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鹿高

    苏瑶光她们走出帘子,然后万无忧把余珊珊叫进了帘子里。在等待的时候,苏小雅拿出手机看朋友圈,然后看到王琪俊的朋友圈。

    苏小雅心想这家伙真是……谁答应了做他女朋友的?

    苏小雅回复道:“女朋友?谁啊?(问号表情)”

    王琪俊秒回道:“嘻嘻,当然是你啦。”

    苏小雅:(问号表情)我可没有答应做你女朋友。

    王琪俊秒回:现在答应也不迟嘛。好不好啊,小仙女。

    苏小雅没回,男孩子秒回你信息并不说明什么,只不过说明他在玩手机而已。

    屋内,余珊珊低垂着眼睛,然后扬起一个笑容说道:“我知道了,了却一件心事也是好的。”

    万无忧食指沿着茶杯边缘转了一圈,说道:“但愿如此吧。”

    ……

    王琪俊微信发来信息,苏小雅还没有来看,余珊珊走了出来。

    余珊珊对着苏瑶光说道:“现在跟着我走吧。”

    苏瑶光点了点头,苏小雅和苏净色依然觉得余珊珊可能是犯罪团伙。不过苏瑶光没意见,她们也只好跟着一起走了。

    余珊珊拿出一只虫洞蜻蜓,然后施展法术,虫洞蜻蜓飞在空中点出一个虫洞。

    余珊珊招呼大家,然后走进虫洞。

    苏瑶光毫不犹豫跟了上去,苏小雅和苏净色对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穿过虫洞,苏小雅发现她们来到一家医院门口。

    抬起头,巨大的招牌上写着——四十三重天医院。

    余珊珊让她们跟着自己走了进去。来到五楼重生病房。

    余珊珊往前走去,一位带着眼镜的医生看到了余珊珊就停了下来,然后抬了抬眼镜。这一位医生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三愚?”

    余珊珊点了点头,说道:“张晓帆,是我。”

    苏瑶光在她们后面停了下来,嘴角微微翘起,心里说道:“果然是你,张三愚。”

    张晓帆说道:“张三愚,你还不放弃这家伙嘛?”

    张三愚摇了摇头:“我欠了他一条命,必须想办法还他。”

    张晓帆皱着眉头,然后不悦地说道:“随便你吧。”

    说完张晓帆就离开了。

    张三愚回过头笑道:“不好意思之前骗了你们我的名字,不过我在外面都是叫自己余珊珊,因为张三愚这个名字有点不太好听。”

    苏小雅很疑惑道:“张三瑜这个名字还好吧。”

    张三愚笑了笑没有回答。然后对着苏瑶光说道:“好了,等下我要去看我男友了。我以前是赏金猎人,后面我在一次冒险中被他救了一命,后来他追求我,我就顺理成章的他在一起了。后面他在一次冒险中受伤,原本的身体残破不能用了,培养一个仙人之躯要一百万,我拿不出来。所以他就养在这里了。”

    苏小雅和苏净色都被这个故事感动了。很明显张三愚并没有放弃她的男朋友。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仙人。

    张三愚领着她们走到一个病房前面打开门,苏小雅好奇她男朋友长什么样。就凑上前看。

    病床上躺着一个人,长着长长的鹿角,棕色的长发,长得还算俊美,个子也很高挑。病床边上还坐着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年轻女人,她正眯着眼打着瞌睡。

    苏小雅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她猜测是张三愚男友的妹妹或者张三愚男友的其他家人。

    张三愚说道:“我男朋友叫鹿高,是个鹿人族人。现在是用等身容器装起来。没有足够的钱只能先这样维持着。他边上是他的妻子何绵绵。”

    苏小雅和苏净色两人心里共同响起一声卧槽,然后用震惊的眼神相互看一眼。

    何绵绵听见声响,缓缓睁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困倦了,一般的仙人听见声音早就应该清醒过来。

    何绵绵长相柔和,看起来就是十分温柔的那一种女人,她的身上穿着还算干净的襦裙衬衫,头发却有些凌乱。

    何绵绵看见张三愚,疑惑地发声:“三愚?”然后立刻清醒过来:“三愚小姐你回来了?”

    张三愚美丽的脸庞在病房里依旧明艳着,张三愚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两年辛苦你了。”

    苏小雅和苏净色看见她们和谐的一幕,两人心里又响起一声卧槽。然后两人又相互对视一眼。

    何绵绵温和地笑起来,何绵绵温柔地说道:“没事,三愚小姐你筹到钱了吗?只要足够的钱……”

    何绵绵站起身来,然后脱力地蹲在了地上。何绵绵抬起头笑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脱力。”

    张三愚看了她一眼,眼里露出怜悯。随后张三愚温柔地看着躺在病床上鹿高灵魂容器。温柔地说道:“谢谢你曾经救过我的性命,但是如果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是不会和你交往的。”

    张三愚看向何绵绵,说道:“真的非常对不起。”

    何绵绵害怕张三愚一走了之,蹲姿都在慌忙之下改成了跪姿,她慌张地说道:“三愚姑娘,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共同分享鹿高,这世界三妻四妾正常的很。有什么关系呢。”

    张三愚看着何绵绵,想起当初她指责她插足她的婚姻爱情里,现在却选择退让。张三愚越发的觉得何绵绵有些可怜。

    张三愚说道:“你放心,我会尽力把钱攒齐给医院,让他们给鹿高一个完美的仙人之躯的。因为鹿高曾经救了我一命,但是感情是条单行道,爱情也不应该参杂太多的东西。我喜欢过鹿高,他曾经给我心动的感觉。但是我喜欢的是单身,诚实,有责任心的鹿高,而不是一个谎言构建起来的鹿高。我会给钱的,算是报答,但是我还没有到那种救了我就一生一世身心相许的地步。”

    张三愚看着何绵绵的目光全是怜悯,“绵绵,虽然我们之间并不熟悉,但是我会真心祝福你可以得到幸福。”

    何绵绵低下了头,一股羞愤之感充斥着她的心里,她没有再去看张三愚,而是握紧了病床上鹿高魂魄的容器之躯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