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抱歉,我迟了告白 > 第二章 什幺抓住我的脚? 4

第二章 什幺抓住我的脚? 4

    第二章 什幺抓住我的脚? 4

    明明就才踏入家门没超出一分钟,童希和世勋澡没洗、饭没食,连理都不理会童维的呼唤,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展开抢遥控器大战。

    「喂我说,你们俩何时才肯理睬我这个姐姐?」童维一手撑住脸颊,一手抓住杯子吸吮了一口果汁。

    「不行啦我要看海绵宝宝!」童希大吼,两手拼命厮守着遥控器的下端。

    「都多少岁人了还看卡通?看足球比较有趣。」世勋面无表情地握住遥控器上端,事实上他使了非常大的力气去争夺。

    此刻,世勋真的好想大声放哭。

    一个女生力气那幺大是怎样啦?小心没人要。

    但他始终没有说出口,他不想活生生被一个跆拳道高手揍死,青春还无限好着。

    「童世勋你给我鬆手啦!」

    「不要。」

    童维一直斜睨着他俩,想瞧瞧他们两姐弟何时才肯回首理会她。

    很可惜的,她盯了将近三十分钟了,俩人终究看都不看她一眼。

    「你们再争以后就再也不必看电视了!」终于,童维按耐不住,火山爆发。

    此言一出,世勋和童希立即鬆手,乖巧地收看不知什幺时候转到的新闻。

    童维置下手上的杯子,缓缓地道:「我那幺着急地把你们召回来,是因为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商量。」

    「说吧。」童希回应,而一旁的世勋则鸟也懒得鸟童维。

    「我斟酌了许久,是想说……」话未道完,就被世勋给打断了。

    「有话就赶紧说,拖泥带水不像妳风格。」他斥责,目光依旧盯着电视。是说新闻是有比童维的脸好看吗?怎幺连童希也宁可看新闻也不情愿望向她姐姐?

    「啧啧,没大没小的。我是想把这里空出的房间租出去,你们说怎幺样?」童维抬眸,才察觉原本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望过她一眼,「喂!转过来看我!」

    他们乖乖的顺从,没办法,谁叫这个是童维,得罪了可难保证自己明天是否安好。

    「我是无所谓。」童希拨弄头髮,刚巧打中了世勋的脸。

    他轻「啧」一声,抱怨,「好臭,多久没有洗头了?」

    「你给我闭嘴,昨天才洗呢!」她反驳

    「最好是。」世勋瞥了她一眼,「为何要依照那两个秀逗的人做事?」他看向童维,不必解释,秀逗的人指的正是自己那抛弃儿女去环游世界的某童氏夫妇。

    「八成是被扣薪资了相信我。」童希直截了当道。

    「才、才没有。」一秒破功,童希应该是神预测。

    「不过不是只剩下一间空房吗?」世勋歪头,不解。

    「笨,我和童希的房不是有着两张床?」童维挑眉。

    「好一个赚钱鬼。」童希和世勋同时说道。语毕,两人互拍手掌。

    「你们两个算是造反吗?」差一点,童维的理智线就要断裂。

    「妳早该习惯了,这些也是见怪不怪的事啊!」又是一个默契。兄弟姐妹中总是存在着无形的默契,小说和电视剧里不是常说吗?

    感觉童维被抛弃了。

    「好吶,所以你们意下如何?」童维再次饮吮一口果汁。

    「腋下如何?!」童希睁大双眸,却惨遭世勋巴头。

    「我讚同。」世勋举手同意。

    「我也是。」童希一手捂住头,一手举高附和。

    童维蔑视他俩,「铁定是为了零用。」

    「彼此彼此吧。」

    「那还愣在那里干嘛?赶快想想宣传单要如何设计吧!」童维站笔直了身,用力拍了桌子,桌上的果汁因为突如其来的震动,摇摇晃晃地洒了一些出来。

    「着急什幺呢?不是有个很好的人选可以帮忙我们设计吗?」童希撑着下巴,慵懒地趴在沙发上。

    三人有默契的对视一眼,随之会心一笑。

    童维连忙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喂?梓湾啊……」

    可怜的梓湾就被迫加入了出租房子计划一事。

    「为什幺我除了要连夜帮你们策划宣传通告,现在还得在这发传单?」梓湾一脸欲哭无泪,现在阳光明媚,暖风袭来,小孩仍睡眼惺忪地窝在温暖的房间里,一个难得没有开工的早晨,却一大清早就被童家三姐弟挖了起来,在广场正中央牌发传单。

    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步伐轻快,四人伫立在那儿显得特别阻碍。

    「梓湾哥,你就别再抱怨了,早点把宣传单发完,早点回家休息更好吧!」童希奉劝道,接着把宣传单派给一个经过的路人。

    「欸我昨天回到家累成狗那样还熬夜设计你们的出租单,难得休息却不到几个小时又被你们叫醒了,你们可否了解我的心情?」

    「所以啊,才告诉你让你早些分发完,然后早些回家洗洗睡。」童希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派发传单。

    梓湾只好苦着脸,接着干活。

    正巧一个路人经过他身旁,他把传单放在他面前,无奈路人看也没看,就匆匆地走开了。

    梓湾的手腾在半空中,原本心情已不大好的他更是怒气,脸色更为难看。

    连续好几个路人不是假装在拨打电话就是直接无视梓湾,他颓废地蹲了下来,洩气地抓抓头。

    童维见状,急忙到他身旁,询问他怎幺了。

    梓湾抬头一看,瞧见是童维,便对她微笑,解释说他没事。一旁的童希目睹一切,悄悄地觑睨梓湾。

    终于了解到严梓湾是个什幺性格的好朋友了。

    好一个重色轻友的朋友。

    童希撇头,还是眼不见为净好。

    『奇怪,怎幺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童希揉揉太阳穴,一整个上午眼皮就不安分地一直在跳动,心里总有一股苦闷的感觉,但她没有多想,可能是因为昨天没睡好的缘故吧!

    童希把传单发给一个正在蹦蹦跳跳的女孩,她一手握着刚买的香草冰淇淋舔了舔,一手接过传单。童希有些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她傻里傻气地微笑,不一会儿又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小心——!!」忽然,一整呼喊声划破市场上的吵杂声。童希回首,瞥见一辆机车摇摇摆摆的,并且正往女孩的方向驶去,她想也没多想,直接扑了过去把女孩抱住。

    就在机车正要撞上童希时,一个身影出手相助,双手紧按住机车,不让它继续前进,童希和女孩才得以安然无恙。

    「呼~幸亏我平时有烧香拜佛,不然早已一命呜呼、红颜薄命了吧!」童希拍拍胸口,调整呼吸频率,「小妹妹,你没事吧?哪里有受伤吗?」

    「我没事,谢谢大姐姐。」她礼貌地向童希鞠躬,随之和童希挥手告别,又拿着冰淇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姐,妳没事吧?」世勋看见童希方才的危险举动,连忙从远处跑来,喘着气询问童希。

    「还死不了。」童希见他气喘吁吁的模样,忍不住开个玩笑。

    「那妳去死吧。」世勋见自己一片好心却不被领情,一瞬间就翻脸,可堪比翻书的速度。

    「啧啧,哪有人这样诅咒亲姐姐的?」童希翻了一个白眼。

    「喂那个死不了的。」一只手抓住了童希的肩膀,童希回首,瞧见是一个长相非凡的男生。他长着一张瓜子脸,有着浓密的眉毛;一双铜色的双眸,纵然眼神锐利,却清透明亮;英挺的鼻子,还有那玫瑰花瓣一样的红唇,简、简直跟童话故事里那高贵帅气的王子大同小异嘛!

    童希望着他俊俏的脸庞,眼神泛光,一个不小心入神了。

    他被童希盯得不耐烦,不禁皱了皱眉,「看够没?我知道自己长得帅气迷人,但我没容许你盯着我看那幺久。」

    「呃,对…对不起。」童希往后退了一步,不好意思地骚骚头。

    「你的左手。」

    「啥?」她抬起自己的左手,这才发现手臂上有一道伤痕。

    「咦?什幺时候擦伤的?我都没有发现诶!」她尴尬地笑了笑。

    「笨。」他说,声量不大不小,刚好被童希听见了。

    「你说什幺?」童希蹙眉。

    「说妳笨。」他抱胸,「记得回家敷药,还有……」他一步一步走进童希,童希不晓得他想干嘛,只好一直往后退。

    「呵,」他匿笑,「我只是想说告诉妳,妳才不会红颜薄命。」

    「为什幺?」她歪头,难不成他是知晓自己能够活至百岁吗?不然怎幺突然说这种话?

    「因为妳一点也不红颜。」此言一出,在旁的世勋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童希回头瞪了世勋一眼,又看着眼前这个男生。

    他是凭什幺判断自己的样貌啊?!他算哪根葱?

    「后会有期。」他潇洒地甩了甩头,童希唯有瞪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