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将军白发征夫泪 > 一百:盘根交错,穷途末路

一百:盘根交错,穷途末路

    第一百章

    “好了各位!接下来是选亲环节了,看看我们的新娘与新郎是否心意相通!”场地的主婚人落到了俞怀庆头上,俞怀庆倒是信手拈来。

    八个猪八戒将八个新娘都背到了台上,这八个新娘头戴红盖头,身着凤冠霞帔,依次站立在台上,虽瞧不出具体模样,不过这身高、体型都是不一样的,这倒是一个找到新娘的突破点。

    “诶!这下又有赌局了,各位要不要来猜新娘,玩法跟刚刚一样,买定离手,有没有人来?”人群中一人叫喊道。

    “我可赌你个头,再赌我这裤子都要当了。”

    “是啊,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切莫再说赌局之事!”

    “咱是来看热闹的,不是来赌博的!再提这事,我等可将你扔出剑宗了。”

    底下这群赌徒刚刚输得血本无归,这会谈起赌局,各个都不想再碰那玩意。发起人也识趣的不再提这茬,专心致志地看前头这热闹了。

    章殷希同样也站到了台子之上,望着面前的八名新娘,露出了猥琐的笑意,仿佛这些人都是要嫁给他一样。

    秋不易与胡亥走了过来,他们两个找了好半天,才发现了闻人星,虽然他遮住了脸,但是腰间的玉佩,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俩人已经跟了他一路,但闻人星脸上裹着黑纱布,导致他们两个也不是很确定,不仅是腰间的玉佩,闻人星手中的配剑,但凡是有点见识的江湖中人,一眼便能瞧出这是一把宝剑。这柄剑的剑身上缠着布,刚好遮住了空阳门的标志,不过这并不能遮住它的全部,露出来的剑鞘依旧能证明它是一把上好的剑,好剑配好鞘。

    “看不到脸啊…”巴亥嘀咕了一句。

    秋不易倒是很谨慎,轻声在他耳边说道:“你可别一直看了,到时被发现了,可就功亏一篑了!”

    “肯定是他了,走路的步伐都与一般人不一样,奇怪的是这人身上气息很弱,不像是个高手。”巴亥收回了目光,但还是会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然后再瞥一眼闻人星的地方,怕闻人星突然不见了。

    同时牧相平与黄石双雄也从人群中,向巴亥那边挤,好不容易挤了过来,才说道:“怎么样,可否找到了?”

    “那边!”巴亥指了指,不过很快他便将手指缩了回去。

    黄石双雄与牧相平看了眼闻人星,瞧着这人的身型年纪不大,与报信人所描述的差不多,但此时牧相平是在闻人星的斜后方,并且离得还是比较远。

    “玉佩确认了吗?”牧相平问道。

    巴亥点了点头,说:“确认了!先前在后山路上时,这人站在最后头,错不了的。”

    听巴亥这一言,牧相平才放下心来,说道:“能动手吗?”

    黄石双雄中的闵建庭眯着眼睛打量着闻人星,原本细小的眼睛这么一眯,就跟没眼睛似的,他先是用神识细细看了看闻人星,接着又在闻人星从上至下扫了扫,“此人应是凌冽之气,擅长隐藏气息。”

    蔡晓东倒是不在意这些,双手环抱刀说了句:“咱四人还能怕他一人不成,我挤过去将他打晕拖走即可。”

    “哼,要不是我俩的妻子都是黄石人,我真的就一刀捅死你了,这凌冽之气擅长隐匿,常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实力,虽说凌冽之气的储气量不属于多的那一类,但也不是那般轻易能对付的,这类气的流动极快,恐怕你还没敲昏别人,自己这手就没了。”闵建庭说话的时,视线都不敢从闻人星身上离开,他能看出闻人星是个高手,虽说凌冽之气擅长藏住气息,但像这种藏的不细看,根本看不出的,他是头一回见着。

    牧相平可听不懂这江湖人士的术语,他只想将闻人星抓回去,跟父亲有个交代。“你等别讨论这人实力了,先前不是曾说若是实力过强弟子有三名,我等就罢手,此时有没有三名?”

    “这三名肯定是没有的,实力深不见底的弟子就独一个,其他还能勉强应付一下…但…”秋不易欲言又止。

    巴亥见秋不易不好说出那句话,自己便代劳说道:“但全身而退是不指望了,我等四人齐力可保大人出剑宗,不过到时候这人还带不带的出去就另说了。”

    蔡晓东这会又开口道:“性命我是不会丢的,在下只能为心爱之人而死,若不是为了生活,我可不会做这刀口舔血的活。”

    其余四人没人理蔡晓东,都在打量这场地,看来已经在规划逃跑路线了。

    “该场地离我等进入剑宗的地方很近,这倒是个好事。”闵建庭心中已想到逃跑路线。

    剑宗的入口只有两处,一处是从圣殿穿越出去,一处则是走剑冢。走剑冢显然是行不通的,几人根本不熟悉剑冢,那便是眼前这一条路了。

    剑宗之地,设立的地方极其隐蔽,在群山包围之间,里头有林地,有河流,即使大雨倾盆也不会积水过多,剑宗的开创人在这基础上开凿出两个进入口,一个是剑冢一个是圣殿,如同一座天然的城池一般,城池有高墙,剑宗有高岩石壁。

    这样一来,牧相平等人便只能从圣殿入口出去了。此时的围场离圣殿很近,几乎出了圣殿门不用费多大功夫就到围场了。

    闵建庭端着下巴说道:“一会我们四人,分开站立于这人身后,牧大人跟着我俩,断后和干扰视听的事,就交由两位了!秋兄,巴兄!一会看我收拾,当我手掌向下劈的时候,我等一齐行动!”

    “就这么办!”巴亥同样闵建庭的计划。

    几人意见达成一致后,黄石双雄与牧相平往人群另一侧挤,他们此时要形成掎角之势,站在闻人星身后死角的位置,一方负责行动抓人,一方负责引起骚动。

    牧相平这时有点紧张,手若是保持一个姿势便会抖得不停。

    “新郎选新娘环节要准备开始了!我们的新郎官儿不知准备好了没有啊,各位说说看,这新郎官能一眼瞧出自己的新娘吗?”俞怀庆说。

    “这不能还娶个屁啊!”

    “是啊,我家那婆娘放个屁,我都能闻出什么味!”

    “认不出就换个人吧,底下兄弟有没有认得出的?”

    底下这帮人看热闹,倒是不嫌事大,闹婚还是有闹婚的意思。

    章殷希这会站在后台,来来去去地打量着八位新娘,正瞧得仔细呢,后头来个人拍了拍他的手臂,随后说道:“大师兄…大事不好了!”

    “你再给我说这种话!什么大事不好了,对我来说眼前大事就是选出未歌来!去去去,再过来扫我兴致,我可饶不了你。”章殷希指着这人的鼻子说道。

    这人也不见走,是回头离开也不是,开口也不是,站在原地焦急地不行。

    章殷希回头看了眼这人,这才不耐烦地说道:“何事,快说!”

    “昨日…烟师兄的手被人…被人砍断了…现在还是昏迷不醒!”这儿唯唯诺诺讲道。

    章殷希吃了一惊,说“啊?!何人所为?可是那闻人星来了?”

    “这就不得而知了…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那样了…”这人不再开口说话。

    章殷希也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随后这人便识趣的走开了。

    “好了,现在有请我们的新郎官!”俞怀庆叫了声,但后台没有动静,随后又叫道:“新郎官?新郎官!”

    几声过后,章殷希才回过神来,嘴里念道:“来了!在这呢!”

    此时章殷希也不想在细想这个事,在他眼前最重要便是眼前的大婚之事了。出了后台,便能看到黑压压人群,此情此景倒是让章殷希有点局促,不过再抬头看向八位新娘的时候,这紧张不安感也就抛诸脑后了。

    眼前八位新娘,一排站立在章殷希面前,中间隔着好几米远,规则便是只能远观不能近瞧。这八位女子,虽体型身高有差,但这差距并不明显,没有说高出个脑袋,或者矮个半截这种说话,也没有说身型到一眼就可以分辨,皆是高一点点,矮那么一点点,微胖那么一点点,略瘦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人群的注视,这章殷希一时之间竟分辨不出来,看这个觉得也像,看那个觉得也是,这下子可急坏章殷希了。

    台下众人看出了新郎官的意思,纷纷调侃道:“行不行啊?不行换别人。”

    “哎,搞了半天连自己妻子都认不出。”

    “看来这两人不是真爱,若是真爱瞧这手指头都能认出。”

    底下众人开始喝倒彩起来,说什么都有,更有甚者喊章殷希下去。

    章殷希倒是不在意,他反倒从人群中听到了重要信息,那便是“手指”,这个时候未歌不想出丑肯定会提示他,于是章殷希赶紧一眼扫过去,看谁在动手指。

    “哎哎哎!这新娘可不能给新郎提示啊,不然多没劲。”

    “就是!再这样我等丢的礼金可是要收回了。”

    “别以为我们没看到啊,这新娘一举一动可是尽在我们眼底。”

    这下好了,江湖人士一眼瞧出了章殷希的想法。原本想要动动手指的未歌,这时也不敢乱动了。

    剑宗主与众师弟喜笑颜开,影原本绷着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这大婚倒是有大婚的好处,确实该是这么喜庆才行。影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不笑还好,一笑起来神识又关了,突然眼前就一片乌黑了,那是怎么一种黑呢,是深不见底,是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的一种黑,就好像自己原本就是瞎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