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过年

    第四十八章过年

    大哥大嫂还是新婚燕尔,自然是如膝似胶,经常眉目传情。但他们小夫妻孝敬父母,兄友弟恭,像模像样,很得父母欢心。

    妹妹何元英,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对过年非常的期待,吃完腊八粥以后,几乎每天都要念叨几遍过年的日子!

    她突发奇想,甚至还提出要全家提前几天过年,以压小伙伴们一头,让全家人好一阵大笑,嫂子更是笑得喘不过起来!

    今年腊月的天气不错,虽然依然寒冷,难得的是年前并没有降下冬雪。

    年关已近,转眼到了腊月廿四日,在这里被称为过小年,也是祭祀灶王爷的日子。

    按照老一辈的传说,这一天每家每户的灶王爷,都要升天开年会,到天庭向玉皇大帝汇报这一家人一年来的功过是非。

    何裕的母亲买来了豆腐、红枣、麦芽糖等,还做了粘糕,这些都是用来祭祀灶王爷的贡品。

    红枣、麦芽糖,是要让灶王爷吃甜了嘴,替全家人说好话。粘糕则是希望灶王爷在说坏话的时候,张不开嘴。

    豆腐则被切成大小不一的三块,码成白玉台阶状,让灶王爷踩着上天。

    而且这些豆腐暂时还不能吃掉,要留到除夕夜,用来接灶王爷返回,熟门熟路,免得他走错了人家。

    这里的小年,望文生义,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在内,那就是被小孩子当成了他们过年的日子。

    这一天,一般的家庭都会给小孩们做上一些好菜,还有一些零食,让他们高高兴兴地体会一下过年的欢乐!

    其实,这也是将错就错,是大人们给小孩们的一种补偿!

    因为到了真正过年的日子,就是大人们喝酒尽兴的时间,小孩子们都不让上桌子,只能躲在灶房里,随便吃上一点好菜。

    送走了灶王爷,家里就百无禁忌。

    腊月二十五,是一个难得的晴天,母亲把何裕和妹妹赶出了房间,她带着大嫂开始打扫房间,扫扬尘、铲锅墨烟,叮叮当当,一片狼藉。

    看着晴朗的天气,何裕母亲索性把该洗的帐子、被子等等都洗了,忙得不亦乐乎。

    何裕的父亲和大哥,则按母亲预算出来的品种和数量,分别去集市和街道,采办年货。

    在除夕的下午,家里一切准备就绪,在年夜饭开始之前,家人都换上了新妆,何裕和妹妹,也难得穿上了一件新罩衣。

    过年,能够让小孩子如此的期待,除了热闹的气氛,年夜饭的丰盛和众多的零食,还有就是小孩子们每年唯一的一次换穿新衣的机会!

    丰盛的年夜饭开始了,何裕和妹妹,一改往日的风卷残云的吃法,表现得斯斯文文的,让父母非常满意。

    全家人都穿得整整齐齐的,虽然何裕兄妹,都只是做了一件新的上衣,还是穿着半新半旧的裤子,但也是谨慎异常,怕不小心弄脏了新衣服!

    火塘烧得通红,何裕全家人围成一圈,坐在火塘边烤火,并说些闲话。

    灶台上,大铁锅里煮的骨头筒藕汤,咕都咕都地冒着小泡,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这是何裕家每年必不可少的一道菜,主要是用作火锅的底汤,用这汤里煮出来的青菜,特别的好吃!

    肉香和莲藕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非常诱人!

    尽管吃完晚餐不到一个时辰,妹妹何元英还是一脸的馋相,刚好门缝里的微风,把一丝轻烟吹到了她的眼前。

    何元英煞有其事的挥了挥小手赶烟,并乘机站了起来,跑到灶台前,踮起脚,从一块露在外面的骨头上扯下一片廋肉,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要是以前,何元英肯定会被母亲一顿数落,但今天是过年,讲究的是吉利,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全家人不禁莞尔。

    过年的兴奋劲过去以后,妹妹何元英首先支持不住,就开始有些瞌睡,就爬到了母亲的腿上。

    何裕父亲在这个时候,照例会讲一些恐怖的故事,让孩子们能够坚持到三更之后。

    三更的梆子声才过,何裕的父亲就站了起来,拉开大门,在门两旁贴上春联。

    每年的春联,都是何裕父亲自己写的,虽然内容千篇一律,但那一笔字写得还是中规中矩,非常耐看。

    从不同的角度欣赏一番以后,何裕父亲拿出一挂爆竹,挂在凉衣服的竹篙上燃放。

    爆竹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家又一家,都点燃了爆竹,声音此起彼伏,飞溅到空中的爆竹,散发出星星点点的烟花,煞是好看。

    何裕的父亲,从外面抱了一捆干柴,招呼全家人进屋,这也有个说法,叫做“进柴(财)”。

    柴(财)进屋以后,就关紧大门,全家人都要上床睡觉,这也有个说法,叫做“封财门”。

    待到了大年初一早上,何裕父亲起床开门的第一件事,是再放一挂爆竹,叫做“开财门”,然后母亲再生火烧茶做饭,新的一年就开始了。

    天亮“开财门”后,全家人都聚集到厅堂,何裕的父母,并排端坐在春凳上。

    何裕的大哥、大嫂,带着何裕和妹妹何元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并说上一句吉利的话,父母则象征性的每人给一个几分钱的红包,叫做“拜年”!

    吃完早餐,何裕父母带着大哥、大嫂,提着香纸、蜡烛、爆竹,到祖坟山给祖先们拜年。

    何裕本想在家安静地修炼,但架不住妹妹何元英的软泡硬拉,大过年的,他也不想扫了妹妹的兴,就和她一起,挨家挨户给四邻尊长拜年。

    大人们给邻家拜年,一般都是站在自己家的地坪里,抱着拳作揖互相说道:“恭喜恭喜,新年好,过的热闹年!”

    如果拜年的人进屋了,主家就会用甜酒、鸡蛋、贺茶等吃食招待来客,叫做“呷伴茶”。

    如果家里来拜年的人多了,还要摆上五个至七个碟子,碟子里盛有炒花生、瓜子、花耳、炒玉米、油炸薯片、饼干、糖果之类,打好擂茶,请客人吃,叫做“呷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