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勤酬 > 第四十四章 受伤

第四十四章 受伤

    这个时候,大家却都忽略了库斯,他正在暗暗的召唤,“以此名代表神之宽恕,召唤我的仆人……”

    库斯知道同为暗黑属性的暗风夜狼和血翼伪龙是很难打败小胖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比小胖更厉害的雪无痕在旁边,自己用那两只召唤兽只是转移对手的视线而已,只有先用强力的魔法解决掉小胖。

    只见一个有着幻影的全身被黑雾包裹着的人形鸟类,出现在半空之中,正是冥域之中的堕落天使召唤,一团黑雾从堕落天使手上升起,左手竖划,右手横划,双手带来的毁灭之力在空中形成了十字架的样子,旋转成一团光华向小胖袭去,正是黑暗系魔法中的五级魔法,毁灭十字架。

    正和雪无痕一起用烈火燎原来形成双重叠加攻击暗风夜狼的小胖,被突如其来的毁灭十字架打了个正着,呜呜发出一声惨叫,小胖摔倒了地上,抽动了几下,便一动不动。

    “小胖!”雪无痕发现小胖中招,连忙想过去看看。

    “连发毁灭十字架!”好机会,库斯趁着雪无痕失神的时候将堕落天使的力量全部集中发动攻击。

    “小胖不会是死了吧?”主席台之上的法犸不免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本命兽如果死亡,那么它的宿主也会受到重伤,无痕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那只召唤兽应该只是受伤了。”

    最有发言权的自然是鲁道夫院长。

    “不过,失了先手的无痕恐怕要输了。”

    吉尔看出了契机,局面对雪无痕完全不利。

    毁灭十字架的威力足以打伤雪无痕,更何况是连发,雪无痕被动的连使用魔法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用斗气进行防守,勉强撑住了局面,如果这样下去恐怕要比库斯的魔力和雪无痕的斗气哪一个先耗完,但是躺在地上的小胖发生了异变,一阵噼啪的声响,小胖的身体表面的皮层裂了开来,还从裂口涌出阵阵黑雾。

    “小胖,小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雪无痕一个劲的呼唤小胖,免不了分神,手下一慢,库斯的连发毁灭十字架一连串攻击过来,雪无痕连吃了十几发,被打倒在台上。

    “一,二……”这时场外的裁判开始计数。

    这时倒在地上的小胖突然又窜了起来,身上的旧皮同时蜕了下来,头上还长出来了两支装饰性的小角,不过远远看上去像是打了两个小瘤,十分新鲜。

    “那只召唤兽进化了。”鲁道夫院长很高兴自己眼光正确,果然是成长型召唤兽。绝望中的胜算,法犸没有说什么,只是暗中希望小胖能够有些新技能。越来越有趣,吉尔也希望比赛能够好看。

    进化后的小胖六只小眼睛蓝光一闪,但是什么也没有出现,相反库斯的召唤兽全都不见了,小胖冲上去一击斗气攻击打中库斯的胸口,就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无法用魔法防御的库斯被小胖打飞了出去。

    主席台上的三名魔导师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互相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时空幻月?”

    魔法战士班和召唤系的对战让全部下注者喷血,竟然是平局,召唤系的主将库斯被打出了比试台,而魔法战士班的主将雪无痕倒地十秒不起判平局,两人都因为健康原因被要求在医院观察三天,不得参加比试。

    窗外不知名的树静静挺立在那里,树叶随风摇摆,耀眼的阳光透过密密的枝叶在地上留下无数个斑驳,病房中很静,静的可以听到树叶沙沙的声音,躺在那里的雪无痕百无聊赖,回想着自己在铁山上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怎么样了,没有自己给他做饭,真不知道他怎么搞定,山脚下的大家应该还好吧,毕竟铁山人烟稀少,与世无争,想想自己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回铁山看看了,确实有些想念的,不过快了,新生比试之后,应该就放假了,趁那个时候回去看看吧!

    库斯的毁灭十字架所造成的伤害和从而引起的旧伤裂口,就算是有魔法治疗也必须躺上三天,要知道过度用刺激生理自我恢复的魔法治疗反而会让人受到伤害,这和给花多浇水是一样的。不过让雪无痕高兴的是,库斯也好不到哪里去,断了无根肋骨并且内脏受到中度震伤的他充足证明了魔法师在失去魔法时身体的抗打击能力是多么的脆弱。

    这三天也挺热闹的,不说魔法战士班同学的探望,维亚他们也来看过雪无痕。记得当时,维亚拿着雪无痕最喜欢吃的烤肉,缪斯带来了两篮水果,不过后来证实有一篮是给库斯的,这是因为被敲诈替这些东西付账的萨安知道有一篮是给库斯的时候,强烈要求缪斯把这篮水果的钱算给他,不过最后缪斯用两个理由打发了萨安的追账,缪斯无赖的辩解自是贫穷的特派生,根本无视自己口袋中还有足够买上十篮水果的金币,第二点是缪斯击中了萨安的弱点,因为萨安是在自己家开的店中付账,所以他也一文钱没有掏。

    不过来的最勤快的不是这些人,而是……“无痕,今天感觉还好吗?”

    刚想到这个人,她就推开病房的门进来了,布兰妮每天自己的比赛一结束就拿着鲜花来探视病人了。

    这已经是惯例了,雪无痕已经习惯了,他笑着开口道:“布兰妮,今天的比赛不错吧?”

    礼貌上还是要问一下布兰妮的情况才是,跟何况很少与女性接触的铁血男子汉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天下像哈顿那样的天生色狼并不多。

    布兰妮文静贤淑,更是个含蓄的人,现在她眼中的雪无痕像是一个年长的兄长,但又比兄长更亲切一些,“还好啦!”

    其实这几天布兰妮非常容易走神,而在这三天中水系只赢了一场比赛。自从魔法战士班和水系对战之后,雪无痕的影子就一直徘徊在布兰妮的脑海中,小丫头对这种微妙的感觉很是喜悦,却又很是彷徨,总是想着见到雪无痕,一见面,却又心如鹿跳,很是奇怪。

    脸上有着些许红晕,布兰妮轻声道:“明天你就要重新上场了,身体没有问题吧?”

    “当然,我可是打不死的。”

    男人嘛,总免不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强壮,雪无痕也不例外,他还真的挤出了几块肌肉。

    “你总是这么强健。”看到雪无痕的样子,布兰妮真想笑,原来一本正经的雪无痕,也有如此夸张的时候,这可是阿斯特魔法学院,一般人总是会以魔法来显示自己。

    “好亲热。”总会有人来打扰谈话的男女,佩恩自顾自走了进来,“无痕,这几天我们少了你一个人,连输两场,还好今天总算赢了地系,没太丢脸,你倒挺好,还有美女陪伴。”

    布兰妮被说的不好意思,顺手从病床边的柜子上拿出一个水果,以削皮来掩饰自己的难看。而雪无痕也急于转移话题,“那现在情况怎么样?”

    “情况是这样的,”佩恩坐在了病床边,这张一般情况下只承载魔法师的病床一下子要负担两个壮汉的体重,立刻发出了吱吱声。

    “魔法理论系携去年冠军之名,在维亚的带领下,趁你和库斯两败俱伤,连胜我们魔法战士班和召唤系,又干掉了实力强劲的黑暗系,目前以全胜战绩必将进入淘汰赛,明天他们最后一场对决风系,也有很高胜算,可能以全胜进入淘汰赛。”

    停下来喘了一口气,佩恩继续说道:“而召唤系仍保持强劲之势,在库斯缺席的情况下,依旧两胜一负,也占去了淘汰赛的一把椅子,而且他们最后对战地系,恐怕很难输掉。”

    “我们的位置呢?”雪无痕越听越糟糕,三个位子只剩下一个了,他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目前我们占据第三位。”

    还好,按佩恩的话来说,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不过,一向成绩不如意的光明系突然在三连负之后发威,在魔法卷轴的帮助下,三连胜,紧追我们之后,明天要和我们抢最后的淘汰赛的入场券。”

    “魔法卷轴?”雪无痕不解的问,“光明系不是主修光明系魔法的吗?”

    “是啊,在有预谋放弃去年前三甲的比赛后,突然大量使用魔法卷轴,三连胜,真让人出乎意料。”

    佩恩也觉得光明系很阴险。雪无痕笑道:“我们只要明天胜出不就行了,何必想那么多,是不是,佩恩?”

    “倒也是,”明显雪无痕的态度影响了佩恩,“局势很明朗,胜出就晋级,的确不用想太多。”

    聊着聊着天色就晚了,布兰妮和佩恩也只能在探访时间结束时走了。但雪无痕想要安静入睡可不太可能,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会遵守规定,门口的警卫也不可能阻止一个擅长时空系魔法的不良中年人用瞬移术来看雪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