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十三章 乌云盖雪

第十三章 乌云盖雪

    培育了十几年的天尸被毁,碧玉蝉失窃。逍遥侯震怒,下令彻底查清楚。

    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线索指向了东南一隅的死对头姬国与南海派。

    可巧云溪谷一场大火后的第三天,在姬国芙蓉城的荟珍阁里,冒出一位黄脸汉子大声嚷嚷购买“厉侯是不是金刚”的消息,名叫肖尧克。隔日,南星在番州遇刺,南海派随即进入了紧急状态,满天下追捕肖尧克。

    刺杀南星,谁都有可能,可一直无人承认。而名不见经传的肖尧克卷入其中,里面的关系颇令人云里雾里。

    他到底是仇敌,还是刺客?

    化繁为简,计算时间与行程,肖尧克具备了云溪谷作案的重大嫌疑。

    因为作案人明显朝姬国方向去了,侯府高手便只在一溪之隔的阳武县顺便走访了几天,并没有惊动县衙。谁料想,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情况越来越复杂诡异,线索如同拽毛线团一般,越拽越长……

    云溪谷大火前的月圆之夜,阳武县坟山爆发了一场浩大的仙师之战。整座山的坟头全部掀开,树木折断,白骨遍地。

    从手段上看,是守护天尸的开光上境鬼修白无常所为。

    那一晚,还有一个人独自去往了坟山,阳武县捕房的白役楚凡。

    一场你死我活的惨烈战斗,究竟谁幸存了?

    一个月后楚凡归来,置办庄园。

    而白无常呢,并未在云溪留下尸骨,极可能早就完蛋了。

    追查楚凡,疑窦越来越多。

    他凭空出现于阳武县,据说是捕头石猛的远房亲戚,暗访后发现是一派胡言。

    楚凡的路引上注明原籍云梦,又在楚园大肆安置云梦流人,人称云梦公子。以其做派与身手,加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银,该属于上层公子了,偏偏云梦国内无一人知晓。

    他与云梦到底是什么关系?毫无头绪。

    一个尊贵的仙师,怎么降低身段做了白役?勤勤恳恳,巡街暗访什么的忙得不亦乐乎,并非简单做做样子。

    难道,入红尘历练以求开悟?

    又是何门何派的,抑或散修?

    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与天尸之案脱不了干系。

    除了月圆之夜疑似杀了白无常外,楚凡回阳武后只呆了几天就匆忙走了。离开的那日,恰巧云溪谷大火,天尸被毁,碧玉蝉失窃。

    他才是第一嫌疑人,肖尧克只能排第二。

    再继续深查,发现县令李文在月圆之夜的仙师之战后,竟然压下了这个重大情况隐瞒不报。无巧不巧,其父亲李光明曾为阳武县令,十年前因为云溪谷的天尸丢官,告老回乡没几日就病故了。

    ……

    听完刘先的讲叙,逍遥侯沉思了一会儿,冷笑道:

    “现在的县令李文居然是李光明儿子,难怪本侯看青云郡呈送上的官员选拔名录时心中一动……当年战俘暴乱,李光明知晓情况,三番五次进言。说为苍生计,必须毁灭天尸……哼,腐儒浅陋。他只看到县里面死了几个娃娃,心痛无比。却不知天尸一旦养成,战场上要少死成千上万兵……

    “李光明不是病故,是本侯叫人杀了。想必,这个倔硬的老头临死前把情况告诉了儿子,所以李文千方百计谋求阳武县令之位,以完成老爹心愿。可他对付不了天尸,于是为楚凡大开方便之门。你们也不必再追查了,以免事态扩大,拔出萝卜带出泥,不好收拾。本侯敢肯定,毁尸窃玉的就是楚凡,甚至与肖尧克是同一个人。李文身为朝廷命官,一意孤行,其心可诛……”

    刘先请示道:

    “侯爷,在下立刻派人缉拿李文。”

    “不,他毕竟是一县之长,代表着国家的体面与威严,怎么能随便缉拿?得找个由头,我就不相信他清如水,明如镜。”

    “侯爷,这个……还不太好找。我们的人查过了,李文在阳武的官声非常好。加上才过去半年多,即使想中饱私囊,初期也会非常谨慎,努力做出政绩。”

    “政绩没问题,难道私德没问题吗?”

    “这个,还真有。身为官员,李文喜欢上了兰桂乐坊的歌伎杜秋娘。听说二人如漆似胶,已经谈婚论嫁。”

    “哦,歌舞双绝杜秋娘,清歌绕梁,舞动云霞……这姑娘性情清高,受人排挤。眼下年龄渐长,也该寻个好人家嫁了,唱歌跳舞终究不能过一生……唉,算了吧,把李文贬官了事,其它的不用深究。但楚凡一定要拿下,他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

    “禀侯爷,楚凡出现在阳武县时,只带了一个妹妹楚灵,最重要的亲属应该是她。借住过捕头石猛家一段时间,彼此关系匪浅。后来,又与两名女子李素、燕婉儿暧昧不清。对了,李素还是云梦祭酒李正之女……”

    逍遥侯竖起手掌,打断了刘先介绍情况,道:

    “七七八八的,不必细说。马上派得力人去阳武县,把与楚凡相关的人物抓捕,关押在安全隐蔽的地方,好生招待。记住,一定要悄悄进行,绕开官府。最好弄成一场普通的江湖仇杀,或者抢劫绑票……”

    哒哒哒……

    一骑飞至,却被外围的守卫阻住了过不来,焦急地向为首校尉说着什么。

    刘先看了看,道:

    “咦,是钦天监的人。侯爷,我去询问下。”

    逍遥侯哼了一声,道:

    “不用,叫他过来。”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钦天监官吏服饰的中年人一溜小跑到厉侯面前,躬身见礼后,急道:

    “禀侯爷,有狂徒强闯仙师馆,殴打天台宗弟子!”

    什么?

    几个文士面面相觑。

    从来只有天台宗弟子殴打别人,今日怎么被别人打了,还是在自家地盘。

    这,这……是要翻天的节奏呀!

    “你快点原原本本讲清楚,不要一丝一毫遗漏。”刘先命令道。

    “等一等。”

    逍遥侯摆摆手,望向田里玩耍的孙子,脸上露出一丝慈爱,道:

    “去把大将军请来,一起参详。”

    待赤足泥手的厉烈走过来,恭敬侍立一旁,钦天监官员叙说了刚才发生的情况。他离开时,肖尧克正与吴王孙赌斗猜棋子。

    半盏茶后,气氛凝重了。

    天台宗,才是厉国的真正主子。现在主子被人像狗一样打,王城非出大事不可!

    逍遥侯嘴角挂着冷笑,挥手让钦天监官吏退下,道:

    “才提肖尧克,他居然就来了,还大闹仙师馆。厉烈,你说该怎么办?”

    厉烈恭敬地微曲腰身,道:

    “应当立即封锁城门戒严,派出重兵……”

    逍遥侯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

    “若想国运长久,你一定要记住,在宗门没下命令之前,不可随便介入修士之间的争斗。肖尧克能够让吴王孙屈尊结交,绝对不是易与之辈。刚才我感觉仙师馆那边有一道凌厉意志乍现,居然强过渡劫五重的雷鸣长老……你猜一猜,他是来干什么的?”

    厉烈道:

    “肖尧克定是一个假名,前面加上南海二字,偏偏又神识强大,是故意让人疑心南海派,挑起与天台宗门的仇恨。”

    逍遥侯笑道:

    “这个目的,瞎子都看得见,却非主要……昨天厉玲珑神差鬼使回来,竟然瞒过了满天下探子,绝对有高人护送。今天外门押她回去,立刻冒出一个肖尧克阻扰,也太巧了点。再拐弯想一想,厉君奇与云梦的共同敌人是我,而楚凡与云梦关系匪浅,肖尧克又明显是玲珑搬回的救兵。结合以往的情报,完全可以肯定,他们是同一个人。

    “那么,楚凡是来干什么的呢?十有是来刺杀我的。如果要灭天台宗,该上天台山,而不是殴打无足轻重的外门弟子。刺杀了我,厉国将大乱,短时间内不能讨伐云梦,厉君奇也可以趁势而起。端的好算计,一箭双雕。”

    文士们面露惊疑,厉烈听得冷汗直冒。

    逍遥侯长身而起,伸了个大懒腰。

    一股无形气浪撑开,众人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逍遥侯握拳屈臂转动手腕,发出咯嘣脆响,大笑道:

    “哈哈哈,正千方百计消除隐患,没料到楚凡却自己一头撞上了门。本侯自从踏入金刚境,好多年都没有痛快舒展筋骨,希望他不要令我失望……”

    正此刻,一声巨响,大地微颤。

    众人纷纷扭头望向仙师馆方向,刘先沉吟道:

    “似乎那块分界石被人用蛮力击打,我没有感觉法力波动。”

    逍遥侯点点头,道:

    “嗯,不错,只有昆仑奴具备如此神力。派人去察看,随时回传消息。另外,增加人手,严密监视王宫和公主府。”

    待刘先安排妥当后回转,刚与逍遥侯、厉烈讨论了几句国事,晴天霹雳,地动山摇。

    婢女们花容失色,乱哄哄跌倒在地。连肃立的兵丁们也酒醉一般转了几圈,数息之后才重新整理好队形。

    呆田里玩蚂蚁的孩子一屁股坐下,委屈得哇哇哭叫。身为大将军的父亲厉烈连头也没回,仆佣们不敢上前安慰。未被允许私下王田,是要砍头的。

    嗖……

    厉啸传来。

    逍遥侯抬手一抓,天空中一块砸向八卦田的碎石头改变了轨迹,落入掌中。巨掌一合,源源不断的石粉从指缝露出。

    风起,天阴了。

    云彩从四面八方汇集,隐约透出淡淡血红。

    逍遥侯的朗笑声震田野。

    “天人之下,莫非蝼蚁。哈哈哈……即使天仙下凡,可敢与厉某赤身肉搏?唤我乌云盖雪,抬我冷锋槊,出战!”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