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夜市

    陆墨昀瞥了凑过来的尹浓浓一眼,声音冷淡,“好,一会过去。”

    他收起手机,对上尹浓浓看戏的表情。

    “我事先声明,我绝对没派人去害她。”

    陆墨昀不耐烦瞪她,“我知道。”

    你知道就怪了,以前不还是被周若芙耍的团团转。

    但这些话尹浓浓也只敢在内心吐槽。

    不一会,门被敲响,是来送行李的。

    很有素质,不多看不多问,放下就走。

    陆墨昀拿出一套衣服,尹浓浓不安的又开口,“你真在我这住?你家那位不生气?”

    陆墨昀拎着衣服,直起身,“尹浓浓,你记得我们是合法夫妻吗?”

    “当然。”

    “所以其他女人跟我没关系了。”

    尹浓浓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句话。

    “那之前是谁成天凶我?又是谁向着周若芙说话?还有谁为了周若芙警告我?你这变脸也太快了,亏的我以为你深情专一,只是对我渣一点,没想到你道貌岸然!伪君子!”

    尹浓浓没忍住,叽里咕噜全骂出来。

    陆墨昀站在她面前,微眯着眼睛看她边跳脚边说。

    “所以,这就是你想对你说的?”

    “对,我早就想说了,”尹浓浓接着道,她攥紧拳头,逼迫自己不能畏惧他。

    虽然她能感受到陆墨昀周围空气越来越有压迫感,不过这样他应该就不会愿意和自己住了。

    死就死吧!她都死过一次还怕什么!

    一咬牙,干脆全说出来。

    “还有你那个周若芙,现在能看出来了吧,她就是个高级白莲花!表面柔软可怜,实际比谁都有心机,明里暗里的针对我,能看上她你眼光确实不怎么样。”

    说完她呼出一口气,静静等待陆墨昀的制裁。

    半晌,陆墨昀都没动静,她不安的抬头。

    陆墨昀趁着她自顾自的说话空挡,上身已经换上了白衬衫。

    听见她闭嘴,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

    “说完了?”

    尹浓浓咽口水,“说完了。”要杀要剐随便吧。

    “你的意思是,你是整个事件的受害者。”

    “……”好像不对,她才是第三者。

    “你之前的伪装就不算白莲花?”

    “……”好像也不对,她没重生来时之前也挺能装的。

    “现在我不婚内出轨就是无情?”

    “……”靠,怎么感觉他说的都对。

    尹浓浓自认理亏不吱声了,陆墨昀进屋,再出来时已经穿戴妥当。

    陆墨昀出门前看她一眼,“帮我把衣服整理了。”

    说完出门离开。

    尹浓浓对着紧闭的门咬牙切齿,恨了半天还是低头去收拾他带来的行李。

    陆墨昀到达周若芙家,按响门铃,没多久门便开启,周若芙笑吟吟地看他。

    陆墨昀无视她的笑容,走进房间。

    “说吧,怎么回事?”

    周若芙将门关上,跟在他身后。

    她抿紧嘴唇,望着他的背影开口,“墨昀,我不是想告状,只是害怕。”

    “她派来的人呢?现在在哪?”

    “已经进警察局了,暂时没事。”

    陆墨昀转头,神情复杂。

    “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是她派的?”

    周若芙有一瞬慌乱,还是肯定的开口,“是她,你难道不相信我吗?她做的那些事你应该清楚。”

    陆墨昀目光深沉,周若芙心慌,生怕他看穿。

    他轻笑,嘴角勾起,但眼神中毫无笑意。

    这样的笑容周若芙最害怕也最惶恐。

    “你好好休息吧。”他声音恢复冰冷,转身快步离开,仿佛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周若芙又叫了他两声,可惜没能换得陆墨昀的丝毫回应。

    她抓着门沿,满脸不甘,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

    她对于陆墨昀来说,是恩人,是她把他解救出来,他才报答自己,人人都说他宠自己,可她知道,爱情成分很少。

    但她爱上了他,就不允许真的被尹浓浓抢走。

    尹浓浓的设计稿摆在桌上,冥思苦想许久也没动笔,正愁苦着,陆墨昀这时候回来。

    她没想到陆墨昀回来这么快,还以为他会和周若芙你侬我侬

    。

    她将设计稿收起,推开书房门。

    “她怎么说?”她好奇的问。

    陆墨昀坐进沙发,拿起杯子不紧不慢的喝水。

    尹浓浓这方还等着得到白莲花的回答,他却迟迟不说,故意吊她胃口!

    “下午想吃什么?”他开口,却是另一个话题。

    “怎么,你请我?”

    “嗯。”

    这还是他第一次说请自己,尹浓浓只当他是替周若芙赔罪。

    还真是护着自己的心肝。

    “我想想…”

    陆墨昀轻嗯一声,也不催她。

    他抬手看了眼时间,“我下午再回来接你,这段时间你想好。”

    尹浓浓点头,等他走又跑回书房开始思考设计稿。

    她虽然绘画好,设计稿却是弊端,缺少创新力是最致命的问题。

    日落黄昏,她也将将画了个大概。

    哭丧着脸扑到桌上,这次设计大赛估摸着又要错过了。

    她还没报名,原本打算有思路再报,现在看,连报名都没必要。

    傍晚六点,陆墨昀准时打来电话。

    尹浓浓接听后听他交代,不敢耽搁的拿起外套出门。

    陆墨昀坐在车内,路灯倾洒入车窗,将他笼罩在光芒下。

    一转头,看见不远处跑来一个人,她穿着再随意不过的休闲外套,牛仔裤帆布鞋。

    素面朝天,头发扎成丸子头,随着她的跑跳刚下晃动,像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

    她打来车门坐进来,陆墨昀收起深沉目光。

    他问,“想好了?”

    尹浓浓扣好安全带,摇摇头。

    “我想了很多,都被我pass掉了,你看啊,比如日料,那些生肉太多寄生虫了,一不留神就能钻进脑袋里。”

    陆墨昀沉默,有种想把她嘴也一同捂住的冲动。

    可对方显然不打算停止,“韩国就泡菜和拌饭,太单调,川菜太辣容易上火,湘菜味道又古怪,平常的家常菜吧,我自己都能做没必要花钱,更何况那些饭店还不如我做的干净,再比如……”

    “所以?”他出声制止,被她吵的头痛。

    尹浓浓喘口气,“不如跟我去个地方,那里的东西美味又便宜,重要的是热闹!”

    终于得到答案,陆墨昀发动引擎。

    “地址?”

    尹浓浓坐直身体,热情道,“我给你指路!”

    兜兜转转,大约半小时车停在一个夜市路口。

    陆墨昀黑着脸看着面前灯火通明的夜市,人群攒动,乌烟瘴气。

    “这就是你用排除法得到的答案?”

    尹浓浓看见夜市,眼睛都亮了,哪管他脸色有变化。

    “对对对,这里我特别熟,保准带你去吃最美味的!”

    陆墨昀想拒绝,奈何尹浓浓已经欢快的蹦下车,快步向夜市跑去。

    走了几步见陆墨昀没动静,又停下来,转头向他招手,“你快点啊!说好请我,不许耍赖!”

    灯影斑驳,尹浓浓发丝有些凌乱,她眼睛明亮又清澈,笑容像明月一般璀璨。

    陆墨昀叹气,拔下钥匙,关上车门后向她走去。

    尹浓浓等不及,一把扯过他的袖口,拉着他向里走。

    “一会人更多,还要排队。”

    陆墨昀低头,看着她如玉的手抓住自己衣袖,偶尔手腕会触碰到她冰凉的手指。

    尹浓浓轻车熟路的领他来到各处小吃摊,点好后痛快的招呼他,“付钱!”

    陆墨昀第一次这么伺候人,被人流挤的烦躁,想发火时看着她眨着眼睛等待,怒气又平白的压下。

    “哎呦,小姑娘你男朋友真帅气啊。”摊主大妈笑着夸。

    尹浓浓轻笑,别的不说,带着陆墨昀这么一个高富帅,确实挺有面子。

    她转头,看着陆墨昀付过钱就离两步远,躲避着油烟,那脸色比常年污垢的地面还要黑。

    他吃瘪的模样成功取悦了她,心里一直对周若芙平白陷害的郁闷也消散些。

    最终拎着着大包小裹,来到中心广场占座。

    尹浓浓拿纸巾将座位和桌子擦干净,特别是陆墨昀那方擦到纸巾磨破才作罢。

    她讨好似的拍着座,笑呵呵的朝他道,“大少爷坐这。”

    陆墨昀沉默坐下。

    尹浓浓这才开始摆弄海淘后的美食。

    陆墨昀神色鄙夷的看着满桌奇怪的东西,“尹浓浓,这些总共不到一百块钱,你确定能吃?”

    “怎么不能吃?我吃很多年了!也没见吃坏啊。”

    陆墨昀依旧环臂,不愿触碰。

    他不吃尹浓浓可不嫌弃,她闻着诱人的香味早就饿了。

    “你看那个男人,好帅啊。”

    “是啊,会不会是哪个明星?”

    两个女人对着陆墨昀犯花痴,跟她们来的男人瞅着情况不顺眼,“明星才不会来这破地方呢,估计他那身名牌也是假的。”

    两桌离的不远,自然一句不落的闯入他们的耳朵里。

    陆墨昀还好,他全当没听见。

    尹浓浓可忍不了,是她主动带陆墨昀来,本就不符合他的身价,现如今又被人在背后嘲讽贬低,终究是她的过错。

    “看他还摆架势,我跟你们说,那样的人最禽兽,表面正经实际闷骚。”那方男人还不停嘲笑。

    尹浓浓正吃着鱿鱼串,此刻大力将竹签扔到地上,拿纸一抹嘴起身向那桌走去。

    “你刚才说什么?”她颇有架势的质问。

    男人有些慌张,背后说人被发现心虚,可女朋友在身旁,不能丢面子,他痞里痞气的站起身,“说你男朋友是个冒牌货,爱装逼,怎么着?”

    尹浓浓瞪着他,猛地伸手。

    男人下意识抬胳膊挡脸,却不见动静,他这才放下胳膊看。

    只见尹浓浓拉起掂起同桌一名女人的手,指着女人无名指戒指冲着他。

    “那你给女朋友买的冒牌货又怎么说?”

    男人愣神,身旁的女生听此眉毛横飞,厉声质问他,“你给我买的戒指是假的?”

    男人讪笑着摆手,“哪能啊老婆,是她胡扯的。”

    “这款戒指是仿照g旗下的华爵钻戒品牌今年九月刚公布的新款。”

    “对啊,我就是九月买的,这不没过多久才求婚。”男人连忙解释。

    “可预计今年十一月才正式上市,如今十月,你是怎么提前买到的?”她掷地有声,不容他反驳,继续道,“还有这个钻石的横切面明显不规整,反射的光芒是晦暗的,我猜钻戒不过三千块。”

    男人被拆穿,彻底说不出话。

    女朋友的闺蜜听此连忙拉住她,“我早就说过他不靠谱,连戒指都能骗你,还好你们没结婚。”

    女人气地将钻石摘掉,一把砸到男人身上,男人也顾不得找新尹浓浓算账,拿着包追上去挽留。

    全程陆墨昀都没插手,他站在尹浓浓身后,看着她挺直背部,企图用气势压过对方。

    等他们离开,尹浓浓这才呼气,回头对上他的视线。

    “不好意思啊,平白让你被人侮辱。”

    陆墨昀刚想开口,就见尹浓浓睁大眼睛,惊讶地跑过来。

    绕过他,来到两人桌前,看着空空如也的桌面,又看向收拾下一桌的保洁大妈。

    立刻哭诉,“啊!咱俩的饭还没吃呢,就被保洁收走了!白买了!”

    保洁听到喊声,不耐烦的白她一眼离开。

    她生无可恋的坐下,心痛白白失去一桌美食。

    陆墨昀看着她耷拉着脑袋,和刚才昂头挺胸的判若两人,止不住的笑出声。

    尹浓浓立刻抬头瞪他,“都怪你,要不是你穿的太好,他们能嫉妒而说你吗?”

    陆墨昀双手环于胸前,“我可没说什么,是你自己非要替我打抱不平。”

    尹浓浓理亏,“我是不想你被平白嘲讽,那滋味可不好受。”

    她体会深刻。

    陆墨昀听此没再说话。

    尹浓浓正想说回家,谁知陆墨昀拉起她,向那些喧闹的小吃摊走去。

    “你干嘛?”

    陆墨昀回头,“再买点。”

    “你不是不吃吗?”

    “现在饿了。”

    尹浓浓看着他,止了声音。

    热闹的夜市,他的面容在夜色下愈发俊朗,刚才的回眸,她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点点星光。

    她低头,自己的手被他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温热的体感正从掌心渗透。

    第一次体会到逛夜市的情侣,为何总是笑的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