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四章 昆仑奴

第四章 昆仑奴

    一条三十岁左右,面黄无须的汉子抱着两个膀子,大刺刺挡在路中央,喝道:

    “兀那三个母的,可是台宗牛鼻子?”

    轰……

    路面顿时炸开了锅。

    三三两两的仙师瞠目结舌,心道哪里跑来的二楞子。这不是站立庙前,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厉玲珑一直倔强不哭的,乍见身影,顿时泪如泉涌。

    领头的丁师姐骄横惯了,又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二话不,“仓啷”拔剑。

    但剑未出鞘,整个人却被一巴掌打飞,后面扑上的也一样遭遇。

    楚凡留了力,区别对待。

    丁师姐与王师姐至少碎掉半口牙,剩下的那名女弟子胳膊挨了一击,酸麻不能动弹,倒无大碍。

    妮子恍恍惚惚,有些糊涂了,口里呜呜哭泣,张开双臂朝前跑。

    楚凡见情况不对劲,一脚猛踢,传音入密。

    “快回公主府,这里太危险,我要拔了台宗外门。”

    一脚似乎踢到了厉玲珑腹,其实用磅礴气场将身子托起送出,毫发无损。

    可瞧在外人眼里,却是汉子存心找茬,辣手摧花。三巴掌将三名女子打飞,最后一脚将姑娘踢飞。

    霸道,端的霸道!

    凶残,端的凶残!

    台宗外门总部所在,行人里面至少有半属于外门弟子,见状立刻扑上。

    楚凡哈哈大笑,身形如魅影忽闪。

    仅仅过了十几息,道路两旁便倒下一堆人,呻吟不起。

    观战的众仙师大张着嘴,下巴颏几乎掉落。

    这都什么打法?闻所未闻。

    没有气场澎湃,法力波动,简简单单抓起人朝地面一掼,跟老鹰抓鸡一般。

    修为较高者祭出了法器,可无论飞剑,法印,龙角吹,统统被咯嘣捏碎。

    他们的本命法器被毁,修为大跌,反不如断胳膊断腿者了。

    最前方的两名台宗弟子提剑回奔,尴尬停在半途,进不得退不得。

    黄脸汉子猛一跺脚,瞪圆眼珠子作势要追。吓得他们转身飞跑,不走大路了,斜插草地直向外门。

    汉子团团转上一圈,握紧双拳,梗着脖子怒吼道:

    “有人吗,还有经打的吗……某,南海肖尧克是也。台宗的牛鼻子,再来几个让爷爷捶捶!”

    众仙师听了,面面相觑。

    莫非南海派砸场子,以报南星遇刺之仇?

    势均力敌的教派一旦正式开战,死伤惨重谁也讨不了好。弟子间私下斗殴,却可大可。

    此人无非仗着速度快力气大,可能有秘术秘宝傍身,境界并不高。打几个不入流的外门弟子算不了什么,高手还没露面。

    这哪里是上门打脸,分明存心找虐嘛!

    肖尧克横着两条膀子,耸肩抖胯,雄赳赳像螃蟹似的大摇大摆朝里走。

    围观者见他不逃跑,晓得好戏才鸣锣,一个个远远吊着。

    分岔路口,吴王孙含笑站起,躬身一揖,道:

    “肖兄,春来百花香,能饮一杯无?”

    见心高气傲的吴王孙主动邀请,众仙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普之下,青年中谁敢与他比肩?连台宗的厉刚,南海派的云飞,也统统差了一个档次,除非晏弃驾临。

    楚凡咧嘴抱拳,道:

    “吴兄,寥寥几朵花,如何佐酒?”

    才入春,其它地方的草刚露嫩芽。这里灵气浓郁,长成绿油油一片。花却不茂盛,只钻出了几朵,纤细低矮。

    “这有何难?”

    吴王孙笑笑,抬袖一拂。

    光影骤然闪过,空气愈发清新。伴随一阵细密的吱吱声响,地毯外一圈青草开始蹿高,接二连三的鲜花冒出,摇曳生姿。

    翠翠与童女惊喜地凑拢嗅,道:“是真花呢,好香……”

    楚凡饶有兴趣看了看,坐上地毯,问:

    “吴兄不惜损耗真气与法力,催动野花早熟,只为了留我喝杯酒,为什么?”

    吴王孙也坐下,笑道:

    “我游历下,第一次见到肖兄这样的妙人,当然想聊一聊。你打了台宗弟子,只是一件事,我们喝杯酒无妨。但你不退反进,万一呆会儿闯进外门闹出大事,再请你喝酒就是与台宗为敌,得避嫌。”

    楚凡见他一语道破,也不矫情,端起葡萄酒示意,一仰脖咕咚灌下半杯。

    反观吴王孙,优雅伸出三指轻轻捏住酒杯摇晃数圈,对着阳光看漫红花沿杯壁滑落,然后深嗅酒香,含一口品味。见对方喝完后露出思索表情,忙问:

    “肖兄,此酒如何?”

    楚凡正合计,吴王孙在任何方面都远超琼华,怎么偏偏酒不如桃花露?

    仔细想了想,恍然大悟。

    世间感觉经过了肉体,模糊且指向不明。桃花幻境是一种神魂状态,自己饮下的那杯酒纯粹、明确,直抵灵魂。

    听到吴王孙发问,楚神棍不假思索道:“比我两月前喝过的桃花露逊色……”感觉对主人不敬,又亡羊补牢,“在人间,可谓极品”。

    你丫喝的比人间极品还强,难道是白玉京的琼浆玉液?远远围观的众仙师听到这句话,心中大骂无耻。

    吴王孙淡淡一笑,道:

    “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人间美酒,当然不能跟仙露比……肖兄刚才的步伐别具风姿,有什么讲究?”

    楚凡呵呵笑道:

    “这叫走海路,一个人可以把整条道占了。家乡地痞喜欢这样,意思是老子不好惹。我时候见了很羡慕,今特意学学。”

    吴王孙出没的地方,哪有地痞?即使有地痞,也会变成乖巧绵羊。他想象不出一个人走路把整条道占了,是个什么状况,摇摇头问道:

    “肖兄一眼认出我,难道以前见过?”

    楚凡道:

    “你太有名了,听几个朋友起,想不认出也难。”

    吴王孙苦笑,道:

    “虚名而已。”

    呵呵,你的自我感觉还真良好。楚凡一指旁边铁塔般的壮汉,笑道:

    “我能够认出你,不是因为你如何,是因为他太醒目了……昆仑奴。”

    一听这话,壮汉猛地抬头,目露厉电,周身迸发出磅礴气势。

    桌上杯盘乱颤,众女花容失色。

    啪……

    楚神棍手中的夜光杯凌空碎裂,酒水泼洒。

    众仙师见此一幕,心中大爽,谁叫你这厮把牛皮吹上!

    他们也想接近吴王孙,可昆仑奴在,谁敢?

    吴王孙初来仙师馆时,一名融神上境的仙师兴奋靠近,被昆仑奴用马鞭一卷,甩得不知道去哪里了。若非如此,字号甲一房早就变成了热热闹闹的菜市场。

    吴王孙抬手压下昆仑奴的气势,皱眉道:

    “肖兄,不知者不怪。昆兄口不能言,耳却能听。从陪我上山修行之日起,便脱了奴籍,早就不是奴隶了。”

    楚凡站起身,面对壮汉深施一礼,道:

    “肖某只是听人提起,顺口出来。完全无恶意,请尊驾赎罪。”

    昆仑奴默不作声,恢复成垂首低眉的石雕。

    楚凡坐下,问:

    “吴兄,昆兄是什么境界?”

    吴王孙道:

    “脱胎境界体修,伐髓层次。”

    “肖某猜测,他的修行近期滞涩了。”

    “哦,确实如此。肖兄是怎么看出来的?”

    “下人难道不晓得昆兄脱籍?不,绝对知道。之所以那么喊,是习惯了,并无轻蔑。可昆兄反应激烈,明耿耿于怀。修行如逆水行舟,越往后越艰难。他如此在意一个‘奴’字,必然暗生心魔,怎么可能不滞涩?”

    吴王孙怔住。

    昆仑奴抬起头。

    众仙师陷入了沉思。

    楚凡又指向地毯上的夜光杯渣子,道:

    “碎的是杯子吗?不,碎的是面子。如果肖某执意于面子,如何求道,证长生?贫者振衣作响,谁能从王侯身上搜出半个铜板?方才言语伤人,须让昆兄发泄怒气。难道,肖某真的护不住这只杯子?”

    言毕,楚凡手一伸,掌心向下。

    只见碎渣子跳跃而上,凌空一块块自行拼拢。仅仅十息之后,夜光杯重现。纹理纵横交错,犹如冰裂,呈现出一种异样美感。

    楚神棍祭出灵晶,融化了杯子重新铸造一个光溜溜的都行。面对吴王孙不敢暴露底牌,只用真气“焊接”了。

    现场鸦雀无声。

    这一手,远比碎裂杯子漂亮,强太多了。

    破坏,永远比建设简单。推倒房屋与重建,根本不属于同一量级。

    像碎杯复原,必须同时具备强大的神识与气场,才能精确控制每一片回原位。仅仅这两点便超越了脱胎境,只是不知道法术强大否。

    仙师们思忖,难道此人是晏弃?

    倘若是,台宗肯定大事化,事化了。挨打的外门弟子可以吹嘘一辈子,想当年,俺与晏真人大战三百回合,一招不慎……

    楚凡望了望外门,毫无动静。

    知道和吴王孙呆一起,台宗不清楚底细,以静制动。如果逃跑,他们追杀。如果进攻,他们应战。吴王孙察觉出自己的状况不寻常,很好奇。倒没什么阴谋,也没准备帮忙。

    可楚神棍见到字号富二代,好大一条鱼,临时调整了计划。

    对方有一件他迫切需要的飞行法器,号称下第一的——步云辇。

    萍水相逢,能够让吴王孙心甘情愿交出至宝,又不结下仇怨,唯有激他豪赌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