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息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信息

    如今大启朝正值盛世,当然,就算太平盛世老百姓们也不大可能吃饱喝足。

    可是风调雨顺的年景,到底还是能多收两斗米,城镇的居民,甚至家家户户逢年过节都能割两斤肉下酒。

    柳家村位于扬镇以东,和城镇接壤,好几年雨水充足,不旱不涝,家家户户都有点余粮。

    柳家更是比普通农户好得多,家底厚实,有二十几亩地,当家的还读过几年书,并不是过不下去的人家,养一个柳苏这样的女孩儿也费不了太多口粮,何必做得这么绝?

    他们偏要把事情做绝。

    柳苏出生时就被祖母抱去扔到河里,刚刚生产的柳苏母亲王金花强撑着赶过去救了女儿,但是日子也过不下去了。

    只看柳苏的娘生完孩子马上就能横穿整个村子,毫不犹豫下水救自己的孩子,就知道她虽是寻常农妇,性子却极刚烈。

    她当即就清楚,柳家这等地处绝不能继续待下去,哪怕此等想法对一女子来说惊世骇俗,她也要同自己的丈夫和离。

    于是,把女儿救回来,她便找到柳氏宗族的宗老,没找去之前已经嚷嚷着把事情宣扬开,让此事人尽皆知。

    也是柳家一时没戒备,想不到自家一向孝顺的儿媳妇居然敢这么干!

    小柳苏的父亲是个坐吃等死的懒怠货,她祖父却是读书人,且还没熄了读书上进的心。

    反正柳苏的娘借力打力,在娘家不怎么得力的情况下愣是一走了之。

    只可惜,女儿她实在带不走。

    这女人心里明白,她要留下只能死,一走了之好歹能活她一个,此时真顾不了太多。

    十五年时光一闪而逝。

    被亲娘从河里捞出来,勉强保下一命的柳苏,顺顺当当活到了十五岁。

    柳家败了家,越发贫瘠,家里就盘算着把柳苏给卖出去赚钱,还不是那种嫁出去赚聘礼的赚。

    如果是嫁出去,别管是瞎子,瘸子,好歹这辈子也能将就过,可这个家里明显打的不是那样的主意。

    她一旦被卖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条。

    柳苏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两个妹妹好歹有继母看护,她思来想去,只能自己为自己奔一条生路。

    她虽然已经十五岁,可是自幼就没接受过任何教育,除了洗衣做饭挑水种地外,她什么都不会。

    如果一个人逃走,等待她的恐怕不会是好的结果。

    她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她母亲王金花,十五年来没再回过柳家村,不过柳家对她的现状到是知道的颇清楚。

    王金花离开柳家后,便去了扬镇,然后摆摊卖个汤面,摆摊一年多,因着各种麻烦差点摆不下去的时候,竟机缘巧合居然救了平王府的老太妃一回。

    老太妃是个厚道人,见王金花日子艰难,便多有照顾,后来扶持她开了家小面馆,又把小面馆经营成小小的酒楼。

    扬镇是平王爷的封地,平王就藩十多年,一直居住在扬镇。

    王金花靠上王府老太妃的消息,一时在乡下传得沸沸扬扬。

    在柳家村那些村民看来,王府那和天上也没多少差别,不要说王金花发展得不错,很有钱,每次返乡那都是大包小包,身上穿的戴的,比县令夫人也不差什么,她就算只是个穷困潦倒的,只要同王府扯上关系,普通村民也要高看她十七八眼。

    柳苏一咬牙,趁着出去砍柴的工夫,一个人翻山越岭去扬镇找她娘亲去了。

    当时她也是孤注一掷,根本不知道娘亲在哪儿,只能去王府打听,却不曾想柳苏的运气不坏,蓬头垢面的赶到王府,差点被当成乞丐驱赶走的时候,正巧她娘亲去给老太妃请安,一眼看见女儿,柳苏就把娘给认出来。

    娘俩长得起码有八分相似。

    这是亲闺女,哇哇大哭,分外可怜,直言要是送她回柳家,她就一头撞死。也没什么好说的,王金花就把孩子带到这些年她置办下的一处小宅子暂住。

    只是虽然收留了柳苏,母女两个那么多年没见过面,除了生疏就再没有别的。

    王金花能把老太妃哄得开开心心,同女儿却说不上话。

    柳苏又自卑,总觉得王金花这个母亲发达了,看不上她这个乡下女儿。

    然后某一日,柳苏去母亲的酒楼拿生活费,一进门,却是一生的劫难降临。

    当时平王府世子朱统在酒楼吃饭,而她只一眼,就爱上了平王世子朱统。

    柳苏就跟疯魔了一般,心心念念全是那个人,她托母亲的关系,进了王府做丫鬟,使出各种手段去世子的院子伺候,种种举动是那般明显,一下子就惹得当时的王妃张氏很不悦。

    张氏直接就以她伺候的不好为名,把柳苏赶出了王府。

    柳苏大惊失色,嘴巴笨不会说话,也不知该怎么做,就跪下磕头,求王妃容情。

    要不是王金花来得及时,在王妃没有彻底暴怒之前强硬地拖走了柳苏,恐怕柳苏就不只是赶出去那般简单。

    王金花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女儿怎么敢去肖想人家王府世子。

    可柳苏却钻了牛角尖,只觉天下一片昏暗,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力气。

    没几日,柳苏从母亲的酒楼上意外坠楼身亡,结束了自己短短的一生。

    结果她就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卷入时盟的任务,经历了种种磨难,随时在堕落的边缘上徘徊,最后成为一个时盟内非常优秀的守望者。

    前阵子柳苏终于得到一个机会,能让她重返自己的时间线,破除妄念,以突破到更高的层次。

    解读记忆信息到此,杨玉英一下子变得无法平静。

    回到过去这种事,难道真的能做到?

    她不信,可是想到自己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她又觉得,或许这件事真的有可能。

    能回到过去,那么能不能回到元帅死亡之前?

    如果能,她或许可以阻止悲剧的发生。

    杨玉英极力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但是对待这个任务的态度,却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虽然这个任务怎么看怎么奇葩。

    守望者柳苏出现意外,妄念分离生出意识,到反而抢占了她的躯体,于是就有了杨玉英这一次的任务。

    “不好办啊!”

    一般来说,实现这意识的执念,自然能让她解脱,可是这事真不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