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修·卡斯兰娜

    第二章:修·卡斯兰娜

    修不知道自己诞生的意义是什么。

    或许是无止境的训练?或许是父亲无止境的责骂?或许是家族无止境的嘲笑?又或者是城堡里无止境的黑暗。

    他的爷爷很多次的和他说,这并不怪他,他的孕育是议会的决定。他的诞生是母亲的决定。无意中毁了他的天赋的是父亲无法接受母亲过世的打击,而母亲的死亡,也不是他故意的。

    也就是说,我还是不应该诞生吗?

    卡斯兰娜家族的骄傲,是自己那素昧谋面的姐姐。她现在已经是活跃在与崩坏对抗的前线的新星。她甚至独自捕获了一只战车级崩坏兽。

    自己现在已经7岁了,城堡里的人都说姐姐在7岁的时候,已经能够用很高难度的枪斗术了,可是自己连连续开抢都做不到。

    阿瑟爷爷,已经放弃了对自己的指导了。

    大家都说,自己有着很聪明的大脑,但是自己没有与卡斯兰娜家族匹配的身体,没有办法继续联系卡斯兰娜家族的枪斗术。

    可是,可是修并不甘心。

    他很想要得到父亲的肯定,哪怕,哪怕有一天,父亲没有责骂他也好。

    “父亲,请喝点水吧。”他将一个精致的杯子放在床边的桌子上,静静的等候着父亲的吩咐。床上的男人正捂着头,忍受着宿醉带来的痛楚。房间里酒气熏天,男人拉碴的胡子布满了下巴。

    “把水倒了,给我拿酒来。”

    “可是父亲。。。”

    “把水倒了,给我拿酒来你还要我说第三遍吗。”

    男孩一语不发,只是静静的站在床边,低着头。

    气氛就这么沉闷下去,两人再没说话。男人忍受着头疼,男孩低着头静静的站在一边。

    忽然,床上的男人猛地跳起来抓过杯子将里边的水一饮而尽,又重重地将被子扣碎在桌子上。抬着头瞪着他。那和自己一样白色的头发,和他的妈妈一样紫色的眼睛的眼睛。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长相中透带着一点沉稳,与他妈妈有几分相似的眉目中有着一股柔和的秀气。两个人的特征在他的身上都已经出现了。他混杂的就像一个东拼西凑的破败的玩偶。

    “为什么不是酒?”男人质问着“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为什么还不把你该死的身体锻炼一遍!卡斯兰娜庄园外墙十圈,没跑完不要让我在城堡里看见你,滚!”

    男孩默默地收拾完破碎的杯子,端着托盘离开了房间。

    弗朗西斯再次狠狠地把自己甩进了床里。

    已经七年了。

    自己在没有薇拉的情况下,苟活了七年。他曾经以为自己没有薇拉是无法活下去的,但是事实是他活的好好的。每天都酗酒,每天都在刁难那个名字都不齐全的东西。

    “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忘记你。但是,我已经开始渐渐的放下你了,薇拉。。。”

    修望着天空。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阳光正盛,万里无云。树上的叶子都被晒得反射着刺目的白光,卡斯兰娜的庄园城堡外围城墙有五公里,他要跑十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今天一天都要用在跑这十圈上了。

    他还没有吃早饭,也没有喝一点的水。但是。。。至少父亲对他有要求了。尽管,这个要求很可能会杀了他。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拖着脚步继续慢慢的跑着。

    在围墙周边巡逻的卡斯兰娜的骑士们看见他后迅速的行礼,然后再不理会他。他们只对修保持着基本的尊重,在没有更多的表示。修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礼貌的向他们回礼,然后继续跑步。

    尽管他从小就一直在阿瑟的指导下进行着训练,但是他毕竟只有七岁,这是一项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修并没有在意。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完成父亲给的任务。

    这样。。。父亲至少会在今天不再骂他了。已经骂了吗?那,至少今天剩下的时间,父亲不会再骂了。

    庄园周围的路并不平整,坑坑洼洼的地面让修的长跑更加的小号体力,在一圈下来后,修已经开始喘气喘的很厉害了。他的体力根本不足,7岁,能够跑下5公里已经不是寻常的小孩子可以做到了。但是他的父亲的要求,是十圈。他强忍着胸口缺氧带来的眼中不适,强忍着极速喘气带来胸腔和喉咙的痛楚,强忍着口中干燥的几乎要凝固的唾液,继续拖着酸软的身体,拖行在山道上。或许这个时候有个人散步都能赶上他,还能将他远远地抛下,但是现在,修还在坚持着。

    因为,父亲终于对他有命令了,终于对他有要求了。

    他成功的跑过了第二圈。在第三圈时,他根本没有剩下的力气了,他必须要休息一会。

    “父亲没有说不能休息,不能停下。。。”

    他双手撑着膝盖,拼命地喘着气。他没有流汗了,因为他的身体没有多余的水分供他流汗。他看了一眼卡斯兰娜家族的城堡。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家大的令人绝望。

    还有八圈,他还需要跑下去。当他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后,继续跑步。可是当他踏上第一步的时候,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摔倒在地。

    他这才发现原来停下来休息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软了。每踏一步都要付出更大的力气。他需要强行的控制着身体,他要刻意的让自己的脚用力,他要努力的支撑着身体不被摔倒。。。

    这一切,在阿瑟对修的训练中是有提到的,可是修却没有想起来。

    但是,即使想起来了,修也必须休息,不然他真的会死在路上。短暂的休息并没有给修回复多少体力,反而他的肌肉开始酸软发痛,让他的路程变得更加艰难。

    我不想,不想再被父亲用那种眼神看着了,我不想再让自己成为卡斯兰娜家族的笑柄了。。。我。。。

    碰!

    修无力的摔在地上,沾满汗水的衣服马上沾满了泥土,这时的修看起来狼狈不堪。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了。他索性的就这么趴着。趴在卡斯兰娜庄园的山道上,看着眼前的黄土,参杂的细沙,阳光下的阴影。

    爬的有点久了,他遍翻了一个身,仰躺在一边的树荫下。

    太阳就在自己的头顶,阳光猛烈地无法让人直视,但是他就这么直勾勾的顶着太阳。

    他忽然觉得浑身发冷。

    明明是那么大的太阳啊,明明是那么炽热的天气啊。但是为什么会觉得冷呢。

    冷的就像漫天飘舞着大雪的寒冬。就像自己根本没有记忆的那个圣诞节,那晚平安夜。

    修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好想。。。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