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一章 龙抬头

第一章 龙抬头

    正月刚刚过去,残雪消融。大地复苏,草木萌动。

    宫女们打开门窗,燃起熏香,手执点亮的蜡烛去照房间墙壁与角落。几名老太监在走廊上跺脚,用棍棒轻敲梁柱,念念有词……二月二,龙抬头。一声霹雳震九州,蝎子蜈蚣不露头。

    外院,仆佣忙忙碌碌,从三架大马车里卸下生活用具和粮油米面肉食菜蔬。

    内院,厉玲珑率领四名宫女迎接厉王厉君奇。

    这里是公主府,十名御前侍卫未得允许不得进入寝宫,散开在周围守护。

    四名跟随的宫女也只进了前殿,就驻足了。

    玲珑亲自带路,领着厉君奇穿过重重帘幕,进了闺房。手往墙壁上镶嵌的一块玉石按下,隔音法阵悄然开启。

    珠帘拨开,一名面黄无须,正坐在桌前吃春饼的汉子抬起头。

    “我哥来了。”

    厉玲珑声音清脆,喜气洋洋。

    汉子放下手里的饼,微微一笑站起,拱手道:“山野草民肖尧克,参见厉王。”

    当今下,是修士的下。即使大权在握的君王,在凡人面前高不可攀,在大修士的面前则屁也不是。

    厉君奇名义上是王,实际上只是一个待决囚徒,哪里敢拿捏什么架子。连忙抢前几步,躬低腰身拱手回礼,低声下气道:

    “厉某拜见尧师,请恕怠慢之罪。”

    厉玲珑昨黄昏进了武威城,并没有回公主府,直入王宫见太后。

    这座公主府是厉幽王为女儿早早准备的,整整筑建了三年。玲珑年纪尚幼,在自己府邸根本没呆过,一直陪伴太后。

    太后来宣,厉君奇急忙赶过去,与母亲妹子抱头痛哭。

    对三人而言,厉君奇登基为王那一日,一家人便踏上了断头台。

    可笑云梦的监国公主柳若菲还曾写信给他,希望割地赔款,两国结盟。殊不知,柳若菲可以调动云梦五十万军民,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玉石俱焚。厉君奇只能够调动几名太监宫女,哪有资格决定这等大事。

    早些年间,文臣武将里还有心向幽王正统的。随着逍遥侯一次次清洗,渐渐凋零。

    厉君奇不甘心,利用王后省亲的机会,挟带出血诏给国丈大人。事情败露,国丈府被满门抄斩,血流成河。逍遥侯的第二子,大将军厉烈带兵夜入王宫,当着他和王子的面诛杀了王后。

    从此,万马俱喑。

    逍遥侯雄才大略,武功盖世,尤其背后有台宗支撑。厉国的侯爷好几个,被尊称为厉侯的只有逍遥侯。

    他征伐四方,灭国部落无数,唯独攻打云梦半途而废,引以为憾。

    去年初,侯府开始缝制王服,打造王车。

    厉君奇干瞪眼,苟延残喘。

    去年底,事情出现转机。

    厉国是台宗的道场,幅员广阔,不乏其它教派。但王族子弟出生后,统统挂名成为台宗的外门弟子。

    他们从被传授修行之法,又得丹药辅助,破境比一般人快许多。其中的优秀者进内门,如厉侯第一子厉刚,二十七岁就踏入融神境巅峰,现为精英子弟之首,任外门总执事。

    外门行走世间,为内门搜罗材地宝。事务繁杂琐碎,一般由进阶无望的长老打理。精英子弟去外门历练,通常时间不超过数月。

    为了震慑市井朝野,厉刚迟迟不肯卸任回山,等待逍遥侯灭云梦登基。

    两个月前,十五岁的厉玲珑踏入开光境。不算多么惊才绝艳,也算相当难得,够资格进内门修行了。假以时日,焉知不成为长老?

    逍遥侯与厉刚足够强大,不惧怕。注定继承王位的厉烈却是个凡人,不得不忌惮。

    于是,毫无江湖经验的妮子被厉刚派遣,去往敌对的姬国历练……如众人所料的那样,果然失踪了。

    出乎厉君奇想象的是,失踪两个月的妹子居然避开了官府与台宗耳目,神不知鬼不觉回转王城,还带回一个令人不敢相信的惊喜。

    当晚,厉玲珑夜宿王宫。第二一早,太后派出了十名贴身宫女和信得过的老太监,前往公主府伺候。

    原来府内只剩下寥寥几个看守清扫的仆佣,生活物资缺乏。厉君奇便安排了三车东西送来,借此机会与楚凡碰面。

    楚凡打量着两鬓斑白的年轻人,不像二十五岁,倒像五十二岁,不由生出一丝怜悯,微笑道:“不必拘礼,大家坐下聊一聊吧。”

    厉君奇依依不舍递过去一枚戒指,方才落座。

    楚凡用神识扫了扫,里面是一个长宽高约四尺的空间,装满残旧法器。另有两块上品灵石,一堆金银珠宝。

    残旧法器可以提炼出几十颗惰性珠,金银珠宝与灵石恐怕是厉君奇最后一点家当,楚凡并没有要求。既然对方送来了,却之不恭。

    这个空间法器的容量比乾坤袋许多,也算稀罕物了。形状粗长,纹饰精美,正面雕刻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

    那是厉族图腾,佩戴容易招惹麻烦。

    楚凡皱了皱眉,细心感应。发觉蝎子只是一个单纯图案,并不影响法器使用。于是左手抓牢戒指,右手的大拇指按在戒面慢慢摩挲,祭出了灵晶。

    一股至刚至烈的气息骤然闪过,惊得兄妹两人身子后仰。

    楚凡把大拇指移开,戒面上的蝎子不见了,赫然出现了一幅阴阳太极图。黑侵染白,白吞噬黑,光芒闪烁流转。两条阴阳鱼好像活的一样,进行着无穷无尽的追逐……

    厉君奇瞠目结舌。

    他是开光中品仙师,感应出肖尧克的法力波动微弱,是才踏入凝罡境界的样子。心里不免嘀咕,莫不是遇到了骗子?但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不相信也得相信。

    待那股至刚至烈的气息闪过,对方变戏法般弄出个太极图,不由得阵阵狂喜。莫非祖坟冒青烟,玲珑靠上了一位羽化大圆满修士?

    厉玲珑跑上前一把抢过戒指,举到眼前仔细看,连声追问:

    “姐夫,姐夫……这枚纳戒好硬,锤砸不坏,刀砍不破。以前父王常戴着它拉百钧弓,一丁点儿磨损也留不下。你怎么随便一抹,就画出个法符……”

    楚凡尴尬地咳嗽两声提醒她别乱喊,道:

    “等以后另找了一件空间法器,我就把你家的图腾刻回戒指,还回来。”

    妮子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谁要你还?”

    完抓起楚凡右手,把纳戒套上中指,退后两步歪着脑瓜欣赏了一番,拍手赞道:

    “尧哥,刚刚好。你手上多了这件东西,马上就显露出了一股威势。”

    楚凡笑笑,把戒指取下塞进怀里,心道,我才不要什么狗屁威势呢。敢把一个空间法器随随便便套在手指头上的,至少是雷劫修士,或者是像你父亲那样的君王,能没有威势吗?

    瞧见他们亲昵的样子,厉君奇正襟危坐,脑子却凌乱了。

    玲珑举止真,不像有什么私情。即使有私情也不奇怪,可怎么叫“姐夫”呢?她哪里冒出一个姐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