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雄起中亚 > 第十二章 感染风寒

第十二章 感染风寒

    “好了好了!别解释了。说了半天,就跟废话似的。”,李承绩很不耐烦的打断精灵的解释。

    听到这话,精灵也只能一脸委屈的闭口不言。

    这样过了近一炷香的时间,李承绩才眼珠子一转,出声道:“你实实在在的告诉我,长生不老药有吗?”。即使回不到现代,活到现代也可以啊。说不定,还可以凭借这漫长的岁月,自己制造出时光机来。

    “有!但是···”,一听到这转折的话,李承绩的心就不自觉的提了起来。然后事实,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必须达到三十世纪的科技水平,实现人类基因转换以及智能机械身体的有机结合,才能让人类,永远保持长生不老。

    “那黄金能制造吗?”,李承绩没好气的问道。心里已对万能神戒的期待值,降到了最低。

    精灵顿时有些为难,弱弱的回道:“根据二十九世纪的国际法则,不允许个人和或组织,制造具有货币职能的贵重金属。违者···”。

    “那白银呢?”,李承绩接着追问。

    精灵又把刚才的话机械性的重复了一遍。

    “大炮总可以吧?”,李承绩的声音带着火气。

    “可以制造,只需要······”。

    听着如此复杂的条件,李承绩真是有些火冒三丈。就忍着怒气,再次问道:“枪不会也没现成的吧?”。

    然后迎接他的,是精灵尴尬的肯定。

    这下,李承绩终是没忍住。就顾不得用意识交流,吼出声道:“我是看出来了,你这破戒指就是块废铁。还什么万能戒指,我要上天,你咋不送我上天。我要成神,你咋不让我成神?

    连个黄金白银,都变不出来。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万能神戒!

    这牛皮,也不怕吹炸了?

    难道说,你们三十一世纪的公司,都是靠虚假宣传,来售卖商品的么?”。

    一顿吼完,精灵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

    便听:“少爷,你在和谁说话?”,

    竹青有些胆怯站在房门边上,身子都在颤抖。

    而李承绩却没心思搭理她,而是急吼吼的用意识催促精灵:“你快躲起来,别让旁人看见。”。

    哪知道精灵却很不以为然道:“没关系!这是虚拟影像。除非获得主人的许可,否则旁人是看不到我的。”。

    听到这,李承绩才放心不少。再看竹青的眼神,果然略过了虚拟显示屏。

    就吸了口气,沉声道:“没什么!只是做了场噩梦罢了!”。

    “哦!”,竹青有些闷闷的应了一声,弱弱的疑声道:“少爷是得了梦行症么?”。也是看到李承绩大半夜的出现在库房里,又一个人自言自语,所以暗自推测,可能是梦行症。

    当然,这也是她最愿意相信的解释。

    “呃···”,李承绩本要说不是。但看到竹青用惊惧的眼神四处打量,就知道她在害怕什么牛鬼蛇神了。便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就是得了梦行症。

    果然,在得到想要的答案后,竹青大大的松了口气。那瑟瑟发抖的身板,也硬挺了不少。跟着李大力也赶了过来,弄得李承绩,又是一番解释。

    等回到床上,已是五更天了。

    但是李承绩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万能神戒,所以整个人,意外的没有丝毫睡意。便用意念,试着唤了精灵几声。

    很快,脑海里就传来精灵熟悉的回音。

    由于先前的接触,李承绩也大致明白,这万能神戒,很可能就是一枚类似百科全书的信息工具。里面储备了无穷无尽的知识,方便使用者随时随地的提取。

    用‘知识就是力量’来比喻,还真称得上‘万能神戒’。

    所以冷静下来后,李承绩也放弃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就为先前的不恰当语气,向气嘟嘟的精灵道歉。再互动起来,加深对万能神戒的了解。

    这么说着说着,他倒是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像这枚戒指的原主人,本是有名的时空大盗。在回到2017年盗取珍贵佛像时,不巧碰上了赶来的时空刑警。然后打斗时,手指被切断。

    这就有了他捡到戒指的事情。

    至于穿越,则完全是手指表面,残留着大量时空之力。只是太过微小,不足以投送肉体。所以他一接触,灵魂就被摄走。

    再穿越到大辽,完全是时空之力耗尽后,随即降落的一个时间节点。

    听到这堪称科幻大片,又十分跌宕起伏的情节解释。李承绩也彻底无语了。因为他不知道是怪自己太幸运,才能捡到那枚断指。还是怪自己太倒霉,偏偏是自己捡到断指。

    所以只能感叹:“时也命也!”。

    带着这纷乱的思绪,他终是沉沉睡去。

    等到日上三竿,他才被刺眼的阳光弄醒。

    一想到萧崇德命他每日卯时日出,必须起床练功。他就紧张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但是脑袋不知怎么的,晕乎得厉害。跟着嗓子发痒,难受的咳嗽了几声。

    整个身体,也像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倒回床榻。

    与此同时,李萧氏半是心疼,半是自责的声音,也在耳畔响起。

    “逸之啊!你就好好养病吧。练武的事儿,我已跟阿翁说了。耽搁几天,不打紧的。教书先生派下的功课,也等病养好了,再接着做。”,说到这,声音就夹杂着哭腔道:“哎,都怪为娘心急。不该那么催着你学武识字!现在好了,‘失魂症’未除,又添了‘夜行症’和风寒。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为娘还有什么盼头啊···呜呜呜···”。

    再看一旁欲言又止的竹青和李大力,李承绩瞬时明白,是竹青他们,将自己昨晚的事情,告诉了李萧氏。尽管他昨天已下了封口令,但看两人委屈又内疚的神情,显然是迫不得已。

    对此,他稍稍一想,就想通了。可能是自己昨晚冻着了,受了风寒。以致一大早,就发了病症。心急的李萧氏,自然要问竹青和李大力原因。

    ‘梦行症’的事,也就瞒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