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475章 冷落的御宴

第1475章 冷落的御宴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转瞬酒宴半酣,热闹喧哗举杯畅饮,众多宾客全都喝的有了几分醉意.

    就在许多卿侯名士酒足饭饱兴意正浓,准备爬起来去舞池中央和歌姬舞姬来一曲贴面舞的时候,一直不曾有大动作的始皇帝突然轻轻的敲了几下案桌,身后一个内侍拿起木锤敲响了挂在身后的一排编钟。

    “当~~”

    在轻音悦耳的钟声当中,整个大殿的热闹喧哗瞬间安静下来,就连在大殿的舞池中央轻歌曼舞的一群舞姬也都迅速退去。

    “今日盛宴,朕是为感谢范氏、温氏、郑氏和西门氏四位家主献朕之煤铁水泥工厂,我大秦虽以军功为荣,但对于天下百姓也一视同仁,士农工商各行其业,贩夫走卒各司其职,有功当赏,有过当罚,此乃我大秦法术治国之根本,四位家主虽为商贾,但却饱含拳拳报国之心,将如此丰厚之财物拱手与朕,此乃不输于开疆拓土之功勋,而近日,左相提请推行新勋爵法案,朕也感觉正当其时,因此对于四位家主,朕除开粮田房产的赏赐之外,另有勋爵加封,赵擎何在?”

    “臣在!”一身内侍常服的中常侍赵擎赶紧站了起来。

    “宣读朕对四位家主的封爵,明日一早将诏书送去报馆,将其登载于最新一期大秦都市报上,以最快速度通传天下,好让世人知晓四位家主之报国义举,亦知晓朕对于爱国商人的封赏和奖励!”

    “臣遵旨!”赵擎从身后一宫人手中取过一卷制作精良的御诏,缓缓展开之后开始大声朗读。

    “始皇帝诏令:定陶范氏、太原温氏、新郑西门氏、邯郸郑氏四氏捐巨资于国,秉爱国大义,展义商情怀,实乃商界之楷模也,为嘉奖四氏之爱国热情,朕特赐四氏义商之名,同时封范顒、温固、西门泰、郑安四位家主二等乡候爵位……”

    “定远侯范顒,观平侯温固,易阳侯西门泰,保安侯郑安……”

    “皆在京师赐侯府一座,封食邑六百户,赏粮田三十顷,房产五十亩,骏马二十,奴仆五十,其余封赏和车马仪仗皆由礼部按照新勋爵法案拟定赏赐……”

    诏书念完之后,整个甘泉宫安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大部分人都脸色呆滞嘴巴张大足可以塞进去一个大鸭蛋,另还有许多人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儿掏耳朵,恨不得把耳蜗都挖出来。

    范顒四个白胡子老头儿已经完全灵魂失控了,双眼无神的看着赵擎,满脑袋嗡嗡的只有血液在奔流的声音,一阵一阵的让他们感觉整个身体有一种爆炸的感觉。

    陈旭神情自若的慢慢喝酒吃菜,咯嘣咯嘣的吃着一碟油炸胡豆,清晰的声音特别刺耳。

    “贤婿,老夫……老夫没有听错吧?”

    本来还老神在在啃着香酥鸭腿的蒙毅张大嘴巴,手中的鸭腿掉地上许久才回过神来,满手油腻的一把扯着陈旭的袖子低声问。

    “怎么,岳丈羡慕嫉妒恨了?”陈旭看着为了今日晚宴特地穿上的一套崭新锦袍被老丈人摸了一把油,脸皮抽抽没好气的说。

    “废话,老夫从十六岁当兵入伍,然后一路升至上卿,年轻时挣下一些军功,到现在也不过是少上造,距离侯爵还有八竿子远,几个鄙赖的商人捐献一些钱财,竟然就能爬到老夫头上去拉屎拉尿,陛下这般封侯,以后让满朝文武和王侯公卿如何服气?”蒙毅吹胡子瞪眼睛的低声嚷嚷。

    “岳丈可有数亿家财捐献?”陈旭用餐巾擦着袖子不屑的问。

    “没有!”蒙毅黑着脸摇头。

    “那不就是了,没钱还说啥,别人花钱买的,有啥好不服气的,再说新勋爵法案推行,二十级军爵变成了六级十七等,除开亲王和郡王之外,还有十五等爵位,岳丈的少上造军爵折算下来至少也是一个乡侯,您有啥不开心的,小婿觉得您应该是赚了吧!”

    “咦,你这么一说也似乎有道理,虽然是个乡侯,侯爷怎么也比少上造好听一些……”蒙毅想通之后有些开心的点头。

    “唉,只可惜老夫既无家财又无军功,新勋爵法案也好,旧军爵法令也好,老夫都沾不上!”坐在另一边的冯去疾略微哀怨的揪着胡须叹气。

    “冯相何须如此,卿相公侯并无多大区别,做一个有势无权的侯爷也不过是得一名声罢了,哪有秉持朝堂中枢大权在握快活,看看咸阳这满城故老侯爵,有几人见到冯相不要拱手问好礼貌让行,钱不如势,势不如权,勋爵法案不过是安抚天下民众,但真正治理天下,还是需要任选贤能,军功授爵受官,那些武夫杀人可以,治国岂不乱套,大秦到了眼下的地步,军政分离才是唯一的出路,只要冯相兢兢业业,哪怕身前无爵,死后说不定还会追封一个国公,照样封妻荫子,保冯氏几百年安稳……”

    “真的?”冯去疾激动的手一抖扯下来几根胡须,蒙毅也一下把头伸过来,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盯着陈旭。

    “我在给陛下的勋爵法案补充条款之中提到过这件事,大秦爵位珍贵,陛下不会轻封,而国公就是除开皇族之外的顶级勋爵,普天之下大约也只有去世的上将军能够得到,如今推行新军爵法案,我大秦所有新旧贵族都需要重新拟定封爵,我想陛下也会考虑去世的上将军和通武侯甚至是李斯,为几人重新追封爵位,此事虽然是猜测,但想来八九不离十,过几日说不定陛下便会安排,一旦有了这个开端,日后追封勋爵恐怕也会成为一种惯例,不过此事二位勿要传播出去,陛下尚未定论……”

    “好好,如此以来,老夫说不定死了还能得一个尊贵封爵,不仅能够光宗耀祖,还能让我荫蔽我冯氏后辈!”冯去疾高兴的连连点头。

    “难怪补充法案会被陛下藏起来……”蒙毅也恍然大悟,眼珠子一转催促说,“快说说补充法案还有哪些条款?”

    “陛下还未同意,现在不能说!”陈旭摇头一口回绝。

    因为此时整个酒宴之上已经吵嚷一片,无论是皇族还是官员名流,全都被始皇帝这道突然的封侯谕令震惊的控制不住情绪,商人封爵,在大秦从未有过,而商人地位低贱,也是天下共同的认识,但今天,始皇帝竟然一口气封了四个商人为侯爵,这件事一旦传开,将会引起天下非议,更会令士族阶层愤怒。

    自古以来,士族便不屑与商贾为伍。

    但从今往后,无论是官员大夫又或者是百家门徒,看见这四个商人都要毕恭毕敬的呼一声侯爷。

    卧槽,简直不能仔细想,一想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面对如此群情激奋和喧哗吵闹的情形,陈旭自然不会将补充提案中将来这些商人还可能实封诸侯国的条款也提前透露出来,不然就连冯去疾和蒙毅说不定都会跳起来反对。

    “草民多谢陛下厚恩!”

    在吵闹之中,四个老头儿也在赵擎和几个宫人的引领下来到始皇帝面前伏拜谢恩,面对如此刺激的一个消息,四个老头儿几乎已经激动的浑身哆嗦快走不动路了。

    “四位爱卿请起!”始皇帝站起来走到范顒四人面前,亲自将四个老头儿挨着扶起来,上下打量一番之后笑着说:“诸公都比朕年长,皓首白发还能四处奔波经营,实乃康健长者,令朕羡慕也,我大秦爵位珍贵,往日侯爵都需灭国之功才能封之,但四位爱国义举着实令朕感动,特此破例,日后还请四位爱卿兢兢业业替朕治理这些企业,努力炼制钢铁水泥,支持朝廷的各项工程和建设,方不辜负朕的这一番殷切希望!”

    “草民遵旨,以后必定肝脑涂地以报陛下!”四个老头儿老泪纵横的一起点头。

    “呵呵,诸公已是侯爵之尊,何故还称草民,当要自称臣下是也!”始皇帝温和的笑着摆手。

    “是是,臣等遵旨!”四个老头儿赶紧再次拱手谢恩。

    看到如此情形,甘泉宫的喧哗吵嚷之声又慢慢消停下去。

    封赏谕令一出,再无转圜余地,此时即便是许多王侯公卿和朝堂重臣不满,但已经没有了更改的机会,这不是朝堂议政,而是始皇帝的最终决定。

    因此看着四个哭的稀里哗啦擦着眼泪的老头儿千恩万谢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受邀前来参加酒宴的宾客大部分人也没有了吃肉喝酒的心情了,方才醉醺醺还准备爬起来和宫中的舞姬跳几曲贴面舞的王侯公卿也都酒意全无,一个个唉声叹气的相顾两无言,无精打采的酒杯都举不起来。

    十亿大礼包,换四个徒有名分的侯爵,其实在陈旭看来完全就是朝廷赚大了。

    但对于大秦这个尊崇军功的国度来说,对于已经习惯了商周礼仪传承和上下尊卑等级习惯的百姓来说,四个商人封侯这个奖赏明显太过了,完全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心理准备。

    酒宴到此开始冷落下去,而始皇帝封赏完四个老头儿之后,随便吃了一些饭食之后就摆驾回宫休息去了,剩下由一群皇族作陪,酒宴于是更加冷落,吃吃喝喝无人说话,于是本来平日一场至少需要两个时辰的皇宫御宴,今天拢共一个时辰都没有便散了,在赵亥赵婴赵成以及扶苏胡亥等一群皇族的礼送之下,前来饮宴的宾客各自散去。

    戌时刚到,停满了马车奴仆的皇宫东门很快就便的空旷起来,而出来的宾客也几乎全都黑着脸互相告辞离开,弄得值守宫门的禁军都一个个满头雾水。

    “公子请留步,勿用远送!”

    陈旭和四个老头儿在扶苏的陪同下出来的时候,广场上的车马已经几乎走光了,清河侯府的一群侍卫赶紧牵着车马过来,陈旭也与扶苏拱手告辞。

    “太师走好,四位也请安心回去等待,明日父皇的封赏诏书便会送去商会通传,扶苏就不远送了!”

    大公子扶苏作为始皇帝的安排的晚宴礼官,在宫门前拱手相送。

    “多谢公子相送,我等告辞!”

    陈旭上车,四个老头儿也各自有家仆驱车过来迎接,一番简单的告别之后,五辆马车在一群侍卫的护送下踢踢踏踏沿街而去,很快就消失寒冷空旷的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