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记号

    因为是私人飞机,飞行时间也比民航机的飞行时间短了一些,三个多小时就到了当地的机场,几人下机之后就已经有车子来接他们了。

    “哇,是我梦想的度假别墅,还有私人泳池。小叶子,晚上比赛游泳,老规矩,输的人答应赢得人一个条件。”纪严看着即将要住的海边度假别墅兴奋的对洛叶说着。

    “你傻啊,来到海边当然是要下海了,我已经准备了好几套战衣,等会吃完午饭打算下海,依依,一起?”洛叶问着夏依依。

    “依依需要休息,你们玩就好。”夏依依还来不及回答,林慕言就已经代为回答了,看到夏依依想要拒绝,他笑着说道:“我们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想玩,等休息好在玩,不着急。”

    “休息?依依,你很累吗?”纪严天真的问着我,“昨晚做贼了吗?早上也是你们最后来的。”

    “人家没做贼,说不定做其他事呢。”洛叶暧昧的笑着。

    “小叶子,你变坏了。”夏依依从包里拿出一个橙子扔向洛叶,红着脸害羞的瞪了洛叶一眼,“有的吃就吃吧,哪有那么多话。”

    车子很快停,几人陆续下车,夏依依被林慕言紧紧牵着手,指着旁边两栋别墅说道:“你们的房子在那边,你们自己分。”

    “为什么不是一起?”纪严不满的问着,她走到夏依依的另一边把人拉了过来,“依依,你不和我们住一起?我还打算我们三人晚上聊天聊通宵。”

    “我……”夏依依转头看向林慕言。

    林慕言看向季扬和凌司晨,示意他们赶紧把各自的女人领走,不要骚扰他的女人。

    “小严严,你不要打扰人家两夫妻恩爱,我们住中间那栋房子,走吧。”季扬收到林慕言的警告眼神,聪明的赶紧把纪严给拉走了。

    “等一下,难道不是我和小纪住一栋房子,你们两人住一栋?”洛叶拉住纪严,要是纪严和季扬走了,那她岂不是要和凌司晨住一栋别墅,她才不要和凌司晨住在一起。

    “季扬,你带着纪小姐去休息吧。”看到季扬不满的表情,凌司晨把洛叶拉到身边,眼神警告了她一眼。

    “谢啦,兄弟。”季扬和凌司晨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拉住纪严离开。

    “我们也去休息了,等会吃饭的时候再找你们。”林慕言牵着夏依依的手回到了别墅里,剩下洛叶和凌司晨大眼瞪小眼。

    “放手。”洛叶甩开凌司晨的手,“我愿意和你来这里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依依,为了我的朋友,谁知道你为了破坏依依和她老公的婚姻会做出什么卑劣的事情来。”

    “既然你这么担心,就跟着来吧,不然你是想住到夏依依那边打扰他们夫妻,还是住到季扬他们那边,别说你看不出季扬想要追你那个朋友。”凌司晨冷冷的说着。

    洛叶瞪了凌司晨一眼,看着自己的行李被人拿进别墅里,她非常不爽的朝着那栋别墅走了过去,凌司晨面无表情的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两人吵架了?”夏依依偷偷地看着,看着洛叶和凌司晨好像不欢而散,有些担心的说着,她转过身看着林慕言:“慕言,让小纪和小叶子跟着男人住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

    林慕言走过去圈住夏依依,“他们都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不要担心了,来到这里,就好好的放松一下,多陪陪我。”

    夏依依微微侧头看着林慕言,突然在林慕言的脸庞上亲吻了一下,笑着说道:“当然了,你永远都是我的第一位,不过她们是我朋友,我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关心的人太多了,这里还留多少空间给我呢?”林慕言突然把右手放在夏依依的胸口上,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满的问着。

    夏依依微微失笑,然后在林慕言的怀中转了个圈,双手勾住林慕言的脖子撒娇说道:“我的人我的心都是属于你的,别像个孩子一样的吃醋。”

    “孩子?你说我是孩子?”林慕言表情一变,双眸变得更加的幽暗,双手扣住夏依依的头让她无处可逃,然后迅速的低头采撷着她的美好。

    热情很快燃烧着两人,夏依依的毛衣不知何时已经被脱掉,只剩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而两人也都倒在了沙发上,林慕言的健硕的身体把夏依依压在身下。

    “依依,依依,快点出来。”突然纪严在外面大喊着。喊声让夏依依身子一僵,整个人瞬间从欲望中清醒过来。

    “不要理她。”林慕言感觉到了夏依依的分心,有些不满的说着。

    “不行,你先放开我。”夏依依担心被人看见,于是想要推开林慕言,“慕言,不要这个样子,慕言,外面有人。”

    感觉到了夏依依的紧张,林慕言知道无法继续下去,他粗重的叹了口气,从沙发上起身,声音暗哑低沉的说道:“你先上去洗澡换身衣服。”

    “可是外面……”夏依依指着院子外面犹豫的看着林慕言。

    “我去开门,难道你想穿成这样出门?”林慕言目光幽暗的在夏依依身上游移着。

    夏依依顺着林慕言的目光低头一看,大片酥胸春光外泄,她捡起地上的毛衣遮在胸前,然后迅速的跑上楼。

    林慕言深呼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衬衫,然后走出去开门。他已经深深后悔,明明是想和夏依依二人世界,为什么要带着这么多人来?失算了!

    “依依呢?”纪严已经换了衣服,头发未湿,看来已经洗过澡了。

    林慕言犀利的目光看向季扬,季扬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林慕言收回目光看向纪严,“依依还在洗澡。”

    “那我进去等她。”纪严像是没有发现林慕言不爽的样子,推开门走了进去,在进门之前转身对林慕言说道:“大门不用关了,我已经打电话让小叶子过来了。”

    林慕言抿着嘴没有说话,不过却也没有关上院子的门,和季扬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季扬刚进来看到沙发上的抱枕丢在地上,他明白林慕言为什么不高兴了,看来是打断了林慕言的好事。

    “依依的动作怎么这么慢?”纪严在房子里打量了一圈,见到夏依依还没有出现,有些担心的说道:“她不会不舒服吧?”

    “就算是不舒服,也是某人让她不舒服的。”季扬暧昧的朝林慕言瞥了一眼,意有所指的说道,“小严严,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让依依好好休息。”

    纪严疑惑的表情在林慕言和季扬之间打断,突然灵光一闪,明白了季扬的意思,瞪了季扬一眼,刚想离开,夏依依从楼上走了下来。

    “小纪。”夏依依穿着一件花色的吊带联谊长裙从楼上跑了下来,想到刚才差点和林慕言擦枪走火,她脸一红,赶紧找着其他话题,“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我还以为你要休息一会儿呢。”

    “既然出来玩,当然不能浪费时间了,想休息,我又何必坐几个小时飞机来这里休息呢。”纪严笑着说,余光却看到夏依依颈间的那一抹红印,夏依依肌肤本来就很白皙,那抹红印就显得特别的明显,她碰了碰那抹红印暧昧的笑着,“看来我们打扰了什么好事?”

    “什么好事?”夏依依一脸不解的看着纪严。

    “这里的好事啊。”纪严这次碰了碰自己的脖子笑的更加的暧昧。

    夏依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突然反应过来,早上林慕言在她颈间留下的红印,她害羞的打了一下纪严,“纪严,你太坏了。”

    “又不是我在你脖子上留下的记号,你要怪也怪不到我头上啊。”纪严装作无辜的说着,“不过看来战况很激烈啊,我们林总裁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在你身上也不遑多让啊。”

    “别乱开车!”夏依依娇嗔的朝林慕言看了一眼,小声的警告着纪严。

    “那说明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林慕言走了过来搂住夏依依从容淡定的说着,“这也证明我对依依的感情有多深。”

    “其实这样的解释可以不用说出来的。”夏依依害羞的对林慕言说着。

    “老林,你在撒狗粮的道路上可是越走越远,让我们这些人总是不经意吃着你们的狗粮,你这样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朋友了?”季扬故意抱怨着,看着林慕言光明正大的搂着夏依依,他也很想光明正大的搂着纪严啊!

    “你羡慕?”林慕言淡淡一句反问扎心了,看到季扬哀怨的眼神,林慕言没有理会,而是细细打量着夏依依,“什么时候买的裙子?”

    “就是那天和小叶子出去吃饭的时候买的,漂亮吗?不过……”夏依依本来开心的问着,突然捂住脖子上的印记埋怨的看着她,“你是故意的?”

    “不是。”林慕言理直气壮的说着假话。

    “骗人!”夏依依才不相信,只是脖子上一个红印就已经让她羞涩不已了,要是刚才……夏依依简直不敢想象林慕言会在她身上留下多少印记。

    林慕言拉下夏依依的手,他的手却温柔的抚摸夏依依的细颈,“这是记号,你已经名花有主了。”

    “og,还让不让人活了。”季扬无语的倒在沙发上,等到纪严同意做他女朋友之后,他一定要天天秀恩爱,给别人吃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