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白髮1-4

    青丝白髮1-4

    时光荏苒,转眼便快过一个月了,青丝也大抵摸到了王爷的习性,约莫三天到她的瓷星阁一次,另外两天会拨空去其他侍妾房里或是待在自己的屋里办事休息。

    不过,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王爷能够几乎每三天便拨一次空到她房里陪她,她该知足了。

    听说之前那几个侍妾再令王爷喜爱,王爷却也是没去的那幺勤,如今青丝的到来,却微微打破了府中一直以来的规矩。

    而且青丝发现,王爷似乎不怎幺看重王妃,半个月都过去了,王爷几乎去了每个侍妾房里,却独独隔壁的封忆阁没一星半点动静。

    好歹是髮妻,却还是丝毫不在意吗?那幺做一房王爷喜爱的小妾,没有名分,对于她而言,胜过于当个空有名分权力却没有王爷喜爱的王妃好。

    青丝如是想。

    有天,青丝欲到凉亭歇歇,走到半路却被一个娇蛮的侍妾拦住。

    青丝认得她,她是第五房侍妾,到府中的时日颇长,之前有段时日很得王爷喜爱,因此有点恃宠而骄,王爷一向也没说什幺。

    「听说,妳便是那新进的十三房?长得倒挺过路人的嘛~也不忒狐媚子,王爷近来口味也忒不挑了!」

    我气的浑身发抖,正欲反唇相讥时,旁边插入了一个淡淡的,却绝对不合时宜的声音:

    「王爷的品味又岂是妳这小小的侍妾所能批评的?何况――」

    王妃顿了顿几秒,蓦地笑了,笑的有如牡丹花开一般豔丽:

    「她即使再不怎幺样,但王爷现在却终究是在她那的,连不怎幺样的她都比不过的妳,又算什幺呢?五侍――妾――」

    王妃平时看起来淡漠淡漠的,没想到也会有酸别人的一天,尤其最后那一个“五侍妾“还特意拉长音,提醒着――妳没有比别人好到哪里去,不过也只是个侍妾罢了。

    也同时提醒了她失了礼数,五侍妾惊的赶紧福身惶恐的请安:

    「妹妹给姐姐请安。」

    王妃上前将她虚扶了起来,淡淡的说:

    「以后说话经脑些,莫要再如此尖酸刻薄了,妳心中难过须知当初妳耀武扬威时别人内心的酸楚。」

    ――――――――――――――――――――

    就先打这些呗!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