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界匹夫 > 第九十三章 回山

第九十三章 回山

    “领队太客气了,如果不是领队力挽狂澜,我们恐怕早就被另外三家给联手剿灭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从此以后,我花毅对领队心服口服,日后领队若有差遣,我花毅一定尽心竭力,绝不推辞!”

    花毅震声说道。

    “是啊,领队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你就是最好的领队,以后要是还有别的行动,我等还愿意跟着领队,出生入死也绝不会退缩半步!”

    众多弟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一股令人感动的浓浓兄弟情义,荡漾在每一个人心中。

    “好啦,你们这些大男人,矫情起来真是让人受不了啊,咱们还是赶紧进山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好好放松一下了。”

    嬴玉红着眼睛说道。

    这种场面,即便是被无极宗的长者们看到,也是不免要为之动容的吧。

    “让嬴玉师姐见笑了,那就进山,诸位师兄,回家了!”

    秦无衣咧嘴一笑,大手一挥大声说道。

    “秦无衣师弟,你们感慨完了吧?

    可是让我们两个久等了呢!

    你们快快进山,我这就前去通报!”

    负责在门口守卫的弟子笑盈盈的说道。

    “回家啦!”

    众弟子响应一声,青铜大门应声而开,一股清新的气息迎面袭来,让人神清气爽,精神为之一振。

    “秋围结束,众位师弟回山啦!”

    “秋围结束,众位师弟回山啦!”

    之前与秦无衣搭话的那名守卫弟子,将大门打开之后,便是飞也似的一路狂奔,不断的高声呼喊道。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无极峰上,无数人影闪掠而出,少有的热闹起来。

    进入青铜大门之后,秦无衣等人便不再继续前进,而是整整齐齐的列队站好,昂首挺胸表情肃穆。

    咻咻咻!

    不断有着身穿白色长衫的身影,从各个方向闪掠而来,很快便是将秦无衣等人层层包围而住,朝众人投来热切的目光,互相之间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某一刻,吵闹声突然停止,众人的目光都是从秦无衣等人身上转移开来,聚焦在正向这里走来的数道人影身上。

    嬴南、嬴怜儿父女二人,以及无极宗的长老、护法、长老一干高层同时出现。

    一个个仙风道骨,好似世外高人,气质安宁祥和,使人如沐春风。

    这是无极宗弟子们所独有的一种出尘气质,也只有达到了一定修为的长者们才能够具有。

    那嬴怜儿虽然还是个小妮子,但是和嬴南在一起久了,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走在队伍之中倒也显得十分和谐。

    “参见宗主!”

    包括秦无衣在内的所有弟子,齐齐拱手行礼道。

    在有嬴南亲自出席的场合,弟子们只需要向嬴南本人行礼,其他的长者则是陪同出席。

    嬴南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他扫视一圈返回山门的弟子,面色微微一暗,然后将目光定格在秦无衣身上。

    “弟子秦无衣禀报宗主。秋围之战已经结束,我等返回山门复命!”

    秦无衣保持着拱手行礼的姿势,沉声说道。

    牺牲了九个人,却并没有争夺到玄元石矿脉的开采权,从大局上来说,秦无衣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并不好。

    “嗯,大家都辛苦了,这次的秋围无论结果如何,对你们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经历,相信你们都会从中受益匪浅,秦无衣汇报一下此次秋围的具体情况吧。”

    嬴南淡淡的说道。

    “是,宗主。这次秋围弟子并未完成任务,最终的胜利者是城主府的队伍,玄元石矿脉的开采权也归城主府所有。

    而且,我们还牺牲了九名弟子,大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损耗和受伤,请宗主责罚。”

    秦无衣说完,直接是屈膝跪了下去。

    “失败了……”

    随着秦无衣的屈膝下跪,周围的气氛也是极度的压抑下来,众弟子都是面露失望之色,甚至还有愤怒、抱怨、鄙夷等各种眼神的交织。

    嬴南和几位长者则是表现的十分淡然,似乎并不在意这次秋围的结果,也或许是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

    自从嬴御风退隐之后,因为缺少了丹药这一重要资源补给,这两年无极宗的整体实力一直在走下坡路。

    这种颓势,普通弟子也许根本感受不到,但是宗门的高层却是心知肚明,如今的无极宗,在西域城四家势力之中,的确无法占据优势了。

    更何况在竞争激烈的秋围之战中,无极宗的队伍居然迟到了。

    毫无疑问,从队伍到达西山村战场的那一刻,迎接他们的就是极为被动的局面。

    这一点,负责接应秦无衣等人的嬴海,在返回宗门复命的时候,就早已向高层详细汇报过。

    所以,无极宗高层的心中,的确是早有准备的。

    “宗主,此事万万不能责怪秦无衣领队,领队他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领队,我们这些人恐怕一个都回不来,宗主要怪就怪我们这些弟子太无能了吧。”

    在秦无衣下跪之后,花毅心中一急,忍不住大声说道,一边说着,他自己也是跟着跪了下去。

    “此事与领队无关,都是弟子们太无能,请宗主责罚我等。”

    在花毅的带领下,弟子们一排一排的跪了下去。

    其中,嬴花两家的弟子,都是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而张家的弟子,都是显得有些犹豫。

    不过,大部分都还是跟着跪了下去,但是也有几个人并没有下跪,显得异常突兀。

    这一幕也是令嬴南和几位长者,以及周围的弟子们,都是露出了奇怪的眼神。

    但是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这次的失败另有隐情,并不能单独的归罪于谁。

    “你们几个想必是有话说?”

    嬴南看了一眼还站着的那几人,开口问道。

    “禀宗主,弟子的确有话要说!”

    一道声音响起,对秦无衣来说,这道声音已经很熟悉了,声音的主人叫做张扬。

    “那你就说说看。”

    嬴南点了点头说道。

    “禀宗主,此次秋围,我们明明是有着争取冠军的机会,弟子们都愿为宗门拼死一战。

    但是秦无衣作为领队,却命令大家不战而退,这才将冠军之位拱手让给了城主府的队伍!”

    张扬抬起手臂指着秦无衣,大义凛然的控诉到。

    “什么?

    不战而退?”

    周围的弟子又是一阵骚动。

    “不可能!张扬,你休要在这里造谣,秦无衣他不是怯战的人!我看不战而退的人是你这个胆小鬼才对!”

    围观的弟子当中,嬴冲怒不可遏的大声喝骂道。

    秦无衣是什么人,在场的很多人心里都清楚,你可以说他战死、战败,这都没问题,可你说他怯战,这简直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嬴冲,你闭嘴!在秋围这件事情上,可没有你说话的份,我是不是在造谣,宗主自会明察!”

    张扬立刻回骂道。

    “秦无衣,你说。”

    嬴南皱了皱眉头,问道。

    “禀宗主,张扬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有着争取冠军的机会,我们也的确是还有一战之力,弟子的确是下令不战而退了,弟子甘愿领罚,没什么好说。”

    秦无衣沉声说道。

    “听到了吗?

    是我造谣吗?

    连秦无衣自己都承认了,事实就是如此,他不得不承认,哼!”

    张扬喜上眉梢,得意洋洋的说道。

    “张扬!你好不知羞耻!宗主,弟子也有话说!”

    花毅忍无可忍的说道。

    “你说。”

    嬴南点了点头。

    “当日离开宗门时,我们便是迟到了一些时间,等到了西山村,就得知另外三家已经结成联盟,要将我们无极宗的队伍率先清除出局。

    此事嬴海师兄就可以作证,试问,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

    花毅问道。

    “这……”

    不少人都是露出为难的神色。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与其他三家拼死一战,凭借我们无极宗弟子的实力,即便是其他三家联手又有何惧!”

    张扬一脸英勇的说道。

    “是吗?

    你张扬可真是威风啊,但我花毅自问没那个本事,在对阵黑石盟二首领石漠的战斗中,我就一度落入下风。

    我是在其他师兄弟的帮助下才反败为胜,饶是如此仍旧伤痕累累,你张扬如果真的厉害的话,就告诉大家,你杀了多少敌人?”

    花毅瞪着眼珠子质问道。

    “那是你自己没本事,反正我对上的那名对手,是被我亲手斩杀!”

    张扬对答如流的说道。

    “斩杀了一个黑石盟的弟子,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很伟大了么?

    可秦无衣师弟拯救了我们九十一条性命,却要忍受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冤枉与诬陷,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昧着良心说出这些话!”

    花毅怒不可遏的大声吼道,就差扑上去给张扬两拳了,看得出他是真的彻底被张扬给激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