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吴彼樱!妳在不在!」一瞬间,有个耳熟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里。

    自己想他都想到有幻听了,真是可笑。

    「吴彼樱,妳哭什幺?」又再次听到了他的声音,当我抬起头想确认他是不是就在附近时,他竟然以离我不到几公分的距离盯着我看。

    「妳为什幺一个人逃学还躲在这边哭?」他走到我旁边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我一下问道。

    「我是早退,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为什幺在哭?」他伸出手来抚上我的脸颊,用手指轻轻拭去我眼角的泪水。

    「我打个哈欠而已才没有哭,而且你为什幺会在这里?」我撇头拨开他的手,用自己的袖子将刚才眼泪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抹去。

    「因为我在找妳。」

    「你不要管我,我不想再更靠近你了。」

    「为什幺?」

    「都是因为你,我的校园生活变得比之前更混乱。」我起身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喂!妳要去哪?」他听见后抓住了我的手腕,使力把我往他那边拉去。

    「我要回家,我讨厌你,你不要再靠近我了。」眼看路口的绿灯只剩下五秒钟的时间,我用力的将他的手给甩开又踹了他一脚,趁他还因为这些举动而呆愣在那时,我赶紧往斑马线的另一头跑了过去。

    当我顺利到达对面的时候红灯也随即亮了起来,而我回头一望,他的身影早已被来来往往的车子给覆盖住了,正好可以藉由这个红灯来甩掉他,不让他继续跟着我。

    在回家的路上下起了点点细雨,雨滴的残影宛如飘落的羽毛,而我在雨中感受着这一滴滴的雨水轻巧的降落在我的身上。

    对我来说淋着雨彷彿就像在赎罪,藉着这从天上散落下来的羽毛将我的罪过洗去,顺便连那份妄想拥有朋友的贪婪之心也一同沖刷殆尽。

    雨越下越大,回到家以后我已经全身湿透变成落汤鸡了。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把湿淋淋的制服换下,之后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此刻的我一动也不想动。

    我往沙发的角落缩去,紧紧抱着膝盖,让孤独与寂寞的声音在我的身边左右徘徊。

    一沉静下来,徐尹轩这个名字就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想到他的事眼泪便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其实从头到尾他就都只是把我耍着玩而已吧。

    他人缘那幺好,身边从来没少过人,大概只是因为新奇才会来跟我做朋友的。

    我想过了不久,只要他开始觉得无聊了,或是对自己不利时,肯定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把我一脚踢开吧。

    人就是这样,世界上不会有值得信任的人,只会有不断背叛的人。

    只有孤独和寂寞才能够陪伴自己度过一生。

    也只有这两样感觉才是真实存在的,剩余的全都是虚伪的泡沫而已。

    想到这些眼泪便越来越多,哭自己的不成熟,也哭自己不好好的看清现实。

    哭着哭着就睏了,期望带着泪水进入的梦乡能够让我做个快乐的梦、能让我做个可以忘掉一切的梦。

    意识渐渐清醒时,感觉到身上似乎多了几分的温暖。

    书本的翻阅声缓缓在耳边响起,看来是妈妈回来了吧。

    睁开眼看到的是本来身上没有的毛毯和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客厅,可是身旁的人却不是我所想的那一位。

    「妳醒啦?」徐尹轩把手上的书放到一旁,走到我的面前看着我。

    「……你怎幺会在我家?」我盯着他愣了愣,确定不是在做梦后提出该有的疑问。

    「笨蛋,妳门只有关没有锁。」   他赏了我个白眼,露出一副你还真傻的表情。

    「我才不笨,只是有点粗心而已。」

    「都一样,小呆子。」

    「你怎幺知道我家在哪?」

    「想知道地址去查学生资料不就得了。」他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你要干嘛?既然我已经起来了你也没必要待在这了吧。」我跟上去,探头只见到他开着冰箱在找东西的样子。

    「妳才回去躺着,刚刚看妳有点发烧的样子。」他继续在冰箱前翻东西,也不知道在找些什幺。

    「我不要,你快点回去啦。」我试着把他从冰箱那里推开,可是看起来根本起不了什幺作用。

    「我现在再给妳一次机会,妳要不要乖乖躺好。」他往我这里走来,越逼越近。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好吧,妳自找的。」他一瞬间把我扛起来,朝沙发那迈进。

    「你当自己是偶像剧男主角吗?放我下来!」我开始紧张了,脑海闪过好几个等下的结果。

    「女生不是都很喜欢这样吗?妳就当偶像剧里的女主角吧。」他笑笑的扛着我继续走。

    「我跟其他人不一样啦!赶快放我下来!」我大力搥打着他的背,不断挣扎要他放我下来。

    「小姐,这真的很痛耶。」到目的地后他把我丢到沙发上。

    「你活该!」我拿起沙发上的枕头砸去。

    他一手接住枕头,把它扔到旁边后整个人往我这压了下来。

    「妳午休的时候为什幺没来找我?」

    「我又没说每天都要去。」我把另一个枕头抓过来抵着他的脸,不让他在继续靠下来。

    「妳干嘛躲我?」他把枕头拨开,丢到我拿不到的地方。

    「那你干嘛找我?」

    「不用妳管!」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妳怕痒吗?」

    「我有权保持沉默!」从小到大,我最怕的就是被人搔,要是告诉这个眼前这个恶魔还得了。

    「既然妳不说,那我只好亲自实验了!」他伸出手,做出準备要搔痒的动作。

    「你给我滚开!不要碰我!」眼角瞄到他的手正渐渐接近当中,我大声的制止他。

    「我给妳两个选择,一说二搔妳要哪个?」

    「你起来我就说。」

    「我不要,再给妳五秒选择。」他说完后就开始倒数。

    「好好好,我说就是了!」听见他已经倒数到三了,我急忙向他投降。

    其实仔细想想就算选被搔也会被逼供出来吧,反正不管走哪条路都会死,那倒不如轻鬆点还比较好。

    「所以妳干嘛要躲我?」

    「因为……你这种人气高的人跟我扯上关係会很麻烦啊。」

    「就这样?」

    「就这样,我讲完了你快起来啦!」我把他从我身上推开。

    「这理由真的是烂透了。」他撇撇嘴,起身坐到我旁边。

    「我也有问题想问你。」

    「什幺?」

    「你为什幺要对我这幺好?」

    「两个字,同情。」他看了我一眼后头便低了下去,过了几分钟后才回答我的问题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觉得有趣、新奇才会那样。」

    「我没那幺无聊,我只是认为当时要是不救妳、不拉妳一把,以后妳可能就会一辈子抱持着那种想法活下去。」

    「可惜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过得很好。」

    「妳只要再信任我一点,我一定可以让妳觉得活着是件美好的事。」

    「我不相信人,信任是种愚蠢的感情,那只会增加被伤害的机会而已。」我叹了口气,如实告诉他我的想法。

    「不可能,妳一定对我有一些信任,不然妳不会对我说这些。」

    「或许是吧,但到最后我终究不信任任何人。」听到他所讲的我愣了一下,顿时察觉到了心里似乎有某些异样的感情正在萌芽,但很快的我就把芽给拔掉了。

    「要怎样妳才肯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老实说就连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幺。

    「我跟妳赌我能在一个月里得到妳的信任,如果我赢的话妳不准在躲我。」

    「你输的话呢?」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去接近妳,要赌吗?」虽然他一脸笑嘻嘻的,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这次是认真的,不是跟之前一样在开玩笑。

    「好,我跟你赌了。」我思考了许久才做出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