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聊天

    “将军!哈哈,看你这只车哪里跑?”

    夏都,海边,两位老者一边看着门外孩子们在海滩上玩闹,一边乐呵乐呵的下起了象棋。⑥八⑥八⑥读⑥书,.□.≠o

    一位老者浑不在意的看着另外一位老者的身后,“咦,小谢,你怎么从京师过来了?”

    老者闻言刚到回头看,这位老者就飞速的在帅的旁边放了一个士。回头老者一回头见没有人,一愣之后立刻就反应过来,转回头一看棋盘,然后就哈哈笑起来了!

    “你这个老家伙,好不容易玩回棋,你还耍起了无赖,不下了,不下了!”

    “我怎么耍无赖了,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这位老者笑呵呵的说道,“天上掉下来一个卫士,你将军不成,我可就要吃马了!”

    “呵呵,老无赖想吃就吃吧!”老者浑不在意,他转头瞄向了门外的大海,突然若有所思的说道,“要说起耍无赖,孙祖杰现在应该是在耍无赖吧?”

    “怨不得他,把那几个企业交给他,以他的性子肯定要折腾一番。可是你也看到了,地方要是不配合,他是做不成事的!”

    “不配合也可以理解,一下子下岗那么多人,这些人拿华投没有办法,到时候还得找地方!”

    “没有大局观!怪不得孙祖杰要将他们的军,搞成这样,他们也好意思打电话过来告状!”

    “唉,孙祖杰不乐意跟东北打交道看来是有道理的,华投摸底了半年,才小心翼翼的对规模最小的冰仪动手,没想到还是出了事,阻力太大了!”

    “前些年咱们对改革开放没底,所有才有意的留下了东北这个后手,没想到却害了他们!

    搞成现在这种积重难返的局面,从上到下都有责任。孙祖杰跟闵总说要下狠手,我原来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搞不好还真要这么做才行!”

    “不好做呀,社科院和劳动部联合做过一个测算,东北企业要想脱困,需要下岗几百万人,这件事要是做不好,会动摇根本的!”

    “华投资讯部也有一个类似的报告,他们的报告更悲观,他们认为东三省在市场经济下衰落是必然的,你有没有看过报告?”

    “我已经看过了,我听说这是孙祖杰前两年授意做的调查研究。【≤八【≤八【≤读【≤书,.▽.o√课题组对东北各级地方政府,老百姓和企业等等都进行了实地调查和拜访,很有代表性,论据相当扎实,唉,结论也让人触目惊心!”

    “孙祖杰之所以进行这么激烈的改制,应该就是基于这份报告。职工不满,地方政府不管,他来这么一招釜底抽薪看来也不算意外!

    这件事不能让他做成了,要不然影响就太坏了,看来还得从地方上下功夫!”

    “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还真说不准,要是他铁了心推行,冰电冰重也许还能扛得住,其他两个企业肯定不行!”

    “也是,孙祖杰流露出来的意思也没把这几家企业当回事,现在华投底气真足呀!”

    “呵呵,说起华投,最近他们怪有意思的。孙祖杰这小子一来夏都,见了谁都叫苦。华投的那些专家更是见了谁都哭穷,这一唱一和配合得不错呀!”

    “按理说,孙猴子干得好,应该获得更多的资源,可是现在的问题是大量的资源错配,他现在才叫苦已经很有素质了。

    这段时间外面对他的说法有些多,我估计他也有些不安,于是就来了这么一出,这样我们就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呵呵,这小子一肚子鬼主意,能想出这些也不奇怪。他现在压力确实很大,但也怪不得别人。

    京师的摊子铺得那么大,连我都担心,可见他做事的节奏还没有掌握好,甚至有些好大喜功!”

    “他这是第一次下地方,节奏掌握得不好并不奇怪,但是也算不上好大喜功。

    他的说法很有道理,京师情况特殊,现在这种大洗牌的机会十分难得,不乘机多做点事太可惜了!

    京师各项改革已经启动了一段时间,也没出什么大纰漏,甚至可以说比较顺利,可见他的工作还是得力的。”

    “他用的几个人也很得力!李昊大家早就知道,没想到他找来的那几个局级干部会那么出色!”

    “自己有能力,又会用人,而且做事也很有分寸。京师这段时间的调整,他除了经济干部以外,其他基本不管。

    这一点难能可贵,现在京师执委会一团和气,对他的工作非常配合,跟他这个态度很有关係。”

    老者站起身,静静的看着窗外,半晌之后才说道,“你说得我都知道,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同志,可就是有些锋芒毕露了。

    有人说他是老铁第二,又有人说他是一把双刃剑,呵呵,很有些意思!”

    “我这半年多以来,跟孙祖杰同志接触比较多,对他的性格也有了一些了解。

    我长期主持组织人事工作,见过不少这样那样的同志,可是孙祖杰这样的人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可以说是独一无二。

    孙祖杰第一个特点就是十分自信坚定,甚至可以用坚如磐石来形容。他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谁也拦不住,为此宁愿犯上也毫不在乎。

    他这些年闹出来的风波,都是因为做事引起的,而这些事该不该做往往争议都很大,但是过些年一看,往往他是对的。”

    “你这一点说对了,前些年的风波虽然不是我处理的,但是整个过程我都看在眼里,最后证明真理在他一边。”

    “是呀,当年那件事真是让人触目惊心,要是……”

    “唉,算了,不说这个了,你继续!”

    “孙祖杰第二个特点是骄傲。虽然孙祖杰平时话不多,性格也比较温和,轻易不说重话,但他是傲在骨子里。

    而且最奇怪的是,他的骄傲还是对外不对内,这一点从他对港岛和利半城的态度就可以看得出来。

    坦率的说,跟他第一点有些相似的同志还是有一些的,但是他这第二点,绝对是独一无二。”

    老者点点头,“你说得没错,这些年垂头丧气的人我也见得多了,他这样的确实没有。

    廖老在世时就非常欣赏孙祖杰这个性格,说他这是大国心态,气度非凡,廖老认为孙祖杰能有今天的成就,跟他这种独一无二的气质很有关係。”

    “孙祖杰同志的第三个特点,就是他一直非常冷静。这表现在很多方面,在政治上如此,在经济上如此。”

    “也不尽然,他在感情上就不太冷静,这一点你怎么不说?”

    “我一向认为私生活不检点的人未来很容易走向堕落。但是实事求是的说,孙祖杰那件事,情有可原。而且他们现在也已经分了手,我就没有必要再提这件事了。”

    “你继续!”

    “他的第四个特点就是胆子很大,有时候为了做事甚至会不择手段,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呵呵,这件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他是典型的开拓型人才,做事的时候就绝不能循规蹈矩。

    可是开拓的过程中,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很多时候要等出了问题才能知道。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一定要宽容,只要一心为公,无心犯了错误,也不能苛责,绝不能让愿意做事的同志寒心。

    但是具体工作时,也要对故意钻空子的行为予以严厉打击。时代进步了,你们监委工作也要与时俱进呀!”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