着有些发呆站在那里的月琴,“月琴,你也别傻楞在那里,好好跟晓兰学学样,替秀英妹子按摩一下。”

    yuedu_text_c();

    我让晓兰替我围着大腿按摩一番,兴起情动以后解了裤带掏出**用手撸着,另一只手压着她戴着蓝色船形帽、梳着学生头、清爽妩媚的俏脸,让她吐出细长的嫩舌头,龟棱子蘸着嫩舌香津上下侮弄磨蹭着她的那张俏脸,让她用戴着白色钩花网纹手套的小手在下面抚摸揉弄着阴袋,享受起了“大**洗俏脸”的美妙滋味。

    玩够了双腿架在她的肩上夹住她的脑袋,美其名曰“双龙夹凤首”,小脑袋几乎不能动了,这时撬开她的小嘴日进去让她用红舌舔弄着。另外一边则搂抱住性感丰腴的滛妇秀英,一手揉着她白嫩的大**,一手摸着她的大腿,还要亲嘴咂舌。我看秀英春情大发,顺势将她胯下月琴的头下一按,秀英心领神会地扒开自己的内裤,将肥浓滑腻的马蚤逼往上一送,月琴只好认命无奈地伸出红舌舔了上去。

    秀英冲动起来了,从来都只有她伺候月琴的份,如今换了天地,月琴反而低三下四地伺候起她来。加上我在上面不停夹攻,秀英一下冲动起来,春水流了满满一胯子。玩了好一会儿,我也被晓兰给含得高耸硬挺冲动不已,便拉着秀英上了床,骑着干了她一炮,没几下就把兴奋不已的她给干瘫了。

    我让秀英和月琴双双马趴在床,秀英屁股朝着床尾,月琴则是臻首向着床尾,我跪在床尾,先将**送到月琴嘴里,让她耐着性子把带着腥臊绵软的**舔硬,然后从后面将马趴着秀英好好干一会儿,干够了又让月琴张着嘴好好咂会儿。

    同时我还让那穿着蓝色海军裙、梳着学生头的天仙小美女晓兰蹬着孚仭桨咨客嗪桶分锌沾雀吒遗ぷ牌ü商>柚恕l涣私怖洗怖矗饬松砩系囊路ё殴饬锪锏纳碜咏趟澳腥寺铮揭讲荒芨 毕继艺饷匆凰担白哦闵恋难樱庋舳浩鹞业氖抻乙幌缕肆松先ィ踉潘担拔揖褪遣桓恪!蔽覝粜ψ潘担耙铝四悴辉献咏裉烨縅了你。”一把搂定她好好干了她一次,在海军裙的马蚤逼里美美打了一炮。这下,小兄弟终于安静了下来,脑袋嗡嗡地想睡觉了。甚至睡到早上的时候,发现下面有人在咂**,一看是秀英,于是让她咂硬了又好好干了她一炮。

    疯狂了一夜,终于轮到要送两女离开了。早上九点半的时候,我陪着秀英、晓兰往山庄入口处的停车场走去,月琴帮晓兰提着不多的行李走在后面。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清晨的太阳将阳光洒向大地,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春天,就这么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我的身边。不过此刻,我的心中多少有些淡淡的离情别绪在萦绕,昨晚和秀英再叙旧情加上和晓兰临别一战,多少有些不舍。

    走到gl8旁边,谢娟下来拉开了车门,“晓兰,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我真诚地问了她一句,毕竟跟了我这么久的女孩子啊!晓兰看了我一眼,心思似乎有些淡淡地,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热情和爱恋的感觉,平心而论,我待她也只能说一般,尤其是后来的这段日子。

    “没什么别的了,只是白总,我的工资以后怎么处理呢?”她低声问了一句,“秀英姐她们那里给你多少我不管,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上,你在这边全部照原样,我安排每个月打到你的卡上,这个你放心好了。”我大方地说了一句,这可是今后老孙的二奶啊,怎么也得将她的心思弄伏贴了才好。

    秀英将我拉到了一边,臻首伏在我的胸脯上,似乎在捕捉着我心跳的感觉,情意绵绵地说,“白秋,现在我真想和你私奔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还是觉得你是个真的男人,性格那么豪爽可爱,家伙也厉害,长长的**顶在人家下面弄的时候就象要上天堂一样爽透了,跟着你就是死在你怀里都痛快极了。”

    听到她的真情告白,我也动了真情,“秀英你快别这么说,回去安安心心好好替我生个胖大小子当干儿子干女儿,我可真想有个孩子啊,希望全寄托在你这挺着的大肚子上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早就是不分彼此的,加上我是你孩子的干爹,这辈子就是你打我,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说到这里,我发现秀英的眼眶湿润了,连忙安慰她说,“别伤心了,这样对身体对孩子都不好。回去好好过日子,让晓兰去伺候老孙吧,老孙人不错,晓兰也是好姑娘,只是被我耽误久了,你让他们都痛快一下吧,你也看淡一点,人,活在世上,自己高兴是最重要的。只要你好好把握,老孙、晓兰甚至还有我,对你可都是唯命是从的啊!”

    听我这么一说,秀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这些死男人,吃在腕里看在锅里的,都一个德性。白秋你是第一坏,老孙我原来看他是个好人,现在看来也是个坏种。”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笑笑说,“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保证老孙当着背着都没有二话呢!”

    看着蓝色的gl8远去的背影,我有些难过,毕竟秀英这次回来动了真情了,事情虽然办好了,但谁又能说没有遗憾呢。“走了,都走了。”月琴看着我笑笑说,“只有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我听出了话中的味儿来,“不,还有我的月琴在身边呢,你才是最艳最马蚤最好的呢。”

    月琴听我这么一奉承,也顺着我的心思来了句,“爷,走了好啊。反正都是用旧了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龙腾全面启动,形势一片大好,你趁此机会好好选几个年轻貌美的跟着你,又新鲜又有趣,不是更好吗?”我一听,又高兴又好气,“死月琴,你到底是真疼爷还是假疼爷啊?”

    月琴却有些变了脸色,带点幽怨说,“我跟了你这么久,昨晚是最下贱的一次。不仅落了空,还被你强使着去伺候秀英。”我一听她这么说,想了一下编了句来安慰她,“月琴你应该明白,现在老孙对我们有多重要,这次产品换型更新全看他的了,在这个时候,秀英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啊!”

    yuedu_text_c();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其实你想想,以前很多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