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六零时光微微甜 > 第316章 他真的没有给冯淑慧买手绢雪花膏!

第316章 他真的没有给冯淑慧买手绢雪花膏!

    马大刀从北山回来就马上去找韩进,要拿周兰香的下落换他配合自己的行动。

    真不是他这个当长辈的跟小辈耍无赖,是韩进这小子太固执,他游说大半年了也没把他拉进来配合清缴工作,这次总算有机会让他就范了。

    马大刀一说起这事儿来就一肚子火,跟周兰香叨叨了半天韩进的“没觉悟”、“不知道变通”、“一点没有为了革命事业牺牲小我的精神”!

    他也不具体说什么事,周兰香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有一点她很清楚,拿“觉悟”“牺牲奉献”这些东西来要求韩进,那肯定是会失望的。

    韩进不会主动去做坏事,可让他做个大家眼里的好人,那肯定不可能,更别说让他牺牲奉献了。

    所以周兰香听得很淡定,还冲有点忐忑地看着她的韩进笑了一下。

    她明白他是什么人,也没想过要用“好人”的标准去要求他,只要他不害人不犯法,她就不觉得他哪里做错了。

    韩进一看香香对自己笑了,心里的忐忑马上就没了,底气很足地打断马大刀的话,“有事说事,跟老太太似的扯那些没用地干嘛?”

    马大刀被他气急了,恶从胆边生,一指韩进,“然后他就跟冯淑慧订婚了,还主动给人家买毛料买手绢买雪花膏!”

    韩进急得噌地一下站起来,“只买了毛料!还是你给批的公款后勤科大姐去买的!”没有手绢更没有雪花膏!

    马大刀抖着腿哼哼,“人家还给你做鞋做衣裳了!你不是宝贝得摸都不让我摸一下?我估摸着你晚上都得搂被窝里了!”

    韩进看着香香脸红,周兰香本来想说那是她做得,可马大刀最后一句话让她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脸腾地一下比韩进还红。

    马大刀看这俩小孩儿一对儿大红脸,嘿嘿笑着滋溜滋溜地喝开水,一边喝一边哼哼革命样板戏,“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韩进本来觉得这事儿让马大刀这个长辈兼领导说给香香听会更有说服力,可他这么不靠谱,也只能自己开口了,“跟冯淑慧订婚是为了接近一个解放前潜逃的土匪头子,冯淑慧他哥被那个土匪头子收了徒弟,他们特别警醒,随便套近乎很容易暴露。”

    冯淑慧的哥哥冯兴旺,就是那个国庆娘说得在他们订婚之后就出了事儿,差点因为偷盗铁路物资破坏铁路给抓起来的哥哥,他从小就天赋异禀,对溜门撬锁斗勇耍狠虐待猫狗挖眼放血非常拿手,机缘巧合之下被那个潜逃的土匪头子秘密收了徒弟,是仅有的一两个能知道土匪头子行踪的人。

    但是土匪头子阴狠又警醒,身边一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这两年不是没有我方人员试图接近他们,可没有一个成功的。马大刀又得到情报,说他们想在民兵或者公安内部的重要位置找一个人策反,就马上想到了韩进。

    韩进现在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他出了问题,那整个石原县甚至北山市的民兵组织都会受到重创,而且他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优势,就是他这些年积攒下来凶狠的名声,再加上他年纪小,对方肯定觉得比较好控制。

    可让韩进用准妹夫的身份去接近冯兴旺,让他跟冯淑慧假定婚,韩进一听就坚决反对,说什么都不同意,谁来找他谈话都没用!

    马大刀劝了半年都不成,直到他遇到了周兰香。

    跟冯淑慧假订婚就能换香香的消息,韩进最后还是答应了。

    说到这里,韩进抿紧嘴唇看着香香,委屈得都说不下去了。为了找到她他这个委屈受大发了!

    香香虽然觉得这事儿算她头上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可看他这么委屈,还是很心疼,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他,表示一下安慰。

    马大刀一看韩进这么无耻就更生气了,这小子太滑头了!他跟别人订婚了还能让香香心疼他,真是太没天理了!

    “这小子报复我!知道你会设机关还骗我从狗洞往院子里钻!我一件新棉袄都给刮成了烂棉花!”

    周兰香想起来了,马大刀离开之后没几天,她设在狗洞边的机关确实有人中过。

    不过他后来很轻易地就进门了,还能特别巧妙地躲过去……香香想到这儿忽然就明白了,震惊地看向韩进,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后来进去的不是马大刀,是韩进!

    韩进又有点委屈了,“给你送橘子你都不吃,全都冻成冰疙瘩了。”

    周兰香想到那一千块钱,韩进马上就看出来她在想什么,“你走的时候钱都留在家里了,怕你没钱为难,谁想到你……”谁想到你要拿着钱跑南方去再也不回来!

    香香把手里的水壶再递过去一个,赶紧转移话题,“现在怎么样了?任务都完成了吗?”

    韩进也不是真的要找后账,让她内疚一点就好了,内疚多了他也心疼,“我们见面的时候就全部结束了。”要不然他哪里敢跟她见面,万一被那些人找过去怎么办?

    清缴行动的具体细节韩进和马大刀都没说,只说行动很成功,现在全北山甚至全省的黑恶势力基本被肃清了,韩进又立了大功,现在已经兼任石原县武装部的主任训导员了。

    如果不是他这一年多提得太快,凭他的功劳已经是妥妥的正科级了。

    不过升职的日子也不远了,毕竟他是凭自己的能力和功劳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谁都没办法质疑,最多半年,正科肯定是他的,职位也会再升一升的。

    韩进知道香香最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有关冯淑慧的事,“行动开始的时候组织决定瞒着冯家所有人,马叔叔顶替冯家一个远房姨夫出面给做得媒,那位远房大姨是老党员,专程从关内过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所以一切都是组织决定,跟他没关系,他真没跟人订婚!这才是今天的重点!

    “清缴结束以后,我们从北山回来组织部门就找冯家人谈过话,现在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婚约早就取消了。冯淑慧同志和她的家人表示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的工作,一切后续工作都已经处理完了。”

    他现在跟冯淑慧同志一点关系没有了,双方都交代清楚明白了,他从头到尾都是为了工作。

    韩进说完赶紧加了一句,“跟冯淑慧同志的一切接触都是组织安排的,并且全程有人陪同或者有人监视,给她的所有东西也是后勤部门的大姐买的。”

    他真的没有给冯淑慧买手绢雪花膏!

    韩进说完有点紧张地看香香,马大刀撮着牙花子翘着腿冷笑,你小子也有今天!装得跟个老老实实的小媳妇似的!你咋不说为了让你跟冯淑慧同志去压个马路,你硬生生把政工科的大姐气哭好几回的事?

    现在这么会哄人了,黑的能让你说成白的,怎么让你完成任务时就那么费劲!

    马大刀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坏笑着去大门口等着。

    韩进赶紧继续跟香香交代,觉得自己还没跟香香说明白呢,马大刀就领进来一个眼睛红肿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姑娘,笑嘻嘻地跟香香介绍,“这位是冯淑慧同志,韩进以前的未婚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