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网游神界 > 第561谁章 谁说超神不可杀

第561谁章 谁说超神不可杀

    力旧年口月引日,今年的最后一天,恰好完本。顶点手打['']免费文字更新!在此祝大家。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幸福美满,当然,还要祝大家钱够花。

    本书完本,现在订阅不会吃亏的。

    新书布,圣空恳请大家支持收藏支持,弯腰鞠躬。

    ※

    除了神威能联合惩戒,他还可以选择一个神异象。神异象有很多类,除了位面侵蚀、星辰垂光和英魂投射,还有神体巨大化的“天地之体”有完全隐形的“大真空领域”有把敌我拉入异空间的“位面投影”有制造出临时位面的“深海之寒狱火之湖”等等,总之每一个神异象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神异象中最华丽的自然能是星辰垂光。最恢弘的自然是个面侵蚀,但杀伤力最强的,无疑是英魂投守望星夜这些年没少杀半神和神级凹,在神体或某个分身遭到致死攻击的时候,由其它分身代替承受伤害;小牺牲一个分身,把这个分身的生命给予另一个分身或本体,增加生命上限。,将意志灌注到某个载体中,可形成一个意志投影,可前往任何地方。

    可惜他没打到攻击性的神术,或许杀死神才能入手。

    就在他以为自己之前想多了小胜大和至高神其实还是很仁慈的时候。才现自己太仁慈了一神盟位面之外突然爆出一股神气息。

    “怎么回事?”水面风反应最快。

    守望星夜笑着说:“没什么。一只神级的虫子而已,兄弟们。咱们这次玩场大的,暴神!”

    他身后的众神个咋。双眼光小如果真能暴了神,那收获简直不敢想象。

    那个神像狂风一样冲进神盟位面,飞向守望星夜,他周身布满强劲的气场,无法掩盖的力量影响周遭,所过之处一片狼藉,附近的一切全都被绞碎。神界的地面露出深深的沟壑。

    等看到神的真面目,所有人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来的竟然是肤色变黑的格拉兹特。

    不过这时候的格拉兹特双目通红,面容扭曲,周身涌动着凝结成实质的神之力和恐怖的神威压,可半点神异象都没有。

    “守、望”呜呜、咯咯,夜?”格拉兹特口歪鼻斜,状若疯魔,吐字不清。

    突然,格拉兹特的面容再度扭曲,变成了他的好儿子亚萨斯:“守望星夜,杀死他!杀死他,我就能晋升神!我可以替你牵制他他的弱点是

    话未说完,亚萨斯的面容再度扭曲,变回了格拉兹特。

    “死!都要死!”格拉兹特的目光落在盾卫叹息旋律的身上他手里拿的就是深渊之墙,神界最强的高等神器盾牌。

    叹息旋律三…后盘步,但随后卜前二步,竖起深渊!“这就是最后的阻碍?虱以开始了!”守望星夜说着,接连启动不朽神权和耐瑟之书上的至高神术。

    “魔渊降临!”神盟位面的天空在眨眼间变为一片蓝得黑的颜色,天空仿佛倒悬的大海,随时都会坠落下来。而整个个面进入无尽的黑暗。这里将由魔渊统治!

    “耐瑟之主!”一本巨大的书籍光影从耐瑟之书中飞出,随后那本书籍分解成一千零二页,在守望星夜身后凝聚成一个百米高的巨大轮状光影,徐徐转动。

    失去理智的格拉兹特神体突然膨胀,化为百米高的巨人,竟然变成了巨大的类人怪物,十指化为十米长的森森骨刃,头颅仿若魔狼,双脚却似魔熊。

    平常状态的格拉兹特生命值是一百亿,但变身后,生命值竟然达到一千亿。

    格拉兹特深吸一口气,张口吐出一个直径十米的风球,里面封印着毁天灭地的风暴,足以毁灭一个大陆。

    “太弱了!”守望星夜摇摇头,平伸手臂,平伸手掌,随意横向一挥,“断峰术!”

    身为耐瑟之主,他可以使用一切奥术;掌握魔渊降临,他就是临时的魔法女神;掌握魔法力量源泉的魔法女神星夜使用断峰术是什么效果,他用出来的断峰术就是什么效果。

    一道肉眼几乎难以觉察的黑线切开空间。瞬间从守望星夜指间飞出。切开风球,切开格拉兹特的神体,切断远处一座五千多米高的大山,飞出神盟位面。

    神盟位面之外,由十二个神级冒险者组成的冒险小队正偷偷摸摸向守望星夜的神盟位面赶来。

    “幸运天使,你确定你朋友说的都是真的?”一个中个神说。

    “绝对错不了,守望神盟先遭到四个上个神攻击,现在还有神去那里捣乱。趁他们对付神的时候,咱们如果不去抢劫,凭什么当反守望星夜联盟的领袖?”幸运天使说。

    “可听说守望星夜有至高神器,那个太猛,咱们顶不住怎么办?”

    “他再猛能有神猛?怕个鸟!从他手里抢过至高神器,咱们也能有虚拟星球!”

    “那要是拿到虚拟星球怎么分?”

    “当然我是大股东,你们是小股东。”幸运天使眉飞色舞地说,好像真的拿到了一样。

    “你不仗义,应该平分的。”

    “我是老大,当然归我。守望星夜从来都是拿大头的,咦”

    随后一条黑线掠过,十二个神级冒险者身异处,全被秒杀。

    守望星夜看到自己的比值突然增加,心想这真够冤枉的,自己躺着也中枪一而真正中枪的那十二个人复活后。都惊恐万分,看着系统提示,都认为这是守望星夜在警告他们,以为他掌握了远距离的攻击手段”

    断峰术掠过,格拉兹特迈出三步,突然一个踉跄,腰部断开,上半身向下摔去,湛蓝的魔血向四面八方喷射。但下一刻,伤口处如莲菲一样生出无数肉丝,重新连接起来。

    守望星夜对着远处那座从山腰被切断的山峰虚抓,巨大的山峰高高飞起,倒立过来,砸向格拉兹特。

    “吼”格拉兹特马上施法拦截山峰。

    “魔渊禁断术!”守望星夜伸手一指,格拉兹特失去跟魔渊的所有联系。这个魔渊禁断术等同星夜施法,远不是高等神技星夜之怒能比的。神完全可以无视高等神技。但却对魔渊禁断术毫无办法。要想施法,必须消耗大量的神力代替魔渊的力量,还不如使用神术或天赋能力。

    彻底失去魔法能力的格拉兹特马上狂,竟然迎着巨峰冲上去,想要击碎山峰。

    守望星夜连指都不用指,甚至都没有出口施法,用神神体赋予他瞬默的能力,为那座山峰加持三个奥术。重力术、强力变巨术和加固术。然后随手一挥,一道耀眼的大裂解术隔着数百米飞临格拉兹特身上,解除他的大部分防护。

    格拉兹特很英勇地挥拳击中巨峰的山顶。然后惨叫一声,被巨峰砸进地里。山体终于禁受不起强烈的撞击而炸开,因为撞击地面产生的动能太大,竟然形成了蘑茹云。

    这就是神的力量,真要让他们全力战斗,再多几个位面都不够他们破坏的。

    格拉兹特狼狈地从地底钻出来,守望星夜仅仅出两次攻击就对他造成了过亿的伤害。

    守望星夜身后的上位神冒险者们以为有机会痛打落水狗,兴奋地冲上去。

    格拉兹特站起来后,把手臂插进地里,然后猛地一掀,方圆两公里、厚达三百米的土地被掀了起来,随后他双臂一绞,竟然把小山一样的土地给翻了一次身。

    偏偏所有人都在这块土地上,结果除了守望星夜及时被碰触转移传送走,其它所有人都被那块土地砸进大坑里埋上。

    守望星夜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心想这格拉兹特真够凶残的,比恶魔王子秋摩高根不遑多让他倒是忘了是自己先用大山砸别人。

    “怪不得奥库斯和亚萨斯多次说只能在二十秒内解决战斗,如果二十秒内解决不了一个神,那就等着打一百年、两百年。这还是疯了的、力量被他儿子夺走很多的格拉兹特,要是全盛时期,今天之战堪忧啊。”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留下吧!死了的神才是好神!格拉兹特。还记得我当年的话吗!不过,我记得你说的话。“你太弱小了甚至弱小到不知敬畏强大的存在”记得吗?今天,我原话奉还。”守望星夜突然笑了起来。

    “世间的因果真是最奇妙的事物。如果当年你放下海伦,现在我一定会救你一命,可是,我曾经给过你机会,你没有珍惜。当年我说会让你后悔的,你说你会等着,现在,你的愿望实现了。”守望星夜一指点出去。

    两个男人多年的恩怨,将在这一天见分晓。

    “!”

    当年莎尔妄图让新中心要塞降临费伦,占领费伦的天空,耐瑟帝国十大奥术师之一的塔拉夏出手,使用了耐瑟帝国杀伤力最强的阶奥术之一圣十字断峰术星夜曾评价过这个奥术,单论杀伤力,已经达到十九阶的标准,而十九阶是神的领域,二十阶是至高神的领域。

    守望星夜如今不仅宛如耐瑟之主,更是魔渊之主,在魔渊的天空下,他几乎在一瞬间就凝聚出了这个恐怖的奥术,一个远比塔拉夏的圣十字断峰术更辉煌的奥术。

    只见他的两眼各冒出一线银光,形成灿烂的十字星,切过格拉兹特的身体。飞向高空,越来越大。汞庙二三空形成了横贯万里的银煮十章星,平行干地面。徐什出捌※断峰术这咋小技能在耐瑟之书中的基本等级只是十级,经过至高神器的等级加成提高十级,所以有了圣十字断峰术,最后激了耐瑟之书的至高魔法强化,飙升到四十级,威力逼近至高神术。

    十级的断峰术只是断峰术,二十级是圣十字断峰术,三十级是十字星断峰术。四十级则是大审判断峰术。

    十字星斩过,格拉兹特庞大的神躯轰然倒塌,四分五裂,竟然过了四五秒才生出肉丝治愈神体。

    这时候被埋进地底的冒险者们网好钻出来,分外眼红,有高等神技的使用高等神技,没有的就放大招这里位于不朽神权的星空之海中。守望星夜的敌人受到伤害加倍。

    就在格拉兹特的神体即将愈合的时候,天上银色十字星骤然收缩,然后像雷霆一样直劈下来,狠狠地扎在格拉兹特的胸膛。

    巨大的十字星如同十字架把格拉兹特钉在地上。

    两团深渊之心缓缓沿着十字星向上飞,最后化为两个虚影落在十字架的交点处。

    十字架一动不动,但格拉兹特的身体快崩溃,然后自愈,接着又继续崩溃、继续自愈,往复循叭…

    而十字架上的两个虚影则如同被圣光腐蚀的恶魔一样,不断地挣扎哀号酬

    “守望星夜,杀了他,杀了他!啊他的弱点就是身体!转干他的血脉。就能断掉他深渊之心跟外界的联系,我就能吞噬他晋升神!等我成为神。你就是我的代言人,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啊,亚萨斯一边哀号,一边许诺。

    守望星夜笑眯眯地点头说:“好的好的。一切都没问题,格拉兹特死定了。可惜没激五倍效果的神击,不然,”

    当大审判断峰术形成的银星十字架消散后,格拉兹特虚弱地慢慢站起来。在短短的六十秒中,大审判断峰术斩掉他五十亿的生命值。在这期间。其它冒险者一起出手攻击,也不过打掉他一亿生命值。

    “联合惩戒一崩坏之拳!”

    格拉兹特还没等站直,守望星夜的神体、中位神化身、两个下位神化身、一咋。半神化身和半神投影同时施展半神能掌握的最强单体大招。

    只见六咋,大小各异的崩坏之拳同时击中格拉兹特,引联合惩戒效果一一道无比恢弘的光柱自天而降,重重轰在格拉兹特身上。

    惩戒之光散去,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而格拉兹特被惩戒之毙,砸进千米深的地底。

    六个崩坏之拳单纯攻击只能对格拉兹特造成两千万左右的伤害。但引惩戒之光后,却造成过亿的伤害。

    “不错!”守望星夜和五个化身又同时使用火山喷,格拉兹特正往上飞。屁股底下六股火山喷的力量一起涌现,瞬间就把他炸出洞口。但他网出洞口,火山喷形成的联合惩戒出现,天降火焰巨柱。上下夹击格拉兹特,引爆恐怖的大爆炸。

    幸好这里是神神界,土地无比坚硬,如果在蛮荒大陆,这一击可能造成陆沉。

    格拉兹特理智全无,但战意和杀意仍在,他借着这一击扑到守望星夜身前,利爪当头罩下。

    守望星夜和所有分身一闪消失,出现在两百米外,微笑道:“你只有禽兽的身体,却没有禽兽的脑子。这里是我的神界,我可以无限瞬移!”

    格拉兹特早就失去理智,根本不管他说什么,庞大的身躯再次扑过去。神的度已经过音,再加上神力外泄,他每一次奔跑都在地面踩出大坑,飞行的时候引刺耳的音爆。周围形成的震荡余波足以秒杀传奇玩家。

    有两件变态的至高神器辅助,又在自己的神界,守望星夜的力量堪比大半咋,魔法女神。但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意识极佳,懂得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弃法师的优势。

    对法师来说,什么因素最重要?攻击力?魔力?智力?意识?操作?都不是,是距离!

    只要保持距离,法师就是无敌的存在。

    守望星夜不断地瞬移,每次瞬移完,都会施展一次大招一他现在是耐瑟之主,大招多的不像话。而且经常是和五个分身一起施展大招,形成联合惩戒,伤害都在三千万以上。

    十分钟一过,格拉兹特就损失了三百多亿生命值,而他的理智似乎逐渐减少。没过多一会儿,他突然停在空中,蜷缩着身体,宛如在母亲体内的婴儿。

    守望星夜知道格拉兹特要放大招,所以让其他人离开,自己仍然和分身一起展开攻击。

    格拉兹特的身体慢慢缩野兽形态逐渐退化,慢慢恢复原本的样子。但是,他体内的乌黯之力则凝聚在他身后,形成六张轻飘飘、狭长的乌黯之翼。每一张乌黯之翼都延伸到远处,足有一百多米长。

    乌黯之翼形成后,格拉兹特才伸直身体。周身浮现出黑色的魔纹,双目涌动着黑色的光芒,没有任何的情绪。

    这个时候他竟然把自己的力量交给乌黯之力,让乌黯之力控制他的身体,成为一个毫无人性和神性的战斗工具。

    乌黯之翼是格拉兹特最后的一件高等神器,只有在这种形态才能激,一旦激,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格拉兹特突然出现在守望星夜身边,六张乌黯之翼狠狠地抽在他身上。把他抽飞。他全身骨骼碎裂,生命值损失两千三百万。

    “大意了!”守望星夜心念一动,魔魂球环以及更强的阶防护奥术落在身上。

    格拉兹特再次出现,守望星夜急后退,三颗魔魂球被乌黯之翼拍碎。

    两个人就不停追不停跑,格拉兹特什么也不用,就用百米长的乌黯之翼攻击,每次攻击都等同一个大招,而且又准又快,同时完全无视至高神器每隔几秒禁止施展神术和技能的效果,比什么技能都更有效。

    接连多个分身被乌黯之翼打散后,他干脆放弃使用分身,不断把能给他治疗的圣灵传送到附近,让他们给自己加血,施法完就传送走,他则一边吃药一边跟格拉兹特对战。

    好在神圣冲击和神力震荡这两个神术威力加大,遇到危险可以排斥开格拉兹特。

    又过了五分钟,守望星夜心中一动,施展耐瑟之书附加的至高神技一耐瑟帝国。

    格拉兹特从原地消失,没入耐瑟之书中。他看到,耐瑟之书之中出现了鼎盛时期的古耐瑟帝国,而格拉兹特出现在其中。

    这时候的耐瑟帝国足有数百座浮空之城,有着连真神都羡慕的国度。他们的力量甚至能抗衡真神。格拉毡二圳敌人消失。出离了愤怒,六条乌黯之翼亢限延长,泄披地最沂的天空之城中来回穿梭,二十秒后,一座庞大的天空之城崩溃,一个正在做实验的大奥术师狼狈地钻了出来。

    那个大奥术师使用预言系法术一着,根本查不出怪物的底细。吓得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出最高等级的警耐瑟帝国可能被这个恐怖的怪物颠覆。格拉兹特继续破坏其它天空之城,没过多久,许多天空之城出现在附近。数以千计的奥术师和三十四位大奥术师联袂而来。

    格拉兹特傻乎乎地继续破坏最有威胁的天空之城,可大奥术师们已经联手布下天罗地网。

    守望星夜开始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看这场战斗,同时学习奥术的使用方法他现在的确能使用所有奥术,但问题是耐瑟之书记载了近万种奥术,他根本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悟通,只能使用那些威力最大的大招攻击。

    通过观看奥术师们的战斗。他逐渐熟悉了一些奥术,并学会了运用。

    他一边看一边赞叹耐瑟帝国的奥术成就。同时替格拉兹特感到悲哀。

    格拉兹特被乌黯之力控制后强得不像话,但因为攻击方式只剩下乌黯之翼。在这些精通各种奥术的大奥术师面前反而成了弱点。

    于是,守望星夜见识了什么叫“越凡人的智慧”如果耐瑟之书随便给其中一位大奥术师使用,而且给予一定时间准备,单挑神可能有难度,但单挑现在的格拉兹特不费吹灰之力。

    格拉兹特在“耐瑟帝国”停留了半个小时,但这半个小时内,他的身体被毁灭了一百多次,失去了六百多亿的生命值奥术师们全都疯了。从地上打到外太空,甚至引爆了十八座天空之城,动用了耐瑟帝国多年的积蓄。

    耐瑟帝国的三十分钟一过。格拉兹特立即被掷出耐瑟之书。与此同时。守望星夜才现,神界的时间竟然仍然处于格拉兹特被吸入耐瑟帝国的那一刻,那三十分钟的耐瑟帝国相对神界根本就是黄梁一梦。

    他向格拉兹特看去,格拉兹特的生命值已经降到八十亿。

    守望星夜看着生命值不过八十亿的格拉兹特,信心十足地使用了耐瑟之书的至高充能技能召唤奥术师。一个大奥术师的战斗力在这个时候的作用有限,他并不看重。他认为战斗即将结束,本着不浪费一个充能技能的原则,用出来这个技能。

    守望星夜右前方出现一个老头,他也没仔细看,自己瞬移到别处,使用瞬移十大招展开攻击。因为看了半个小时的精彩战斗,他学会使用耐瑟之书的许多奥术,战斗起来游刃有余。

    守望星夜打了好一会儿,一直没看那老头动手,等回过神来。突然现那老头所处的个置爆出恐怖的力量,竟然能引动魔渊。他差点儿没把心肝吓出来,他现在是魔渊之主,在这里还能引动魔渊力量的。除了拥有魔法神职的诸神不可能有其他人做得到。

    他向那咋。老头看去,当看到老头的名字,傻眼了。

    卡尔萨斯。

    片刻之后,守望星夜看到老头的两眼释放出两道银光,形成了恐怖的大审判断峰术。

    老头释放完后,得意地捋着胡子向他笑,一副老顽童的表情。

    与此同时,神盟位面外风起云涌,四座天空之城齐聚在那里,天空之城上每个奥术师都陷入狂喜之中,甚至连曾经送给守望星夜塔拉夏法典的耐瑟帝国十大奥术师之一的塔拉夏都不例外。

    在倒霉的格拉兹特被大审判断峰术钉在地上哀号的时候,守望星夜跑到卡尔萨斯身边,难以置信地问:“您老真是卡尔萨斯?”

    老头笑眯眯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上次我犯了一个小错误,被至高神打到星界深处当苦力,本来永远没希望返回费伦看一看,没想到竟然被你召唤过来。我上次的小错误导致一个神陨落,这次再出手,干掉这头来自深渊的蠢物吧。”见本书第一卷弘章

    守望星夜突然拦住他。然后用神力传音给他。老头一边听一边点小头。

    说完,守望星夜继续跟被折磨得不像样子的格拉兹特战斗,当生命降到十亿的时候,格拉兹特突然跪倒在地,搏命抓挠自己的身体,

    守望星夜和卡尔萨斯相视一眼,开始默默准备。卡尔萨斯打出一团光华。飞出神盟位面,落在塔拉夏面前。那是他的一个化身,以便将来可以交流。

    格拉兹特的面孔开始频繁变化。一会变成亚萨斯,一会变成自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亚萨斯的面孔的次数越来越多。

    在亚萨斯完全吞噬完父亲的深渊之心后,他的头顶出现一道至高神力形成的光柱,瞬间晋升神。不过亚萨斯仅仅神位是神,实际力量完全亏空,需要很久才能补充完毕。

    从今天开始,乌黯领主的名字由格拉兹特,变成了亚萨斯。

    “哈哈哈哈,我亲手杀死的格拉兹特!我是神了!是深渊的巨头了!哈哈哈哈”亚萨斯狂笑着,“守望星夜,以后你就是我的代言人。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守望星夜摇摇头,说:“格拉兹特,没想到你半条命葬送在我手里,另半条命却被你儿子吃了。不过,你的这位儿子似乎脑子不够清醒。竟然说给我想要的一切。好吧。我喜欢至高神力,我来拿。”说着,他传送到亚萨斯的头顶,疯狂吸收至高神神力。

    亚萨斯又惊又怒:“守望星夜,你在干什么?”

    守望星夜低头看着他,露出从未出现过的冷笑。

    “当局限于银月联盟的时候小我知道有些事不能做,我忍耐我沉默;当局限于费伦大陆的时候。我忍耐,我沉默;当局限于蛮荒大陆的时候,我忍耐,我沉默;当局限于神界的时候,我仍然忍耐,我仍然沉默。”

    “但现在,一切不同了。在神界内。至高神依然能制约我,但对我来说,忍耐和沉默换来的利益微不足道,远远比不上我想体验的乐趣。而现在,我想体验一次杀死神的乐趣!去死吧!”

    当年他妥协,他戒贪,是因为他知道这么做能得到更大的收益,但现在他已经不在乎那些收益。自己快乐与否才更重要。

    在网出校门的时候,他会为了三千元的月薪弯腰,但现在一份百万级的合同都无法打动他。

    他以前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困住自己,现在,他抹掉那个圈子,就是这么简单。

    守望星夜一挥法杖,手中的不朽神权冒出一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正中亚萨斯。至高充能技能小门句。即使亚萨斯只经有招神!体,也被电得瘫到在地孕立。浑身抽搐。

    他一边口吐白沫一边说:“你、你会后悔的!你杀不死我,我可以轻易离开这里。只要逃到深渊,我会祈求深渊意志杀死你!放弃吧。愚蠢的冒险者!我和奥库斯有协议,如果我死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守望星夜笑着说:“我现在需要看谁脸色做事吗?你难道认为奥库斯敢为了一咋小死去的神跟我翻脸?还有,你不死,我怎么让奥库斯跟我合作,您说呢?”

    “你杀不死我的!”亚萨斯站了起来,就要逃跑。

    “谁告诉你的?”守望星夜随手把耐瑟之书扔给了卡尔萨斯他身后的巨轮随之消失,解除耐瑟之主状态。

    卡尔萨斯身后出现耐瑟巨轮小以他为中心,地面生出无穷无尽的黑色魔纹,瞬间遍布整个神盟位面。而守望星夜的正上方的魔渊则出现漩涡,魔渊配合黑色魔纹。连通整个神盟位面组成了一个囚困世界。

    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阻断了一切可能生的情况。

    “只要打破这魔渊,你可以自由出入!”守望星夜一手指天,一手施法攻击。没了耐瑟之书。他的攻击能力稍有下降,但只要有魔渊在,一切足够。

    如果守望星夜是个菜鸟级的神,那亚萨斯只能算虫子级的神

    一在这一百多年里,他不停跟格拉兹特争夺神体的控制权,到了今天才完全吸收格拉兹特的力量。力量是吸收了,可没有消化,甚至连战斗经验也停留在下位神级。

    亚萨斯开始笨拙地展开攻击小但守望星夜和卡尔萨斯远比他经验丰富。尤其卡尔萨斯,手持耐瑟之书。又有能力偷窃魔渊的力量,在这里如鱼得水,美的胡子不停乱抖,眼睛眯成一条缝。

    不过亚萨斯毕竟是神,每一个技能杀伤力太过恐怖,卡尔萨斯用各种奥术躲避。失去耐瑟之书的守望星夜就显得危险。不过他早有准备,他有神真血,有五滴从星夜手里换来的格拉兹特的神真血!

    不仅如此,当年格拉兹特曾经使用神意志想要击溃幽灵船,但被星夜出散,留下了一颗由他的意志凝结成的蓝宝石。星夜早早送给他,现如今挥了作用。

    他一口气把五滴神真血和格拉兹特的意志全部打进亚萨斯的神体里。神真血和意志吸收残余的格拉兹特神意志,竟然形成了新的深渊之心,而新的人格对亚萨斯的痛恨出一切,根本不顾外面的攻击。搏命跟亚萨斯抢夺神体的控制权。

    这招杀手铜一出,亚萨斯再也顶不住,受到三方夹击,最终战死,而格拉兹特的新深渊之心被守望星夜打散一神的深渊之心留不得。否则不断复活。而可怜的亚萨斯到死都不敢相信会是这么个结局,他做了一百年的神美梦,

    卡尔萨斯恋恋不舍地把耐瑟之书还给守望星夜,想说什么,最后欲言又止,捋着小胡子,面带笑容。消失在原地,回到星界深处一至高神不可能任由这种人在神界捣乱。亚萨斯死后,至高神力仍然存在,守望星夜站在那里吸收完第二次至高神力后才离开。不过这次吸收后属性没有任何变化,他也不失望,就当是美美地泡了一次热水澡。

    亚萨斯的尸体形成了一座小小的银灰圣殿,银灰圣殿落地后,越来越大,变得跟深渊里的那座一样大后才停止。

    这座银灰圣殿的名字变了。变成乌黯领主的宝藏。

    按照正常情况,乌黯领主就算死也应该死在深渊,他的老巢变为神宝藏,成为全神界冒险者趋之若鹜的新地图,会有无数冒险者为了争夺里面的资源而大大出手。但乌黯之主死在守望星夜的神界,所以这座宝藏就变成他的私产。

    他走进神宝藏才现,神宝藏里面根本是由多个半位面联合组成的。

    进入第一层,先看到的是数不清山峰,每座山峰都有大量的恶魔。打败一座山峰的恶魔,就能获得开矿权。神宝藏内的矿产是取之不尽的。这些矿山出产神界所有的矿物,从最低级的到神级宝石都有出产。

    第二层,是魔兽之家,这里是一处带有湖泊和河流的平原,形成数不清的天然牧场,到处都是魔兽小杀死这里的魔兽后,有大几率暴各种生物类材料。

    第三层,是数不清的药田,各种珍贵的植物类材料布满空间,每片药田同样由恶魔守护。打败恶魔就能获得开采权。

    第四层,是英魂战场,里面全都是被格拉兹特和亚萨斯杀死的怪物。从小怪兽一直到上位神级小遍布各处,每隔一个月刷新一次,暴奉远外面。

    第五层是一个巨大的仓库。里面分门别类存放着数不清的材料装备技能书一这里就是乌黯领主的真正宝藏,只有杀死乌黯领主的人才能进入。

    如果乌黯领主暴出一座小山那么多的装备,他或许会感叹一下。但看到一切都被分门别类放到这么庞大仓库,他反而有一种“这里本来就应该是我的”的念头,一切尽在掌握。

    以前这些装备都是困住他的“囚笼”但自从他把自己画的圈抹掉后,他就已经挣脱了这些囚笼。

    这座仓库的宝贝已经无法用词汇来形容。仅仅高等神器就有五件,除了一件乌黯之翼是格拉兹特自己的,另外四件都是击杀神的额外奖励。而格拉兹特的专属神名高等神器就是蛇爆怒剑,之前被星夜抢走。

    这里面的次神器有好几千件,按照职业或使用方式分门别类。甚至剑圣的次神器神套装都有整整十套。

    而神级材料的数量也十分多。像位面碎片、虔诚印记这些稀少的极品在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除此之外传奇级装备都是成堆成堆的,传奇材料都是按照吨来计算。

    格拉兹特和亚萨斯多年积累的财富,大都囤积于此,其它的将会以任务形式奖励给全神界的冒险者。

    和巴尔泽死后一样,这个仓库深处有一个王座,王座下面铺满了大量的宝箱,数量是当年巴尔泽的十倍还多。

    在王座之上,有一咋。署名的乌黯宝箱。

    他心念一动,整个仓库都被搬空,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他的仓库。

    从他离开仓库开始每过一个费伦年,这里会出现一个乌黯领主的投影,击杀后可得到大量的经验和装备。

    他回到神界,就在神宝藏门口召集守望神盟所有成员,开始大分赃。

    他先打开乌黯宝箱。

    最先出现的是乌黯领主之魂。不仅能提升乌黯领主套衣…二洼。环能召唤出乌黯领丰的投影,其孕可以在蛮荒大四糊泄,意义非凡。

    其次是命运石板分页。可以降临中位神化身去除费伦之外的任何地方。持续一周。

    最后是一台古朴厚重的神王座,王座通体如温润的黑玉,极大,椅背有十米高,王座周身雕刻着曼妙神秘的花纹,基座四周雕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怪兽。王座自然而然地散着一种威压,连冒险者都能感受到。

    这是没有品级的座骑类装备,只有神神体才能使用。这个神王座将代替他的座骑。无论是防御还是移动度都是神界第一,而且能免瘦身后的任何攻击。

    当他坐上神王座,悬浮在半空中的时候,神盟的冒险者们出由衷的赞叹。

    他宛如神王。俯视众生。

    他动了王座的技能,只见雕刻在基座上的九十九种神级魔兽助,今天开始加更新!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