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转变

    没有想到那个人当真会是龙元修的庄明月,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分开的时间并不久,却仿佛是已经许久没见了的人。

    “原来那个人当真是你。”随着在落水前,那猛地坠落下来,奋力往她身侧游过来,然后颇为强势,动作却又温柔的将她给带离水面的人身影,就这般渐渐的同眼前这个人的身影重合了。

    当真是不曾想过,那个救了她的人会是龙元修的庄明月,眼中的笑意也是止不住的流露了出来,“还好是你。”

    听到这话的龙元修,眉头不由得一挑,“说起来,我当时因为不方便现身,将你放下以后,看到的是龙政宁将你给抱回去的?”

    没想到龙元修看了全场的庄明月,微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道:“确实,而且……”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庄明月,唇边挑起一个有些讥讽的笑意来,“而且龙政宁说是他救了我?”

    听闻到这话的龙元修,顿时就流露出一个极冷的笑意来,“呵还当真是好大的面子,我亲眼看着他直接进了那池塘滚了两圈,随后抱着已经昏迷的你往那群人的方向跑过去了。”

    见事实果真是如同她所想的那般的庄明月,面上讥讽的笑意也落了下去,“说起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同你说,便是同你和龙政宁有关的事情。”

    只见龙元修微点了点头,“我也正有此意,想要同你说道说道关于龙政宁的事情。”

    看着龙元修那突然变得颇为严肃的神色,庄明月的眉头不由就是一颤,她知晓龙元修的能力如何。

    而如果能够让他也觉得有些棘手的事情的话,只怕是当真有些难办了。

    虽说如今再一众暗卫的保保护之下,这院落可以说是水泄不漏了。

    但即便如此,两人也依旧是神色颇为严肃的进了屋子里面,私下谈及这件事情。

    蹲在瓦檐上的暗卫,看着两个人神色极为严谨的进了屋子里面,不禁有些感叹的戳了戳身侧的人,“这两位还当真是般配啊,这谈情说爱可以一起,现在讨论起正事儿来,那面上的神色也是一模一样的啊。”

    对于这个如同傻子一般的人,直接选择隐匿到一旁树中的暗卫,是当真不愿意同他多说些什么,生怕自己回被他给拉拢的也会变成这副傻愣愣的模样。

    而那边还蹲在瓦檐上的暗卫,丝毫没有发现他此时此刻已经被嫌弃到了极致的程度了,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你侃侃而谈的样子,当真像是隔壁门口的王大爷,若是再捧些葵花子,那就当真是十成十的像了。”前来交接的暗卫,看着他那连交接的功夫都按捺不住的一直在说话,着实是忍不住的怼了一句。

    然而话唠暗卫却是丝毫不在意,亦或者是说根本就不曾听出来一般的摆了摆手,随后还当真往隔壁的方向走了过去。

    对于这种搭档,可以说是绝望了暗卫,感受着来自于其他暗卫的可怜注视,甚至包括同样叽叽喳喳

    喜欢说话,却又绝对没有那前去隔壁唠嗑能说的彩云。

    关于龙元修和庄明月在这屋中所谈及的事情,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其他人都不知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又是打算怎么做的。

    总之在这次同龙元修长谈以后,庄明月便不再过多的去管这件事情了,整日都颇为专心致志的在自家的小院子之中,属实是十分的乐哉了。

    “彩霞,你说我之前的那几家铺子,虽然说是收回来了,但是现在这种局势下,若是被龙政宁的人知道我重新开铺子了,恐怕是免不了一阵的手脚了。”

    虽说那日谈话以后,庄明月听得了龙元修的话,没有再多管这些事情,算是彻底的放手,不再同与龙政宁有半分瓜葛的事情来接触了。

    可是说到底,她现在就这样待在家中的话,未免也太无聊了一些。

    同样知晓一些其中事情的彩霞,对于那个看不透的龙政宁,心中也是十分忌惮的。

    倒并非是害怕的忌惮,而是怕他们自身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那人抓了空子,到时候若是庄明月出了事情,那么他们就当真是在有罪了。

    “小姐,虽说如今这种生活有些过于悠闲了,但是这近日以来京城中不太平,尤其是自从二殿下回来以后,那边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可疑了。”

    说着这话的彩霞,一想到之前龙政宁对庄明月下手的事情,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

    而对于他们这种突然安静下来得行为,同样觉得极其怪异的庄明月,苦思冥想一会儿,最终也是没有揣测出来这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不愿再去同龙政宁身上浪费时间的庄明月,轻叹了口气,随后摇了摇头道:“罢了,总归他现在安静下来了,便是想要查也并非是那么简单的。”

    对此也同样深觉的彩霞,虽然不曾点头,却是微垂了垂眼睑。她随着庄明月认识了龙政宁,从一开始的时候,便觉得龙政宁这个人太深沉了,且做事情太过于固执,极其容易陷入其中。

    没想到到了后来,这个人居然会把这种深陷其中的固执给用到了庄明月的身上,甚至是不顾庄明月的安全就对她下药。

    念及此处的彩霞,不由得看了眼庄明月那已经恢复了的脸色,眉头却并不曾落下去。

    知晓彩霞在想什么的庄明月,再次谁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无奈的笑着开口道:“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便不用再继续深思了,来,你同我看看,我们重新开个什么铺子好?”

    “小姐要重新做生意了?”

    正在翻阅着书籍的庄明月,闻言点了点头,“之前的铺子也已经不用我去打理了,多少觉得有些无趣了,便想着做些小生意。”

    对于庄明月的话,只要不涉及生命危险,彩霞自然是不可能会过多的去干涉。

    “自然,小姐若是想要盘个新铺子大可以交给奴婢去办。”

    然而听到这话的庄明月,却突然摇了摇头,随后将亲手中的书给缓缓合上,“索性我已经办了白鹭书院,不若就直接再开个私塾如何?”

    本身的思绪还停留在盘商铺,做其他小生意的彩霞,没想到庄明月的思绪居然会这般的跳跃的彩霞,一时间没有跟上庄明月的想法,“私塾?为什么小姐突然要办私塾了?”

    听到彩霞这般询问的庄明月,双眸微闪了闪,实则上她也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突然想要办私塾了。

    过了片刻以后,庄明月募得双瞳一亮,“我只是觉得现在有很多孩子还没有上学,但是每个人都应该有读书的权利不是吗?”

    其实庄明月的想法也是十分的简单,她想要办私塾的确是心血来潮,只是突然之间就想要办这个私塾而已。

    可是在刚刚彩霞询问她的时候,她突然就意识到了,究竟为什么想要办这个私塾了。

    说到底,庄明月心中对于这个时代的小孩子们,尤其是家境贫困的孩子们,是当真的心疼。

    就单单是她的书院,但凡有夫子讲课。就会有小孩子前来听课,那双还没有被世俗给污染的明亮的双眸,看的让人心头一颤。

    可偏偏太多岁数尚小,却因为家中无银两给他们提供教书费,所以不得不整日跟在大人的身后蹉跎,等到岁数大了以后就继承父母的衣钵。

    这种对于他们来说,着实是有些太过于残忍了。

    毕竟指不准那一个个的寒门之中,就有着不少的可用之才,却又因为现实而被打败,不得不选择赚钱养家。

    念及此处的庄明月,心中的对于想要办私塾的想法,也渐渐的明朗起来,“便是免费的,我要让没一个孩子,都有机会来私塾学习,同夫子身后学习知识。”

    就如同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所有人都说知识改变命运,虽然庄明月觉得这话有几分夸大,却又不得不承认有道理。

    只不过在这里,庄明月知晓,想要将这私塾给办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其他不说,光是她一个女子办私塾做先生,恐怕就会引来不少的非议,而再加上许多人家的确是缺少人手,与其让孩子读书,对他们来说就等同于是浪费养家糊口的时间。

    所以说,若是真的实行起来,这件事情还是有着一定难度的,毕竟想要转变这些人的观点,不用猜想,便能够知晓,这已然是一个长久的项目。

    可如今既然她心中已然有了计划,那么久绝对不可能这时间的长久而放弃。

    在心中暗自定下这个计划以后,庄明月便开始着手于做开办私塾的准备了,整日都是十分的忙碌。

    时不时的,更需要披星戴月的才能够回到自己的院落之中休息。可即便是如此,庄明月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绝对甘之如饴。

    但凡是她愿意的,那么即便再辛苦再累,也总归是十分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