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〇八章 又遇妖怪

    正文

    张云燕带着长顺路过一个很大的集镇,给他买了一套衣服鞋帽,又让他在小溪里洗个澡,然后换上新衣服。

    长顺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没有这么干净整洁过,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精神,高兴得脸上笑个没完。

    时近中午,他们两个有些饥饿,见路边有几家饭店和小食摊,便找了一个洁净的店家,要了一些饭菜吃起来。过后,云燕又嘱咐长顺一番,给了一点儿散碎银子,才恋恋不舍地分了手。

    张云燕和赛蛟龙激战后,更渴望自己的本领能有长进,每天都在修炼内外功夫,直到深夜才休息。

    她修炼武功一直没有中断过,基础越来越扎实,内力也大了许多,“飞龙神刀刀法”更加娴熟,威力更强劲。不过,新的刀法还是没有进展,她很心急,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该如何纠正修炼方法。

    上次和云追月辞别后,张云燕一直没有见到师父,十分思念,不时地叹息。

    云燕心中暗想:“文宝兄有文玉姐姐照顾,还有忠义为他医治,不会有大碍,只不过时间会长一些。现在没有急事,不如去探望师父,跟随老人家修炼一段时间,有师父随时指教,或许能找到症结所在,进步能快一些。”

    第二天,吃过早饭,张云燕便起身向深山老林里奔去。

    她兴冲冲来到云霞山,哪知又扑了空,云追月还是不在洞府。她看着空旷的云霞宫,有些失落:“唉,师父,你老人家真是难得一见,不知道又去哪里了,徒儿多想你呀!”

    云燕在云霞宫里住了一个多月,日夜修炼内外功夫,内力有所增强,基础也更扎实了。

    对此,她并不满足,“飞龙神刀刀法”虽然有长进,但是依旧没有新进展,第七套“吞云吐雾”的刀法,修炼起来没有起色,深感无奈。

    张云燕见师父一直未归,只得暂时离去,还要完成那些未了的心愿。

    她要去寻找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要去宰杀冯家宝为义父报仇,还要除掉阎飞虎,为自家报仇,也为百姓除害。这三件事是今生的誓愿,是**两家赋予的使命,她一直记在心里,必须完成。

    尤其是云霞妹妹,如果不尽快找到,那个可怕阴影就无法消除,不知要被折磨到何时。

    可是,云霞妹妹自小丢失,至今已有十几年,一直杳无音信,想找到妹妹十分渺茫,她只能默默地忍受。

    对阎飞虎的去向,她也很难探听到消息,想尽快为民除害也没有可能,只好慢慢地寻找。

    冯家宝更是难寻,似乎已经从人间蒸发,令人恼恨。云燕已多次去冯府寻找,想尽快除掉这个仇人,却一直不见踪影。

    后来,她一气之下把冯府烧毁,那个仇人还是没有露面,也没有修复毁坏的宅院。她很无奈,只能慢慢地查寻,仇恨的坚冰积压在心里,一时无法消融。

    张云燕没有听说冯家宝已经死去,必须寻找下去,直至除掉那个恶霸为义父报仇,也为百姓雪恨。

    云燕又

    想起了那个容貌身形都和冯家宝酷似的恶霸,就是贾宝峰,怒火又起,很想杀了那家伙,免得再欺人害命。

    可是,贾宝峰逃走后,再也没有回到柳树庄,也是不知去向,想除掉那家伙依旧心愿难成。

    一路上,张云燕觉得体虚无力,只得找个客店住下来。哪知,她感受风寒,半夜便高烧不退,咳嗽不止,一病不起。

    店家知道后,急忙请来大夫为云燕医治,半个多月才病愈。

    云燕又调养几天,身体渐渐地恢复如初。她谢过店家,结算后便离开这里。

    青山幽幽,秀水潺潺,森林广袤,绿满田园。经过昨夜雨水地滋润,大地浓绿,更加生机盎然。

    张云燕心中愉悦,一路走来,时而哼着小曲,时而笑容满面,甜蜜的心灵已被几位英雄美男“霸占”。甜美的心也飞向了远方,在寻觅美好的爱情,来滋润渴望的心田……

    “爹爹,那个妖怪你见过吗?”忽然有孩子说话。

    “没有见过,爹爹也是刚听他们说的。”

    只见,一个男子领着孩子走过来。

    “咱们可别遇到那个妖怪呀,太吓人了。”那个孩子有些害怕。

    “那个妖怪早就走了,不会遇到的,放心吧。”大人叹了口气,一边爱抚一边安慰。

    张云燕那颗飞去的心又回来了,她看看爷俩,那个男子年近三十,孩子有五六岁,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得很可爱。

    张云燕笑了,安慰道:“好孩子,这里多平静呀,哪会有妖怪呢,爹爹是在给你讲故事,不是真的。”

    孩子两眼圆睁看着云燕,认真地说:“阿姨,真有妖怪,可吓人啦!”

    那个男子叹了口气:“这位妹妹,孩子说得没有错,的确有一个腾空驾云的家伙在此害人。他长得很凶,是不是妖怪说不准。”

    “哦,还有这种事?”

    “人们都这么说,确有此事,那家伙走了不到一个时辰,还抓去一个女子呢。”

    张云燕吃了一惊,急忙询问:“那家伙长得什么样子?”

    “我没有见到,是听别人说的。”

    云燕摇了摇头,心想:“可能人家是在讲故事,这爷俩却当真了,是个误会。”她对小孩子摆了摆手,又向前走去。

    刚走不远,就见前边房屋连片,烟气缭绕,看上去是一个很大的村镇。

    张云燕进到村子里,看到不少人聚在路旁,正议论纷纷。她听人群里有哭声,不由得一愣,急忙过去查看。

    果然,有一个男子坐在地上哭泣不止,十分悲痛。

    云燕问道:“兄长,你为什么如此伤心呀?”

    “我妹妹被妖怪抓走了,可如何是好呀?”那个人说着抬起头来。“谁能帮一帮我呀,我可怜的妹妹呀……”忽然,他神情一振,两眼圆睁看着张云燕,立刻跪地拜求,“恩人,想不到是你呀,快想办法救救我妹妹吧!”

    张云燕也认出此人,又吃了一惊

    。她听说那个女子遭难,很意外,也很心痛:“文宝兄,文玉姐姐是被什么人抓去啦?”

    原来,这个男子是王文宝,此前,张云燕曾和白云飞及王晓麟,还有绿无瑕,一起从浑天元圣手里救过文玉。

    王文宝擦了擦泪水,说道:“那家伙面目狰狞,十分吓人,身体粗壮高大,脸色发青。我们刚吃完饭出来,那个妖怪就把文玉抢走了,可怎么办呀……”

    “那家伙去哪里啦?”

    “我也不知道,他抢了文玉便腾空飞去,是向山里奔去了。恩人,你能把文玉救回来吗?”

    张云燕很吃惊,不知道是何人行凶,听起来是个功夫极高的家伙。她见兄妹俩又遭大难,很愤怒,也很焦虑,急于救人,又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救人如救火,云燕不能不管,立刻安慰道:“那家伙即使不是妖怪,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贼。兄长放心,你先在这里等候,妹妹现在就去寻找那家伙,尽快把文玉姐姐救回来。”

    已经过去一个时辰,文玉危在旦夕,面对强敌,张云燕无暇多想,再难也要尽力解救多灾多难的女子。她纵身而起直奔山中,引得人们一片惊呼。

    王文宝望着远去的身影,心里有了一线希望,但愿能把妹妹救回来。

    张云燕进到山里,四处寻找,没有贼人踪影,偌大的山林想找到那家伙,太困难了。她很发愁,该去哪里寻找贼人救出文玉姐姐呀?

    愁归愁,云燕还是要寻找下去,盼望能让文宝兄妹重新团聚。她刚来到一座山脚下,忽然听到树林里有喊叫声,急忙收住脚步过去观瞧。

    只见,前边有一个人踏着树梢飞快地跑过去。那个人很年轻,五官端正相貌堂堂,一副急匆匆样子,已经跑得呼哧带喘。

    那个人意外出现,轻功的速度又很快,张云燕只看个大概,不知道是什么人。她正在奇怪,忽见有人乘风追过来。

    追杀之人长相吓人,身体粗大,面色发青还有黑斑,两眼不大又圆又亮,闪着凶狠的目光。

    张云燕见到此人心里一惊,原来是赛蛟龙。她很紧张,也很忧虑:“不好,那个人很危险!”

    云燕正想起身过去救援,就听赛蛟龙大喊一声:“小子,你跑不了啦!”

    随着狼牙棒舞动,黑气顿生,犹如乌云翻滚,亮如闪电,夹带着凄厉的啸声,向奔跑之人冲压过去。

    那个人只顾奔逃,没有防备,眨眼间被打得一声惨叫,撞在一棵大树上,又落在地上不动了。

    赛蛟龙不屑地哼了一声,很是得意:“你敢招惹爷爷,是自寻死路!”

    张云燕晚了一步,让鄂鱼精得了手,既吃惊又后悔。她不能让妖怪继续害人,立刻飞身而起跃过去,喝道:“赛蛟龙,你又在这里害人,姑奶奶要让你以血来偿还!”

    云燕怒火升腾,挥舞飞龙神刀杀过去,恨不得一刀砍杀鄂鱼精,除掉这个害人的妖怪,为那个男子报仇,也为百姓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