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十五章 火种

第十五章 火种

    十年前,青鸟传檄,苍狼远征。

    妖族圣后立下千杀碑,火焚了天下最大的妖兽买卖据点——吴国安南城。

    旷世之战后,月亮城的妖王狼图命令众妖在安南遗址周围掘土掩埋灰烬。倒不是为了毁灭痕迹,而是一旦风起,这些灰尘飘散开后,花草树木庄稼要遭殃。如果吴国闹饥荒,灾民潮水般涌过来,十万大山将面临更大的偷猎压力。

    因此,原安南城所在出现了一个环形湖泊,中央矗立着一个巨大土丘,宛如坟茔。十年过去了,水草丰茂,金鳞跃波,可土丘依然寸草不生。

    圣火之威,一至如斯。

    天台宗外门弟子像没头苍蝇一般乱哄哄跑下山,见到了四名雷劫修士凌空立于宫殿之上,清凉山之主雷长老驾临,又吃下了定心丸,开始恢复秩序。

    那些跑得远到了草原边上的,有人仿佛傻狍子似的驻足,犹豫不决,有的则慢慢望回走。显然,他们被肖尧克打怕了。

    稍微仙风道骨,修士斗法哪怕身受重伤,也能潇洒维持一个体面。败在更高妙道术和更深厚的修为之下,不丢人。哪像那厮,抓起人就朝地上一掼,跟摔小鸡仔一般。端的太粗鲁太凶恶了,让人颜面扫地。

    隔岸观火的仙师们也安定下来,聚集成堆。

    有人发觉劫云消散了,议论道:“吴王孙高深莫测,我看要比晏弃强,是当之无愧的青年修士第一人。”

    有人则撇撇嘴,用手指了指大火,道:“切,你忘记了一个人……他几句话就让昆仑奴开悟,吴王孙破境,赤手空拳破山……”

    旁人插话了,七嘴八舌。

    “肉身强,未必道法厉害。”

    “道法不厉害?你是火系修士,也弄出一场连水都熄灭不了的火看看?”

    “哈,今天能够见到吴王孙、昆仑奴、雷前辈、肖尧克,贫道真的开了眼界,荣幸之极。”

    “哎呦,你们发现没,肖尧克不就是逍遥客的谐音吗?啧啧,天地一沙鸥,宇宙任逍遥,好不令人神往。”

    “俺滴个娘亲!呆会儿打起来,俺们得站远点,别被拍成了肉泥……”

    掩埋衣裳的“坟头”上,火苗渐渐变小。

    吴王孙的目力何其敏锐,抬手一抓。一点火星飞出,火苗立即熄灭,冒出缕缕青烟。

    那点火星比芝麻还小,呈青白之色,格外炫目,散发出微弱却酷烈气息,悬停于手掌上面一尺处,缓缓下降。

    吴王孙手掌上腾起一层气状“白纱”,托住了火星。

    然而,火星略微阻了阻,随即融透“白纱”,缓慢而坚定地继续下沉。

    一层“白纱”再次腾起。

    距离五尺远的雷鸣感受到了炙热,面孔凝重,道:“贤侄,小心!”

    吴王孙点点头,回答道:

    “肖尧克施展了火球术,这是其中的一颗火种。好厉害,竟然可以烧穿我的罡气……法门一般般,但火种太强大了,无物不融,无物可熄,只能让它自己燃烧殆尽。如此霸道的火种,除了道藏里记载的三昧真火,在人间只有妖族圣后火焚安南时出现。我去过安南湖几次,感觉它与圣火遗留的气息截然不同……”

    “哼,一个小小的火系野修敢来我天台宗撒野,简直不晓得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

    雷鸣鼻孔里冷哼一声,拱手道:

    “吴贤侄,先聊到这里。待我拿下肖尧克后,再邀请你上清凉山做客。”

    吴王孙笑道:

    “肖尧克才区区脱胎境,自然不是雷长老的对手了。不过这小子刚刚从我手里骗走天梭,你们得提防他逃跑,须把上空封死了。”

    “好,拿下那厮后,定帮你追回天梭。”

    雷鸣说完,径直离开。尽管吴王孙放浪形骸,天下闻名,可他实在忍受不了一个大男人顶着一头波浪卷的妩媚造型。

    “那敢情好。”

    吴王孙微微一笑,凝视着手掌上方。十数息后,火星融穿了五层罡气,一点点黯淡,终于熄灭消失。

    马车重新启程。

    青楼众女半张嘴巴望着吴王孙,还没有从震惊里苏醒,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们不懂什么法术、雷劫、圣火、火种……只知道公子爷很厉害。却不知道,他可以厉害到这种程度。刚才来的可是清凉山老神仙耶,居然被公子喊一嗓子就按下了云头,恭恭敬敬站立一旁说话。

    吴王孙宠溺地拍了拍一脸懵懂的翠翠面颊,闭上眼睛懒洋洋往座背一靠,传音入密。雷劫修士的耳朵很灵敏,得提防。

    “昆兄,慢些行……肖尧克肯定另有脱身之法,不会使用才到手的天梭。哈哈,如果我被五名雷劫修士围困,又该怎么做?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散修,火种气息里的那股光明凌厉之意竟然与圣火如出一辙。如果他是圣后传人,今后将免不了与我一战,与天下一战……

    “方才的劫云一多半因我而生,一小半受肖尧克感应,才叠加出如此奇异的模样。他也快渡劫了,可毫不犹豫送出抵抗天雷的法宝雷芯木交换,说明身体或者功法一定非同寻常,不惧雷劫。这厮穷疯了,缺乏灵石法器。按理,他不该这么穷呀。就算抢,也用不着公开抢劫天台宗招惹麻烦,里面必有隐情……”

    “咦,前方出现了一股冲天杀气,逍遥侯来了。呵呵,狭路相逢……昆兄,你不是渴望与金刚一战吗?眼下是最好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家店了。我们总不可能打上侯府去,即使去了,人家好酒好茶招待,不应战,也只能干瞪眼。不过,你抢攻三招之后必须退回。金刚不像修士,专为战斗而生,非常危险……”

    ……

    天台宗外门宫殿烈焰熊熊,被水柱一冲,火势小了许多,烟雾却更浓了,夹杂着水汽尘灰。水流顺着山坡四处漫延,小溪一般。

    大部分弟子跑到了草原上,小部分胆子大的站立山坡下。只有一个女孩子一边哭喊,一边跌跌撞撞往坡上爬,快靠近宫殿又被热浪逼退,脚下一滑摔倒在泥泞中,样子极其可怜。

    她喊些什么,姐夫?

    雷鸣莫名其妙,转念一想后恍然大悟,应该是嗟乎吧……这才我天台宗最忠诚的弟子!瞧,别人都躲得远远,只有她一个人伤心欲绝地去救火。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