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八十一章 一梦逍遥

第八十一章 一梦逍遥

    “仙人”的话音方才停歇,王虎立刻带领大家猛磕头,山呼海啸一般大喊:“叩谢普济仙人……”

    “哈哈哈……”

    “仙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畅快大笑,趁众人低头的瞬间一声大喝:“吾去也!”

    众人抬起头,惊见悬崖中段的岩石迸裂,灰尘弥漫,哪里还有仙人的身影。

    这一出古典装神话剧经过四人组反复推敲,精心设计,楚凡同学兢兢业业演出,终于完美地谢幕,受到了全体岛民的一致好评。

    闪亮登场,神秘退场。

    最难掌控的是收官,仙人如何回去。总不能像稻草人一般悬挂空中等岛民散开吧,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狼狈爬回崖头,或者老老实实跌落。只能够像传中那样,凭空遁去!

    可楚神棍道行太浅,实在做不到。那怎么办?投机取巧,趁众人视觉暂离,以惊人速度模拟出一个差不多效果。

    崖顶“扑通”一声闷响,海鸟群惊飞,再次冲而起,久久盘旋。

    楚某人一身湿透,像一条软不拉叽虫子趴在草丛里,狗一样伸出舌头喘粗气。

    体力消耗巨大,尤其最后一脚蹬塌岩石蹿回,简直使出了吃奶力气。精神消耗更大,每一句话均伴随着强大的精神辐射,深深烙入每个人心中,相当于一次催眠好几百人。

    悬崖下喧闹了数息,突然诡异安静了,一道凄婉歌声飘上崖头。

    “……仙人一曲别离殇,舞尽涯为君狂……”

    啊,什么情况?曲儿唱得肝肠寸断,难道真以为以为人永诀,本公子一去界就再也不回来了?

    楚凡诧异地匍匐爬到悬崖边沿,心翼翼往下方瞧。

    只见一个女子杏眼桃腮,身段高挑窈窕,金纱披身莲花镶裙,在人群中轻舞飞扬。却不是龙丘水南,还能有谁?

    糟糕,如果龙丘家二妮子继续又唱又跳,麻烦就大了。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神秘气氛会被破坏殆尽,一个好端端的庄严道场将变成热闹歌舞场。

    龙丘家父母急忙去拉扯女儿,只见王虎戟指断喝:“这个妮子疯了,给我拿下!”

    几名匪徒闯入人群,如恶虎擒羊,迅速按翻龙丘水南。

    漂亮姑娘可能真疯了,不挣不扎,粉嫩面颊贴着冰凉粗粝的砂砾,泪流满面。嘴唇艰难地翕张,如涸泽之鱼,哀哀有声。

    龙丘家父母都是老实人,见此情形,男人慌慌张张磕头哀求。女人则想护住女儿,被匪徒一脚踹倒。

    玉海花和龙丘水南是玉笥岛最靓丽的两道风景。当玉海花成为了“神妃”后,谁还敢正眼瞧?剩下龙丘家二妮子一朵花,仰慕青年可不在少数。看到心上人被凌辱,几个胆大的开始往前挤,捏紧了拳头。

    众人或推搡或抢白或谩骂,责怪龙丘家的有,诅咒匪徒的有,还有人木呆呆站着,只顾仰头寻找神仙……

    场面一片混乱。

    王虎皱起眉头,约微沉吟了一下,道:“松开她,着家里人严加看管,不得出门。”

    “装神”的主体工作完成,记忆痕迹烙下,剩下的是漫长维护与稳固工程。

    推动“仙人崇拜”建庙宇,拆下的船甲板与铁钉派上了用场。规定早晚祈祷,甚至把“海鸥”宣布为神鸟,不准捕杀……

    这么做没啥玄虚,是让岛民们时刻记住仙人,达到精神上的归附与安宁,远离疯狂。

    王虎的经络仅仅断裂一处,被楚凡用灵晶连接疏通后,修炼起来反而比以前更快速扎实,没几日重返铜胎境。

    厉玲珑是开光初境的仙师,受创比王虎严重。经络愈合后虽然不像以前那么畅通,好歹又可以修行了,踏入凝罡境,重返巅峰指日可待。

    玉海花的经络,只能用寸断来形容。楚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连接了几个关键地方,打通淤塞。

    好比一条大河,因为地震断裂成了许多段,最后用沟渠贯通。尽管不可能达到以往波澜壮阔的场景,好歹里面的水又可以缓慢流动了。

    但她曾经身为融神仙师,醒得又早,加上楚凡拼命渡入真气,迅速攀升上了灵动境界。继续往前进却不行,真气运转艰难,导致法力难以凝聚,施展出相应威力。

    诸般法术里,目前对她最实用的反而是鸡肋凝水术。岛中淡水全靠下雨积累,一旦碰上干旱,这法术可以活人性命,比开山裂谷的大神通还管用。

    她不准备离岛了,不忍抛下林四娘。

    楚凡争论多次,死活没拗过,心里清楚。失去修为又生魅体的玉海花,一旦现身江湖,将成为狂蜂浪蝶的抢夺对象。自己行刺厉侯九死一生,未必能保证她的安全。

    况且,岛民的狂疾暂时被压制,需要一个本领高强又清醒的人镇守。只能够等解决了云梦的灭国之战后,再接她出去。

    楚凡曾经问玉海花,需不需要恢复林四娘的神智。

    “我刚到番州就认得了她……”

    伊人沉默片刻,反问道:

    “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低阶法师,无儿无女,还要奔波江湖搏一口饭吃。你以为,恢复以往记忆后,她会比现在快乐?”

    此事只好作罢。

    去了一次龙丘水南家,观察到她父母原本的修为并不高。但龙丘水南的身体状况,令楚凡脊背生寒。

    对比玉海花,龙丘水南的经络只能用齑粉来形容,绝对出自雷劫大修士的手笔。

    甭提运转真气,连身体本来的元气也无法贯通。普通人如果成这副样子,绝对病怏怏活不长,她却又健康得很。

    岛民们逆来顺受,唯一刻骨仇恨“朝廷”的只有龙丘水南。经过三年的神魂折磨,忘记了过往,依然不肯妥协,是何等坚韧的意志!

    楚凡清楚,她绝不是对自己有意思,而是想尽办法离岛。这份永不泯灭的执着甚至超脱了求生,上升到使命。可她若想恢复实力,除非圣后出手,像陆平章那样残废十年的都能凭借一张符纸治疗好。

    白真会是圣后吗?希望老震没搞错。

    他钦佩又歉疚地看着倔强女子,心道我不晓得你是谁,也不管你谁。等下次登临玉笥岛,一定尽量恢复神智,送你离开。

    楚凡潜入紫府休整了两,用“神隐”布料包裹十个灵笋壳手镯与一捧卵石。

    手镯当然得送林四娘母女一人一个,而卵石饱含灵气,全给玲珑。妮子喜欢这些五彩斑斓玩意,闺房里摆放一堆,飞石手法比楚凡还专业。

    唯有灵索太长,不方便随身携带,踏入大陆后恐怕惹出问题。

    楚凡像金刚又像修士,又比两者灵活隐蔽。

    金刚掠夺周围的地元气,自身丹田里的真气液化成珠,向外散发出恐怖气场,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

    修士体外的法力波动,在达到羽化大圆满返璞归真前,也难彻底收敛。

    楚神棍丹田破碎,里面形成了气漩。加上身具空灵之体,毛孔经络畅通,自动聚集地元气,却不散发气场。不过瞬间可以激发气场,也可以把气漩散入身体。

    另外,虽然能激发脱胎境法力,可平日里顶多显露出意合、凝罡境法师气息。

    因此对高手而言,他就是一个不入流武者,低阶法师,不需要刻意伪装。

    灵索太珍贵,不能到处乱丢。一旦盘身上吧,对方无论用气场还是神识探测均受阻挡,立马就能察觉古怪。

    思来想去,楚凡忍痛割爱,截取了一段缠腰间。反正灵索在罗浮岛疯狂释放灵气后,也需要温养,下一次带上空间法器来取。

    灰与黑依旧逡巡不近,却开始接受他的神念,守护玉笥岛。

    大白的赋血脉开启一丢丢,渐渐无师自通会点妖术了。在光幕外变出一大块冰,鬼鬼祟祟围着转,忧心忡忡。

    楚凡纳闷地瞧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靠,这憨货是照镜子呢,怕破了相。脑壳被冲霄子捶瘪,重新长好后留下了疤痕。

    癫道人在岩洞两侧刻对联,仙居临紫府,人世隔红尘。不知为什么,上方留下一块白地。

    楚凡攀上去抬手写下横批,一梦逍遥。

    他收拾妥当,把制作飞剑报废的笋壳与灵索整齐堆码于灵气出口,站立洞门一拂袖,顿时狂风大作。

    少顷,沙滩平整如地毯,所有痕迹均消失。

    楚神棍慢慢向外走去。

    沙滩上两行足迹延伸,只有出去的,不见进来的,跟他当初钻入光幕时看到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