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七章 拼运气

第七章 拼运气

    楚凡想从吴王孙这里榨出油水,真蒙对了,底下就没有谁像他拥有那么多法宝。

    吴王宫千年底蕴,宝物堆积如山,自然随便嫡长孙挑拣了。偏偏他从喜欢法器,见到精巧的便收集了琢磨,日积月累。加上资质惊艳,师门显赫,连许多雷劫前辈都要奉承,屁颠屁颠献宝。

    所以论法宝之强大,吴王孙未必能排进前列。若论法宝之多,之精,下真没第二个人赶得上了。

    不过,二十大方极品晶石并不是一个数目。即使横跨修行与世俗的头号富家子,对此也有点脑壳痛。他法器很多,随便丢一件进江湖都会泛起波澜。可价值能够与“绳棍”匹敌的只有十几件,件件均是心爱之物。

    如果用一堆法器去凑,颜面未免难堪。

    正如赌桌上,人家啪一声拍出一锭十两的雪花元宝,你抠抠摸摸掏出十两散碎银子,气势便输了一筹。

    楚神棍一屁股坐下,想起柳丫头的境界只有凝罡,缺乏护身法宝。被自己梳理经络,又有魏长卿这个才指导,恐怕今年会晋阶。

    “吴兄,你有供灵动境界使用的攻击法器吗?”

    吴王孙哭笑不得,摇摇头。

    本公子又不是捡垃圾的,那么低档的玩意也珍藏?

    楚凡大失所望,随即想起玉海花的锦帕被南海派没收了,境界大跌,行动很不方便。

    “那,那么……有供开光仙师使用的飞行法器吗?”

    吴王孙一怔,心道,你丫真是根棒槌。

    “肖兄,法器分为两种。一种使用灵石,一种使用法力。但无论哪种,都需要运用法力进行启动。普通法器好,而飞行法器对法力的要求比较高,至少上了融神境界才能开启。一旦抵达雷劫境,自身便可以穿梭云,飞行法器反倒成了累赘。”

    “哦,哦……是这样呀,你有晶石吗?”

    这句话很无礼,如同问一个亿万富豪,你有钱吗?

    吴王孙哈哈一笑,抬袖一拂。

    钱多得用不完的人,对钱本身不是很在意,价值更重要。灵石属于消耗品,和同等价值的法宝相比,无疑后者的分量更重。见对方这么问,当然乐得用灵石对赌。

    一堆闪亮的灵石出现在地毯上,砌成宝塔状。总计十大方,二百多方。

    仙师们几乎炸群。

    可怜他们,绝大部分从未见过极品灵石长啥样。吴王孙随手一丢就是一大堆,怎么不叫人羡慕嫉妒恨。

    肖尧克却没啥震撼,如同一个精明的账房先生检查一堆大白菜,来回看了两遍亮晶晶“宝塔”后,狐疑地问:

    “吴兄,距离二十大方,好像还差了三十二方。”

    吴王孙愣住了。

    狗狗个熊,你丫到底是什么人呀!老子随口那根绳子值二十大方,你就打蛇随棍上了,这么较真。假如当初的是十八大方呢?

    堂堂王孙,既然话已出口,岂能食言,郁闷道:

    “极品灵石,存世稀少,随身只带了这么一点点……台宗外门肯定囤积有,我去借些来补齐吧。”

    “哈……吴兄。你去哪里借都可以,唯独不可以向台宗外门借。要不,随便补点别的吧,金银珠宝也行。”

    什么?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往往省略了过程。

    感情这货今是跑来打劫的,把台宗灵石当成了自家囊中物。

    吴王孙一听就懂,面无表情又一拂袖。

    修士之间一般只流通灵石,但他流连青楼,黄白之物不可缺少。觉得这东西就是瓦砾,带着都嫌累赘,只因世俗喜好才备了些。

    一百锭黄澄澄大元宝出现在宝塔外,围成了整整齐齐三圈。五十两一锭,总计五千两。

    楚神棍笑嘻嘻道:

    “好,我们先开赌第一局。这赌博嘛,无非一凭运气,二凭实力。我们赌两局,一赌运气,二赌实力。如何?”

    “好,赌完这局重新下注,你先出题。”

    “哈哈哈,吴兄快人快语……”

    灵石与黄金,对吴王孙根本就不重要,多的是。绳棍上附着的神魂气息,才是他渴望参详的。却不知,对方也这样想。

    灵索对楚凡也不重要,紫府里还盘着好大一堆。可云梦地盘狭,大战之际缺乏灵石金银。他必须狠狠舀吴王孙一大瓢,反正这货不差钱。

    “公子,别跟他赌……”

    胖妇人插话了。

    她没啥见识,人情世故却比吴王孙厉害多了。

    刚才见黄脸汉子哈哈大笑,心头不由得“咯噔”一下。这种表情实在见得太多了,同市井无赖设局引人入彀后,流露出来的得意一模一样。

    堂堂吴王孙,岂会听愚妇之言,笑道:

    “好不容易碰到点有趣的事,岂能不玩尽兴?肖兄,你只管出题。”

    翠翠不话,乖巧地为二人斟酒。

    仙师们鸦雀无声。

    一是这么大场面,啧啧,二十大方极品灵石,吓死个人了。

    二是觉得,眼下不仅仅是一场赌局了。青年俊彦里唯吴王孙与晏弃独领风骚,突然杀出一个肖尧克,莫非也要争一争?

    楚凡道:

    “你我修士,俱有神通。因此第一局拼运气,需要阻隔各种神通才行,否则就变成了比拼实力。吴兄,你这里可有围棋子?”

    吴王孙被吊起了好奇心,只想他快快完,当即道:

    “马车上正有一副西南云子,温润柔和,不像玉石凉沁冰手。翠翠,你去拿来下……棋盘需要不?”

    “棋盘不用,棋子也只要一罐就行。”

    等翠翠拿来一罐棋子,楚凡起身揭开盖子看了看,抬手饮尽杯中酒,道: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万千数字,均从一始。”

    言毕,从罐里拈出一枚黑子搁进杯中,举起来团团示意,道:“一。”

    再拈出来一枚放入,道:“二。”

    然后第三枚,道:“三。”

    ……

    众仙师见此,全傻了。

    谁不知道这是一枚二枚三枚……

    虽然赌馆里在客人下注后,明明看得清清楚楚,也要多啰嗦一句“三两,买定离手”,以进行确认,却不会一二三四五六喊上去。

    吴王孙眉头微皱。

    事出反常,必有妖。但不知道对方目的何在,只好听之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