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女相66

    入夜,所有人都躺在床上入睡了,唯独尹双双还睁着双眼,大脑在继续运转,思虑过重以至于毫无睡意。

    刚刚走这一路,尹双双足足看见了五拨打着搜寻土匪的名义拦截他们的人,想要继续前行肯定是不行了。

    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方勇这样可以被美色迷惑,变装并不是完全保险,如果有人想要宁杀错不放过,他们就危险了。

    为今之计只能利用方勇是他们自己人的这个盲点,躲在方勇的这个宅子里,来个灯下黑。

    当然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下一步就只能看燕七等人能不能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了。

    第二天,方勇带着大夫上门给尹双双看病,这位大夫就是之前尹双双进京城的时候,给尹双双看过病的那个大夫。

    大夫已经被尹双双提前花钱收买了,加上昨日洛琳琅也随口提了一句听说这位大夫的医术好,果然今天方勇就带着这位大夫上门了。

    尹双双是真的生病,她身体不好,又思虑过重,现在身体特别的不舒服,只是她硬挺着不让人看出来。

    大夫是能从把脉冲分出男女的,不过已经提前被收买了大夫自然不会点破尹双双的女儿身,只是尽心的为尹双双把脉开药。

    不得不说这位大夫的医术还真是很不错。

    就尹双双这个身体,一般的大夫轻易不敢开药,到是这位大夫开的药挺有效的,尹双双喝了一副,就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

    外面方勇心满意足的和洛琳琅说了几句话,虽然很快洛琳琅就躲了回去,方勇也不介意,正经人家的女孩吗,肯定不会和花楼姑娘一样那么热情。

    洛琳琅愿意跟他说这几句话,那肯定是对他心中也有好感,不然不会每次跟他说话都脸红。

    方勇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觉得自己的长相虽然算不上太过俊美,但也是有些小俊的,他以往遇到的女人对他这张脸还是很喜欢的。

    而且方勇在女人面前一向能说会道的,光靠嘴就能哄的他以往的那些女人心花怒放。

    小姑娘虽然长的倾国倾城,能迷住无数男人,不过再美的姑娘只要不是花楼女子,那就是每日呆在后宅里,没见过世面,也没见过几个男人。

    大家闺秀嘛,出门在外都不下马车,一个个单纯的很,被他迷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自以为把洛琳琅迷住了的方勇恋恋不舍的走了,这位洛姑娘是好人家的女孩,肯定不能上来就唐突人家,这点方勇明白。

    方勇是真的动了心思想把这位和心意的美人娶回家,方勇当然可以直接提亲,不过那样比较没有情趣。

    方勇还想着成婚之后两个人可以琴瑟和谐,不能像自己娶得头一个母老虎一样,什么都要管着他,连看一眼别的女人都要发疯。

    既然要和人两情相悦之后再娶人家,就要循序渐进,不能进展太快,反正听大夫的话,美人的弟弟可要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才能继续赶路,他还有时间慢慢来。

    送走了方勇之后,洛琳琅的脸上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像方勇这样的男人,洛琳琅见识得多了。

    天生花心不正经好刺激,看现在被她的皮相迷惑,好像是个很痴情的好男人样,事实上不过就是人还没到手而已。

    如果真被他得逞将自己娶回家,天天看,日日见,再美的容颜也会有失去新鲜感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他就会再碰到第二个让他觉得新鲜的美人。

    所以尽管方勇长的有点小俊美,表现得风趣幽默,又处处体贴,但是洛琳琅反倒对方勇更加不屑,丝毫没有动心的想法。

    这就是尹双双坚持要买一位花楼头牌的原因,花楼头牌因容貌极盛自来便是被男人追捧的对象,追捧的多了脑子就不会因为男人的几句好话而犯傻。

    这要是个普通女孩,就算是长得美没有见识过男人追捧的,也很容易会被方勇这样的男人给迷惑了心智。

    毕竟这时代的男人压根就不懂得什么叫浪漫,更不懂得在女人面前放下身段,猛然碰到一个这样的,还是个当官儿的,可不就容易春心萌动了吗。

    之后的几天,方勇每天都会来一次,有的时候他会碰到洛琳琅,有的时候碰不到,洛琳琅的尺度把握的很好,始终将方勇牢牢地攥在手心里。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方勇破天荒的连着两天没有来,似乎是很忙,等他再过来的时候,虽然依旧和洛琳琅谈笑风生,但是脸上却带着一点烦恼之色。

    洛琳琅端着水果给方勇吃,顺便一脸关心的问他:“方大哥,我看你好像很烦恼的样子,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方勇心里有点美,洛姑娘这是在关心他呢,看来离自己抱得美人归的那一日不算远了。

    心里想得美,方勇的脸上却没带出来,而是依然带着烦恼的表情,开始和洛琳琅诉苦,有的时候男人对女人诉苦更容易亲近女人。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咱们县突然来了很多灾民,说是不远处受了灾,颗粒无收。

    那地儿的县令也是个又蠢又贪的,受灾好几年却不知道打个深井,弄得现在一点水没有。

    地里头的庄稼浇不上水可不颗粒无收,今年更是严重的连喝的水都没有了,那当县令的也不开仓赈济灾民。

    为了政绩不往上报受灾的事,老百姓遭了灾本来日子就不好过还要如数缴纳税款,这不逼人死去吗。

    弄得那些灾民没活路了就集体离家,要去京城讨一条活路。

    这一路上边走边要饭的,弄得这些灾民经过的城镇村庄都不安宁,我这两天都忙着维护治安去了。

    这人要是饿极了,什么道德,什么人性就都顾不得了,为了填饱肚子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这要是不看着点,谁知道这些灾民们饿极了的情况下会做出什么来。”

    洛琳琅的脸上适时的露出了惊讶和同情的神色:“那这些灾民也太可怜了,他们本来就受了灾,如今还要去京城,手里又没有银子,可不是要是饿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