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都市之绝世强兵 > 第十章 泣血的控诉

第十章 泣血的控诉

    在几名刑警的劝说和护送下,秦梦曦最终还是离开了警局,继而回到了滨海的‘欢乐水岸’,也就是她那个缺乏温度的家。

    “曦儿,曦儿,你总算回来了……”

    还没跨过门口,一个人影就扑了过来,继而将秦梦曦紧紧搂在怀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梦曦的母亲陈佳慧。

    “妈,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掰开陈佳慧的双手,秦梦曦便跨过门口,径直朝楼梯口那边走去,只是,那背影,那神态,都给人一种魂不守舍的感觉。

    相比陈佳慧的忧心忡忡,秦铭远却是双眼一瞪:“站住……”

    面对秦铭远的怒喝,秦梦曦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只是像个木偶一般,继续走向楼梯口。

    “我让你站住,没听到吗?”

    一个箭步窜过去,将身挡在秦梦曦的面前,秦铭远的那张国字脸,瞬间变得无比阴沉。

    “有事吗?”

    歪着脑袋,望着自己的父亲,秦梦曦那略显红肿的双眸中,透着一丝令人战栗的寒意,而这丝令人战栗的寒意,瞬间引爆了秦铭远的满腔怒火。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将秦家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呵呵……”

    面对秦铭远的怒吼,秦梦曦当即冷冷一笑:“秦董,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不过是一个丫头片子,有何能耐将秦家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稍稍停顿了片刻,秦梦曦又连忙将话锋一转:“不过,如果我真有那能力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这么做,因为这个家实在太冷了,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啪……”

    话还没说完,怒气攻心的秦铭远,反手就是一耳光,当即抽在秦梦曦那吹弹可破的俏脸上。

    “你疯了……”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这话还真是没说错,君不见,陈佳慧尖叫了一声,便将秦梦曦紧紧搂在怀里,眼泪则是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顺着腮边滚滚而落。

    相比之下,身为父亲的秦铭远,却并不后悔自己的举动:“是,我是疯了,我已经被你的宝贝女儿给气疯了!”

    “我女儿?”

    一听这话,陈佳慧顿时炸了:“秦铭远,这话你也说得出口?梦曦是我女儿,难道就不是你女儿?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我……”

    面对这一连串的反问,秦铭远顿时无言以对,是啊,秦梦曦是他和陈佳慧的女儿,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他怎么就能如此口不择言呢?

    然后,看着那逐渐红肿的俏脸,秦铭远更是悔不当初,要知道,从小到大,他都没动过秦梦曦一根手指头,甚至连大声呵斥都没有过,今天怎么就如此不冷静呢?

    对于秦铭远的悔意,秦梦曦自然无从知晓,或者说,此时此刻的她,压根就没心情去理会这些。

    她只是一脸漠然的望着秦铭远:“秦董,您打够了没有?如果没打够,您完全可以打完左脸打右脸。”

    “梦曦……”

    秦梦曦那近乎空洞的眼神,深深刺痛了秦铭远的内心:“爸对不起你,爸不应该打你,但是,你也得反思一下,今天的所作所为,将会给秦家带来多少麻烦?”

    “够了……”

    秦铭远刻意放低了语气,秦梦曦却是猛然爆发了:“别再跟我提什么秦家?更别提见鬼的云梦集团。”

    “曦儿……”

    带着满脸的担忧,陈佳慧再度将秦梦曦搂在怀里:“冷静点,冷静点,咱们有话好好说,就当妈求你了……”

    “妈,您别管……”

    推开陈佳慧的双手,秦梦曦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继而扯着嗓门吼道:“秦董,秦铭远,在您眼里,只有所谓的秦家,只有该死的云梦集团,何曾有过我的存在?”

    “放肆……”

    面对秦梦曦的控诉,这种近乎无礼的控诉,秦铭远再度气得双眼直冒金星:“我辛辛苦苦的打拼,究竟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说得真好听,我都快被你感动了……”

    迎着秦铭远的怒视,秦梦曦当即凄然一笑:“您要是真为了我,就不会不顾我的反对,强行与李家立下婚约。”

    “与李家立下婚约怎么啦?李家是滨海的顶级豪门,李元庆更是李家未来的家主,你要是嫁过去,岂不是……”

    “狗屁,全都是狗屁……”

    厉声打断秦铭远的话语,秦梦曦顿时哭得珠泪横流:“李元庆的人品如何,相信不用我多说废话吧?身为父亲的您,怎么就忍心将女儿往火坑里推呢?”

    “这……”

    秦梦曦泣血的控诉,让秦铭远不免为之默然,因为他必须承认,李元庆的人品着实不咋滴,虽然说不上是恶贯满盈,起码也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对于秦铭远的心思,秦梦曦自然无从知晓,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又继续悲声说道:“秦董,我不是不清楚,云梦集团面临着巨大的危机,身为秦家的一员,身为云梦集团的总经理,带领公司走出当前的困境,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这并不代表,为了公司的前景,就得牺牲我的婚姻,牺牲我的终生幸福。”

    “哪有那么严重?”

    看着悲悲切切的秦梦曦,秦铭远连忙摇了摇头:“你是我女儿,是我唯一的女儿,我就算再怎么没人性,还不至于去牺牲你的终生幸福。”

    提及与李家的婚约,秦铭远也是万般无奈,诚如秦梦曦所言,云梦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资金链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为了解除这个危机,秦铭远近段时间以来,一直在设法筹集资金,要命的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滨海各大银行像是商量好了似的,纷纷婉拒了云梦集团的贷款请求。

    就在秦铭远倍感无奈的时候,李家突然找上门来,说是愿意给予云梦集团最大的支持,但是,这其中有个条件,就是希望秦梦曦能够嫁入李家。

    针对李家提出的条件,秦铭远经过一番慎重考虑,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因为在他的眼里看来,但凡是豪门子弟,基本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正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正值青春年少的李元庆,稍微飞扬跋扈一点,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等到,等到结婚生子,李元庆身上的那些毛病,便会逐一改变,到那时,他的宝贝女儿秦梦曦,便会成为人生的绝对赢家。

    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不等秦梦曦的回应,秦铭远又急忙沉声说道:“梦曦,我必须承认,李元庆的身上,确实有着不少毛病,但是,你也得承认,谁家子弟没有缺点?就好比你自己,不也是眼高手低,刁蛮成性?”

    说到这里,秦铭远又冲着陈佳慧眨了眨眼,意思很明显,无非就是想陈佳慧帮忙劝说几句,从而让秦梦曦慢慢冷静下来。

    “呃……”

    读懂了秦铭远的暗示,陈佳慧稍稍沉吟了片刻,接着便拍了拍秦梦曦的肩膀:“曦儿,你爸说得没错,是人都有缺点,咱不说别人,就说说你爸,还不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时间久了,人的思想会逐渐趋向成熟,身上的那些毛病也就会逐渐消失。”

    “妈,您就别和稀泥了,李元庆那是毛病和缺点吗?他是人品有问题,是李家的家教有问题,想要他做出改变,简直比登天还难,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能做出改变,我也不能拿着终生幸福做赌注。”

    “这……”

    此言一出,陈佳慧顿时无言以对,因为她必须承认,如果宝贝女儿未来能否幸福,要以李元庆能否改邪归正为前提,那这赌注未免太大了。

    堵住了陈佳慧的嘴,秦梦曦又将视线投向秦铭远:“爸,您也是老江湖了,难道就不曾感觉,李家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颇为有点居心不良的味道吗?”

    “行,不管李家是不是居心不良,咱们先行放到一边,就说说目前的云梦集团,似乎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凭借自身的智慧和努力,从而走出当前的困境呢?”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云梦集团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我也不会嫁入李家,究其原因,其实很简单,身为秦家的一员,身为云梦集团的总经理,我可以为云梦集团付出汗水和泪水,却不会交出我的灵魂,如果您要硬逼着我嫁入李家,那就抬着我的尸体去吧!”

    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口凉气,秦梦曦又一字一句的说道:“爸,该说的,我都说了,您自己看着办吧!”

    “这……”

    秦梦曦最后的一席话,如同一道惊雷一般,狠狠击中了秦铭远的内心,以致于秦梦曦都走上楼梯了,秦铭远似乎都没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