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风铃11醉酒

    鲤鱼风铃11  醉酒

    陌息原本只是有些摇晃,除了脸红了些外并无任何异状。川璃回想着慕光的话,疑惑陌息醉酒之后很可怕的传言是如何得来。谁知走到半路陌息突然壹把将川璃整个人搂在了怀裏,头靠着她的肩窝跟只见了主人兴奋不已的大狗似的不住地蹭。陌息擡头,望着川璃的眸子裏壹片水雾朦胧,透着茫然,他眉头微蹙咕哝着:“好热,头晕。”声音软软的带着小奶音分明是在撒娇。

    川璃与慕光对视壹眼,噗赤壹声笑起来,原来这个“可怕”的真相竟是这样。欢笑声与划拳声远远传来,川璃赶紧扶住陌息,当务之急是赶紧把人带回去,若是被人撞见,陌息明早醒来估计会想去死壹死。

    等到终于把壹路问个不停的陌息搬上床时川璃出了壹身薄汗,慕光自告奋勇去打热水,川璃坐在床沿边不停用手扇风试图把脸上的热度降下去。不想身后的陌息却又开始闹,他从身后抱住川璃,下巴搁在她的肩窝,“摸壹摸。”

    “什麽?”川璃浑身僵硬,木头似的戳在那儿壹动也不敢动,她强烈地感觉到体内血液的躁动,耳朵裏轰鸣壹片,陌息似乎说了什麽,可她壹个字也听不清。

    陌息见川璃不应,抱着她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抓着川璃的手放在自己头顶上,眨着湿润的眼,盯着她的眼睛重复了壹遍:“摸壹摸。”

    盘腿坐在面前的陌息神情无辜,眼中氤氲着茫茫的雾气。川璃的心被萌的壹塌糊涂,软软的动弹不得。于是她试探性的轻轻碰了碰。陌息满意地瞇起了眼,靠在川璃肩头享受她轻柔的抚摸。

    以陌息的酒量撑到此时已是极限,他眼皮沈沈,不壹会儿便睡了过去。

    慕光搬着热水进来时看到自家二哥安静地躺在床上睡觉便松了壹口气,幸好二哥没有继续闹,要不然他也很没面子的。

    慕光放下水盆发现壹旁坐着的川璃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什麽,见自己进来也毫无反应,他疑惑地问:“姐姐,妳怎麽了?”

    川璃被慕光的声音吓到,蹭地弹了起来,丢下壹句   “慕光,妳二哥就交给妳了”便逃壹般的离开了。

    慕光看看床上的陌息又看看敞开的大门,心中疑虑更深,莫不是二哥做了什麽吓到了姐姐。

    越想越有可能,慕光搅干毛巾帮陌息擦了擦脸,望着陌息熟睡的脸叹了壹口气。

    唉,下次可不能再让二哥喝酒了。

    落荒而逃的川璃在昏暗的小路上突然被壹个声音叫住:“上仙请留步。”川璃回头,借着微弱月光看到壹张稍显陌生的脸。这不是那夜在福源河与蛟龙缠斗的女子嘛,不过她周身的气息似乎有很大的变化。川璃疑惑,不知道她找自己有什麽事。

    川璃正想等对方开口,谁知那女子竟然二话不说扑通壹声朝自己跪下了:“上仙,求您救救我妹妹。”

    川璃大惊,忙上前把她扶起来:“别这样,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第二天壹早,陌息几乎是在清醒的壹瞬间就想掐死自己。他的脑袋因为宿醉而发疼,而随着他的清醒,潮水般涌现的记忆让情况更为糟糕。陌息壹脸生无可恋地僵坐在床上半天缓不过来,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四肢软绵绵的提不起劲。尤其是想到川璃,他几乎没有勇气踏出房门。

    在陌息羞愤欲死之际,起床完毕的慕光却还来火上浇油:“二哥,妳知不知道妳昨晚都把姐姐吓跑了。”说完也不待陌息回应便急匆匆地跑出了门。

    不知该如何面对慕光的陌息松了壹口气。

    他作为哥哥的尊严啊!

    陌息处于深深地自我厌弃中,没想到川璃壹大早先找上门来了。

    在“怎麽办,她会说什麽。”“我该说什麽,这个表情好吗。”“啊啊啊,她要进来了!”等壹系列的心理活动中,陌息壹脸平静地打开了门。

    “陌息,我要去昆侖山壹趟,家裏就拜托妳照顾啦。”川璃神态轻松,两眼带笑,壹张白嫩的小脸在晨光中透着淡淡的粉,简单的发髻上斜插着壹只通体乌黑的发簪,尾端点缀着几朵小巧的桃花,开合的粉白花瓣中央依稀吐露嫩黄的蕊。

    这壹瞬间,陌息内心的所有纠结情绪似乎都融化在川璃明媚的笑容裏了。

    家裏,他喜欢这个词。

    陌息的眉眼舒展开来:“好,妳几时回来?”

    “应该不会很久……吧”想到那个小气又难缠的老头,川璃又不敢确定了。

    陌息点头:“我等妳回来。”

    晨光裏,大娟嫂抱着壹桶衣服準备去河边清洗。透过淡薄的雾气,能看到远处稻田中散落着的村民的身影。有水牛在田间叫唤,声音壹直传到很远。

    两人望着对方,轻轻地笑了起来。

    仙缘村真是个好地方。川璃的心裏仿佛装满了糖,沈甸甸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