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有什么解释的

    看样子信笺里的内容平平无奇?

    只有这一个原因比较合理。

    转而目光落在了白棾的身上,白棾的目光一直都没有落在信笺上,显然不好奇,慕修寒伸手接过信笺。

    看着信笺上字迹时,眉头跟着一皱,随即缓缓的松开,深邃的眸光更加幽深了。

    而旁人没有看到信笺的内容,好奇心被挠的痒痒,但是在慕天谕和慕修寒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一个他国公主身为质子却不老实的呆在寝宫歇息,而是穿夜行衣在皇宫行走这说明其中一定有内情啊!

    而且恰巧在皇宫之中还有玄冰国的炼丹师也在,这是要传送什么秘密军机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玄冰国的炼丹师包括祭光都没有办法活着回去玄冰国了!

    即便炼丹师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祭光还没有将信笺送出去,但依旧没有活着回去的机会。

    这种情况下都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啊!

    这关乎于一国的安危的事情绝对不能宽容对待。

    在众人疑惑和充满期待的目光中,慕修寒将信笺收入袖中,神色冷漠让人看不出情绪来,目光落向祭光,缓缓开口:“你要解释什么吗?”

    声音平淡的不带一丝温度,祭光的心跟着一抽。

    她那么在乎慕修寒的态度,然而他却表现的这么绝情?

    “没有。”好像是倔强,祭光没有打算开口解释什么。

    甚至白棾交代的那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既然没有什么要解释的,那就起来吧。”慕修寒淡漠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所有人都意外了,这是什么意思?

    身穿夜行衣还搜出信笺没有任何的处置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场的知道信笺上写的是什么内容的只有白棾与慕修寒和慕天谕三个人。

    此时三人的神色都是非常的淡漠的,没有一丝发现大秘密的样子。

    最为惊讶的其实还是祭光,怎么会让她回去?

    她以为是直接将她捉拿起来,严刑拷打亦或者直接将她处死?

    似乎与她猜测的差距太大了?

    祭光的神色中只有惊讶,然而玄冰国的炼丹师惊讶之外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事,还以为小命要丢在这里了,谁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虚惊一场,只是这让他们更加好奇信笺上的内容了。

    祭光一开始的表情明明就是视死如归,那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管她解释什么都是无补于事,但是现实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然而在场的其他人却一脸的失望神色,还以为会有什么劲爆的呢,却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

    在慕修寒要离开之时,祭光立刻开口阻止:“慢着!”

    侍卫很懂眼色的将利刃收了起来,祭光直接从地上站立了起来,她看着慕修寒,眸光直勾勾的不似之前带着闪躲与无限仰慕。

    慕修寒本来平淡的面庞上此时斜飞入鬓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等着祭光说下去。

    慕修寒的不耐,祭光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但是她心中的疑问必须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