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十四章 圣火

第十四章 圣火

    由云彩汇聚成的“独眼”渐渐模糊,哪里来哪里去,朝四面八方散开。

    风停了,灿烂的阳光洒下。

    呆头鹅一般仰望天空的众仙师瞠目结舌。

    尼玛,吴王孙是自行散功消劫,还是冲击一重天劫失败了?

    劫数即关口,过一劫便登上一个新台阶,过不了就身死道消。况且,雷劫不是你想渡就可以产生的,需要修行日积月累,到达了一定契机才能够引发。曾有人在渡劫前突然畏惧,散功以逃避,从此一蹶不振,无法第二次引来雷霆。

    吴王孙不是普通人,想必本次散功了,下一次还能冲击。

    可他引发的,并不止一重天劫。

    “独眼”周围的云彩厚重奇怪,于灰暗阴沉的底色里露出丝丝血红,显得格外凌厉威严……

    吴王孙轻快地走向马车。

    野宴器物被收拾好,昆仑奴也收起了黄金杵,端坐于车夫位子上执缰以待,几名女子则缩在车厢里胆怯张望。

    只有翠翠一直盯着心上人,似乎不知道周围的仙师狼奔豕突,天台宗外门浓烟滚滚,呐喊连天,爆发出阵阵可怕巨响,时不时有飞剑划破长空……

    马车调转方向,朝来时路行驶。

    吴王孙一揽纤腰,爽朗笑道:“翠翠,送你回家乡,开心不?从此,你可以随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唱歌,跳舞,弹琴……”

    翠翠身子一颤,急问:“你,你这是……要回去修行了吗?”

    男子道:

    “是呀……被肖尧克点醒,我一定要在四年内踏过九重天劫,闯天宫瞧瞧。不过,前三劫挺容易,越往后越艰难,需要宗门的支持……”

    翠翠神思恍惚,一线泪珠悄悄顺面颊流下,哽咽道:

    “你可知,我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风流浪子有一点摸不着头脑,赶紧安慰。

    “哎呀,怎么哭了?最近发现你好像水做的,动不动就流泪。哈哈,放心……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会经常来看你的……对了,你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翠翠的身子剧烈颤抖,抽泣道:

    “我最喜欢的,是安静地呆在你身边。此外种种,荣华也罢,风云也罢,全没有意义……我只是一个凡俗女子,目光短浅,不值得看望。那只能见到我一年年容颜衰老,而你始终年轻如昔,总有一天厌弃。不如,别送了,保留这份念想吧……如果你飞升,就到翠翠的坟前点燃三炷香告诉……我会很开心,真的……”

    直娘贼,凡俗女子就是一个玩物。要她走就走,要她留就留,居然敢胡说八道干涉仙师的行为,影响心境!

    两个从马车旁跑过的修士闻言,本能地恶狠狠瞪了翠翠一眼。他们晕了头,忘记了这是吴王孙的私事。

    昆仑奴面无表情,鞭子一卷。两名修士变成两个黑点尖叫着直入云天,可比靠两条腿逃跑快多了。

    沉默良久,吴王孙道:

    “翠翠,先送你回乡安顿家人,再一起去吴国好不好?我教你学习修炼,很容易……”

    女子怔住了,咬了咬嘴唇,艰难道:

    “不可以的……我出身青楼,低微卑贱。这样一来,你将被天下人笑话……”

    吴王孙哈哈大笑,道:

    “你一直是清白的身子,干净的心,胜过了人间无数。我若在意他人目光,任由心爱之人流泪,那便枉做男儿,还修个屁行!”

    翠翠泪如泉涌,一边抹,一边软软靠上吴王孙肩膀,嘤咛道:

    “我会好好修炼的……”

    五个道人飞临草原上空。

    吴王孙叫马车停下,站起身仰天拱手,大喊:“来的可是雷长老?”

    历经五劫的虬髯道人雷鸣降落马车前,另外四名二三劫修士未得到他指示,警惕地围住了外门宫殿的上方,没有进一步行动。

    吴王孙跳下马车,躬身长施一礼,道:

    “小侄吴王孙,这厢有礼了。话说上次听松会上,雷长老大公无私,提出了修炼不可以只关注法力的观点。像有些关口,比方说开光境冲击融神境,神识强大将事半功倍。小侄揣摩日久,竟也有了小小心得……南海派剑走偏锋,以修炼神识为主,法力为辅,固然不可取。但我辈修行,仅仅让神识随着年龄与修为的增长而自然增长,似乎也有一点问题。唯独雷长老所言,真知灼见,振聋发聩,暗合癫仙人飞升前的言语……”

    这个面子,给得太大了!

    别看雷鸣是天台宗的五劫长老,辈分大,境界高,资格老,在吴王孙面前则屁也不是。难为对方还记住了他名字,搔中了痒处,作为长辈恭恭敬敬对待。

    其实在听松会上,雷鸣人微言轻,没几个搭理,连泡都没有冒出一个。吴王孙惊才绝艳,随着对方当日的话一通胡扯,竟也头头是道。这么做,无非想为正在大肆抢劫的肖尧克争取一点时间罢了。

    雷鸣抚须开怀大笑,道:

    “吴贤侄,你压抑修为不渡劫,骗得天下人好苦。为何今天又要散功消劫?不用担心,我天台宗亲自为你护法。”

    吴王孙环顾左右,苦笑道:

    “雷长老为我护法,愧不敢当,自然是最放心不过了。但渡劫最怕惊扰,你们这儿也太热闹了一点……”

    雷鸣尴尬笑道:

    “不知哪里跑出了一个野修闯馆,实乃疥癣之疾,何足挂齿。等我处理完这档破事后,再与贤侄畅聊……”

    他走开两步,突然又问:“对了,你这劫云,怎么与普通天劫不一样?”

    吴王孙跟上去一步,道:

    “小侄也正为此事疑惑,刚巧得遇雷长老,恭请一同参详参详。话说这雷劫之云,乃天道感应而生。天地为炉,阳气为火,为水,雷电孕育其中……”

    这番话没完没了,从源头说到源尾,简直是一本精准的教科书。

    雷鸣急得差点跳脚,却只能强忍。好比自家房屋着火,还进了强盗,偏偏被一个得罪不起的人拉住了嘘寒问暖。

    天台宗外门宫殿冒出的浓烟越来越大,轰然火起。

    天空四名道人中的一个掏出符纸向天空一扬,合抱树木粗的水柱冲下。

    怪的是,火焰只被水柱短暂压低,随即又蹿起老高。半盏茶后,一张黄纸孤苦伶仃从天空飘落,水符没水了。

    黑烟白汽遮天蔽日,火焰熊熊。

    在噼里啪啦的声响中,殿宇一间接一间倒塌。可怜四名雷劫道人站立于火焰上方,灰头黑脸,仿佛成了四串干巴巴的烟熏腊肉。

    蚂蚁似的天台宗弟子从宫殿里争先恐后逃出,惊惶大叫:“三昧真火,水浇不熄,土掩不灭……”

    那些衣裳着了火的弟子不就地打滚,而是赶紧脱下,弹跳躲避。几名女弟子露出了白生生的胳膊,歇斯底里尖叫,画面香艳诡异。

    很快,众仙师注意力从女弟子的白胳膊转移。

    只见丢弃地面的几件衣物,无论用刀剑拍打还是撒土掩埋,总不熄灭。明明快堆成一个小坟了,可晃晃悠悠,坟头又冒出小火苗。有人拾起一把剑丢上面,十数息后就熔化成了一摊铁水。

    无人不倒吸一口凉气!

    连吴王孙也眨巴眼睛,一时间忘记了讲话。

    偌大草原上乱哄哄的几百人顿时变成了泥菩萨,目瞪口呆,脑海里不约而同蹦出了一个可怕字眼,圣火!

    妖族圣后当年烈火焚城,岂止水浇不息,土掩不灭,连石头都烧成了灰。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