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重伤

    可是就在小影以为可以将这圣使元白给予致命打击的时候,原本在夹带着狂乱气流的黑棍横扫到距离圣使只有那么几厘米的时候,竟是好像敲到了什么异常坚硬的透明墙壁上一样。

    只见经由猛烈地敲击之下,一声古老的钟声浩然响起,强烈的反震将小影的双手竟是震得有些发麻,险些坚持不住影合棍的颤抖,圣使元白见到小影的疑惑之色,一声冷漠的呼唤之下,周身才显现出了刚刚那钟声的来源。

    “灵护金钟!”

    一座大小只比圣使元白大一圈的古老金钟出现在了小影的眼前,只见其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纹路甚至就连刚刚影合棍敲击在上面的地方,也是看不到任何的痕迹,整个金钟表面简直就可以用光滑如镜来形容了。

    在金钟的顶端,一枚明显比小影的灵核还要大上几分的金色灵核深深地嵌入其上,这明显就是一枚五星的兽态的灵核啊,小影眼见此等灵核,竟是被他只用作来护体之用,也不由暗暗啐了一声。

    “这家伙竟然把一枚五星的兽态灵核只是当做盾牌来用,奢侈得有些过分了吧?”

    圣使看着小影,不屑地说道:“哼,你觉得我会露出自己的破绽让你来打?我看上去像是会犯这么低级错误的样子吗?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过来受死,那我就成全你!”

    “糟了!”

    小影抬头看向了圣使元白的上空处,只见现在的元白原本高举的双手现在已经在头顶上方缓缓合十了起来,此时的元白周身金光刺目,嫣然一尊拥有不败金身的大佛一般。

    灵护金钟不停地在其周身旋转了起来,每次旋转之下,周围便是都会带起了阵阵的灵力涟漪,而在金钟的上方,不知道是从何时,一把十分巨大的冲天巨剑直立天际。

    巨剑通体金黄,剑柄之处仿佛聚集了众多的灵核,看上去竟是像极了一枚足有人身大小的皇级灵核,在巨剑每一次的剑鸣声传出之下,方圆几十里范围之内瞬间便是雷云翻涌。

    而在巨剑周围的小影更是清楚地感觉到了这巨剑到底是怎样的一把惊天巨兽,其剑身周围自动引发出了风雨雷电四种不同变化,那数十条粗壮入臂的白雷就这样生生地轰击在了剑身之上。

    然而受到轰击的巨剑并没有任何的损失,反而其锐利而厚实,古韵而神秘的气息更是强盛了几分,这样的壮丽堪称恐怖的浩大之景,就算是在七十里之外的紫雷灵城,也是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站在城墙石跺之上的建天峰看着这令他都不住汗毛直竖的狂暴气浪,双目冰冷地远眺前方,而周围的一众强者,包括兵部的花落红都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纷乱天际。

    “司令,那个地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景象,不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引发这么强大的异象。”

    建天峰听到花落红的询问,他的眉头也不由深锁了起来,对着众人吩咐下去说道:“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其实力肯定不弱,现在对方距离我紫雷灵城并非太远,在不知道其目的是否友善的情况之下,我们不可松懈,必要之时我会求助人皇阁下。”

    “季长老,你带一百灵部弟子和两千兵部子弟去守住灵城南方的紫罗山,冷长老,你带一百灵部弟子和两千兵部子弟前往西面的浦头镇驻守,齐长老和长老一同带三百灵部弟子和三千兵部子弟守住东面的流云栈道,剩下的一万两千兵部子弟就留在北门这里与我和红将军一起守住这里,万不可松懈!”

    “是!”

    就在紫雷灵城因为张凡这边的对战异象而纷纷戒备起来之时,裂谷这边的圣使冷然一笑,合十的双手便是缓缓垂落而下,上方天际状如高楼的数十米巨剑也随之轰然而下。

    小影看着落下的巨剑,眼神之中更是出现了深深地忌惮之色,他知道,这巨剑一落,其波及的范围可达十里之内,可以说,就算自己想凭借瞬形遁走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现如今唯一的活路便是尽最大的力量去硬抗了,从巨剑所挥发出来的巨大气息来看,小影知道,这巨剑是集合了百数灵器而成的,现在它的力量都快有种直逼皇级的味道了,想要硬抗似乎有点很不明智。

    可是现在那还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现在的小影只能寄希望于这圣使元白同时驱动灵护金钟和巨剑的情况之下,会出现力有不逮的转态了,只要出现,小影还能有一线脱身的机会。

    然而,这次小影的希望落空了,那圣使的气息完全没有一丝的紊乱,口中更是中气十足地叫喊而出,“浮屠圣剑,斩!!!”

    小影闻言,立马将长棍向两侧同时拉伸而去,只见影合棍开始绕着小影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圆箍,随后就是伸展出了漆黑的片状灵障,瞬间便是将小影严严实实地裹入了其中。

    此时的两人,一人宛如操控巨剑的巨人,急落而下的圣剑俨然一副斩除一切障碍,而另一人则是完全裹入了一个黑色的圆球之体,其上暗气纷扰而出,风吹不抖,雷打不动。

    就在急落而下的巨剑狠狠地斩到了黑球之上的时候,一切声音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剧烈的震荡海浪冲击着周围的一切,原本就是满布伤痕的巨大裂谷,在这两人无情的交锋之下,现在更是直接被夷为平地了。

    待到所有的一切冲荡而过之后,一声震惊百里的滔天巨响才席卷开来,剑宗的了无痕在激烈的冲击波之下,也只能吃力地捂着耳朵,身体更是被震得血丝尽显,看着前方恐怖的爆炸中心,恨不得想把整个手都塞到耳朵里,一直在厮杀的几人都纷纷停下战斗,嘶哑喊叫地抵御着差点要了他们命的冲击巨浪。

    几分钟之后,一切喧嚣落定,此时这片地界依然没有了丝毫的遮掩之物,所有的山峦林地完全被夷为了平地,而在上方的半空之中,云彩不见了丝毫的踪影,露出了闪亮的星空和已经探出大半身子的明月。

    只见此时的圣使时不时地呼出浊气,因为灵力使用过度而不禁微微颤抖的双手,元白看着前面那身体外围还残留着黑色灵障的小影,眉头微皱地说道:“没想到你还真能抗,浮屠圣剑竟然没有直接斩杀你,只是将你重伤而已。”

    “咳咳咳,”小影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个全身上下都在流血的血人,只见张凡身体上的墨色蓑衣现在也只剩下个头部了,整个身体都被震得出现了大量的裂口,血液完全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而且现在的小影也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了。

    “可恶,张凡的身体就要顶不住了,这么沉重的冲击,竟是将他的身体都冲裂开了,就连我都收到了伤害,不行,再这样下去,张凡可就活不了了。”

    圣使喘气着笑道:“现在想着怎么跑,你认为还可能吗?”深吸一口大气,强行提了提神,圣使元白眼看就要再次将已将洒落在地上的剩余灵器重新操控起来。

    “我看你这下还怎么吞噬我的灵器,还是乖乖地接受你的命运吧,兴许还不会多些痛苦!!”

    圣使将几把尚存的灵器再次朝着小影飞速射了出来,就在准备刺进张凡那已经鲜血琳琳的身体,小影正无力反击只能眼看着灵器飞来的时候,一个古老充斥着沧桑的声音径直从张凡的身体内部传了出来。

    “命运?小子,不要轻言命运,说得好像你知道命运是什么一样,大言不惭!小胖狗,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吧!”

    没错,说话的正是一直在张凡体内熔炼元金的冥老,小影疑惑地问冥老:“冥老头,那几个破球的事情弄完了?”

    “嗯,总算是弄完了,怎样,你还死不了吧?”

    “哼,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好歹我也是个走遍灵域的灵类强者好吧。”

    “哈哈哈,那就行,你先休息吧,我看你也伤了元气,回水榭好好调理,顺便看着张凡这臭小子,先别让他碰那些元金的东西。”

    “可是张凡现在的身体已经快撑不住了,我担心我抽离我的灵力,这身体会直接死去的。”

    “没事,我可以治好。”

    小影闻言,也不再犹豫了,直接一个松神,便是脱离了对张凡身体的掌控回到来水榭之中,而一直在旁边的圣使自从听到冥老的声音从张凡身体里传出的时候,就已经完全凌乱了,只能像是在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张凡。

    他听说过灵类可以寄宿在人类身上,可是却只听说过一对一的寄宿而已,这眼前的情况实在让他不解,这张凡的身体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现在也已经抓不准了,原先还只是以为是寄宿,可是现在他真的不知道眼前的是什么情况了。

    看着呆滞的元白,冥老快速地掌控了张凡的身体,可是并没有任何的灵力涌出,在元白的感受之下,他压根就探知不到现在的张凡有一丝一毫的灵力,简直就像是死物一般。

    但是下一秒的张凡身体的情形却让圣使不由恐惧了起来,只见张凡的身体滋滋地冒出了大量的白气,原本裂痕恐怖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如此重的伤势竟然在顷刻之间便全部痊愈了?明明没有探知到任何的灵力啊,为什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并不是冥老没有任何的灵力,而是冥老的灵力在掌控张凡身体的瞬间,便是早就和周遭的大气的灵力合二为一了,也许在现在圣使元白的角度来看是看不出什么来。

    可是冥老的灵力早就连那远在数十里之外的紫雷灵城里的将级高手们都深深惊吓到了,只见现在紫雷灵城的正北方不远处,一团已经不能用巨大来形容,不知道具体大小的灵力气团竟是将灵城北部的所有几十里区域完全笼罩了在内。

    将灵城之内的所有人都是吓了个不轻,纷纷备战了起来,而距离最近的建天峰已经是惊得无以复加了,身上的衣服全被自己的冷汗完全浸湿了,如果说先前那股巨大的灵力就已经能让灵城出于危险之中了,那现在这恐怖至极的力量就足以将半个灵都都给灭掉了。

    而一直处在灵力气团正中心的元白之所以感受不到任何冥老的灵力,是因为这就好比是在水中游荡的鱼,又怎么可能感受得到水的容量到底是多大呢?现在的圣使元白就是这么个情况。

    冥老修复完张凡身上所有的伤口之后,并没有朝着元白走去,反而是径直转身走向了后方了无痕的方向,看到这冥老这么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原本元白是很恼怒的,很想趁着他背对自己的时候就给他致命一击的。

    可是看着冥老远去的身形,圣使元白竟然惊骇地发觉自己竟是完全提不起一丝攻击的勇气,因为从冥老的背影之中,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哪怕只是动一下都会立刻身首异处的。

    此时那六名剑宗弟子中,就只剩下了队长级的了无痕和那蒙面弟子,看见张凡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了无痕只能神情呆滞地看着他,但就刚刚发生的一切,了无痕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可不可以帮我照顾一下李长老,他现在的伤势虽然重但还死不了,麻烦你们照顾下他,迟些时候紫雷灵部会有人过来的。”

    “啊?哦,哦,好,好的。”

    一旁十几个队长级的灭灵子弟,看到冥老这么把他们当透明的,全都愤怒地冲向了冥老,还在半空之中的圣使见状连忙大叫地喊道:“不要,你们这群白痴,住手!!!”

    可是灭灵子弟完全不听圣使元白的警告,冲向了冥老,冥老将身后一直用灵力拖着昏迷着的李老交给了了无痕,而后头也不回地左手向后反手一挥,十几团血雾径直出现在了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