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干

    楚凡才不管周围怪异的眼神,傻瓜般一直念完“十”之后才停下,举杯摇晃得里面棋子叮当乱响,道:“猜数字,最简单,最公平不过了。”

    猜数字当然简单,可问题是怎么猜。

    众人都不话,且看他下一步如何安排。

    “为了公平起见,我设计了一个双盲游戏。何谓双盲,即参与者事先不可能知道结果,执行人事先也不晓得内容,以防止作弊。咯……大家看到没有……”

    楚神棍一指前方,道:

    “那里有一块巨石,请翠翠姐走到后面,抓五把棋子放入杯中。被岩石阻挡,我们看不见,神识也穿不透。棋子是一把把放入的,不是一枚枚放入。加上隔得远,顶多听到一丝轻微声响,不可能分辨出每一次具体落下多少。

    “修士凝神感应,可以弄清楚自己一把抓了多少棋子。但翠翠姐只是一个凡人,不可能晓得。我与吴兄写下杯中共有多少枚棋子,数字最接近的赢了。比方我写六,吴兄写九,实际却只有八枚。虽然谁都没猜对,但九比六更接近,算赢。

    “吴兄,你觉得如何?”

    通往台宗外门和厉国仙师馆的两条斜坡中间,草地里耸立着一块巨大石头。高两丈,宽三丈,厚一丈,埋入地下的部分还不知道有多深。

    这片草原经过人工清理,估计因为石头太大便留下了,正好作为分界与点缀。距离楚凡等人大约十一二丈,离两侧坡路只有五六丈。

    吴王孙扭头看了看,似笑非笑。

    “肖兄,你确定这么赌?”

    “当然……吴兄,咱们先人后君子。翠翠是你的人,为防止打暗号,她得一把抓住棋子放入,不能数清楚了再放。在她出来前,咱们须先将数字写好。即使有人传音入密,引发音波激荡,你我均能感应。你背对岩石,我不占这个便宜,没写好之前绝不抬起头看。”

    吴王孙点点头,道:

    “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翠翠,你就按肖公子的做。”

    翠翠从楚凡手里接过杯子,将十枚棋子倒入罐中。胖妇人见她一手执杯,又要俯身去拿罐,颇不方便,自告奋勇地捧起罐子。

    二女姗姗走巨石。

    吴王孙望着她们背影,露出淡淡笑意。转过身抬手一招,一片洁白的花瓣与一根青草落入掌中。再催动真气,将青草的汁液从末端挤出,恰似做成了一支笔。

    白花为笺,青草作笔,红尘风流郎优雅地一蹴而就。

    这时候,二女刚刚走到岩石的边沿。

    对此,众仙师倒不觉得多么奇怪。反正都是猜嘛,早写晚写,其实没啥区别。

    反观黄脸汉子,风度就差了不止一筹。

    他找到了一片宽大树叶,拔出腰间剑……咦,怎么好像南海派的飞剑。谁家飞剑不温养,仿佛杀猪佬别一把牛耳尖刀……低垂着脑袋,额头直冒冷汗,轻微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在树叶上刻字,中间还停下来想了想。

    直娘贼,靠吃饭的事,要是能够想出,还赌个屁呀!

    不过,一笔落下,进出就是四十大方极品灵石,他不紧张谁紧张?吴王孙输了只当毛毛雨,他若输了,恐怕倾家荡产。

    二女回转,将夜光杯心翼翼摆放在吴王孙身前的桌上。翠翠很细心,特意覆盖了香喷喷的花鸟锦帕。

    吴王孙伸了个大懒腰,微笑道:

    “肖兄,这一局吴某胜之不武,占了大便宜。我知道翠翠的手有多,也知道一枚棋子有多大,一把应当是抓起七枚左右。她又是个实诚人,必定会每一次都尽量抓满。那么,每一把的数字几乎就是六了,五把总计三十五。但每次棋子在掌中的分布不一样,造成的空隙或大或,也可能出现六枚或者八枚。

    “多与少相抵,尽量往多的一边靠。所以,我猜杯中的棋子为三十六。”

    言毕,吴王孙拈起花瓣朝对方示意,上面的数字赫然是三十六。

    仙师群里发出一阵轻微骚动,随即悄无声息。谁敢唱反调得罪吴王孙?肖尧克凶神恶煞,也不好惹。

    楚凡无所谓地笑一笑,将短剑在指间旋转如同风轮,嗖地又插回鞘里,拈起树叶示意,道:

    “四十五。”

    啊……

    坡路上爆发出两三声惊叹。

    吴王孙莫名其妙,偏头望了望,慢慢揭开覆盖杯子的锦帕。一见之下,顿时眼珠子瞪得溜圆,诧异地问:

    “怎么……如此之多?”

    只见杯中满满当当,棋子都快堆到杯口了。

    肥胖妇人晓得坏事,哭丧着脸,怯怯道:

    “都怪我……后面两把不是翠翠抓的,是我……使劲抓了两把。”

    吴王孙欲哭无泪。

    狗狗个熊,老子是青楼的衣食父母。你这母大虫横插一杠子,简直坑爹呀!

    但他还存在侥幸心思,觉得我猜不中,肖尧克也未必猜中。平静地将棋子一枚枚拈出,口里轻念:“一,二,三,四,五……”

    棋子数过了三十,杯中还剩下好大一堆。众人晓得吴王孙肯定输了,只是不知道肖尧克能有多接近。

    随着最后一枚棋子拈出,现场集体静默。

    数字赫然停留在,四十五!

    如果肖尧克猜三十七,也比吴王孙的三十六接近,算赢,却和直接命中的效果大不一样。前者明显属于撞狗屎运,而后者,倒好像未卜先知了。

    对楚凡而言,这是必然的结局。

    他前世至少浏览过上万份脑电波图谱,今生的神识又格外强大,对于神魂波动的差异非常敏感。

    他的确感应不了,看不见,听不清棋子如何落入杯中。

    可有人感应得了,看得见,听得清。

    坡路上的仙师居高临下,视野无遮无挡,距离大石头不过十几米。加上翠翠又是个凡人,动作缓慢。他们中的功力深厚者,绝对可以弄清楚每一次落下多少枚棋子。

    楚神棍先前慢慢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是根据其中两个最强者听到数字后的神魂波动,建立一个对比模型。

    剩下的就简单了。

    每把过后,根据两个人的反应得出数字,最后相加。幸好这两人精准地一致,倘若出现不同,就要根据其他人的反应进行纠错了。

    神识损耗巨大……

    终于,成功了。

    但瞧在众仙师的眼里,这一幕却如同神迹!

    吴王孙沉默了一阵子,站起身一揖,朗笑道:“是我输了,肖兄的手段当真神鬼莫测。”

    言外之意,狗屁的撞大运。你丫肯定玩鬼,只是老子没看出来。

    楚神棍无所谓地耸耸肩,毫不客气将灵石与黄金收入纳戒。

    仙师们眼歪嘴斜,有人心里哀叹。我这当年若得一大方灵石,早就跨越境界,何必如此蹉跎……人比人,气死人呀!

    吴王孙来回踱了几步,道:

    “肖兄,第一局你出题,第二局是否由我出题?”

    “正是。”

    “好,快人快语。肖兄先前讲,赌博无非靠运气与实力。既然运气比过了,第二局我们比实力。肖兄和台宗有点误会,呆会儿要应付麻烦。若我和你大战一场,是趁人之危。方才想出了一个题,可以不损耗真气与法力。”

    “哦,看。”

    “我远远望见,肖兄几巴掌打飞台宗的外门弟子。可谓力大无穷,好像还只使出了百分之二三。我这一题忒简单,便是由肖兄与昆兄较量下力气。当然,你也可以不接受,另外再出题……昆兄赋异禀,又是脱胎境体修。以吴某的孤陋寡闻,他在不运真气不施法术的情况下,力量无人能及。”

    听到这里,仙师们面面相觑。

    修士之强大,全在于法力。大修士一拳破山,是施展了法术。纯粹肉身的力量,未必比一条凡俗壮汉强。

    体修则是一个例外,淬炼肉身以悟道。虽然最终也要靠法力法术施展神通,但身躯之强横,却是其他修士无法抗衡的。

    昆仑奴的力量早就名声在外,堪称妖孽。听刚入灵霄宫陪吴王孙修道时,曾举起过殿前的万斤石狮子,威震四方。和他比拼力气,纯属找虐。

    楚凡并没有一口回绝,略微思索后,反问:

    “哦,和金刚相比,如何?”

    吴王孙道:

    “金刚是为战斗而生,比如当今厉侯。手段凌厉,无所不用其极。若生死相搏,昆兄必败。若只较量肉身力气,厉侯危矣。”

    “我如果答应,你准备用什么做赌注。”

    “梭。”

    “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