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魔杀戮 > 第九十二章威名犹在摄心神

第九十二章威名犹在摄心神

    啸西风听到了拓跋焰的这句幽怨,他只能无奈的露出一个讪笑。他现在的身高已经达到了两米五左右,如果他再发动血脉变身,那将达到恐怖的四米,到时候他就是一个狂暴巨人。

    “小娃娃们,你们是在说老猿吗?”几人的谈话被在剑上闲的无所事事的搬山太猿听到了,所以它就走了过来搭话道!

    “啊!见过前辈!”几人见搬山过来,赶紧见礼道!

    “别整那些虚的,咱们平辈论交。”搬山挥了挥手不喜的说道!看得出来它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主,到了几人身边就手舞足蹈地说个不停。几人前期还有些拘谨,可是经过一段谈话后,几人发现搬山完全没有什么架子,有时候玩闹的心思比他们年轻人还重。

    “搬山,你先安静下,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的亲传弟子:啸西风!他的资质应该还能入得了你的眼吧!”这时裂天也走了过来,指了指啸西风,咧嘴一笑,得意地向搬山介绍道!

    “这还用你说,这位小兄弟当然不错了,作为我搬山的兄弟,肯定是天才人物,你看,就他这块头就可见一般。他以后一定会在这个大陆上大放光彩的。”搬山随意地在身上抓了几下,然后理所当然的赞叹道!

    “前辈抬爱了!”宠辱不惊的啸西风行礼谦虚道!

    说完这些,啸西风就朝师尊开口道“师尊,你这手臂怎么?”

    裂天一见爱徒望向自己的手臂就知道对方想问什么,于是直接解释道“进入至尊境界后就可以肉体重生,只是以前我并不愿意这样做而已。”

    随后啸西风欲再次开口,而话还没出口,就被师尊打断了“这手臂的事情你别问了,现在你们需要好好打坐修行,修行之路须珍惜每一刻的时光才是。”

    “是!”啸西风见师尊不愿提起,也就打消了再询问的念头。

    接下来巨剑在长空中呼啸而行,迎着落日的晚霞快速地朝星云中部而去。经过多日的飞行,众人已经从极西之地来到了星云大陆的中路,一路上也见到了许多修行者匆匆往巨剑前往的方向赶。众人知道,再有几日就能到达这次盛会的目的地:断梦山。

    突然疾飞的巨剑开始减速,然后朝地面落去。到了地面,停留在空中的夜游唳天剑就自动变小,下一刻,就化成一道剑光到了裂天的背上。

    “前面不远就有一座大城市,咱们现在从地面上赶路,路上也顺便收集一些信息。”裂天说完之后,就当先迈步朝前方走去。

    望着徒步而行的师尊,而后又看看了大部分都有代步灵兽的同门们,啸西风催动巨虎到了裂天身旁“师尊,要不你骑着我的光明巨虎吧!你看队伍中大部分都有灵兽代步,你作为一宗之主却徒步而行,这岂不是让我们很过意不去!”

    裂天一听徒弟这话,一双眼睛朝正站在队伍中一头灵兽上的搬山幽怨的看了一眼,然后他又发现了很多门人确实脸色很不自然。

    “好吧,那我就骑虎吧!”裂天没有拒绝答应道!

    搬山其实也见到了裂天的这个眼神,可他就是假装没看到。它嘴中嘀咕着“以前让你站肩膀上赶路,那时候我雄壮威武自然没什么关系,可是现在年老体衰怎能还让我干那差事呢。”

    众人行至不久就到了大城的城门处,只见这座城市城墙高筑,威武雄壮。城门上写着“启天城”这三个龙飞凤舞的打字。而在入口两旁则是守卫林立,戒备森严,这些守卫可都是境界不弱的修行者。

    城门的守卫见到一队如此彪悍的队伍到了城门口,不由的都变的紧张起来。在他们的感应中,这个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强悍的气息。本来他们都是长生殿在外历练的弟子,以前在宗门也是见过一些强者的,可是他们没有像现在这般,一下子就见到两百多个彪悍的人。

    这次长生殿派他们出来的任务就是守卫这座城市,不要让修行者在城里闹事。眼见对方领头骑着白虎的那个威严男子就要带队经过身旁了。作为守门的小队长,不得不苦着脸伸出手阻拦住对方。

    “你你们是什么人?”虽然对方的气息让他很恐惧,但是作为长生殿的弟子还是给了他不小的勇气,让他将话磕磕绊绊地说完了。

    “嗯!”裂天见有人阻拦,顿时不悦地嗯了一声,随后将至尊的强者气息散发出一丝。

    “啊!啊!”受到这股气息的压迫,小队长惊惧地连连后退,脸色惶恐至极,最后更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蹡!蹡!”见队长突然倒地,其余的守卫慌忙的拔出了武器对着这群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面对守卫们的慌忙应对,啸西风一行人,根本就不为所动,眼神都没有变幻一下,依然静静立在原地。

    “噹!噹!噹!”这时候城墙上的警钟也突然尖锐的响了起来。裂天见此,原本要直接入城的步伐反倒是停了下来。他将双手抱在胸前,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后就在原地等待起来。

    “是谁?居然敢到启天城来闹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由长生殿照看的吗?”人还没出现,一声大喝就已经在众人耳中响了起来。

    大喝完后,就见从城里面飞来两人落在城墙上。这二人皆是做道人打扮,一人拿剑,一人拿了一把奇门兵刃,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剪刀。

    拿剑道人一见到城墙下面这阵势,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暗道不妙,这是哪来的一伙猛人啊?为什么我都不认识呢。再怎么说作为长生殿的对外长老,大都数的门派他都是有印象的,除了一些极为偏僻的门派。

    等等,极为偏僻的门派?他们这服饰,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咦!那把剑,那只猴,那个人拿剑之人粗看确认自己并不认识下面这些人,可是当他集中注意力观察对方的时候,却又觉得似曾相识,而当他看到裂天、夜游唳天剑时,一个恐怖的猜测已经在脑海里形成,当他怀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查看到搬山太猿朝他做了一个蹲下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