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芥子长生 > 第八十章 赦免

第八十章 赦免

    王虎推金山倒玉柱,纳头就拜,运足丹田之气大声道:“叩见仙人!”

    肖平、孟广、赵六则倒吸了一口凉气,带领众匪徒齐刷刷跪倒磕头,依葫芦画瓢喊道:“叩见仙人”!

    岛民们一开始吓呆了,又看见一干匪徒做了表率,也纷纷跟随跪地,乱哄哄叫嚷。

    只见“仙人”足踏祥云,虚立空中。一袭青色道袍,左手平托一管紫金箫,腰间挂一只花篮一面渔鼓,可不就是“林四娘家的女婿”楚凡?

    众人从下方眯起眼睛往上面瞅,光线刺目,又隔得远,瞧不太真切。

    如果近距离平视,就会发现,楚凡背身后藏在宽大道袍中的右手紧握一根四尺多长铁钎,牢牢斜插崖头之上。模样像一个斜插竹竿随风飘荡的稻草人,滑稽得很。

    紫金箫呢,无非是一根竹管凃抹紫金颜色,胡乱钻几个洞,末端系上红丝带。请他放肆吹,恐怕也吹不出啥好听的曲儿。

    竹篮歪七扭八,工艺之粗糙真心不敢恭维,出自玉海花大姐的纤纤巧手。

    渔鼓就像模像样多了,真真切切是一只孩玩耍的拨浪鼓,去掉了手柄。

    可远远仰望的众人看不到这些细节,场景带给他们的震撼巨大。试想除了仙人,谁能够凌空而立?雷劫修士呼啸云,对他们而言就是仙人,一生难得见一次。

    历朝历代,起事者势弱之时,多装神弄鬼以推波助澜。像陈胜吴广起义时装狐狸叫,在鱼肚子里塞一块写着“陈胜王”的帕子;像红巾军在黄河里埋一个独眼石人,以呼应童谣“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下反”。

    但他们的手段简单粗糙,对比楚凡现在搞出的这一幕,简直巫见大巫!

    岛民正走向疯狂边缘,把“真龙之血”放光也救不了几个。楚神棍苦思冥想,放低要求。甭去管这些人清醒不清醒了,性命最重要,当务之急是制止漫延的发狂趋势。

    岛民们为什么开始发狂,是因为南海派种下的心神控制松动,旧痕迹与虚幻记忆混淆。

    楚凡尽管在紫府中学到一些基础理论,但缺乏运用手法,不敢冒险解开禁制,也没有那么强悍的精力救治整整一岛人。又想到下将大乱,他们能够在这个“梦幻桃源”里好好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于是,另辟蹊径。

    南海派以“君权”虚构了一个月食王朝,可比君权影响力更大的是“神权”。所谓“君权神授”,是盘踞于许多人内心深处的信仰。

    “装神”,则是以更强大的“神权”,压制松动的“君权”。

    跳大神是一门技术活,计划、步骤、氛围与细节都非常重要。

    那么,装谁呢?

    哪吒太,吕洞宾太老。以楚凡的条件,首选应当是“二郎显圣真君”。

    三只眼好办,画就是了。可道具缺乏,甭三尖两刃刀、哮犬,连盔甲也找不出一副,总不能叫英气逼人的二郎神光膀子吧!

    选来选去,最后八仙中的“韩湘子”同“蓝采和”中了标。韩湘子因为在庭担任公务员得到加分,散仙蓝采和不幸落榜。

    清风徐来,黛青色空中,由一群群海鸥首尾衔接组成的“月亮门”呼啦啦散开,一众鸟儿叽叽喳喳乱叫着,兴高采烈重新飞落崖头。

    远处,更多的海鸟贴着浪花飞掠,似乎听到了盛宴的召唤,急急忙忙赶场子。

    楚凡额头上沁出一圈细密的汗珠,偷偷长吁了一口气。

    为了营造出场的神秘氛围和震撼气势,本公子可是在崖顶暴晒,喂了整整一海鸥。

    吊空中舒服么?需要用真气维系脚下一大团水蒸汽,需要用气场引导鸟儿飞翔,偶尔用神念纠正其野蛮行为,叫它们不要在头顶拉屎,容易么?

    选择早晨人不太清醒的时候,利用逆光效果生成一个模糊的光辉形象,三炷香里掺杂致幻和镇定的药材,又释放真气改善空气质量,众匪徒胡萝卜加大棒地一通乱搞……看来效果不错,场面被震慑住了。

    诚惶诚恐的岛民们望见鸟群飞散,祥云袅袅消失,“仙人”竟然一步一步从虚空中走下。

    唉,没办法。楚神棍功力不够,距离太远不利于精神力量施展。

    “嗵”,沉闷空洞的声响传出,像踏在了木头阶梯之上。

    众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怎么一回事,虚空哪有楼梯?况且仙人飞下来多省事,还要一步步走下?

    疑惑一闪而逝,心驰魂移的岛民很快寻找到了理由。

    想仙人行事,岂是凡人能够揣度的,其中必有玄机。甚至有机灵鬼开始细数仙人踏下了多少级阶梯,以便日后参详。深奥呀,学问大着呢。想那周文王为姜太公拉车八百步,大周便享国运八百年,可不是一般好耍的!

    楚凡每踏下一步,始终藏于身后的右手便把铁钎飞快一抽一插,配合得衣无缝。至于“嗵嗵”之声,则由口中发出,以掩饰铁钎插入砂土的“嚓嚓”响动。

    楚神棍一步步垂直走下,降落悬崖中段才停止,舌绽春雷: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哈哈哈,吾,韩湘子是也!”

    神仙那么多,自报家门很重要,要不然大伙会没印象。

    这两句诗文流传甚广,出自唐国《韩仙传》。韩湘子从学道,想度化叔叔韩愈。有一赴宴,从一盆泥土中变出两朵花,花瓣写有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韩愈土老帽不懂,后来被贬,过秦岭经蓝关时正巧大雪,马儿走不动,方才领悟。

    王虎领头再拜,五体投地连磕三个响头,口中大呼:“叩见普济仙人!”

    其实韩湘子有一个长长封号,叫做“开元演法大阐教化普济仙”。楚凡嫌一长串咕哩咕噜的拗口,只截一个稀里糊涂尾巴,反正意思到了就行。

    虽然不是最重要部分,可也不能忽略。有封号,便意味着韩湘子是界正式官员,可以代表庭话表态,同散仙蓝采和只能代表个人大不一样。

    “尔等囚居海岛,吾奉玉帝之命前来赦免,让尔等从此恢复自由之身!”

    话里面破绽挺多,楚凡顾不得了。先抛出一根巨大的胡萝卜制造惊喜,剩下的空白让岛民自圆其去。

    轰,下边顿时炸开了锅!

    哭的哭,笑的笑,闹的闹,叫的叫……

    罪囚之身没有自由,随时可能被匪徒、朝廷像白鼠一样灭了,岂是人过的日子。

    众人歇斯底里发泄了一通,脑子渐渐清明,对“仙人”的敬仰又深一分,紧张期待下文。

    “……魔临世,神州陆沉,月食朝廷不复存在……玉帝赐吾金书金牌、缩地花篮、冲渔鼓,以拯救人间,惩恶扬善……”

    在正式宣告之后,楚神棍还啰嗦了几句,无非外界魔怪肆虐,大伙最好乖乖呆岛上。望见不明人物逼近,千万要先躲藏起来再……

    言多必失,点到为止!