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风雪过无痕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煮酒饭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煮酒饭

    “回来了!”严厉的回问声。

    说话的是王谢,在村口远看都能看到他那徘徊的脚步和那一脸不高兴。

    现在见人终于姗姗来迟,语气能好那才叫奇怪了。

    “嗯。”低头沉思细语入声,魂不守舍?

    “你怎么和爷爷说话的!”那么晚才回来就算了,还不知道认个错,我黑着脸你看不到!王谢可谓气不打一处来。

    眼睛转溜溜:“好了,就知道爷爷最好最疼我了,我这不回来了嘛,这您总该放心了吧。”

    发嗲摇手含情脉脉楚楚可怜手上动作好娴熟嘛。

    王谢……没道理啊,几时那么乖巧了。

    “还知道回来!一天到晚都不知跑哪去,老让别人担心。”

    上下打量孙女全身,一会王谢才舒展眉头看向风玉行,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太阳都落山了,再晚点我都要组织人员去找你们了,你知不知道外边有多危险。”还是指着鼻子训责。

    “您怎么知道我们去那边玩的,再说我们这不回来了嘛,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俏皮吐舌头。

    “要不是叶荷跟我说你们打算出去山边玩我至于还等到现在!不知轻重。”这么大个人也不知道注意安全,要不出事当然没什么,要出事可就大事了啊。小女孩还是太好骗了,都没什么戒备之心,哪像我们当年那么多花花心眼。想当年自己老婆还不被自己哄(骗)去山上看月亮,说那晚是独一无二百年一遇的月亮,当然那晚乌云密布他不会说,在山间搭的临时小屋他也不会说,偷偷从家里拿了个小被子说放河边,第二天才帮妈妈“洗好”他也不会说的,羞羞的事他不可能跟王如懿说林林总总,总结一句话:男人的话,信他三分你已经是非常善良的姑娘了啊。

    一顿责备,最后还是经不住这丫头死猪不怕开水烫。

    来,烫吧。

    “好了,饿了吧,回家吃饭去。”王谢虽然嘴上责备,可刀子嘴豆腐心,打是下不去手。

    风玉行冷眼旁观,全程沉默跟着,他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没干什么坏事,人也安全带回。

    可不,要不是有他在,这娘们指不定跑哪儿去了,迷路还不打紧,最重要要碰到猛兽那些岂不是呜呼哀哉,这是个凭“实力”坑队友的人啊。

    当然,在王谢这可不这么想的,毕竟他是男人他知道。不过现在还是有一点放心这个人了,因为他头上顶了个“失忆”帽子,要不然,那可不是一个正常男人怎么的问题,而且一群发疯男人的问题了。

    “小玉,走吃饭去。”

    挽手脚步款款,害得王谢前头加重脚步干吹胡子边瞪眼。

    这自然落入风玉行眼里,不过无所谓了。

    “如懿回来了。”半路光半膀子扛“木桶”一个老者。

    王谢本来一脸便秘,不过这会见了任郑州只能抛下对孙女的不快。

    “嗯,这丫头不懂事,真让人瞎操心。”

    “这不,回来了就好嘛。”当然,任郑州也是知道王谢村头跺脚了一下午。

    “不过外面猛兽也是多,下次别让你爷爷担心了。”任郑州身为长辈还是提醒在身后乖巧的王如懿。

    “好的,谢谢爷爷关心。”说完不忘在背后对王谢做了个鬼脸。

    这么明显,王谢只能摇头嘀咕:“这丫头。”

    “你扛的这个干什么的?”洗澡桶吗?还带嘴呢。。

    任郑州索性放下大桶,揉一发酸肩膀:“上次我不是跟你说了要酿酒来着,这现在做好了准备拿回家去。”

    “葛先生说的那个啊。”

    “可不是,这才拼好,到时记得过来尝鲜。”

    “当然,你几时开始酿?”

    “……”

    半路任郑州王谢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不亦乐乎,似乎没人管王如懿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唤,只得默默在一边静等,谁叫她做错事了呢。

    ……

    天微亮,院门前有轻轻扣门声。

    “来了。”

    开门的是孙三娘,已经不算年轻身形,充满皱褶的手背边抹额头,手上还拿了根柴火。

    “嫂子,是我。”门外抱手直立正是书生打扮的葛展雄,只见他手上提着一个拳头大酒壶子。

    “婆娘,快请先生进来。”

    厨房里任郑州大喊招呼,他现在正忙把刚刚煮好的一大锅米饭倒在簸箕上面。

    簸箕每家每户都有,是必不可少用来装芝麻洒豆子等,眼前这个自然是任郑州自己用竹篾编织,大簸箕是他特意做来装这酿酒米饭。

    不客气,葛展雄不用孙三娘指路直径走进厨房,正好任郑州也刚倒完。

    “这么快煮好一锅了。”人行步音,葛展雄把小酒瓶放角落边就拉袖口上去帮忙。

    “能不快吗,这老头昨晚一宿没睡好,这年纪能有那么个上心东西不多。”孙三娘继续边塞些柴火,不忘调侃老头子。

    “呵呵,这不你说了初步要两锅试试先嘛,家里又没多余锅所以就早起点了。”

    “对了你这酒?”任郑州见进来放角落的东西遂问到。

    “嗨,我这不是还有点,拿来一起小酌一杯。”

    葛展雄当然不是不请自到,任郑州昨晚请来学习酿酒事宜的。

    “客气了。”收回目光,现在可不是想品尝的时候。

    “没什么,这以后估计也不会缺了。”他当然要客气一下,以前没得时机,今天是个好开头。

    说着两人,哦不,三人忙碌起来。

    孙三娘继续放水洗锅,等下继续煮第二锅白米。

    “这儿晾晾刚好。”葛展雄说着,双手拿起木饭勺把簸箕上堆如小山的白米饭一一啄散开。

    任郑州当然有样学样也一起捣鼓。

    “不能太热,当然也不能太晾。”葛展雄一边解释。

    不一会,在两人努力下,手底下干米饭均匀散开,只有腾腾热气升起。

    ……

    “好香!”

    话音刚落,一个小男孩像往常一样屁颠屁颠窜进厨房,活脱脱夕阳下奔跑的小松鼠。

    幸好厨房能容纳六七人,不然以孙三娘此时黑脸早把他轰出去,想想如果可以,厨房绝对贴起幅条,而且特别注明任小浅禁止进入。

    “这不小浅吗,起来那么早啊。”葛展雄蹲坐摆弄,听声音回头笑笑说道。

    “葛先生好。”混了些天学堂,师礼还是有点样儿,任小浅又不是那种猖獗桀骜不驯的人不是。

    任小浅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眼睛诚实盯着簸箕里面,在他看来,这香味是从这个儿传出来。

    “想吃?”任郑州说着铲出一大片锅巴来,他哪看不出这小鬼头的心里九九,他算是看透了。

    “嗯。”点头。

    点头没用,现在他是不可能立马能吃到了,因为孙三娘下一句就无情传到任小浅耳边。

    “去去,赶紧给我先去洗脸漱口再来,蓬松个头发鸟窝一样像什么样。”

    “哦。。。”看一边倒水一边死死盯住自己的奶奶,好无奈啊,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任小浅移开炯炯目光按照奶奶要求去洗脸,不做还不行,除非屁股痒了想挨打。

    看幽怨败走的任小浅,任郑州溺爱一笑,这就是有孙儿的乐趣了。

    任小浅走后葛展雄继续说到:“现在可以拿一些酵母过来了,等下把它均匀搅混在米饭里,等封缸的时候它们好发酵。”

    “好。”

    任郑州起身去拿早已配成功的酵母,一会一个盆子摆在旁边,专注一边看葛展雄搅拌,当然几片大锅巴已经被他放凳子的碗上了。

    “等搅拌完全米饭,等温度适中就可以放缸里面了。”边说边从水缸舀一瓢水,手沾水一甩,在米饭上洒了一些来。

    ……

    “好香。”任小浅毫不矜持,在完成奶奶交代后就无所顾忌捧起锅巴张嘴就啃食起来,这吃相也没谁了。

    其实主要是现场没有葛小雅等外人在,没人?好吧,想矜持也矜持不起来啊。

    不过自从被葛小雅扇了一巴掌后,他知道他和葛小雅之间有了间隙,这也造成从那晚开始他就没和葛小雅一起玩过了。也不是说自己自尊心,主要想玩别人估计可能也许也不愿意和他玩了吧,任小浅看葛展雄背影边啃边想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